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历史人文 >> 史外读史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才能与自信──从“尹枢自放状头”想起的        【字体:
才能与自信──从“尹枢自放状头”想起的
作者:铿尔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955    更新时间:2004/5/13

    《唐摭言》卷八讲了“尹枢自放状头”的故事,读后颇有感触,他过人的胆识和异乎寻常的自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杜黄裳初任主考,恐有舞弊不用故人,又恐评判不公,是以请众举子为国选材。众皆默然,独尹枢越众而出,毫不推辞,提笔即评,依名次自下而上填写,人人叹服。最后独缺状头。杜黄裳相询,则答曰:“非老夫莫可!”
    中华民族向以谦逊为美德。在许多人看来,尹枢的行为未免也太不“谦逊”了,“骄傲自大”,“目中无人”,“自以为是”等等许多帽子都会扣到他的头上。本来嘛,选材取士,自有考官在,身为举子,岂可如此放肆,妄加评议,更“过分”的是居然还“自放状头”,简直是罪无可恕、无耻之极!但我认为,以他的才能、胆识,名列榜首并不为过:杜黄裳诚意相邀,众人鸦雀无声,独他一人挺身应对,是其人有胆色,有担当;当众选材,人皆以为公允,是其有知人之明;确有真才,而不畏浮言,更是大家气度。他的这种自信、率直,只能表明他是一个胸襟坦荡、光明磊落的真才子,哪能说是什么“自大”呢?
    昔日,平原君从门客二十使楚缔盟,所以成功全仗毛遂一人。当是时也,平原君选得十九人后,毛遂自请愿补足二十之数。而平原君方以伯乐自诩,因毛遂在其在门下三年却默默无闻,就认为必是无能之辈。其余十九人也对他颇为轻视,都嘲笑他不自量力。毛遂并没有因为他人的冷嘲热讽而退缩,坚持“请处囊中”。最后终于在众人束手的关键时刻,以自己的才智、胆略成功地扭转了局势。平原君因此慨叹不敢“复言相人”。——正是毛遂的“自荐”才使联楚抗秦的出使任务得以完成。
    其后千年,乃有王勃。时值洪州牧阎公重修滕王阁,于九月初九宴客。遍请席上诸人为序。(实则欲夸其子婿之才,已令宿构为之。)举座众宾皆逊谢不敏,及至王勃,则毫不推辞,奋笔直书。阎初时虽恚甚,待得闻听吏报“落霞孤鹜”之句,亦不禁叹服“此天才也!”——正是王勃的“不辞”,才有了我们见到的千古名篇——《滕王阁序》。
    有唐一代,气度恢宏,为后世所难及。窃以为,不故作姿态以博“谦逊”之名,亦其一端也。不一样的时间、不一样的地方,一样的众人之前……尹枢侃侃而谈,品评人物,是何等的自信豪情;王子安即席挥毫,咳唾珠玉,又是何等的英姿倜傥!——想见前人风神,不由得心魂俱醉。
    若有才能,何必苦等伯乐?正所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岁月悠悠,不知有多少“千里马”等不及伯乐的一顾,而终于“空老了栋梁材”。——若身为千里马者一味的只是等待伯乐来相,那么一旦不遇伯乐,就只能“骈死于槽枥之间”,岂不可悲、可叹!因为没有慧眼识才的“伯乐”,而不得不屈身盐车,以千里之才去担负重跋涉之劳。呜呼!思及明珠蒙尘、用非所长,虽数千载之下,犹令人唏嘘不已。然,此亦不过徒增叹惋耳,于事无补。
    故曰:与其坐待伯乐,不如长嘶鸣志;只要确有才能,何妨自荐自举。克让未必皆美事,着意为之,便是矫情。当行则行,当止则止,方是真丈夫本色。
    只要做的对,何必在乎他人的看法。流言的雨滴能穿石,也能映出日色之美。

文章录入:铿尔    责任编辑:铿尔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