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国学研求 >> 地域文化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新西湖十景”景名之我见        【字体:
“新西湖十景”景名之我见
作者:古风存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147    更新时间:2004/8/20

    “新西湖十景”用了20年,几乎已经“约定俗成”。但《重视西湖景名的文化内涵——以“西湖新十景”景名为例》一石而起千层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沸沸扬扬,大有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之势。孰是孰非,我辈本无资格评判;但方文标、吕洪年对“新西湖十景”景名作了大刀阔斧式的否定,认为“景名不切景实,没有文化内涵,不通不雅,不上品位,人家一见到那个景名就会游兴索然。即使到了该景点,由于景名的误导,游者的眼光也看不到‘全貌’,更领略不到其特具意义的内涵。” “给美丽的西子蒙羞”,“贻笑大方一一愧对先贤,羞见后秀,对不起浙江父老。”对此观点,本人不太认同。

    “新西湖十景”确不如“老西湖十景”诗情画意,但“老西湖十景”难道就完美无缺了吗?按照方文标、吕洪年先生解析“新西湖十景”的理由,“老西湖十景”中亦能找出许多的不贴切。譬如说“花港观鱼”,难道仅仅是看看鱼吗?看鱼又何必一定要去花港?而且有些景物随着时间的推移,性质亦发生着根本性的变化,如“雷峰夕照”,破旧的雷峰塔配上“夕照”颇能吻合,但新建的雷峰塔又怎会贴切?再如“南屏晚钟”、“柳浪闻莺”,“晚钟”声断了多少年?何处又能再“闻莺”?另外如“平湖秋月”、“三潭印月”,十个景点用了二个“月”,难道就没有重复、累赘之嫌吗?但相信所有杭州人从来也没想过要更改其名字吧。同时,亦对陈文锦、乌鹏廷抬出诸多名人作后台,以证明“新西湖十景”的正确性大不以为然。用名人作为论据以证明自己观点的正确好像不能成立。名人不是完人,名人也会有所偏颇。但名人之所以成为名人,总有他成名的理由;因此说,虽不能拿名人作为取名合理性的论据,但既然是名人们认可的,其所取的景名亦应该有其合理性吧。更何况,这些景名是从51725张有效选票,7000多个景名中粗选、复选、精选筛选出来的。

    但话也得说回来,方文标 吕洪年先生在《重视西湖景名的文化内涵——以“西湖新十景”景名为例》一文中的某些观点也有一定的道理。老实说,在未拜读两位先生文章以前,本人从未考虑过景名和景物是否贴切这一问题;及至读完此篇文章,才猛然有所启发。即使是“约定俗成”的客观存在,亦可怀疑其是否具有合理性。事实上,如果细细地去品味 “新西湖十景”景名,确有许多值得商榷的地方。

    下面,小子斗胆提出自己的一孔之见,目的仍是抛砖引玉,以供网友们探讨。

    1、“宝石流霞”。正如方文标、吕洪年先生所说的那样,“保俶塔”作为西湖全景标志性景物之一,其地位极具代表性;即使是专题介绍“新西湖十景”的图片,亦把此塔放在显赫的位置。另外从怀古的角度来说,“保俶塔”为保钱王俶而建,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历史内涵,因此景名中的“俶”字不可轻易废弃。现景名用“石”替代“俶”,不能不说是个遗憾。但“流霞”二字鄙人以为用得极富动感,特别一个“流”字,使整个景名亦“动”了起来,这是“朝霞”所不具备的;至于“朝霞”和“夕照”要呼应,我想每个景名都是独立于各景物的,不是写诗、填词,一定要来个对偶什么的。另外,关于“霞”会不会流的问题,我想那要看观“霞”者的对象是谁;在诗人、画家的眼中,“保淑”的“霞”岂有不“流”之理。因此,笔者以为“宝石流霞”不如“保俶流霞”贴切。

