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文学殿堂 >> 散文随笔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我们与海(《霞海朝花》之六)          【字体:
我们与海(《霞海朝花》之六)
作者:苍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889    更新时间:2006/3/13

一、我们与海

    故乡东边,越过几座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南面山脚往西亦为海湾。常言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这里一带大多为渔民或农民,或者半农半渔。我的一位同学的父亲,是位较为出色的渔民,曾多次远洋打渔,做海鲜生意。看上去他似乎很有本事,然而私下他常叹出海很辛苦,太忙时常常一整天只吃上一顿饭,这些都是我们所远远不能体会到的。
    每天退潮时分,村子下去,往西走过一片平垟,便是大海。常有蟛蜞、招潮及各种小蟹在滩涂上乱爬。它们都很警觉乖巧。有一种会跳的鱼叫跳鱼,鼓着眼睛,看上去有点傻傻的,然而它跳起来速度奇快,你根本就没有办法捉住它们。
    大海是一个无所不有的大仓库,有各种各具形态的鱼虾蟹类,有味道鲜美的蚶蚌蛤类,还有象陆地上蛇一样的海蛇,象蜈蚣一样的海蜈蚣……
    小时候,傍晚退潮,村里的妇女常常会相互招呼挎着篮子、背着竹篓到海边拾海味以为菜肴,叫做讨海。那时我还没开始上学,也常跟着去。
    临涨潮时,她们个个满载而归。于是,全家人就拥有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在这样临水的地方,连一些女孩子也能泅水。于是,晕船的或不会游泳的孩子便会被人耻笑不象海边人。然而我偏偏就是这么一种人,我自幼只学了个三流的水性。
    幼时常在溪里游泳。哥哥想逼我学会游泳,就将我淹到水里,满望我会拼死一搏,一举学会。然而我偏偏不争气,一被他按下水里,就会灌了满口溪水,然后大哭大叫。几次三番几次三番如此,无奈,他只得作罢。后来到了海里,就不得不借助救生衣,才得以潇洒自如地在大海的怀抱里游弋。
    十五六岁时,与一班好友去海里游泳时,与一位朋友比赛。结果游到外面回不来了,呛了几大口海水,差点没被淹死。而那位朋友比我更糟,他仅仅游到我的一半就沉下去了。
    结果,还是另外一位水性较好的朋友见机快,马上跳下海将我们一一救了回来。
    十七八岁时,与二三好友夜夜到海边,谓之听潮。听着潮声澎湃,似触摸大海脉搏,心不由渐如大海般雄壮浑浊。当时也写了好几则听潮日记,还写过好几篇有关海的文章,还写过一首感觉不很满意然而一直没空修改的五言排律。
    二十来岁后,离开故乡到外地上班。读有关海的文字越多,越对故乡产生一种莫名的情绪,一种浓浓淡淡的依恋……


