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历史人文 >> 历史时空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淮阴侯被诛析        【字体:
淮阴侯被诛析
作者:古风存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497    更新时间:2004/7/13

  

    太史公《淮阴侯列传》中有这么一段:陈豨拜为巨鹿守,辞于淮阴侯。淮阴侯挚其手,辟左右与之步于庭,仰天叹曰:“子可与言乎?欲与子有言也。” 豨曰:“唯将军令之。”淮阴侯曰:“公之所居,天下精兵处也。而公,陛下之信幸臣也。人言公之畔(叛),陛下必不信。再至,陛下乃疑矣;三至,必怒而自将。吾为公从中起,天下可图也。”……汉十年,陈豨果反。上自将而往。……(信)阴使人至豨所,曰:“弟举兵,吾从此助公。”

    从以上这段文字看,韩信因谋反而被吕后诛杀是“证据确凿”。经过秦未近十年的战乱,人们刚过上安定的日子,而韩信又想挑起战争,这不符合历史的需要,因此他的被诛也算是“罪有应得”。

    二千二百多年过去了,对这一历史尽管也有人提出过不同的看法,但绝大多数人仍认为这是事实。这样认为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其一是对太史公的尊重。司马迁著《史记》考察之严谨以及对历史客观叙述的态度,后人大多给予了肯定;

    其二,班固的《汉书》亦认为韩信死于谋反,就更加佐证了这个结论;

    其三,此二书是我国今存最早的记载汉史的著作,具有距历史时间近的特点;

    其四,司马迁、班固对我国史学界所作的贡献毋庸置疑是巨大的,《史记》和《汉书》又是史书的典范。

    因此,谁还有资格再来怀疑这一历史?

    但事实是,当读完《淮阴侯列传》后,种种质疑会很自然地涌现在眼前;韩信前后性格的矛盾又是那样地分明。

    这不能不使人产生怀疑。

    第一、韩信被诛的起因,始于门客弟弟的告发。这位门客得罪了韩信,韩信将他囚禁起来并准备处死,门客的弟弟对韩信怀恨在心,便悄悄地上报吕后说韩信"诈诏赦诸官徒奴,欲发以袭吕后、太子",并试图与叛将陈豨里应外合,准备密谋政变。

    试想一下,如果韩信真想谋反,按照韩信的精明,办事怎会如此不谨慎小心?此事绝不可能会让门客的弟弟知道。这是其一。其二,既然已经把门客置身囹圄,没有理由会不限制他弟弟的自由。其三,对韩信这样一个大功臣,吕后绝不会轻信一个门客弟弟的一面之词而不加考证地就置韩信于死地;因为这里还有一个挟怨诬告的嫌疑。其四,如果吕后掌握了韩信谋反的真凭实据,也不用未加审讯,立斩韩信于长乐宫钟室;要知道,那等于是暗杀!而完全可以用证据昭示群臣,警示后人。能够解释吕后相信门客弟弟一面之词的理由,只能是刘邦和吕后等人早就想除掉韩信而后快。门客弟弟的告发,仅是一个不成理由的理由,是吕后抓住的一次机会。

    第二、刘邦平定陈豨是在高祖十一年十月(公元前197年),十二月攻下东垣,而韩信被诛却是在第二年(公元前196年)春正月。陈豨已经兵败瓦解,韩信又怎能与他里应外合?

    韩信被招入宫,是萧何对他说刘邦征陈豨凯旋,大家要祝贺这一胜利。试想一下,假如韩信真的试图和陈豨合谋谋反,凭着韩信的智商,绝对不会不加分析而轻易上了萧何的当。韩信能够不带护卫而只身入宫,本身也说明了他心胸的坦荡。难怪连刘邦平叛归来,会“见信死,亦喜且怜之”。何也?所喜者,畏将已经除掉,所怜者,大臣无辜遭诛。从这种心情可看出,刘邦本人也不相信韩信真会谋反。