    2、“满陇桂雨”。这是一个最让人难以取舍的景名。从字面上来说,“满陇桂雨”极富诗意,特别一个“雨”字,连刘海粟大师也认为用得好。当你迈步在“满觉陇”花似香海的树丛中时,一阵微风吹来,密密的桂花如“雨”般拂在脸上,此般诗情画意,你说有多惬意。但是,假如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的话,“桂雨”却也有些许不雅,好好的桂花不长在桂树上,却如“雨”下,谁见谁不伤感?而桂花作为杭州市花,每年却在最负盛名的地方“花如雨下”,个中意味却又甚觉凄惨。

    桂花的花其实并不娇美艳丽,但它甜丝丝的香气却沁人肺腑。桂花的香气是最具“通感”的,因此笔者以为,能否用“通感”点出其“香”韵呢?比如说“品香”、“尝香”、“溢香”等。

    3、“虎跑梦泉”。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景名,其最突出的,就一个“梦”字。虎跑泉载誉天下,但泉水实则不多,这就营造了一个似有非有,似无非无的意境,而“梦”正是这一意境的最佳注脚。当然,用“虎跑梦涎”也未尝不可。

    4、“云栖竹径”。这又是一个让人难以取舍的难题。“竹径”体现出一种“幽”,“竹海” 则体现出一种“广”,而“云栖”又二者兼而有之。但细想来,杭州人到“云栖”,大多是去领略其“幽”、其“静”的神韵,并从中再去体会“海”的“宽广”的;因此,“竹径”是取其“本”,而非取其“末”。但“竹径”这词又过于普通,所以才说最让人难于取舍。

    5、“九溪烟树”。这是一个颇具诗意的景名,但尽管有诗意,却是真正的“舍本逐未”。“九溪”以“涧”闻名,“九溪十八涧”的传说相信所有的杭州人都清清楚楚,我们又怎能见“树”而忘“涧”呢!其实,这个景名是最最现成的,老杭州一直叫“九溪十八涧”或“九溪十八滩”,我们又何必硬要改动而不顺其自然?如果说是为了和其它景名的四个字相匹配,也大可叫做“九溪曲涧”之类吧?

    6、“吴山天风”。笔者以为,这是“新西湖十景”中最具神韵的景名。杭州属于吴地,而吴国的“吴”就源于“吴山”;作为六大古都的杭州,其当时的统治中心也在“吴山”一带。因此,寓历史于“天”,托缅怀于“风”,是何等的神来之笔。

    7、“阮墩环碧”。“新西湖十景”中,最败笔的,恐怕就是此名了。尽管“沙孟海老人是经医生批准,特别护理3天后从医院回家写了‘阮墩环碧’。”而且说“景名与环境贴切,有情有景。”但小子还是要斗胆说一句“错了”!到底是“阮公墩”“环碧”,还是“碧环”“阮公墩”?不用细想大家也能明白,“阮公墩”怎能“环碧”?但“阮墩漾碧”也似有不妥之处。“阮墩漾碧”是在“漾”什么“碧”?“漾”的当然只能是西湖的“碧”,而这里是在说“阮墩”而非西湖,这就有颠倒主次之嫌。如果用“阮墩印碧”,我想会更好一些。

    8、“龙井问茶”。这也是一个好名,好就好在一个“问”字。“问”是主动性质的,而“闻”是被动性质的,孰优孰劣就如“推”、“敲”一样一目了然。另外从音韵角度来说,“闻”是平声,“问”是仄声。“龙井闻茶”是“平仄平平”,读起来缺少气魄;“龙井问茶”是“平仄仄平”,更具抑扬顿挫。

    9、“黄龙吐翠”。这是一个你从什么角度去理解的问题。方文标、吕洪年先生的理解也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龙能吐云吐雾吐水,什么能够“吐翠”?但大家知道,如果形容水的洁净清澈,用“翠”也未尝不可。

    10、“玉皇飞云”。正如方文标、吕洪年先生所理解的那样,由于玉皇山并不高,且也从无彩云飘飞,因此用“飞云”似有不妥。但玉皇山确实是杭城登高览胜的好去处,一边是“之江”,一边是西湖,登临此处,真可使人心旷神怡。因此,用“玉皇觅胜”或“玉皇览胜”,我想会更好一些。