二、他们与海

    自少年时代家迁霞关镇里以后,离海更靠近了。这个港口是个优良的天然避风港,国家一级渔港,也是省帆板训练基地。解放前这里很繁华,南来北往渔船皆经此处休养补充给养,由于地理位置、语言文化等因素,有着与台湾通商的历史,时称小台湾。解放后在农业经济时代也一直保持着相对较高的经济地位,九十年代以来设有对台贸易接待站。
    然而在以前,这个镇总被我认为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滨海小镇。在未“撤区并镇”之时,它隶属于马站区。祖辈父辈每当到外地办事,有人问起哪里人:在县城灵溪时,便说自己是马站人;到了温州,便说是灵溪人……
    霞关地处浙江省最南端,边远偏僻,陆面交通不便利,内地的人自然不大知道——到温州读书时,每当说自己是霞关人同学们茫茫然不知所指时,我便如是乎安慰自己。
    没想到居然也有人认识霞关了,并且对之大加称赞。那是那一年冬天,我带着几位爱好文学的同学组成采访团前去拜访一位住在外地、这次顺便回温州的老作家。当他问起我是哪里人时,我说是霞关人。“霞关?”他眼睛一亮,忍不住翘起大姆指称赞不已:“嘿!好地方!”接着就叙述自己曾到那里观光过,领略到了一种海滨特色,简直流连忘返。他说:以后若有时间,他还要再次到那儿玩呢。我听了差点流出眼泪来了,是惊喜?还是自豪?我也说不清楚。当你听到有人赞赏你的故乡时,你的感受又是如何呢?
    他喜爱霞关,其实就是喜爱这里特具特色的渔乡特色,热爱那一片浩瀚雄浑的大海……(注:那位老作家就是时任中国作协理事、北京文联副主席、《北京文学》主编的著名小说家林斤澜先生。他原籍浙江温州,后定居北京)。
    那次采访使我对故乡大为改观。再往后,看的书多了,这才知道:这个古老的滨海小镇竟然有着六百多年的历史。早在明洪武年间,就曾在此驻兵,故称镇下关,或称镇下,后来雅传为霞关。明中叶,这里是抗倭前线,多次发生激战,镇所依烟墩山就是当年举放烽火的地方。镇下关东北及南海面上分别有北关、南关二岛,三地皆驻兵成犄角之势,史称“三山镇港”。明末清初,抗清将领张苍水(煌言)、郑成功等皆曾率部经过这里。
    少时读中国史,读到南明永历十一年(1657),郑成功三次北伐中的最后一次,率十八万之众号称八十万,从厦门航海北上,在浙闽交界镇下澳登陆,在附近蒲壮所城休兵取饷。然后北上攻取金乡卫、平阳、瑞安,包围温州。次年与张苍水合兵,由吴淞口溯长江南上,攻打南京,几乎憾动整个中华大地。印象很深,因为霞关也处在浙闽交界处。后来才知道:这个镇下澳,就是现在的霞关港。看来,这个小小的港口,军事位置也是十分重要的呢。
    清嘉庆年间,著名海盗蔡牵横行东南海上,北至台州洋,南自越南北部湾,拥众数万,自称镇海王。曾经常在这里一带活动,留下了不少民间传说。他的老婆听说还是苍南炎亭人,人称蔡牵妈(闽南方言称老婆为老妈)。据说蔡牵为人急性,加上用兵神出鬼没,纵横驰骋。所以至今仍然有人形容某某人行事急速,常会说他好像蔡牵。
    蔡牵虽然是海贼,但除了一些读死书的书呆子,普通老百姓却是对他蛮有感情的,甚至胜于对朝廷的信任。他不仅反清,亦属反禁海锁国政策,还曾与西班牙的战舰发生激战并重创敌军主力舰。按某些人观点岳飞抗金、文天祥抗元系内部兄弟打架,只有郑成功抗击过荷兰殖民者才佩称“民族英雄”的说法,他也应当算得上是民族英雄了。
    蔡牵后来被清政府镇压下去了。民间传说他全盛时拥有一百艘战舰。然而他在出师时点船数点来点去只有九十九条,原来是自己这一条忘了算上。结果他的这一条船就为清军炮火所中,蔡牵夫妇兵败投水而死。
    民国时期的平阳大刀会暴动,闹罢江南闹南港,最后董、朱、梁、蔡四部俱曾屯兵北关岛。
    霞关也是个革命老区。解放前曾在南坪建过蒲门区委,后来还发动过霞关起义。对于为贫苦百姓闹翻身奋起的革命先烈,我一直持崇敬赞颂的态度……
    海边人的先辈,不是为了海而活着,就是为了活着而铤而走险,为了铤而走险而死去。

1996.3.2初稿于苍南
2006.3.12修改于温州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苍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烂漫的春天花儿开开(《霞海
    龙尾·凤冠头·老虎垵(《霞
    养狗小记(《霞海朝花》之四
    逝梦(《霞海朝花》之三)
    故乡的水,故乡的山(《霞海
    老屋(《霞海朝花》之一)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