    第三、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韩信,刘邦不可能打败强大的项羽,建立起几百年的基业。司马光《资治通鉴》中称:“汉之所以得天下者,大抵皆信之功也。”

    韩信在齐国时,完全可以和刘邦、项羽成鼎足之势而三分中国。

    事实上,韩信在战败龙且后,项羽就“使盱眙人武涉往说齐王信曰:‘(汉王)其不知厌足如是甚也。……(汉王)其不可亲信如此。今足下虽自以与汉王为厚交,为之尽力用兵,终为之所禽(擒)矣。足下所以得须臾至今者,以项王尚存也。当今二王之事,权在足下。足下右投则汉王胜,左投则项王胜。项王今日亡,则次取足下,足下与项王有故,何不反汉与楚连和,参分天下王之?”

    韩信的谋士蒯通也劝韩信道:“足下为汉则汉胜,与楚则楚胜。……诚能听臣之计,莫若两利而俱存之,参分天下,鼎足而居。……夫以足下之贤圣,有甲兵之众,据强齐,从燕、赵,……则天下风走而响应矣,……立诸侯,……归德于齐。……则天下之君王相率而朝于齐矣。盖闻天与弗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接着又说:“足下自以为善汉王,欲建万世之业,臣窃以为误矣。始常山王、成安君为布衣时,相与为刎颈之交,后……常山王背项王,……归于汉王。汉王借兵而东下,杀成安君……卒为天下笑。……今足下欲行忠信以义于汉王,必不能固于二君之相也。……大夫种、范蠡存亡越,霸勾践,立功成名而身死亡。野兽已尽而猎狗亨(烹)。夫以交友言之,则不如张耳之于成安君者也。以忠信言之,则不过大夫种、范蠡之于勾践也。……臣闻勇略震主者身危,功盖天下者不赏。……今足下戴震主之威,挟不赏之功,归楚,楚人不信。归汉,汉人震恐。……夫势在人臣之位而有震主之威,名高天下,窃为足下危之。”

    武涉和蒯通从根本上分析了刘邦的为人以及当时的形势,这一点,具有卓越军事才能的韩信不可能悟不到。当时韩信身为齐王,手握重兵,统治着中国最富有的土地,而能以“汉王遇我甚厚,载我以其车,衣我以其衣,食我以其食。……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而不反,却为何会在无一兵一卒时谋反?有绝对有利条件尚且不反,而闲居长安,既无兵权,又无武装,什么又会造起反来?大家想一想,一个没有兵权的人,又怎么可能谋反?

    另外,韩信被改封楚王后,楚将钟离昧前去投奔。刘邦用陈平天子巡狩会诸侯计,告诸侯陈县聚会。钟离昧看破了陈平的计谋,对韩信说:“汉王所以不攻打楚国,是因为我在您这儿,您想逮捕我去讨好汉王,我今天死,您明天也会亡。”但韩信还是杀了钟离昧而献于刘邦。如果韩信想反,此事又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第四、韩信被囚时,十分感叹地说:“果然如人们所说:‘狡兔死,走狗烹;禽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现在天下已定,我已经没有用,应当杀头了。”刘邦以“人告公反”为由,把他带回洛阳,后无实据,降封为淮阴侯。汉高祖十一年被吕后所杀前,又感叹道:“我悔不用蒯通计谋,背汉自立。”这些均说明,韩信并无谋反之心。

    事实上,即使韩信因为不满刘邦后来的做法而想反,我想也仅是思想上的,行动上根本就没有了谋反的条件。

    第五,韩信被说成是和陈豨里应外合,而陈豨却是刘邦的宠臣。当时韩信失宠于刘邦,什么可能会口无遮拦地对陈豨说出自己的想法?陈豨当时被封阳夏侯,担任赵相,镇守赵、代地区,为巨鹿郡守,爵位上与韩信相当,实权上比韩信更高,却什么会随便听信韩信的一句话而谋反?事实上,陈豨后来的反汉,是因为有人密报刘邦称陈豨贪赃枉法,刘邦暗中派人对陈豨进行了核查。陈豨害怕刘邦,才暗中与投降了匈奴的韩王信及其部将王黄、丘曼臣联系。后来刘邦的父亲去世,他又装病不敢前去吊丧,从而得罪了刘邦。陈豨的反汉,从某种原因上分析,也是迫于当时的形势。什么又会和韩信牵扯在了一起?