    罗罗嗦嗦说了这么多,目的并不是想去指责或批评谁。景名也如人名,只要叫得响且约定俗成并既成事实也就可以了,大可不必太过于较真。用吴老冷西先生的话说,“虽然个别景名还不够理想,但无损整体”也就够了。


2004年8月20日于杭州


附一、《重视西湖景名的文化内涵——以“西湖新十景”景名为例》

作者 方文标、吕洪年

    西湖既有湖山之胜,又有人文之渊。西湖文化的内容很广,但总的是这两个方面,西湖不但自然风貌步移景换,人文胜迹、民间故事、趣事佳话也多得不可胜数。自宋以来,人们就已把其最著名的景点合称为“西湖十景”。每个景名都取得贴切、优美、高雅,富有诗情画意,足见西湖风景成名之时起,就有很丰富的文化内涵。这就是“西湖十景”自古至今闻名遐迩、光永赫显之故。事实也是如此,好的景名不但会提高景区的知名度,对谁都有一种无限的魅力,叫人欣羡向往,游玩之后还会给人以美好的回味;反之,如果景名不切景实,没有文化内涵,不通不雅,不上品位,人家一见到那个景名就会游兴索然。即使到了该景点,由于景名的误导,游者的眼光也看到不到“全貌”,更领略不到其特具意义的内涵了,如“西湖新十景”就有此嫌,兹不揣冒昧提出探讨,以供有关参考。
     一、不看实质,浮浅失真,降低了景点的品位。
     1、“宝石流霞”。保俶塔矗地显赫,是西湖的主景之一,闻名中外。所以介绍杭州的电视镜头,常以西湖及其后的保俶塔为代表;成套的杭州风景照片,就有保俶塔的特写;来杭的游客,很多都喜欢到保俶塔山上去瞻仰保俶塔;凡有白堤游玩拍照的人,都要以保俶塔为主景留念。可见保俶塔是多么叫人喜爱和深得人心,可“宝石”是什么东西?很多外地游客上保俶山的路上,看到“宝石流霞”四字,还认为山上有座各式各样的彩宝石展览厅呢!(保俶山又叫宝石山,外地人是不知道的。)再说“霞”也不会流呀!
     保俶塔以朝霞衬托为最美,故有“保俶朝霞”之胜。每在早晨,在绚烂云霞,湛然蓝天的衬托之下,远远望去,很像是一个长裙遮足、亭亭玉立、体态修长、端庄典雅的少女,所以,古今的名人贤哲们都喜欢把它比做淑女,并把雷锋塔比为老衲。——淑女和老衲一北一南遥相呼应;“保俶朝霞”与“雷锋夕照”也一朝一夕相映成趣。这两个古塔相当于“天堂”杭州的一对华表。把杭州装点得更为持重壮丽,为名城杭州增添了更深的文化内涵。如果把“宝石流霞”。这个没有“性别”的景名,拦在这高雅秀丽的保俶塔前面,那是更会影响杭州的文化声誉的。
     2、“满陇桂雨”。根据地理条件把满觉陇辟为赏桂的景点,是对的(虽然全杭州到处都有桂花)。但满觉陇的桂树也是东一株西两株的,并无桂林,则就不存在花败花落时的桂雨现象。为了做桂花糖——人工在桂树上打落桂花的“花落如雨”的情况,是不能作为自然景观的,更何况景名又何必要用那种伤感的花败残落的现象呢?再者,“雨”字亦不雅,虽雨是好东西,但接连下三天雨时,很多人都要骂开了;第三,还有不少人因“桂雨”的误导,在满觉陇又看不到“桂雨”于是就这个去摇桂树,那个去打桂枝,实在是大煞风景。
     桂花之贵,重在一香字。在金秋桂花盛开季节,自始至终,在满觉陇到处都充盈着浓郁扑鼻的桂花香气,其实,游人到满觉陇去赏桂,绝大多数人都是去欣闻和享受桂花那沁人心脾的清香的。所以,用一种浮夸不实、又不好听的“满陇桂雨”为景名,还远不如突出桂花的最优点——以清香袭人、令人向往的“桂馨满陇”为佳、为雅。
     3、“虎跑梦泉”。虎跑水是杭州最具特色、誉弛国内外的佳异泉水。这泉水与众不同,是在她特别甘冽醇厚,甚至盛在碗中还能高出碗口而不溢出,即使在水面放上几枚硬币也不会沉落下去。这是相传古时候有条老龙,为做好事要把东海龙泉从地下引到大慈山来(古时虎跑山叫大慈山),恰那时有两只老虎隐住在此,因为龙虎这两个星宿是相冲相克的,他们怕强龙来了便失去自己的地位,则就在这里那里的去刨地(扑地)截堵,老龙敌不过二虎,累得气喘涎喷,结果泉水里喷掺了不少龙涎在里面,所以虎跑的泉水特别醇厚,即叫“虎跑龙涎”,也所以古时候,虎跑泉水的出水口,是从一个石雕的龙头口里流出的。
