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历史人文 >> 历史时空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重复着的历史        【字体:
重复着的历史
作者:古风存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516    更新时间:2004/11/14

  有个话题构思了很久,却一直没找到下笔的方式,以至时时萦绕于脑中而欲吐不快。昨晚电视偶然翻到《郑成功》,看了一集后忽有所思,觉着文章的切入点应该在此,于是便想借题而发一通议论。
  对于郑成功,相信所有的中国人并不会陌生;明清时一个赶走了荷兰人而收复了台湾的民族英雄。小学时我就读过这篇课文,至今仍有印象,及至后来,对这段历史也便有了更为详细的了解。
  关于郑成功,大多数的资料都是这样定义的:我国伟大的民族英雄。位于福建省厦门市鼓浪屿郑成功纪念馆的序言(青少年时代、救国救民举义反清、中华宝岛台湾、跨海东征驱荷复台、筚路蓝缕开发台湾、大义彪炳流芳百世、民族精神激励后人)比较全面地介绍、概括并定义了他的一生。以至于在前段时间可以怀疑甚至否定岳飞、文天祥等人的民族英雄地位,却仍对戚继光、郑成功加以肯定(相对来说,在普通老百姓的心目当中,岳飞的地位要高于郑成功)。综其根源,不外于郑成功的对立面是处在地球另一面的荷兰人,而岳飞、文天祥所对立的,则是后来几乎被同化完了的满族人。用他们的话来说,岳飞、文天祥等人是“兄弟阋墙,家里打架”,因此,“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科学地分析对待我国历史上的民族战争,虽然也应该肯定岳飞、文天祥等人在反对民族掠夺和民族压迫当中的作用与地位,但并不能称之为'民族英雄'”。
  这里,至少可以讨论这样一个问题,即我国历史上的这些英雄所对立的民族在以后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状态是如何的。倘若这个民族今后归入了中国的版图,则当初为反抗异族侵略的民族人物就必须重新定位。这显然是一种割裂历史的唯心主义历史观。倘若这种观点成立,那么,假如八年抗战中国不胜,假如日本军国主义“大东亚共荣圈”成立,我们又将如何来评断这一历史?我们又将如何来定义那些为抗日救国而牺牲了的英雄?是否我们现在应该反过来对“大日本皇军”歌功颂德呢?
  问题的关键点是如何站在历史的背景下全面地分析历史。对郑成功也一样。
  我们对于郑成功的肯定,是基于他的结果(驱荷复台)。但制造一种结果必然会有一个过程,而支配这个过程的又必然会有一种愿望,假如把结果、过程和愿望割裂开来,那么,我想这不是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当然,结果确实是最重要的,好的愿望未有好的结果,这个愿望往往会大打折扣;反之,所得结果假如是在某种偶然(或者说并不是特别刻意追求的)条件下产生,则这类结果也往往会超出制造此结果当事人的初衷和想象。
  郑成功就属于这一类型。
  郑成功的“驱荷复台”虽有其历史发展的必然性,但更多的恐怕是其必然性后面的无可奈何和偶然性。
  当时,郑成功围南京不幸兵败,只得退守厦门、金门。此时,全国抗清形势已转入低潮,郑成势单力孤;而所占厦门、金门又迫近大陆,无险可守,想要和清王朝长期周旋,非得有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根据地不可。“前年何廷斌新进台湾一图,田园万顷,沃野千里,响税数十万,造船制器,吾民麟集,所优为者。近为红夷占据,城中夷伙不上千人,攻之可垂手得者。我欲平克台湾以为根本之地,安顿将领家眷,然后东征西讨,无内顾之忧,并可生聚教训也。”从郑成功攻台前召诸将密议时提出的这段话来看,我们至少可以推断郑图台的目的是:第一、台湾土地广阔、肥沃,可以提供响税以充军资;第二、“红毛”人数不多,攻之垂手而得;第三、寻找一块可以安顿家眷的根据地,以便能东征西讨无后顾之忧。一件震动中国历史,使郑成功成为民族英雄的事业,其最初的出发点仅是如此而已。
  我们不妨来一种假设。倘若当时占领台湾的不是荷兰人,而属中国某个地方割据势力,则郑收复台湾的历史意义会是怎样?或许我们对郑成功的历史定位得重新评定了吧?加上郑成功在此前(南京之战)输掉了一场本可稳操胜券而且可能改变历史的大仗,其结果还拖累了另一位民族英雄张煌言,使张进退维谷而最终兵败铜陵,我想后人不骂他那才怪呢!
