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文学殿堂 >> 散文随笔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陈S老师(《人事蹉跎》之二)          【字体:
陈S老师(《人事蹉跎》之二)
作者:苍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751    更新时间:2006/4/4
    十几年前的那次小学升初中考试,我以全县少数民族考生第一名的优异成绩升入了县民族中学。当我的二伯父带我去位处县城郊边的学校时,老校长非常高兴,连声高呼“状元到”。正在那里工作的老师们都笑了,转过头来看我。我两肩一耸,骄傲地从老师们慈爱的眼光中走过。
    那时我成了老师们心目中的宠儿,各科老师都比较关注我。尤其老校长,是我们那个镇里的人,上一辈人都认识的。课余我就经常与几个同学到他宿舍玩或是借书看。有时我们呆在他宿舍看书,他则躺在一旁的榻上休息,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与我们聊起天,一边却开始打起了了呼噜。
    我们的数学老师叫陈S,是个女青年。她身材娇小,听说刚大学毕业没多久,脸上还长着些青春痘。性格开朗,爱谈笑,但对学生要求很严厉。那时我语文、数学成绩都是特优秀的。期中考前夕,我代表学校去参加全县的初中生数学竞赛,还获得了初一段三等奖的成绩。
    但好景不长。来这里没多久,我便开始想家了。而叫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子在离家数十里外的地方除了学习还得自理生活谈何容易?再后来,自幼尚武的我竟然经常拿着武术书籍,带领一些同学到学校东边的竹林里“练武”,成立所谓的什么“华英会”——而我这时的兴趣开始偏向文科,我的数学成绩就随之下降了。陈S老师觉察到了,她开始恐了慌,直至于后来的有些手足无措。于是她采取更加严厉的手段压制我,企图抑制我厌学与叛逆的情绪,然而素有逆反心理的我却是更加地变本加厉。
    第二学期一开始,我的数学成绩更加糟。那时我简直恨透了“老跟我过不去”的陈S老师,还曾写了一篇文章发泄对她的不满情绪,幸亏当时没有公开。而那一堂数学课却直接引发了我与陈S老师之间的冲突。
    那次课堂上,我又走了神,被陈老师发现了。她便停住不讲了,严厉地命令我站起来。我自知理亏,只好慢慢地站了起来。
    而接下来的是,她却既不说也不做,而是要我就这样地一直站着——然后就只管自己继续讲课了。
   我站了大半天,觉得非常地丢面子,对于这种做法很是反感。见她还没有一点要我坐下的意思,干脆便顾自坐下了。
   不一会,陈S老师发现了,她便命令我重新站起来,问我:"我没叫你坐下,你为什么坐下去?"我站着反问她:"老师,现在是封建社会还是社会主义社会?"老师一愣,回答说:“现在是社会主义社会。”我一听,便理直气壮地责问她:“既然是社会主义社会,你为什么还要用封建社会的手段惩罚我?”
    顿时,全班同学哄堂大笑。老师也笑了,她终于让我坐下。
    于是她便趁机对我说:“你一向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到这儿后就变了。现在变得不好好读书,我也不知道该怎样管教你了!——好吧,既然你这么讨厌老师,老师下个学期也不来教你们了!”
    我先是低垂着头,一声不吭。这时偷偷地瞟了她一眼,发现她讲这话的时候,轻摇着头,眼眶有点红了。顿时,课堂里闹成了一片,同学们纷纷挽留他。有的还说:“老师,不要这样啊,要么就让他转到别班去嘛!”陈老师说:“不行的。他如果讨厌我,我还在你们班里教,对他是不起一点作用的。”
    谁也没有想到,我当时竟会在课堂上面对老师的责罚,提出这么幼稚而又可笑的问题!——而谁也没有想到,第二学年开始陈S老师就真的没有来教我们了!我至今也没有弄懂,这到底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
    我们的数学课新老师是我的邻乡镇人,教学水平也蛮好的。但我的数学成绩还是没有丝毫起色——而我那时语文、历史、政治课却读得顶呱呱。读初二时,我的一篇文章《秋游浦亭》还获得了全校作文竞赛一等奖。
    大约在初二上学期期中考试结束后,校长在操场上大声地批评:“有不少的同学,来这里后都变了。我记得以前有一位同学,刚来学校时总分是第一名的,那时候我称他是状元。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成绩一直在下降!这次期中考,我特地统计了一下他的成绩,发现他现在的总分已经排到全级段第三十五名去了,不知道这个‘状元’,现在到哪里去了?”
    虽然不点名,但谁都知道是在说我。而那时我确实已是从骨子里对理科提不起兴趣了呢。
  曾有好几次碰到过陈老师,从对面推着自行车笑咪咪地走来。我向她打了个招呼,而她却好象没有看到我一样,依旧笑咪咪地过了。当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是对我伤透了心?还是因为那种女性特有的矜持让她一直对于那次课堂风波情耿耿于怀?
  第二学年结束后,因我哥哥从师范毕业,分配到我们乡里中学教书。于是,我便跟着转学了。此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陈S老师。
    其实,在那所学校,老师们对我的印象一直很好。曾有一次踏出校门五六年后偶尔回到这里,连老师娘都还记得我。尤其是老校长,他并不因此而看不起我,从平时的言谈也可以看出他对于我这个变质了的“劣等生”还是非常偏爱的。在我转学的时候,他还曾努力向我哥哥挽留过。我转学好久以后,他有时碰到我哥,还常常会对我在那所学校读书时的一些“丑事”津津乐道。比如我经常到学校东边的竹林里练武,甚至到小河里掏花蛤等等,天晓得他是从哪里探听到的。
    后来想想我对数学课由喜到厌的经过,对于初次踏上社会的陈老师是一个严重的挫折。因为一个“优等生”在她手里“堕落”成了“劣等生”,这对于一位富有责任心的老师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件令她难以合理地自我安慰与解释的事。而自此之后,我的兴趣便向文科发展了。十数年的读书生涯,不管走到哪里,我的语文成绩一直稳居全班第一。然而数学,却成了我最头疼的课程,这至今仍为我的一大遗憾。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苍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酒弟(《人事蹉跎》之七)
    阳兴与我(《人事蹉跎》之六
    回忆我的学生(《人事蹉跎》
    笔友(《人事蹉跎》之四)
    二伯父的大半生(《人事蹉跎
    呵,天凉好个秋(《人事蹉跎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