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文学殿堂 >> 现代诗歌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2006年诗歌作品第二辑          【字体:
2006年诗歌作品第二辑
作者:北苍术士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218    更新时间:2006/4/11

●在停尸房

谁死后都会留下一具尸体。
我的尸体暂时存放在一家医院的停尸房里。
在彻底进入虚无之前,
我还必须会见三个人:
一个看管我的老头,因为朝夕相处,
我已经把他引为同类;
一个来辨认并领我上路的劳夫林先生,
他将负责重建我与未来世界的关系;
还有一个小姑娘,她将按她的方式,
为我的一生划上句号,同时,
为我即将开始的另一生打开一道门。

瞧,神情庄重的劳夫林先生进来了。
房间里甲醛的味道和甜腻腻的背景音乐,
呛得他喘不过气来。
“请跟我来!”老头把他领到我的面前。
从我那又青又肿的脸上,
劳夫林先生一眼就认出了我。
“他还是那么狂傲!”我听见了他内心的话语。
“我在这儿,请带我走!”
他也感觉到了我内心的召唤。
未经老头许可,他深深地俯下头颅,
在我紧紧闭着的眼睛上轻轻印下一个吻。

劳夫林先生来到尸体登记处的窗口前,
那里,百无聊赖的小姑娘打着瞌睡。
他感觉到小姑娘年轻的生命,
在窗子外面,在停尸房的外面,
那里坐着的只不过是另一具活着的尸体。
“叫什么?”劳夫林先生说出我的名字。
“怎么拼?”劳夫林先生拼出我名字的字母。
“干什么的?”劳夫林先生一时语塞。
我是干什么的?还从未有人问过这一点,
酗酒、赌博、吸毒、嫖妓、写诗,什么他妈的没干过?
“他究竟是干什么的?”劳夫林先生斟酌着……
“诗人。”我没想到劳夫林先生
竟然给了我一个最易被误解的头衔。
难道我不是一个酒鬼、赌徒、嫖客和瘾君子吗?
在尸体面前,没有一个合适的词概括一生。
“诗人”其实也不赖,却让小姑娘大伤脑筋,
“什么是诗人?”她傻乎乎地看着劳夫林先生,
好像他故意地把“死人”说成了“诗人”。
是啊,什么是诗人?明明就是一个死人。
劳夫林先生只好退而求其次,
他应付小姑娘说:“他写过诗。”
于是,小姑娘在我的死亡登记表上写道——

“狄兰·托马斯,他写过诗”。
(说明:此诗素材来自北岛先生的《时间的玫瑰》一书)
 

●梦非梦

酒醉后我一头倒在床上呼呼睡去。
你听见我鼾声如雷,带上门放心离去。
穿过睡眠和梦魇之间的窄门,
我迅速进入一片昏暗的旷野——
我们平时所谓的那另一个世界。

就像但丁来到了生命旅程的中途,
就像一个跛足者走下碎石累累的山坡,
我浑身颤栗,脚下磕磕绊绊,
我口吹着一支欢快的曲调,
进入那片令人惊奇而恐惧的辽阔。

是故乡迁徙到了这片陌生的地域,
还是我在一瞬之间重返故乡?
这里,到处是我早年经历过的事物,
每一寸黑暗都被我内心的光芒照亮。
我的身心也仿佛回到了十六七岁的年纪。

一台东方红拖拉机陷在淤泥里,
它那沧桑落魄的样子让我想起了
老家庭院中那架被废弃的织布机;
一棵遭雷击的大树躺在地上,
它那被劈开的雪白胸膛宛如一条凝固的河流。

一条蛇蜿蜒曲折仿佛一条村路,
一群牛羊咩咩哞哞就像一场恸哭;
一个哑巴护林员走出低矮的木屋,
一个聋子养蜂人从槐花丛中抬起眼眸,
他们的神态让我想起一本叫《金枝》的书。

这是一次漫无目的的梦中旅行,
当尘嚣刺破了布满晨光的窗棂,
我沮丧地回到当下的清醒现实中。
那做梦的人是我吗?那梦是梦吗?
现在那梦和那做梦的人都已消逝如一阵微风。

文章录入:北苍术士    责任编辑:北苍术士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飘零
    2006年诗歌作品第四辑
    2006年诗歌作品第三辑
    2006年诗歌作品第一辑
    中国新诗乱谈
    《花在盆中》(三首)
    我只要一张床
    不愿
    大海感念(六首)
    对 面 (九首)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