  但是,历史就是历史。尽管郑成功的一生事实上是被政权掌握者所诠释利用的;尽管是历史把郑成功推到了“背父救国”(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在汉奸洪承畴的勾引下,率兵投降了清朝)而举义旗,“驱荷复台”而成英雄的位置上。但他毕竟还是应该被肯定的。作为17世纪中期大航海贸易时代中一位中国海权的代表性人物,无论用何种观点来解释,郑成功都有足够的份量蹐身世界伟人之一;进一步分析,郑成功把荷兰人赶出台湾,可视为是东方的海权势力战胜西方海权势力的典范。
  这便是最终的结果。
  相比较而言,在郑成功收复台湾二百七十多年后的第二次台湾回归,则结果就要逊色得多。1661年的收复台湾,我们是凭借着自己的力量;而1945年的收复台湾,则是依靠了他国的力量。虽说结果基本相同,但产生此种结果的外因差别却实在太大。这或许就是我们可以肯定郑成功,但不能记功于蒋介石的原因吧。
  郑成功在收复台湾后,广招漳、泉、惠、潮等处士民进台,并制法律、定官制,使台湾规模初定。这在台湾历史上是一个重要的开发和发展期,史称“明郑时代”。这是郑成功对台湾做出的又一贡献。其实,早在17世纪20年代,福建人颜思齐为抗拒官府欺压,已率领闽粤居民迁居台湾,一面从事农耕、贸易,一面组织武装力量抗御倭寇和荷兰人的侵扰。明崇祯元年,郑芝龙组织灾民数万到台湾“使垦荒食力”,各地逐渐形成了许多的村落。
  说到这里,我想有必要谈一点台湾的历史,以便除“台独”外,再堵住某国曾觊觎台湾的野心。
  台湾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这一点毫无疑问。
  从地质地貌来看,台湾本和大陆连成一体,是地壳的运动才形成了今天的台湾海峡。台湾不仅是东海大陆架的一部分,而且其基本地形与福建、浙江两省的酸性火成岩体相同,因此有“浮福建”之说。
  从考古来看,台湾各地相继发掘出土的石器、黑陶、彩陶和殷代两翼式铜镞等大量文物,证明大陆的文化在旧石器时代就已传到了台湾。
  从史籍记载来看,台湾在战国称“岛夷”,前后汉和三国称“东鲲”、“夷洲”,隋、唐以后称“流求”,明万历始使用“台湾”。
  据古文献记载,三国时期的孙权就曾派将军卫温、诸葛直率1万水军渡海到达台湾(沈莹《临海水土志》详细记载了当时台湾的生产和生活形态)。到公元6、7世纪,隋炀帝曾3次派人到台湾“访察异俗”,“慰抚”居民;且大陆和台湾已有贸易往来。至唐、宋,大陆沿海居民(特别是泉、漳一带居民),为避战乱兵祸,纷纷入澎湖或至台湾从事垦拓。南宋时,澎湖划归福建泉州晋江县管辖,并派有军民屯戍。元代是台湾有正式政权机构之时,公元1292年,元世祖忽必烈派杨祥、吴志斗和阮监到台湾“宣抚”,设立“巡检司”,管辖澎湖、台湾民政,隶属福建泉州同安县(今厦门)。明朝的“三宝太监”郑和则更不用说,至今民间传说高雄凤山特产“三宝姜”就是郑和遗留下来的。
  15世纪以后,倭寇不断骚扰中国东南沿海地区,明朝政府在澎湖增设“游击”,“春秋汛守”;同时在基隆、淡水二港驻屯军队。16世纪中叶后,西班牙、葡萄牙等相继侵扰台湾,除掠夺资源进行宗教文化侵略外,还直接出兵占领台湾。自此,台湾沦为荷兰殖民地38年之久。19世纪后半叶,经过“明治维新”走上资本主义发展道路的日本在发动了甲午之战后,和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从此,台湾沦为日本殖民地长达50年。
  以上的这些资料至少可以说明二个问题。一、台湾自古以来就是大陆不可分割的一个组成部分,任何国家和地区也别想把她从中国的版图上划出去;二、就台湾的物产资源、战略地位来说,永远不可能“独立”。台湾是大陆“东南沿海七省之门户”,大陆是台湾永远坚实的依靠,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倘若“台独”成功,那么,15、16、19世纪的历史则必将重演。
