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文学殿堂 >> 散文随笔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回忆我的学生(《人事蹉跎》之五)          【字体:
回忆我的学生(《人事蹉跎》之五)
作者:苍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507    更新时间:2006/4/8
    近两年来总爱在网上贴些笔记类文章,发些无穷无尽的感慨,加上“苍生”这个网名给一些网友以一种“沧桑感”,致使不少人以为我实际年龄已经很大了。一位初识的网友甚至在私聊时说,初来论坛她还认为我是位已经年届不惑的中年人了。几天前,有一位在校生网友在某论坛里向我发短讯提出要拜我为师。这令我有点哭笑不得,但他的话同时也使我回忆起了自己的学生,这或许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一次当“教师”经历。
    那是1996年夏,当我还是温州市区内一所中专学校二年级学生的时候,学校开展学生暑期社会活动。一位瑞安籍同学组织了一支瑞安市青年志愿者服务队,邀我去他们那里做宣传分队队长。我们服务队基地在相对贫困的瑞安市鹿木乡,一行十多人进驻了当地初级中学开展学生课程辅导等活动。
    就这样地,我们在这所不大的学校当起“教师”来了。那时参加辅导的学生从小学三年级到初中二年级,共约两三百人。
    我的职责是编辑刊物、出海报、写宣传标语等,另外还兼任学生历史、美术课程辅导老师。由于不是担任班级重要课程,学生大多与我不很熟悉,但也有好几位学生跟我关系特好。
    那时,我带去了自己心爱的箫和口琴,常在晚上吹。我的箫声吸引来了一班小孩子,他们常常乖乖地坐在我旁边听。其中有一位叫慧慧的十三四岁的女孩子,执意要跟着我学吹箫。于是我利用课余时间教她,从简单的曲谱知识到吹奏技巧。她学得不很快,但很认真,我临走前她已经会不很顺畅地吹一些曲调了。
    慧慧是位不很活泼的女孩子,有的学生说她很容易生气,一生气就是半天不理人。但她始终对我很尊敬,除了平时不大爱说笑外,说话也轻声轻气的,从未见她在我面前发过脾气。在跟我学吹箫的过程中,她总是默默地试,默默地听,从不多说一句话。这有点象林黛玉般的忧郁性格,令我感到自己既是她的老师,又象是她的哥哥。
    可惜,我在这个地方呆得并不长。一个多月后,我们的暑期社会实践活动结束了。到临走的前一天,我将自己平时常用的那把箫送给了慧慧。我看出她心内有点不舍,但她没说。
  这个地方风景秀丽,常常令我这个外来人惊叹于山出奇的绿、水出奇的清。学校附近是一片竹林,竹林旁边有条清澈的小溪,我们这一班男孩子常在傍晚课后到那里游泳。说来惭愧,我这个海边人,不想却是半个旱鸭子,常常惹同学们一阵笑话。有时学生们也跟着过来凑热闹,相差无几的年龄让我们摆不起“老师”的架子,于是溪里响起了阵阵嬉笑声。远山如黛,近山如蓝。倦鸟归窠,夕阳西下,溪边草地上、林子外镀了一层金黄色。此刻若带有相机,定是一幅生动活泼的黄昏野趣图。
    当地人对我们的友好和尊敬是发自内心的,所以学生家长也很欢迎我们到他们家坐坐。学生中有一位叫春艳的和另一位叫跃丽的是一对好朋友,她们在学校里是活跃分子,课余时间常常带我们到处玩,她们的父母也从不干涉。还有一个读五年级的名叫淑华的学生,是春艳的邻居,也常跟在我们后面到处疯跑。记得曾在一块大岩石上,我赤着脚,大模大样端坐上面,居高临下地让他们拍照,有着一种“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的意味。这张很好笑的照片至今我还收藏着。
    淑华圆圆的小脸,腮边长着一颗黑痣,笑起来嘴角微翘,有一股调皮劲,我常常笑呵呵地称她小家伙。小家伙很乖巧,会讨好人,与我们几个都混得很熟,尤其与我最合得来。有时遇见她在前面走,我常会忍住笑,悄没声息地跟在后面,然后在她头上轻轻一拍,随即背着双手装做事不关己的样子继续向前。她愕然回头,一看是我。马上便欢跃起来了,撒娇着抢上来要拍我的头。同学们笑着说,她简直是我前世的小妹妹。
    在第二学年开学时,我曾给淑华寄了一张照片,她回信了,说:郭老师,我现在不敢再看你的照片了,一看我就想哭。我回了一封信,具体说什么我已忘了。
    临近毕业时,我突然又收到了久违了的慧慧的来信。她说她很想念我们呆在一起的时光,感谢我对她的照顾与关怀。她现在已经很少吹箫了,我送给她的那一把一直藏在抽屉里。为了纪念这段珍贵的情谊,她为自己取了个笔名,叫蓝芷箫。又说:现在快毕业了,自己成绩不是很好,今后不知该如何是好。我回了一封信安慰她,劝她不要想得太多,要努力,即使考不上高一级学校也会无愧于心的。
    中专毕业以后,有一段时间在家待业,心情很是落寞。此后由于工作原因,我长年在外奔波,更是很少写信。就这样,我渐渐地和我的学生们失去了联系。当年的学生想必现在都已长大了吧,他们或许有的还在读大学,有的已经参加工作了,见了面可能我都认不出他们来的。
    岁月就如那印象中鹿木学校旁边清清的溪水,七八年的时间,转眼间就这样义无返顾地流过去了。但当年的事仍历历在目,一幅幅画面至今在我脑海里不时象电影一样反复放演着,令人内心起一阵阵酸酸甜甜的、说不出来的感觉。我想若是有缘的话,我这辈子肯定还会在某一时刻、某一场面中与他们来一次戏剧式的惊喜重逢。这段纯洁真挚的感情,便是命运之神赐给我这一生中最值得回味的礼物。

                                                       2003年11月22日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苍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酒弟(《人事蹉跎》之七)
    阳兴与我(《人事蹉跎》之六
    笔友(《人事蹉跎》之四)
    二伯父的大半生(《人事蹉跎
    陈S老师(《人事蹉跎》之二)
    呵,天凉好个秋(《人事蹉跎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