     “虎跑梦泉”的景名虽然也出于民间的故事,但“虎跑梦泉”这样的景名,不但反映不出虎跑泉那与众不同的,特别神奇的特色,反而还会降低这泉水的品位。——看了“虎跑梦泉”四个字,虎跑也无形中就与其他地方一样一一是很普通、很平常的泉水了。
二、只看一点,不顾全面,冲淡了景点的主题
     4、“云栖竹径”。中国古代崇尚竹子的高风亮节,称“梅、兰、竹、菊”为“四君子”,又同称“竹、松、梅”为“岁寒三友”,以称颂竹的坚毅、高洁;特别是它那修长婀娜的身姿、高雅宁静、柔美坚毅的性格,令人无不爱慕;人们又用“竹可焚而不可以毁其节”来象征一个正直人的气节。爱竹赏竹向来是我国的传统风尚。云栖的竹景也自然为人喜爱。
云栖的主景是覆盖遍野的莽莽修竹。这里苍苍郁郁、茂密浓萌,不雨而润、不烟而晕,因翠竹凝霭,如云屯栖,故有“竹蔼云栖”之幽景;这里又时见风推竹摇、篁疲起伏,恰似碧海绿涛,更有浩浩竹海的壮观,所以云栖的景名,应以“竹霭云栖”、或“云栖竹海”为最美。
    可“云栖竹径”,竟置那竹霭如云、气势恢弘的大自然而不顾;置那篁疲壮双的竹海不去看,却弄一条小小的“竹径”为景名,未免舍本逐末,太令人不解了!再说“竹径”,是“竹做的小路”、“竹园里的小路”还是“竹林中的小路”呢?都不明确,不但不雅,也不好听;再进一步讲,“竹径、竹径“,充其最也不过是一条小路,是云栖莽莽竹海里的极小一部分,即使最好,但“小路”终是“小路”,它永远也代替不了云栖那修竹遍野、美若霭云的大自然景观呀!再以一般人的心理来讲,游客听说“云栖”仅是一条“竹路”时,则什么游兴都没有了。
     5“九溪烟树”。九溪是“九溪十八涧”或“九溪十八湾”、“九溪十八滩”的简称,指的是从九溪车站,沿着溪水涧流,溯水而直至龙井村的那条长八九里的青山幽谷,绝不是九溪的坞口——九溪车站那一块小地方,首先这个概念要弄清楚。
     固然,九溪的口子上(九溪茶室那块地方)是有一些树木,但整个那条山谷的谷底路上,是没有多少树的,显然,谷口的那几颗树是说明不了整个九溪的自然景观的,所以,“九溪烟树”之于九溪,也完全是一种舍本逐末的东西,是不配做九溪的景名的。
     九溪的最大特色,是一条长八九里,一路沿着溪水涧流的深山幽谷。这里,两边青山对峙,蓝天一线;满目奇峰叠翠,绿荫葱宠。明净清雅,没有车马往来,也无村落嘈杂;一路鸟啼婉转,涧水叮咚;峰回路转,跌水洞滩;步移景换,曲径通幽。游人信步此谷之时,怡如置身世外,使人有超尘出俗,返朴归真之感,真乃闲逸之士寻幽探胜的好去处,享受大自然的好地方,故有“九溪探幽”之胜——游人在这山谷中踏青玩景,越走越深,越深越幽,久之正愁“山穷水尽疑无路”时突然“柳暗花明又一村”——看到了龙井村,真是妙不可言。
     (或日,此地的景名取“九溪听涧”或仍用老景名“九溪十八涧”如何?可是可以的,只是体现不出深山幽谷的幽字来,一一不探幽,游人如果没有探幽的思想准备,那会感到枯操的。)
     三,无词硬凑,不论不类,抹杀了景点的个性。
     6、“吴山天风”。首先,“天风”是什么?“天风”是自然风,这是众所周知之事一一自然风哪里没有?难道大自然的风只有吴山才有吗?非也。