    那么,韩信究竟是什么原因而被杀的呢?

    主要原因正如太史公所说:“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已功,不矜其能,则庶几哉于汉家,勋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

    其一、韩信初到楚国时,进出都带着武装卫队,这无疑对刘邦是一种压力。加上楚汉战争最紧要关头,韩信逼刘邦封他齐王;垓下会战前夕,又为一已之利拒不出兵;降侯后又常称病不朝,“日夜怨望,……羞与绛、灌等列” 等等,都是对刘邦的刺激。

    其二、韩信功高震主,具有潜在的威胁。

    韩信虽有大将之才,但个人品行及城府却有懈可击。他不懂韬光养晦,对自己“挟不赏之功,戴震主之威”的危险视而不见,不思自保;因此,其政治才能远逊刘邦。

    其三、韩信有“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的能力,使刘邦坐立不安。

    有一次刘邦问韩信:“你看我能带多少兵?”韩信随口回答:“陛下最多只能带十万。”刘邦心里一惊,又问:“那么你能带多少?”韩信自信地说:“多多益善!”刘邦不服气,于是傲慢地说:“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为我所擒?”韩信回答:“陛下不善于统兵,但善于带将。陛下能够夺取天下,不靠人力靠天意。”刘邦被韩信说中要害,只能干笑几声以掩饰其尴尬。

    其四、是由刘邦的猜疑心重所决定的。刘邦自封韩信为大将起,就没有一天真正地放心过韩信。因此,才会有楚汉战争期间,两次夺走韩信所领军队;垓下之战后,削夺韩信兵权,徒封楚王之事;钟离昧事件时,不加查实就以“人告公反”为由降韩信为侯等。

    其五、韩信姓韩而不姓刘。

    在刘邦所封的一些异姓王中,梁王彭越、赵五张敖是借口谋反被杀的;淮南王英布、燕王卢绾是被怀疑、逼迫走上反叛而杀的。留下的,仅一个势力最小的吴芮幸免。

    其实,刘邦使用韩信的原则便是:使用-限制-诛杀。即在战争中用其长,战争渐趋结束时逐渐限制,一旦战争结束,其才不可留,一杀了之,以绝后患。

    这样,韩信当然难免一死了。

    那么,司马迁又如何会说韩信是谋反的呢?

    我想,这里有个时间问题。

    《史记》成书于汉武帝时期,离韩信被杀仅半个世纪,西汉统治阶级不可能,也绝不会把韩信真正的死因公之由众。这就如生活于七十年代的人们从来不会怀疑“文化大革命”以及现今的日本青年怀疑“南京大屠杀”一样。不可否认,司马迁在写韩信时,多少会受到当时一些传说的影响。

    至于《汉书》,我们知道,其中本身就有诸多观点来源于《史记》。因此,把韩信说成是谋反被诛也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至于再后来的一些学者,也同样存在着一个时间的问题,但此时的时间不是因为太短,而是因为太长而难以考证了。

    (笔者愚见,在陈豨反汉中,还有一个韩王信,会不会因为路人以讹传讹而误传为了韩信?——注:此作者妄断,不作为凭。)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个人认为:韩信遭至杀身之祸的根本原因并不是他觊觎刘邦的天下,而是他功高盖主,震憾了刘邦。在楚汉战争的功臣中,张良已经功成身退,萧何从未领过兵,留下的一个韩信是刘邦的最怕。刘邦称帝后,“卧榻之侧,岂容他人憨睡”?
这就是韩信的命运,“生死一知已,存亡两妇人。”

2004-7-13于杭州

文章录入:古风存    责任编辑:古风存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