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文学殿堂 >> 散文随笔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酒弟(《人事蹉跎》之七)          【字体:
酒弟(《人事蹉跎》之七)
作者:苍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251    更新时间:2006/4/21

    我不喜欢抽烟。少时读过历史,总是将烟与鸦片联系在一起,加之父亲反对,因此便没有抽了。但喝酒,我是蒙受家传的,早在读中专时便曾是全校闻名的“喝酒大王”。那时学校抓得严,凡抽烟喝酒被发现者一律处分,而我仗着命大,居然没给抓过一次。有一次被一位老师发现了,他也只当没看见,给了我一个面子。我在第一学年期中考试中语文全班第一,物理倒数第一;期末考试中又是语文全班第一,数学倒数第一——因此是出了名的“跛脚鸭”,老师们都认得我。
    那时我搞文学社,编报纸杂志,从组稿、审稿、改稿到设计排版,送印刷社打字、校对,直至印刷出版,大部分工作是一个人独立完成的。还带领同学们到社会采风,拜访名家,与兄弟院校文学社联谊,搞得轰轰烈烈。那时,我们的文学社还主办了全温州市大中专院校文学刊物大展,并聘请了著名诗人莫洛担任顾问。人都说酒与诗有缘,那时我的诗也写得比较多,也许是因为酒喝下去能把俗事抛在一边,集中精神,创作构思较大胆的缘故吧。
    头一年,我单打独斗。第二年,也来了一个与我旗鼓相当的“酒鬼”。他稍高我半个头,来自平阳腾蛟,恰巧也是说闽南话的,也是个文学爱好者。因此课余搞社团工作时相处时间一长,得知彼此嗜好,逐渐便成了好朋友。于是二人经常凑在一起痛饮畅叙,谈理想,谈人生,谈社会。兴起处,二人佯疯卖傻,手舞足蹈。二人同为校文学社的中坚分子,都梦想着有一朝会成为一名作家。
    由于我比他大一届,他便尊我为“酒兄”,我称他“酒弟”。
    有一段时候,他因与女朋友分手了,一度感到很消极郁闷,无聊时便找我借酒浇愁,于是我以知心朋友的身份劝慰他。酒弟在生日的时候,我曾在学校的广播室里给他点了一首歌,具体我忘了,记得大意为:酒兄来信对酒弟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首先祝你生日快乐,天天开心!人生路漫漫,不管谁都难免会遇到挫折,希望你不要消极悲观,要挺起胸膛,坚强地走下去,云云。那天清晨,酒弟正在寝室里听到了,事后他对我说他很感动。我们的事也因此为很多人所知道了。
    在我的毕业留念册上,酒弟说:“希望你不要忘了我们曾经一起呆过的这段时光,以及我们一起喝过的那杯苦酒。”
    酒弟在他的班级里,是有名的“酒疯”。有一次喝醉了,用拳头将窗玻璃砸碎,结果他的手也受了伤。他还常恃醉在班里大闹,连班主任也拿他没办法。只能在第二天他酒醒后,找他谈话严厉批评他,但他屡教不改——老师跟学生,有时毕竟还是有上下之分的,不能象我一样跟他心心相通。
    大约在我临毕业前夕,他与他女朋友又和好了。

    中专毕业后,本欲谋求一个报社编辑的差事,可我根本进不了事业单位,何况是非本专业出来的?我的终身从事文字工作的梦想因此破灭了。那一年恰巧县里进行公务员公开考试,我抱着满怀雄心,兴冲冲地跑去报名,不料却说应届毕业生只允许统配生与自费生报名,委培生是不可以报名的,要在企业里煅炼三年,三年以后再报名。三年就三年吧,我们后来便在县人事局组织的人才交流会里,被招聘安排在一家小有名气的企业里搞宣传。而三年后的公务员考试,我想报名的时候,却已经改成限定大专以上学历的了。
    我是真心想为人民服务的,可是“人民”不肯接受我,我也没办法,我只能选择为少数人谋利益——打工。
    在进那家企业的第二年,由于年轻气盛,与领导赌气跑了。此后东奔西跑,在社会上混了一年多。2000年初,原单位一位同事到温州招工时碰到我,说原来的那个“领导”已经辞职回家了,劝我再次回去。我便又跟他一起回去,这时单位开始上网,我便负责了厂里的网络营销工作。第二年,我承接了一笔出口欧洲的大业务,产值近八百万。本来利润提成有百分之二的,但后来变成了百分之一。不久,老板又翻悔,成了百分之零点五。尽管如此,我还是有一万多元的提成的。但是此后种种怪象使我开始失去信心了。再后来,更由于其他种种原因,我终于辞职了,临走前一分钱也没有要。在那家号称“中国某某大王”的企业里,我前后一共干了近四年时间。
    自那家企业出来后,我开始意识到:给少数人打工,只能让富者更富——我要进国企,为自己找一处静地,将自己的力量献给国家!于是,我辗转进了一家国有控股的商业网站。进了国企之后,我这才知道:“老板”还是有的。“老板”,便是那些国企里的正式员工,他们是用一种主人翁的态度对待异类的。换一句话说,就是替“人民”剥削人民。我的一位同事辞职不干时,工资一分钱没给,临走前他愤愤不平地说:经理说我辞职时没有事先通知他,可我们被炒鱿鱼的时候,他们不也是没有事先通知我们的吗?
    走上社会后,由于经常碰壁,我开始以一种全新的目光看这个世界,再也不象以前那样人云亦云了。象我们这一代在文革以后出生的人,是有着特殊的社会政治环境的:少年时代,为了文凭而努力;青年时代,为了工作而奔波;中年时代,又会为了儿女而忙碌;到了晚年后,便再也没有精力去想能为社会留点什么的了。
    我是爱国的,可爱国并不得于满意一切政治现象啊!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非一家一己之天下。作为其中一员,我有什么理由不关心呢?

    自我毕业出来后,酒弟接任了学校文学社的社长之职,那时由于他工作、学习都很忙,而我正在为找工作烦恼,二人便很少联系。一来二去,更加失去了联系。此后虽然也曾见过三两次面,但由于都在奔波忙碌,象以前的那样无拘无束、痛饮狂放的情景,我们再也很少拥有了。听说他毕业后先是在家待业两三年,后来终于被安排到他们县城的镇政府工作。而他,最终还是与他的女朋友分手了!
    分手的时候,我已经毕业了,再也不能给他以劝慰鼓舞了……
    好久没有喝酒了,记得以前是不醉不罢休的。这样,虽然我的酒量不是很差,但酒量不如我的人往往没醉,倒是我先醉了。因此,朋友们也常劝我不要贪杯。但他们哪里知道我的心情:在朋友面前,我是因高兴才醉了酒呵。
    不知酒弟近况如何?我们已经好久没在一起喝酒了,不知他会不会时常想起那一段时光?每当拿起酒来,我就想起了他。在社会上沉浮浸泡了几年的我,已不再拥有以前的天真与单纯了,我开始以一双冷眼看世间,不知酒弟是否会有同感。
    酒弟,何日再相聚?酒兄多想再次与你相聚痛饮,痛饮三百杯呵!

2002年12月22日深夜于灯下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苍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阳兴与我(《人事蹉跎》之六
    回忆我的学生(《人事蹉跎》
    笔友(《人事蹉跎》之四)
    二伯父的大半生(《人事蹉跎
    陈S老师(《人事蹉跎》之二)
    呵,天凉好个秋(《人事蹉跎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