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文学殿堂 >> 散文随笔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二伯父的大半生(《人事蹉跎》之三)          【字体:
二伯父的大半生(《人事蹉跎》之三)
作者:苍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842    更新时间:2006/4/5
    在我二伯父的家里,珍藏着一张放大的黑白老照片。照片上年轻的二伯父手执冲锋枪,英气勃勃,威风凛凛。听家人说,文革期间,二伯父曾是一位有名的红卫兵“造反派头子”,这张照片就是当时拍下的。
    二伯父是我们这个家族中最为突出的人物之一。早在交通并不发达的七、八十年代,他就坐过飞机、轮船、火车,去过北京、上海、厦门等大城市,游过长城,逛过故宫。那时每逢有事,亲戚们总喜欢托他帮忙跑,而他也每次总是给予热心的帮助。
    我祖父有四个儿子、四个女儿,大部分住在我们这个镇上。我爸爸便是他的第三个儿子,自幼过继给他的舅舅(也就是我现在的爷爷)为儿子。伯父叔父们都有好多孩子。每逢过年过节,祖母家常是挤满了调皮的堂弟堂妹以及表弟表妹,他们挤在二伯父的楼上,叽叽喳喳地吵个不休,甚至嬉戏打闹,常常几乎把整个楼板都快要闹塌了下来。
    大家都很喜欢二伯父。因为他为人随和,喜欢逗小孩子玩,没有半点架子。不象我爸爸的威严古板,也不象我大伯父的厚道怯懦,以及我叔叔的沉默寡言。
    二伯父善赋诗填词,但从未发表过,他从不主动去攀识那些社会贤达。他的诗平淡如话,不事雕琢,内容或感身世,或回忆往事,或歌颂领袖,情真意切。他爱好广泛,吹拉弹唱无所不通。听镇里的人说,年轻时的他曾是全镇最有名的二胡演奏高手。可惜到现在,由于长期没有训练,他的手艺生疏了。
    他也好藏书,尤其爱好古典文化,家里曾满满的一个大书柜全部是书,不过都被不争气的表哥们一次次地有借无还,至今所剩无几了。我真正学写传统格律诗其实也是在十三四岁时从二伯父那里借到了一本王力所著《诗词格律》开始的。
    二伯父自幼聪慧过人,门门功课全班第一,小学六年一直是班级学习股股长。四年级下半年起,因身体不好,曾休学了一年多时间,复学时竟然跳级跟上原先的班级并且继续保持全班第一的成绩。到了初一时,因写了一篇村史而受到老师们的赏识,当时在全校宣读,轰动一时,被认为是全公社有史以来的第一篇村史。二伯父也因此由学习股升任班主席,一连任了三年,并且年年被评为三好生或五好生。
    初中毕业后,二伯父考入了平阳县某中等专业学校(那时苍南还未从平阳县中分出)。在中专三年,二伯父仍旧继续每年都被评为三好生。据说那时他们的校长与副校长一向意见不合,而我二伯父生性耿直,只与副校长关系密切,副校长开会演讲时也常请他代笔写演讲稿——这样以致后来影响到了他的毕业分配不公和事业无成。
    不久,正当文革兴起,到处在搞运动。那时还是个热血青年的二伯父,热烈地响应党中央与毛主席的号召,不久便成了当时县城文革运动的积极组织者与领导者。当时他是班级内的班长,也是校团支部书记、红卫兵中队长。他每天带领一些人到处闹事,几派人相互斗殴,闹得天翻地覆。并且拍了好几张照片,这一张是其中他最为满意的。
    1966年10月28日,在这个令他终生难忘的日子,二伯父作为红卫兵地方代表去北京参加“大串连”,瞻仰了接见红卫兵时的毛主席等党中央领导的风采。据说当时车从他们前面经过,只看到了露出来的半个脸,但他们当时都很兴奋。回来后二伯父激动了好长一段时间,还曾写了一首七律以纪念其事。直到现在,他还常常自豪地向我们提起。
    中专毕业后,二伯父呆在家中无所事事。当时镇长与我们同姓,算是自己人,有人劝他去求镇长帮忙安排个工作。这应当是很容易的吧。但生性清高孤傲、不肯求人的二伯父只是写了一张纸条,悄悄托人去递给镇长。
    这样的结果,自然是如石沉海的了。
