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文学殿堂 >> 散文随笔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琐忆        【字体:
琐忆
作者:苍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734    更新时间:2006/8/5

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她了。记得她曾建议将我俩相识的事写一写。可由于忙,加上由生俱来的一种惰性,使我一直未能认真去完成。
    今天是休息天,上了几个小时的网,我一遍又一遍地听着周迅的《飘摇》——一首老歌,通过她QQ个人资料上的网址进入了她的博客,读着她写的新作,不禁使我又想起了她,似乎听到了一声亲切而略带有点调皮的招呼“老师,你好”……
    于是,在沉思中,我写下了以下这段文字:

    她是我所见过较有才气的女孩子之一。不高的个子,一头披肩的长发,圆圆的脸庞,很甜很脆的声音,谈吐的言辞及知识面却是一般人所难以达到的。
    与许多人先通过我的网站后再加我的QQ不同的是,她是先通过我的QQ以后才知道我的网站的。
    那是四年前的一天,也就是《飘摇》这首歌较为流行的时候。那时我刚刚创办了一个个人文化网站,开辟了供文史哲爱好者交流的论坛。我一边听歌一边上网,突然在QQ上收到一条要加我为好友的信息。由于当时心情并不是很好,我拒绝了,在拒绝理由框中附了一句:“非文学爱好者不聊。”不料她第二次又发过来,我又以同样的“理由”拒绝了。第三次她又加我。这下我好奇心起,于是通过了她。当她进入我的好友名单后,第一句话就是:“你爱看什么书?”我感觉她与一般女孩子不同,于是与她聊了起来。后来越聊感觉越投机,经我介绍,她进了我的论坛,成了里面的一位常客。
    那时她在老家上班,她说单位待遇太低,很想出来闯闯。我以为她是说笑,在家多好,我出来了都后悔呢。不想没多久,她真的就出来了,到了广东一家大企业里做统计。我们依然保持着联系,后来逐渐由网上聊天转到手机联系,有时一聊就是好长时间。
    去年正月,她说想来温州,我给了她几个本地人才网的地址。没想到她说来就来了,到一家化工公司做文秘,在人才网上找到的工作。
    第一次见我,是在离我住处不远的公共汽车停靠站附近。她穿得很朴素,很大方的样子。倒是我,因初次见面,对方又是一位向未谋面的女孩子,却有点拘谨了。我们先坐着聊了一会,然后一起去饭店用餐。她坐在我的对面,静静地听着我的谈话,突然间笑了,说:“我真幸运,走到哪里都会碰到好人。”
    后来我们继续保持着联系。无聊的时候,我也会打手机找她聊天,无拘无束的感觉一直难忘。有一天,她突然提出来要“拜师”,并且要请我吃饭,一副很虔诚的样子。
    那是一个夏末凉凉的夜晚,风轻轻的,她约了另外两位女孩子跟我一起到一家火锅城。那天晚上她显示出极佳的酒量,让她的两位女伴都有点招架不了。原来她推说酒量不好是假的,应该也算是女孩子的一种自我保护吧。
    天快凉了时候,已到秋天了,那段时间我一直感到心情很郁闷。由于感情上的一些问题,我突然很想找个知心朋友一起去爬山。于是,我就想到了她。当我打电话约她出来时,她满口答应了。
    当我们俩爬着那座很陡很陡的山,走入那片罕无人迹的森林,边走边聊着,有时也会坐下歇歇。听着泠泠的溪水,叽叽的鸟鸣。云聚了,又散了,在前面不远处幻化成一座座仙山,一匹匹白马,一座座大海中的岛屿。风来了,又过了,刮入林间飒飒的回响,我突然间竟然有了一种想做诗的感觉。
    就这样地,我们在山中一直走了两个多小时。事后想想胆子也真够大的了,万一中途蹦出来个野猪,我们岂不成了它的口中美餐?
    下山的时候,我们进了一家古寺。我本不信佛,偏又爱开玩笑。我们一路谈着转到后殿。后殿供奉的是如来佛。我故呈正气凛然状,说:“岂有此理?如来与观音同室,男女混处一堂,有伤风化。可恶!”她捶了我一拳,笑骂我是玷污佛门清静。
    前面大殿正中是一尊观音菩萨。她走到菩萨前面,闭上双眼,很虔诚地跪拜着,嘴里在念叨着什么。我在一旁感觉好笑,一时起了童心,于是蹑手蹑脚走过去站在菩萨的前面,享受着她的“敬拜”。
    当她睁开眼睛,发现“敬拜”的竟然是我时,禁不住笑了,追过来打我。
    她以前一直叫我网名的。自来温州后,就改叫老师了。我不好为人师,可在我听来,这一声“老师”,其实跟“朋友”、“老兄”、“大哥”甚至我的名字没有什么差别,只是似乎多了几分亲切、真挚甚至带有几分调皮劲。
    在与我吃饭的时候,一般我喝酒,她不喝或稍喝一点,然后静静地听我谈话,或者抿着嘴笑,有时也会与我交谈。等我杯里的酒快完了的时候,她会主动为我斟酒。我知道这不是别的,这是一种可贵的信任。使我一直被感动着,同时很愧对她,我一直认为自己很普通很普通。其实,所谓文人也是人的一种,只不过是拥有了一种技能,能写得一两篇文章而已,别的也没有什么。
    那一次爬山回来之后,我这才知道自己干了一件大蠢事:因为与她单独出去,我得罪了另外一位女孩,在这天气转冷的季节。我在QQ上开玩笑对她说:“你让我失去了我的准女友,你得赔我一个。”
    她离开温州后不曾跟我打过招呼。那以后我们应该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了,因为年底都很忙。后来有一次,她发了个E-mail给我,向我推荐一篇好文,那篇文章确实写得不错,我看罢也觉好笑,于是回了一句:“上次在QQ上发信息给你,你干嘛不回?现在还好意思写信给我啊?”本来我是开玩笑的,嗔怪她这么久了都不与我联系,本料想她也会笑嘻嘻地回一句,然后彼此一笑了之。想不到以后她就真的不再来信了。她是怕我生气吗?还是看到我这封信也生了气?
    网络这条河,有时波澜汹涌有时风平浪静,浮起的是尘嚣沉下的是沙石。其实何必呢?我们都是重感情的人。君子之交淡如水,真正的情谊是经得起大浪淘沙的。不论身处何方,我们都是朋友。不是吗?
    近来我越来越淡泊了,很少公开露面。近期想完成三件事:第一件是退出所有有关诗词研究创作的团体,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与学习当中去;二是从互联网上基本消失;三是寻找一位德才兼备的国学老师,业余时间跟从他潜心研习传统文化,将他的思想再推向一个新的高度。这三件事,第一件我已经做到了,第二件我已经做到了一半,目前除了自己网站跟少数好友的网站,我基本上深居简出;第三件事目前正在寻找中。也许以后我会从网上的浮躁转为网下的沉静,从此不再出现在互联网当中。
    真希望在一个夏末凉凉的夜晚,我打开QQ,她会再次闪现在我好友列表里,然后调皮地丢过来一个笑脸,说:
    hi,老师,好久不见!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苍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