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国学研求 >> 百家争鸣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中华诗体沿革归述及其发展趋势浅见          【字体:
中华诗体沿革归述及其发展趋势浅见
作者:陈志岁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280    更新时间:2006/5/17

引  言

    作为中国国粹的中华诗,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民族心态、审美观和价值观,是七千年华夏文明的折射和结晶。本文所谓中华诗体,是广义概念,指凡发生在中华大地的有韵律可歌咏的各种诗体,包括一般所称的诗、词、曲、谣、歌词等。本文力图通过对中华诸诗体的罗列叙说,以利梳理其发展脉络,把握其内部联系和发展规律,为探索适应当今社会文明的崭新诗体而进行的尝试性创作提供有益的借鉴,并对中华诗体在发展衍化过程中必然出现的新诗体作一番论述。

    中华之诗,源远流长,在其发展过程中,不同时期有过不同的诗体。早在远古时代就有先于文字而产生的口头制作的原始歌谣在人们中流传。由于年代久远,当时又没有文字可以记录,因此保存下来的极少,见诸文字的有:据传为尧时八十老人所歌的《击壤歌》(皇甫谧《帝王世纪》),据传为舜时其本人所唱的《卿云歌》(伏生《尚书大传》)、《南风歌》(见于《尸子》、《孔子家语》等书)。但也有资料提出,我国古书中虽然记载了上述歌谣,但可能是出于后人的伪托。夏代有两句歌谣:“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尚书•汤誓》)据传是夏桀时人民群众对夏桀暴虐统治表示不满和反抗的作品。《吴越春秋》所载的《弹歌》:“断竹,续竹,飞土,逐宍。”(宍,古“肉”字)从其内容和形式看,可能是一首古老的猎歌。也有附会说是:“孝子不忍见父母(尸体)为禽兽所食,故作弹而守之。”上述歌谣的共同特点是:质朴,接近原始形态,演唱时常常和乐舞结合在一起。处于中华诗总滥觞阶段。统称为原始歌谣。我认为原始歌谣加上稍后产生的夏商诗歌,统称为“《诗经》前体”亦无不可。
    周代八百年间,或风土之音《风》,或朝廷之音《雅》,或宗庙之音《颂》,反映了当时下自贫苦民众上至王侯贵族的政治、经济、社会、婚姻、爱情、战事等方面的内容,体现着当时的文化意蕴。此一时期的诗,雅俗共存,以四言体为主,长短句并存,多分段,但没有固定格式。依照当时口语押韵。谓之“《诗经》体”。《诗经》的集成,标志着中华诗史上崛起的第一个高峰,是我国古代文学现实主义优良传统的开端。战国后期以屈原为奠基者和代表作家的“楚辞”的出现,使此前较为随意粗糙的诗创形式走向精心讲究的诗创形式。其特点是:诗的结构、篇幅扩大了,句式参差错落富有变化,文采华美,风格绚烂,用韵形式亦非单一,可隔句押韵,也可每句押韵。语助词“兮”字的参入构句,读来有顿挽、移顾之感,是“楚辞”最突出的特征。或谓之“骚体”。“楚辞”的出现,标志着中华诗史上继《诗经》之后又一个高峰的耸起,开了我国古代文学浪漫主义优良传统的先河。
    到了汉朝,乐府民歌的成熟,使中华诗体出现一次大的变革。汉乐府民歌形式自由多样,短长随意,整散不拘,章法、句法不固定。用韵方面,可转韵,也有一首诗一半押韵一半不押韵而自成妙语的。后者如《江南》:“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汉乐府民歌创新的主要形式有两种:一是杂言体。杂言《诗经》中虽然已有,如《式微》,但为数极少,变化也不大,到汉乐府民歌有了很大发展,一篇之中,自一二字到八九字乃至十字的句式都有。如《孤儿行》“不如早去下从地下黄泉”便是十字成句的;另一是五言体。这是汉乐府民歌的创新。如《陌上桑》。
    在中国诗史上,魏晋南北朝是一个过渡时期。在这一时期,五言古诗空前兴盛,七言诗地位得到确立。其中齐梁时代,是我国诗体重要变革时期。此时,声韵学得到长足发展,周颙发现了汉字的四声,沈约将四声知识运用到诗的声律上,是一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诗学现象。总之,魏晋南北朝时期,声律、对偶、用典等技巧的成熟,为唐代近体诗(律诗和绝句)的产生和走向繁荣做好了准备。