  郑成功收复台湾半年后因病逝世,以后历史的发展,很有点违背郑成功收复台湾的初衷。郑经、郑袭为夺台湾统治权而爆发的战争,削弱了本已薄弱的抗清力量。事实上,在郑经、郑克爽统治时期,台湾已成割据势力,影响到了全国的统一。
  这是一段痛苦的历史。一方面,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汉民族被异族所统治,感情上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另一方面,作为这块土地新政权,满清政府继承了元朝大一统的版图,造就了一个既成的无法逃避的统治事实。
  既然历史把中国推到了这一境地,那么我们就不得不站在新的思路上来考虑问题了。从这一角度出发,郑经、郑克爽集团的割据台湾,已经成为福建沿海地区的一个不安定因素。“三藩之乱”时,郑经就出兵福建、广东,并占领7府。他虽不接受吴三桂的封号,不齿于和吴三桂等明朝叛臣为伍,但客观上却起到了侧应吴三桂等叛军的作用,增加了清军平息叛乱的困难。很难相信,此时的郑经还有当初郑成功收复台湾时以建立根据地而思“反清复明”的思想。他的出兵,虽不可完全否定还有一些“助明抗清”的成份存在(事实上,此时南明政权已经全部灭亡),但更多的恐怕已是扩充势力,掠夺财富了。
  这就如抗美援朝时期的蒋介石,中美军队在朝鲜打得如火如荼,他却派飞机不停骚扰沿海城市,并在国民党七大上通过关于“反攻大陆”决议案。到了52年,还直接出兵袭击大陆沿海并一度占领南日岛。这些,和当时郑经出兵的情形如出一辙。
  应当承认,满清政府在处理台湾问题上还是比较宽容的。康熙始终把郑经、郑克爽和吴三桂加以区别对待,曾先后多次派人上岛招抚。“三藩之乱”时,康熙命耿精忠对吴三桂用剿,而对郑经则用抚,并对招抚条件一再让步,提出“招抚条例十款”,并在漳州设“修来馆”,对投降官兵实行厚礼款待,给予高位厚禄等优待政策。即使在施琅攻克台湾,郑克爽、刘国轩等人成为阶下囚后,清廷仍全部赦免了所有官员的罪责,并封郑为公爵,刘为天津总兵。
  这,又有着惊人的相似。
  1959年,国家主席刘少奇发布特赦令,首次对确有改恶从善的国民党战犯实行特赦。在此以后的几十年时间里,大陆出台了一系列对台的优待措施。全国人大发表了“告台湾同胞书”,宣布和平统一祖国的方针;邓小平提出了可以根据台湾人民自己的意愿决定实行什么体制的“一个国家,两种制度”概念;国务院公布了《关于鼓励台湾同胞投资的规定》;江泽民提出了双方谈判时,欢迎台湾各党派、团体人士参加(有代表性人士)的意见;成立以发展两岸关系,实现祖国统一为宗旨的“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并主动致函“海基会”邀请访问大陆。
  即使是在两岸分裂的初期,也有着许多的相似。
  当康熙消灭了南明最后一个政权——永历政权后,为统一中国,便将战略重点转移到了收复台湾的问题上。但由于当时清军水师比较薄弱,且连年战争,军费开支太大,财政遇到了困难;加上掌权的敖拜集团以“海洋险远,风涛莫测,驰驱制胜,计难万全”为由,对台的割据在无可奈何中被搁置了下来。
  而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解放全中国后,也存在着海军力量薄弱,新中国百废待兴,经济需要建设等问题。50年在解放了舟山群岛后,台湾问题好像有了一个切入点,但随之爆发的朝鲜战争,使得解放台湾计划不得不作推迟;55年攻占一江三岛,本可以乘胜进攻,却又由于美国人的横加干涉而演变成了一场持久的炮轰金门;接下来是“文化大革命”,两地的经济完全不在同一水平,“一定要解放台湾”便成了一句人人会唱的高调。