     再说吴山,吴山是当初吴国的最南疆土。为阿育王山(现玉皇山)以东的山脉之总称(含宝月山、城煌山、山佛山、莲花峰、风凰山、清平山等等),吴越王钱鏐,及其后南宋建都杭州时,都把皇城建在吴山的风凰山一带(那时,满山皇宫宝殿、堂衙庭院、彩楼飞阁罗列、画廊盘道逶迄)。为了点缀和统治的需要,又敕建了不少的寺观庙宇(如文昌庙、伍公庙、城隍庙、龙王庙、报国庙、报国寺、禹王寺、梵天寺、圣果寺等等),吴山是全国几代的政治神事中心。杭州是我国七大故都之一的核心就是吴山。吴山见证了我国几个朝代的成败胜衰,沧桑巨变、酸甜苦辣、存亡兴废。所以,吴山是座历史借鉴、顷怀忠烈的山;吴山是一座安抚忠魂、弘扬正气的山。吴山对国家的历史内涵是很深远的,所以,吴山应该是凭吊时代变迁的“吴山鉴古”的胜地。唯有这样,吴山这个景点才能显出她在杭州、以至全国的高贵雄奇的地位。
     7、“阮墩环碧”。阮公墩是西湖中一个小岛,可这个景名竟连一点水气息也没有!再说“环 碧”是什么?“环碧”一般理解是环形的碧玉,试想,一块环形的玉佩与阮公墩又有什么相干?
     阮公墩,远远望去,恰似荡漾在碧波之中的一个翠墩,颇有一种“阮墩漾碧”的韵味。——“阮墩漾碧”,既贴切景色特征,便于游客理解、接受,又富有诗情画意。还有新奇感,颇能诱人游玩。
     8、“龙井问茶”。龙井茶是杭州的著名特产,闻名海内外,游人到了龙井都知道这儿是龙井茶的产地,还用问吗?“问茶”用为龙井的景名会使人感到反常、不顺、亦费解。若是“龙井闻茶”则情况就会完全不同了。“闻茶”的本意就是有名之茶。而且“龙井闻茶”       在龙井,既可品闻茶质;欣闻到对龙井茶的交口赞赏;尝闻炒茶的芳香;趣闻小贩的兜售;在龙井又可见到文人墨客对龙井茶的吟诗作画、雅评美颂;还能听到这儿满山遍野的采茶山歌……等等之谓也。
     “龙井闻茶”,内涵广深、诗意盎然。
     9、“黄龙吐翠”。黄龙是人民传统想象中的黄色神龙。大家都知道龙只会吐水,或喷云吐雾,还有龙叫不吟之说,但龙是怎么也吐不出翠来的,所以。“黄龙吐翠”听起来实在别扭;叫人难以理解。
     据说有一黄龙在此修炼,行善济世,杭州人民尊他为黄龙祖师;并建“护国仁王寺”以供奉纪念他。黄龙洞一带的景色特征,是林木密茂、苍翠满目,如用“黄龙吟翠”一一借黄龙祖师吟诗赋闲、抚颂长青、以乐通避,来神化这里的景色,是否更好一些呢?
     “黄龙吟翠”,气度儒雅,画意轩昂。
     10、“玉皇飞云”。这景名更令人费解,
     因为玉皇山并不高,山顶山腰也从不见有什么云彩票飞,至多是阴雨天时有些雾而已。但玉皇山确是杭州登高玩景的好去处。站在玉皇山顶,北可俯瞰杭州市和西湖的全貌,南可壮观钱塘“之字”大江。特别是向东瞭望,极目无垠海天一色,令人眼目一新,襟怀开阔,有势慑山河,尽抱江天大海之慨!则玉皇山就是东海之宾的抗州——看日出的好地方了,为考虑高雅而有风趣,可取果名为“玉皇大帝”了,借物喻人,一语双关,则以后登山观日出的人——大家都是玉帝啦,这又是多么有噱头、有趣而引人入胜呀!这样的景名,既突破一般的景观,又高于一般的景观,这也是杭州这个海滨名城所很需要的。
     “西湖新十景”,之所以叫不响、传不开,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我认为景名定得不实、不雅、不当,缺乏诗情画意、未有雅俗共赏却是主要的。
以上是我对景点的理解和考虑,当然也不一定妥切,之所以不揣盲昧地提出来,目的在于抛砖引玉,让更多的人集思广益,共同来关心把杭州这个历史文化名城建设得更加完善和高雅。再者,杭州是世界闻名的旅游城市。西湖是杭州的旅游核心,历来以“西湖时代”为杭州的世纪,西湖和重点景名是杭州对外的窗口,这些重点景区的景名取得好坏,直接关系到开发这个景点的成败,甚至会影响整个“天堂”杭州的声誉。再退一步讲(恕我直言),我们浙江是全国闻名的“文化之邦”,如果对西湖这些重点景区的景名都取不好,则会给美丽的西子蒙羞,是要贻笑大方一一愧对先贤,羞见后秀,对不起浙江父老的。