    不久,上头号召青年支边。年轻时的二伯父满怀豪情,兴冲冲地赶去报名了。结果被祖父知道了,他动用封建传统的家法,坚决拦阻他。一面组织十几个家长“联名上书”,阻挠自己的子女支边,直将此事闹得沸沸扬扬,而很重民意的当时政府不得不向他们妥协,转而劝二伯父他们放弃。因为那时家里确实穷,祖父身体不太好,大伯父结婚后无力分心照顾祖父一家。而那时我叔叔、姑姑们都还小,全家都要看二伯父一人到码头搬运站,帮祖父干活养家糊口。在这样的情况下,二伯父屈服了,这件事也成了他的终身遗憾。
    后来,二伯父去了某海岛村小做过一年多的代课教师,不久转为民办。他教得很认真,孩子们都很喜欢他。课间没事的时候,还教小孩子们跳舞。但又有人指责他的不务正业,又有人处处掣肘。一气之下,他便辞职不教了。而另一位同事却因长期在海岛执教,后来还被评为全国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
    二伯父辞职回家后,继续帮助祖父从事搬运,一边去镇粮管所助征,足迹遍及邻近各乡镇。
    文革结束后,许多没有参加过运动、平时默默无闻的人都被提拔上去了,而一度轰轰烈烈的二伯父却因此没有得到提拔。他也曾去镇渔机修配厂做过仓库保管员,一个月二十几元钱的工资。在这个极易公私不分的单位,他两袖清风,将帐目算得一清二楚。然而又因“派性”问题,五年内工资不加分文。于是他一气之下,便辞职继续在搬运站从事体力劳动。
    这样地,到了八十年代中期,他又去了县城的一家集体单位供职。在那里几年间,他仍旧兢兢业业,努力地工作。直到单位解散后,他才不得不回家顶替了我祖父的职位,做了镇里搬运站的会计。他的好多同学现在都已做到县里的局长、副局长了。而他——当年的班长、闻名全校的高材生,却靠着从父亲那里继承下来的一个小职务就这样地开始他的后半生直至退休。
    二伯父是毛泽东思想的忠实信徒,早在中专时就因努力学习毛泽东著作被当时县委评为学毛著积极分子,还曾到某镇小学作过演讲。而我祖父则是个毛泽东的激烈反对者,他常借酒发挥,讥议时事,颇多悖逆之言,时人便将他与另一位行为放荡不羁者并称,目之为XX镇第二神经。我祖父在解放前是一个码头工人。解放后翻了身,成为工人阶级中的一员,应当算是幸运的吧。但因在解放战争期间,国民政府到处抓壮丁参加内战,他为了逃避兵役,竟用斧头将中指斩断了,结果不用去了。这也可能是他一直对政治不满,常常在人面前发牢骚的原因之一吧。但我祖父是有名的“硬脖子”,家庭出身成份又硬(工人阶级),在没影响到自身利益的情况下,镇里的人也不敢将他怎么样。只是这样无可避免地影响了自己的前程,甚至累及了子女们的出路。
    二伯父到晚年可谓贫困交加。虽说是镇里的搬运站会计,但人手短缺,生意又清淡,来了业务他同样还得去搬。说穿了,与解放前的码头工人并没有什么差别。他一个当年风流倜傥、目空一切的才子,晚年竟然落到这种地步!尽管遭际如此,他还是一直珍藏着那张老照片,将它视为自己的重要纪念物。平时他也总爱在我们面前提起毛主席一生的伟大处,谈得眉飞色舞,令人有身临其境之感。对于毛泽东的一生重要事迹,他更是了如指掌,如数家常。逢到我们故意气他,说些不敬毛主席的话,他就厉声地批评我们,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太不象话了,怎么可以这样对主席不敬呢。
    他也常常一个人凝视着自己年轻时的照片,叹着贫富差距的悬殊、世风的日益低下,叹着毛泽东思想的受到某些人的摧残歪曲。
    我想他平生最崇拜的人就是毛泽东,而我祖父最恨的就是毛泽东。假如他们互换个年代,那么,也许两个人一生的命运就会完全变了两样吧。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苍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酒弟(《人事蹉跎》之七)
    阳兴与我(《人事蹉跎》之六
    回忆我的学生(《人事蹉跎》
    笔友(《人事蹉跎》之四)
    陈S老师(《人事蹉跎》之二)
    呵,天凉好个秋(《人事蹉跎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