  尽管当时的大陆没有必胜能力“解放”台湾,但台湾也绝没有能力“反攻大陆”。双方的关系由此处于一种相互支肘的胶着状,产生的后果,便是双方的军备竞赛以及为赢得国际支持的大量对外经济援助。同一根系所生的一对兄弟,本应该相互帮助,现今却让外人得了便宜。这可都是老百姓的血汗,而这些血汗本可以用来搞经济建设还利于老百姓的。
  1987年,台湾“行政院长”俞国华首次公开承认,以台湾的武力进攻大陆“是不可能的”。自此,台湾从“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梦中清醒过来,李登辉、陈水扁相继抛出了“台独”。
  那么,“台独”会有几分可能性呢?答案是:可能性为零。
  大陆已非从前的大陆。就经济基础而言,现今的大陆和台湾相比已不分上下;更何况还有极其吸引人的潜在市场以及有着一支任何一个超级大国也不能小觑的武装力量。更为关键的是,随着香港、澳门的顺利回归,台湾问题的解决已成为海峡两岸人民普遍关心的一个焦点。相信大陆的上层建筑中,没有人,也不会有人去触动它;因为这是关系到祖国统一的大事。谁承认“台独”,谁就必然成为民族的罪人。试问一下,李鸿章对中国的民族工业和军事工业的发展作出过贡献吧?但随着和伊藤博文《马关条约》的签订,他的一生就注定了要被后人所唾骂。
  不仅是现在,即使是在清初,也没人敢承认“台独”。
  康熙二十一年,清政府在国内民族矛盾基本解决,经济有所恢复后,积极准备进剿台湾。此时,郑氏集团也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向清政府请求实施“照琉球、高丽外国之例,称臣奉贡。”但康熙的态度非常明确,以“台湾不可与琉球、高丽外国比”而拒绝了郑氏的请求。康熙的这个态度是非常坚决的,这实际上也代表了正直人士对台湾的基本观点。早在郑成功收复台湾时,康熙就已经拒绝过荷兰殖民者提出的,“愿作先锋,首攻金门、厦门,然后由清军助其夺回台湾”的建议。
  台湾的不能独立,还体现在她的地理位置上。假如台湾失去了大陆的依靠,则必定将是太平洋上的一叶孤舟,随时都有被巨浪逐翻的可能;而掀起大浪的,则极有可能就是日本。
  《马关条约》签订的消息传出后,以康有为、梁启超为首的十八省举人集体“公车上书”,痛陈:“数千百万生灵皆北向恸哭,闾巷妇孺莫不欲食倭人之肉,各怀一不共戴天之仇,谁肯甘心降敌!”“以全台之地使之战而陷,全台之民使之战而亡……虽肝胆涂地而无所悔。”清廷各级官吏亦纷纷上书,陈述台湾为中国东南七省藩篱,“今日无台湾,明日即可无南洋;中国虽大,虽一日之间,可以瓜剖立尽”。谭嗣同怒斥清廷“一旦苟以自救”,举疆土而赠之于人,“其视华人之身家,曾弄具之不若”。
  可腐败的清政府最终还是抛弃了台湾,台湾随之而沦为日本“名正言顺”的殖民地。(有趣的是,这个“名正言顺”中还牵涉到了郑成功。由于郑成功的母亲田川氏是日本人,郑成功一度被日本视为占有台湾的幻想;而他赶走荷兰人这段历史,至今仍被视为日本的荣光。在日本的传统戏剧中,甚至还有一出《国姓爷合战》,谈的就是郑成功打败荷兰人那段历史。)
  台湾的民众是不愿意被日本人所统治的。
  割台初期,台湾绅民就电奏清廷:“割地议和,全台震骇。……臣桑梓之地,义与存亡;愿与抚署誓死守御。设战而不胜,请俟臣等死后,再言割地……”。丘逢甲等一批台籍士绅还试图以“自主”的办法抵抗日本占领,建立了“台湾民主国”,并邀请台湾巡抚唐景崧任总统。当日本军队踏上台湾领土后,黑旗军首领刘永福等清军官兵在新竹、大甲溪、彰化、嘉义和台南一带与日本军队拼死搏斗。最后,抗日民军首领徐骧和黑旗军的一些将领以及刘永福等全部壮烈牺牲。简大狮在就义前慷慨陈词:“我简大狮,系清国台湾之民。……日人虽目我为土匪,而清人应目我为义民。况自台湾归日,大小官员内渡一空,无一人敢出首创义举,唯我一介小民,犹能取胜众万余,血战百次。自谓无负于清。……愿生为大清之民,死为大清之鬼”。