    纵观中华诗史,如果说先秦之诗是第一个高潮,那么唐朝“近体诗”的鼎盛是第二个高潮。近体诗有对偶、平仄、押韵等方面的格式和规律,故又称格律诗。近体诗的共同特点是:讲求格律严整,首有定句,句有定字,字有定声,韵有分部,依韵书押韵。平仄有交错、相对、相粘的讲究,律诗还有对偶要求。唐朝在其时代环境、社会背景、文化活力等把近体诗推向高潮的同时,自初盛唐开始,还孕育、萌生、发展着另一种新的诗体,它就是兴盛于宋朝的长短句——词。
    至宋朝,词走向成熟、兴盛,形成中华诗史上的又一高峰。词是当时的歌词,是倚声填写的诗体。唐、五代时称“曲子词”,后来简称为“词”。词有很多调,不同调的词其段数、句数、字数、韵数和平仄都有不同的形式。每种词调都有特定的名称,叫做“词牌”,人们依“词牌”作为填词的标准。词调最显著的特点是:大多数词调的句子都长短不齐,故又称“长短句”。为了乐曲的反复吟唱,每调一般分上下二片(阕),长调分作三片、四片。也有不分片的单调。手法和声韵上明显受近体诗的影响。由于词乐性强,在合乐歌唱过程中,继承并发展了近体诗的声律成就,即使后来不配乐曲歌唱,读时仍琅琅上口。使之成为在五七言诗以外另辟蹊径的一种新诗体。
    诗,到了元朝,体式又变。早在南宋、金时代,散曲已滥觞于中国北方。从合乐性质而言,曲与词相似,都是当时流行的歌词。由于社会变动,文化基础的变化,元朝把继词之后另一种长短句形式的诗——曲,推向又一个高峰,成为中华诗的又一新诗体。曲包括小令和套数两种主要形式。小令是独立的只曲,和词不同的地方是:其一,用韵加密,几乎每句都押韵,平、上、去三声可互押。其二,没有双调或三叠、四叠的调。其三,可以在本调之外加衬字。衬字的使用和平、上、去三声互押,是曲不同于其他诗体的特色。加衬字既保持曲调的腔格,又使语言更加生动活泼。套数沿自诸宫调,是由两支以上属于同一宫调的曲子联合而成的组曲,一般都有尾声,并且要一韵到底。散曲里还有介于小令和套数之间的“带过曲”。曲的成熟和它的传续创作,是中华古典诗发展的现有的最后一种诗体。
    人类社会进入二十世纪一十年代,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和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的解放运动风起云涌。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的成功,揭开了世界现代史的序幕,对我国始于1917年的“五四”文学革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反对旧文学,提倡新文学;反对文言文,提倡白话文的思潮中,一批文学革命的倡导者和参与者,在诗的创作方面借鉴了欧洲近代以来诗的创作方法,横向引植了外国的诗体。从此中华大地上出现了一种旨在打倒传统诗的“别是一家“的新诗体——“外式诗”(白话诗)。随着当时形势的发展,传统诗一度退出中国诗的舞台,外式诗一度成为中国诗潮的主流。外式诗的共同特点是:“自由成章而没有一定的格律,切自然音节而不必拘音韵,贵质朴而不讲雕琢,以白话入行而不尚典雅。”(康白情《新诗底我见》)

中华诗体发展变化简表(供参考)

 诗体名称   滥觞时期  鼎盛时期 传续(或偶然仿作)时期   创作形式  备  注
 原始歌谣  五帝   尧舜  夏  口头  最早出现的文学样式
 夏代诗歌  尧舜  夏  商  口头  
 诗经  夏商  周(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  秦——今  口头、文字  
 楚辞(骚体)  春秋*  战国(后期)  秦——今  文字  
 汉乐府  周、秦  汉  魏——今  文字  
 律绝(格律诗)   南北朝  唐  五代十国——今  文字 
 