附二、《20年前的“新西湖十景”让杭州西湖蒙羞了吗?》

作者:陈文锦 乌鹏廷   
 
--读《重视西湖景名的文化内涵——以“西湖新十景”景名为例》

    2004年《杭州旅游》杂志第3期刊登了吕洪年、方文标先生写的《重视西湖景名的文化内涵——以“西湖新十景”景名为例》一文,认为在1985年评选出来的“新西湖十景”缺乏诗情画意,不实不雅,贻笑大方,使美丽的西湖蒙羞。在次以前,也曾听说吕、方两位先生曾在一些座谈会上对“西湖新十景”景名发表了不少宏论。我们作为1984年“西湖新十景”评选活动全过程的参与者,以知情人将当年10处景名评选情况简略叙述如下,以免年轻的读者误以为20年前的那次评选是那么草率,那么不慎重。也为杭州西湖历史的一页,存一份真。
    西湖新十景的10处景名,当年是从广大群众提供的七千多个景名中粗选、复选、精选筛选出候选景名,由《杭州日报》、浙江电视台、《风景名胜》杂志等报刊、电视多次公布,从51725张有效选票中选定的(说明,当时一张选票可以用个人名义,也可用全家、班组、连队等集体名义。因此一张票可以为一人,也可以为数十人),历时8个多月。10处景名最后并经评选委员会顾问夏衍、常书鸿、吴冷西(新华社社长)、王朝闻(著名美学家)、刘开渠(著名雕塑家、曾任杭州市副市长)审定认可。吴冷西同志在我们送上最终选定的景名时说:“这次10处景点比前几次在含义上,文采上都提高不少。虽然个别景名还不够理想,但无损整体”。杭州市老市长周峰同志,当年80高龄的园林专家、杭州市副市长余森文,也认为个别景名可以商榷,留待时间修饰,总体是经得住后人评价的。浙江新闻界老前辈、前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浙江日报》社长于冠西同志,不仅热情参加评选,还亲自构思景名,“九溪烟树”景名就是于老取的,在五万多张选票中与“满陇桂雨”、“虎跑梦泉”得全票。“龙井问茶”最后定名时共有3个候选景名,为“龙井茶歌”,“龙泓仙茗”,“龙井问茶”,最后以“龙井问茶”胜出。当年省市旅游界人士评价说:“初到龙井游览的人总爱问:“为什么‘狮虎龙井’是茶中上品”?“龙井茶究竟有哪些特色”?“十八棵御茶树在何处”?好奇地边看边问炒茶手艺……,这一连串的问,把龙井的茶,龙井的山水草木,龙井的古迹全都包含了。这一“问”字含蓄而耐人寻味。是诱导游人赏景,丰富游人知识面的景名。