  最为震撼人心的,是高山族的一些妇女,为激励丈夫杀敌而无后顾之忧,竟集体跳下了悬崖。读到这一段历史时,我眼泪也差一点“夺眶而出”。
  一个日本人当时记载道:“不论何时,只要我军(日军)一被打败,附近村民便立刻变成我们的敌人。每个人,甚至年轻妇女都拿起武器来,一面呼喊着,一面投入战斗。我们的对手非常顽强,丝毫不怕死。他们隐藏在村舍里,当一所房子被炮火摧毁,他们就镇静地转移到另一所房子里去,一有机会就再发动进攻。”据统计,在以后50年的日本统治期,有近60万的台湾同胞因反抗日本占领而牺牲在了日本的屠刀下和监狱中。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对台湾实施了类似于希特勒纳粹文化的“皇民化运动”,逼迫台湾同胞改掉国姓、放弃语言、效忠天皇;并征调大批台湾青年加入日本的侵略战争,大陆、东南亚、珍珠港都出现过穿着日本军国主义军装的台湾人。
  这是多么残忍的事实!同是炎皇的子孙,一方却被异族驱使着去屠杀另一方。
  而李登辉竟还以“言论自由”为名,默许“台独”分子鼓吹《马关条约》合法化;并在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纪念会上说:“抗日战争纪念从台湾本土角度看,较有争议”,“不宜直接表态”,且将“台湾光复50年”改成“台湾终战50年”。事实上,当日本推行“皇民化运动”时,李登辉家族和辜敏宽家族就是日本政策的最好服从者和推行者。
  日本是一个资源比较贫乏的国家,特别是能源,需要大量从国外进口,而进口的路线,则必须走台湾海峡。现在,我国和日本的关系相当微妙,钩鱼岛、东海海底资源等问题一直不能解决,其最大的根源就在于台湾问题。台湾问题一天不解决,这些问题将天天困扰我们;特别是东海的资源问题,一旦我们作出让步,则还会影响到南海的资源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现今越南、马来西亚等国已经在侵占我们的资源了,而我们却没有精力出手阻止,关键点又是这个台湾问题。因此,当务之急是尽快解决台湾问题,台湾问题一旦顺利解决,上面这些问题的主动权就掌握在了我们的手中。到时,日本在东海资源等一系列问题上的态度,我想,绝不敢再如此这般地强硬。
  《三国演义》开篇的第一句,是“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现在,离开了50多年的台湾,该到了回归祖国的时候了。我们已经不能等待,我们也不能再行等待而且也无法再行等待。既然历史一定要我们走出这一步,我们只有在心底呼喊着郑成功、施琅的再现(当然,如果能通过其它途经则更好)。历史虽然不会简单地重复,但必定还会重复,而且是在更高层次上的重复。这是历史发展的规律,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台湾一定要回归,而且必定会回归。
  让我们一起翘首以待历史的重复吧!但愿这一天能早日到来。
                 
                 
  2004-11-14于云梦泽

文章录入:古风存    责任编辑:古风存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读余光中《听听那冷雨》之后
    寄在苦瓜上的乡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