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书虫联盟 >> 书人书事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致陆德海先生书          【字体:
致陆德海先生书
作者:苍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437    更新时间:2006/4/24
德海先生:您好!
    久仰诗名,今从志岁社长手中接悉宝翰,甚为高兴。
    您在来函中所提及几篇拙文并作评论,我当然不以为是“奉承”,而是深有一种知遇之感。非常感谢您对拙作的关注。
    少平先生自甲申仲夏来过温州,一别已近二载,余亦颇思之。每忆痛饮之状,犹在当前。先生不善言辞,然为人甚厚,文思敏捷。《三州之行》组诗凡七律四十五首,在极短时间内作成,篇篇堪称精品,令人惊叹而由衷钦佩。他在温数日,深憾未能向他多多请教。
    吾爱同晖,然并非为谋求在社内之一官半职,亦非求个人名利。今日之社会,为诗为文(不媚时媚俗)尤其是为传统诗者是无任何之利可图的。为图利,绝写不成诗。亦无甚名可言。名是世人所赐(包括时人与后人),绝非个人虚浮炒作可得。吾入同晖,惟“为民众立言”此一宗旨耳。
    进艮出身于数代之寒门,幼时常听长辈谈论先人经历之坎坷、创业之艰辛,及长所行亦非顺,更睹社会之多面、民生之多艰,是以与同晖一见如故,十年不易其心。
    同晖学社原为成立于1987年12月3日、中国最早纯为青年成员组成的诗词创作研究群众团体。成立之初,仅有十人。至今日发展为一个拥有双百之众、与海内外一千多个文化组织建立长期稳定的交流关系、成员布及全国二十几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品位逐步提升的文化学术社团。这其中既离不开陈志岁社长的悉心经营,亦离不开众多社员的热情拥护。我们所创立的品牌来之不易,宜当珍惜,继续进取。
    同晖学社的中坚,为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一批人,亦即当今文坛上最为活跃的盛年诗人作家。其中尤以您与浙江之陈志岁、广东之陈少平、江西之卢象贤、海南之刘冀川以及江苏之皋玉清等为代表,诸人或具有相当成熟的诗文创研能力,或在各自所处的地方拥有一定影响力,这些无不为扩大同晖在国内外知名度及影响力提供条件。同时又有赖于老一辈专家学者的悉心支持以及合社诸君的共同努力,才迎来了同晖蒸蒸日上的今天!是以,河南著名书家康建树先生撰联曰:“西泠同晖双星座,印林翰苑两昆仑”。
    可以这么说:我们的同晖,将会是高山击鼓——位高响远。
    而作为生于七十年代的我,不管是诗文方面还是为人方面,都是必须向你们学习的。
    阅宝翰,知君为一性格爽直、热心助友之人,为能结识您这样的文友、聆听您的教诲而深感荣幸。贵函所提意见,我都诚恳地表示接受,并将引以为动力,鞭策自己,更上一层楼。
    律诗的中两联句式结构问题,我也曾有所闻。然我多不遵守,只是顺着性子写,有时格局有变亦属碰巧。谢谢您的提醒,今后务须多加注意。律诗毕竟是律诗,不可任意破格。我以前就曾写过一首《寄幼弟》,写着写着就成了吴体,索性就将其他地方凡能破格的也都破了格。又因中有两句较为满意,舍不得废弃,才得以保存下来,这也是我功力不够的缘故。
    律诗中二联结构相异的目的为形成一种节奏不僵硬死板、语气舒缓灵活、相为调济、易于朗诵的结构形式,尤其是七律在五律的基础上扩增二字后、字数显多朗读困难可作补救,我想九律的创作相对于七律更有拖沓之嫌,是否可以考虑从这一方面入手,以避其短?
    《归鹰峰》一诗,以十五删入韵(“旋”用邻韵),“湲”则属十三元,是故曾犹豫不决。此诗若依新韵,则一切困难迎刃而解了。因此,我近年来颇有点倾向于全盘采用新声新韵(目前尚在考虑之中)。
    非常感谢您的点拨。盼今后多联系、沟通。
    匆此 
即颂安康!

                          进艮 顿首
                      2006年4月16日

 

附:陆德海先生3月29日函

未曾谋面的郭进艮副社长:
    你好!谢谢你开具社费收据。
    恕我冒昧,给你写信。首先祝贺你荣任同晖学社的副社长。作为学社的一员,我也感到无比兴奋。毕竟学社的领导机构有所更新,可谓老中青梯次配备,强强联手。作为年轻的你,能成为陈社长的股肱,正说明你勤奋、好学、慎思、笃诚。同时你也是新锐的一族,代表了时尚、现代、前卫的发展方向,也是学社的殊荣。
    在《同晖》学刊上,我也有幸拜读了你的作品,有诗有词有文有联,我很欣赏你的文采,当然我更喜读你的文章。如《从“管宁割席”的故事谈起》、《四君子养士辩》、《忠乎?孝乎?》,说明你博鉴群书,兼采众家之长,形成己之见解,从思辨的角度上,你便有卓然的文思,若把你放在正方、反方辩论的话,你一定会滔滔不绝,舌战群儒,令对方瞠目结舌。你很有历史的眼光,从一个个历史故事中,可看出你对历史人物的深刻反思。《忠乎?孝乎?》一文,你从《四郎探母》写起,直至得到一个迥乎异常的结论,说明你不依傍他人,不迷信他人,不人云亦云,不拾人牙慧,这种冷静的思考尤令人沉思。再者,从“体式探求”上,你又开辟了“九律新韵体”,权且称作“郭氏体”吧?
    当然了,我写这些,丝毫无奉承之意,望你不必介意。
    我与少平同庚,是极其要好的诗友。正是他、皋、谢的力荐,才使我顺利地加入贵社,成为同晖学社的一分子。2月28日,接到少平来函,他告我同晖增补了郭力(进艮)、徐来风、刘妙顺为副社长,并嘱我多与他们联系。少平此去温州,有幸结识了你这个诗友兼酒友。他信中讲,“郭力会喝。我去温州和他喝得颠三倒四,峨峨然,如玉山之将倾。”看得出,你俩相当投缘,相当尽心。你的七律诗我也有幸拜读。在《同晖》第二十六期28页上,前首中间两联结构相同,均为二二一二,第二首中间两联结构也相同,均为二二二一,若颌联为二二一二,则颈联为二二二一,反之亦然。你的《念奴娇•月夜》一词,未用入声字入韵,《念奴娇》的另一体为平声体,用en、in、un、ün入韵即可,一般仄声体以入声韵为多。如《满江红》、《忆秦娥》均以入声字入韵。64页《归鹰峰》尾联“朝望千峰云缱绻,暮听百涧水潺潺”。最后的“潺潺”二字,不妨改为“潺湲”为好,与上联严格对仗,为工对。你看如何?
    此信我委托陈社长交与你,愿我们多多交流切磋。
    其实,对于诗词曲,我很偏爱,但若说研究的话,还远远谈不上。至少我没有所谓的诗话、词话出自我的笔下,更遑论一篇象样的学术文章和盘托出,我真是有些汗颜。毕竟我才疏学浅,只好求教于方家,望不吝指教。
    时间关系,匆此。(附词于后)
祝好!

                     陆德海
                    2006.3.29

如梦令•戏效易安体  06.3.16
料峭春寒如旧,
扫过几丝残柳。
惊动苦行人,
趁早树间溜走。
挥袖,挥袖,
谁管雨疏风骤。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苍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复蔡干军先生书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