 词  初盛唐  宋  元——今  文字  
 曲  南宋、金  元  明——今  文字  
 对联  魏晋南北朝  明、清  民国——今  文字  
 外式诗    民国  共和国  文字  
 (当代)歌词    共和国    文字  
            
     
    *注:对楚辞的产生、形成的影响因素主要有时、地两个方面。(一)时的方面。春秋后期和战国前中期二三百年来在纵横游说之风影响下的“繁辞华句”散文作品。(二)地的方面。1、楚地区域性文化民间文学“楚声”和“楚歌”(春秋战国时期楚国的音乐和民歌被称为“南风”或“南音”)。2、北方《诗经》作品。

    中华传统诗虽然在“五四”文学革命时遭受打击,但是最终并没有被打倒。正如毛泽东在《同梅白同志的谈话》中所说的那样:“旧体诗词源远流长,不仅像我这样的老年人喜欢,而且像你这样的中年人也喜欢,我冒叫一声:旧体诗词要发展,要改革,一万年也打不倒。因为这种东西最能反映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特性和风尚,可以兴观群怨!哀而不伤,温柔敦厚嘛!”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中华传统诗始具复苏之势。全国上下、五湖四海乃至海外华人中群众性学习、创作传统诗的热潮的蓬勃兴起,是这种复苏之势最显著的表征。在当前中华传统诗适时而兴的情况下,在传统诗、外式诗共同作为中华诗体成分相容相激的环境中,中华诗界创作活动的现状和局面是格律诗、外式诗作为中华诗潮两大主流并驾齐驱,其他诸体兼容并存。中华诗走向新的繁荣。名家层出,成绩斐然。相信今后还将发展下去。
    然而,问题是,“文章随世运”,诗和其他文学体裁一样,是时代的产物。每个时代各有其政治、经济、文化等特点,人们有各自不同的生活方式、语言特色、欣赏情趣,有不同的价值观、美学观、文学观。在今天,中华诗一方面以其固有的优势和魅力,在国内继承发展和传续的同时,不断向世界其他国家交流、传播,扩大影响;另一方面在全球一体化趋势下,中国社会义无反顾地走向中西文明交融之路的时候,属于东方文明的中华诗不得不考虑适应新的生存空间和方法。在新时期,在诗虽走向繁荣,但仍未被诗圈之外多数人正视、重视的窘境下,切实关注诗界现象,重新审视诗的走势,探求一种适应新的文明背景的新诗体,势在必行。这种新诗体必须产生也必然会产生。只是该新诗体究竟怎样,尚不得知,犹如一个将要走来也必定走来的或已见面或未见面的身份未明的美人。
    本人认为,中华诗体向前发展和新诗体产生的趋势是:架构式合拢,即在主要吸收传统诗和外式诗积极成分的基础上,“用类似传统诗词的语句结构,糅合外式诗和民歌民谣的自由章句形式而进行创作……”(《世界名人录》[新世纪卷],世界人物出版社等,2000.10)其将出现的特点是:(一)内容方面的特点:1、新言词,新话语。2、新意境,新境界。3、新生活、新思想。4、明理利事,讽诫劝导。(二)形式方面的特点:五个适应。即:1、音节紧凑,与今人生活节拍相适应。2、语句主短不主长,但长短不拘,可整齐可参差,与读者浓缩信息,提高时效的要求相适应。3、平仄仍有讲究,但较宽松,适应今人语言表达要求,不因词害意。4、声韵随时,与今人普通话语言相适应。5、段落因需按排,分段或不分段,多分段或少分段均可,原则是与所表达的思想内容含量相适应。
    新体诗产生后,要有广泛的文化基础,有足够量的优秀人才的参与,这是它生存、发展的土壤和环境。被不断仿作、改进、应用、传播,逐渐发展壮大而成为主流,是它发挥作用,行使使命的要求。《同晖》学刊从总第十三期(1993.12)起开辟《体式探求》专栏,所刊发的有关新诗体尝试的诗作,与先后在一些报刊上见到的“自由词”、“度词”、“自由曲”之类有同有异,大家都是关心诗运的热心人。

2002.7.7

文章录入:陈志岁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