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文学殿堂 >> 散文随笔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笔友(《人事蹉跎》之四)          【字体:
笔友(《人事蹉跎》之四)
作者:苍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976    更新时间:2006/4/7

    我生性慵懒,疏于动笔,素未想过要交笔友的。不想那年夏天,还在读中专一年级时,有次竟凭空收到三封求交笔友的信。当我拆开看,一下子便傻了眼:信中内容大同小异,说我在《故事林》中刊登了一则求交笔友的“格言”。
    我颇为吃了一惊,想想自己从未与这些杂志联系过,莫非是谁在与我开玩笑?于是我连忙认真谨慎地涂涂改改的、很有礼貌地回了一封信,向他们说明了情况,并表明自己没有刊过相关内容文字。
    不料稍后,信便从全国各地如雪片般地飞来,有来自东北、内蒙古、新彊,也有来自广东、海南、广西……并且由于后来好事的《故事家》杂志将我的“格言”转刊了过去,来的信更多了。有时一天便有二三十封,慌得我几乎手足无措。当时心里也起了些冲动,在同学们的怂恿下,觉得反正没事,交交几个谈谈心也好,况且这些笔友一片热情,不回总觉得过意不去吧?于是也回了不少的信。他们也大都有回信,并表示收到信后很高兴。
    于是,我便迷迷糊糊、身不由己踏上了这只船。
    一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我的一位好友在背后搞的鬼,冒我的名字及地址刊登的。
    笔友们大都为在校生。来自五湖四海,都很诚恳、热情,我从中听到了不少自己以前所不知道的新鲜事。他们都很后来还有些笔友和我互换照片——这些照片我至今仍保留着。
    最令我难忘的笔友有几位:
    一位是东北的一位朝鲜族小姑娘,她是读师范的。第一次来信,她说:“你不会因为我是朝鲜族的而搞种族歧视吧?”我看了暗暗好笑,便也回信对她开玩笑说:“我是回族的,你也不会对我搞种族歧视吧?”她付之一笑。此后我们便通信次数频繁了起来,因我年长,她便认我做了大哥。后来有一次,应她追问,我向她谈了些自己的情况,如家庭住址、本人爱好等等。她来信了,竟怀疑我在骗她。我当时很委屈,觉得自尊心遭到了莫大伤害。其时正值期末,她也就没再写。第二学期开学时,她又给我来了一封信,信上画了一个悔认的女孩子的头像。但生性高傲的我还在生她的气,又怨她来信太迟,就没给她回信了。
    此后,二人便失去了联系。
    另一位是来自象山的一位中专学生。她很活泼,来信时一开头就很随便地称“嗨”。她的文笔很优秀,爱好也挺广泛,这使我们谈得很投机。但我由于收到来信太多,总忘了给她回信。她每次总是只轻轻责怪一下便过去了。
    次年期末,她频频来信。可这时我成绩拉下不少,得抓紧时间复习。何况我是学校文学社负责人,课余要组织会议活动,还要审稿改稿编辑报纸,哪有时间回这么多的信?于是索性就一封不回。再后来就是毕业班了,成绩拉下不少,外加上遇到一些挫折,便再无心思写信了。就这样地,又一个笔友失去联系了。
    她的文采很美,有唯美主义的倾向。实际上,并非只有那些出头露面、轰轰烈烈的人们才懂文学的,很多诗人作家在民间。这一点我深有体会。
    最有意思的是来自福建莆田的一位笔友。他最初来信时化名梦笔,说话神神秘秘、藏头缩尾的。因他也是位文学爱好者,所以我要他给我寄来几篇文稿,因为我所负责的文学社社报新设了一个《联谊版》,专门刊登兄弟院校文学社团的交流稿件。他寄来了三首诗,当时看了觉得水平一般,后来只刊登在当时也由我主编的班刊上。此后由于很忙,要回的信又多,便与他渐渐地断了联系。
    忽有一日,好久未来信的他又寄来了三首诗,并要我“指教”。当时看了,觉得他进步很快。回信时,我坦率地向他说明了未能联系的原因。他倒很爽快,颇能理解我,这时我才知道原来他与我是同名同姓呵。
    同名同姓,固然不怪,最有意思的是二人还拥有共同的爱好,难怪我很相信“缘份”二字……
    梦笔后来认我作了大哥,他所在的高中办文学社后还向我约稿,一直到我参加工作后,我们还保持着联系。
    而现在成了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的笔友是游沅伟。他是平阳人,那时他创办一家民间文学报,利用《故事林》里的地址给我寄来了报纸。我就将自己主办的报纸也给他回寄了一份以答谢。二人联系次数便多了起来,由于拥有共同的爱好,我们成了铁哥儿。终有一次,二人在温州相会痛饮。什么都谈,什么都说,结果都喝得酩酊大醉。沅伟后来成了我最铁的兄弟,还因我的推荐加入我所在的一个全国性民间传统诗词创作团体。
    我的唯一的不通过《故事林》、《故事家》杂志而交成的笔友是一位来自乐清的女孩子。那是1996年间,我在《文苑报》发表一篇题为《我们兄弟》的文章。她寄来了一封信,谈了自己读后的感受。我回信了,也说些自己的想法。此后每次社报班刊出来,我总忘不了给她也寄一份,而她也总是及时回信谈谈自己的感受,并提些意见,我们之间形成了某种意义上的默契,我也忘了她是个女性而将她当成了自己的知心朋友。
    中专毕业后,我有一段时间在家待业,心情很不好,就没再给她写信。而她或许也因不知道我的家庭住址,所以便再也联系不上了。再后来,她高中毕业,按原地址就再也联系不到她了。

    沧海桑田,世事变化万千。以前流行笔友,稍后流行电话聊天的话友,现在流行网友。随着网络的日渐普及,前几年是IRC,这几年是ICQ、OICQ、UC等等,聊天工具层出不穷。上网成了一种时髦事,不懂电脑、不懂网络的被讥笑为信息时代的“文盲”。而电信大赚,邮政大亏,随着邮资的上涨,若不是不得已,谁还这么豪奢地写信去交友呢?当年的笔友如今象我一样地在网络上冲浪又有多少?
    在校生交笔友固然会影响学习,但值得庆幸的是,我交到了很多与我拥有有共同语言、共同爱好的朋友。同时,也让我感受到了众多同龄人的思想与追求。昔日因事情繁杂,情绪低落而恐惧笔友来信。如今从消极郁闷的淤泥中抬起头来,百无聊奈之际却真的很想找位老朋友谈谈心,然而以前的那班笔友却再也联系不上了。
    我是个很恋旧的人,常会怀念以前的时光,尤其是在遇到挫折的时候。回顾往昔,倒颇为感激《故事林》、《故事家》等杂志,让我结识了那么多可爱的同龄人。也颇为感激那位爱开玩笑的好友,使我在人生旅途的回忆中留下了美好的一页。

                                                                     2002年12月9日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苍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酒弟(《人事蹉跎》之七)
    阳兴与我(《人事蹉跎》之六
    回忆我的学生(《人事蹉跎》
    二伯父的大半生(《人事蹉跎
    陈S老师(《人事蹉跎》之二)
    呵,天凉好个秋(《人事蹉跎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