    10处景名请全国10位著名书法家题写景名立碑(10为书法家系由全国书法家协会指定,时启功先生为协会主席)。当我们登门求墨宝时,各书法家都选自己熟悉的景点题写。如赵朴初老人,一眼就选了“虎跑梦泉”,费新我老人选了“吴山天风”。刘海粟大师在选“满陇桂雨”景名题写时说:“满觉陇的桂花很有名,这‘雨’字用得好,把景点点活了,杭州还有云中落桂子传说吧?”他在上海衡山宾馆住房内闭目静坐构思精审,半小时后当场为我们挥毫书写了“满陇桂雨”4字。沙孟海老人是经医生批准,特别护理3天后从医院回家写了“阮墩环碧”。沙老说:“景名与环境贴切,有情有景。”王蘧常老人对玉皇山情有独钟,他题写的“玉皇飞云”景名,当年被陈叔亮、王个簃、萧娴等公推为10处景名题书中最佳的一幅。没有对景点的深知,深识,能有如此神采之笔吗?10位著名书法家对杭州西湖不仅熟悉,还深有感情,可以说10处景名的题字,字字都包含着10位老人对杭州的爱,对西湖的情。我们请他们题写景名时,没有送上一分钱的润笔费,连一斤龙井茶也没送,而他们不是当场就是隔天就把题字写好。如果10处景名真象吕、方两位先生文中所写“会给美丽的西子蒙羞,要贻笑大方,愧对先贤,羞见后秀,对不起浙江父老……”,以10位全国著名书法家的声誉和学识,他们会下笔吗?如果10处景名是吕、方两位先生文中所写的是“不实、不雅、不当、缺乏诗情画意,没有雅俗共赏”,10幅墨宝能有此神韵、有此精神吗?
    景名中如“吴山天风”、“宝石流霞”,是取它的意境,说它虚是虚,说它实是实,是要用心去体味,用情去观察,才能领略到景色的优美。老十景之一的“双峰插云”就是这样。从旅游视角审度,这两处景点是留末尽之情,回无穷之味,是人生一种美的意境。“吴山天风”的“天风”还有一层意思,取意于”天风海陬”,即边缘的意思,而吴山是历史上吴越两国的边界,因而元代萨都剌在《偕卞敬之游吴山驼峰紫阳洞》诗中有:“天风吹我登驼峰,大山小山石玲珑”句。辛亥革命烈士秋瑾《登吴山》诗中有:“老树扶疏夕照红,石台高耸近天风”句。2004年7月14日的《今日早报》1版大幅彩色“宝石流霞映西湖”照片,摄影记者瞬间捕捉到宝石流霞的意境,把它用画面定格下来,显现出来,留在人间。
    为了便于读者对吕、方两位先生文中他们认为极富文化内涵的10处景名与20年前的10处景名作一比较,我们将景名排列于后,请读者共评(注:括号内系吕、方所取景名)。
宝石流霞    (保俶朝霞)
满陇桂雨    (桂馨满陇)
虎跑梦泉    (虎跑龙涎)
云栖竹径    (竹霭云栖  云栖竹海)
九溪烟树    (九溪听涧)
吴山天风    (吴山鉴古)
阮墩环碧    (阮墩漾碧)
龙井问茶    (龙井闻茶)
黄龙吐翠    (黄龙吟翠)
玉皇飞云    (玉皇嬉日) 

文章录入:古风存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从我的阳光发电情结说起——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