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文学殿堂 >> 散文随笔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断片          【字体:
断片
作者:苍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368    更新时间:2006/8/26

夏风沉醉的夜晚,行人已惭稀少。睡意全无,推开门,带上箫,沿着曲曲的小巷、长长的街、弯弯的山路,踽踽地走。到了海边,坐在岩石上。浪拍岸边,激起阵阵回响。
    天,蓝蓝的,冷冷的不透一丝笑容。一弯月儿高挂。
    好久没有吹过箫了。试着吹了一曲,竟然发现手艺已经生疏了不少。
    读中专时,曾是一位文娱积极分子,多次登台演奏过乐器,包括与外校班级交流时,也曾接受过学校广播室的采访。我自幼酷爱音乐,学过箫、笛、口琴、葫芦丝以及二胡、吉它等。因母亲信奉基督教,也在礼拜堂里摆弄过风琴、手风琴与电子琴。从以前的一名性格内向、腼腆的男孩到后来大胆登台演奏、演唱,这不能不说是我一直向上、专心学习的结果。
    放下洞箫,打开手机MP3播放器听了一曲《汉宫秋月》,竟然发现自己的心被听软了。
    古典音乐一直俱有净化人类的心灵功用,然而这些都被现代人抛弃了,致使造成现在社会的浮躁与繁嚣。    

    一直以为自己走上社会后,为了适应这个社会,一直在不断改造自己,由原先的感性变为理性地对待这个社会。想不到数年来的“改造”竟然会这么的一个结果!
    由此想:我们的先贤是何等的伟大,民族文化是何等的博大精深。我们,又算得了什么呢?   
    一直以为自己是儒教信徒,然而并不真正地唯孔孟马首是瞻。读《论语》,常不求甚解,读《孟子》,或不全苟同。或许,这么一个时代造就了我们这么一代悖逆的青年。既对传统文化佩服得五体投地,然而又不肯彻底放弃自己的主见。像我们这一代人,自幼接受过马克思主义的洗礼,然而长大后亦常有不同之解处。
    父母、祖父、曾祖父母,上溯四代俱为虔诚的基督教徒,到了我们这里已经是第五代了,他们始终盼望我会跟他们一样信奉基督教。然而我一直爱好着传统文化,甚至看些让他们深恶痛疾的易经八卦之类的杂书。
    从之,略嫌勉强;不从,则为不孝,恰为儒家之大忌。
    矛盾!

    走在宽敞的大街上,一条瘦瘦的狗从身旁走过,它大概想过街,可分明又惧怕来往不绝的车辆,它用求援的眼睛左右看看。我看它可怜,于是挨着它一起走过。过了街的那边,狗居然朝我摇了摇尾巴,然后走了。
    不由想到:动物的心,有时又跟人互为相通的。
    我爱动物,这也许是我始终保持着一颗童心的缘故罢。例如,我会逗着狗或猫玩,在百无聊赖的时候,这在一些人看来,像是有点神经质的了。由此,我又很爱逗小孩玩,这或许我已从成人中感觉不到人性的善良罢。
    心柔软而又刚硬,这也许跟我自幼受父母的影响罢。父性刚硬,母亲则是一位善良温柔的女性,因此我自幼继承了父母的性格,是一个两面派。
    或许是以前写多了论文和评论、传统诗词的缘故罢,致使不少人认为我一直在网上扮演着半个夫子或愤青一类的人物。然而放下鼠标,却又发现自己其实活得很累,整天这吵吵那吵吵到底有多用?就像一只爱吃鱼的馋猫,你只管在一旁强烈谴责声色俱厉,它旁若无人照吃无误。
    讨厌烟,独爱酒。总以为烟不符合中国人的传统性格,尤其是在听古典音乐时最讨厌就是闻到烟的味道。以为只有浮躁的人才抽烟。爱酒,近几年来似乎很少醉了,是酒量提高还是开始理性对待?

    学诗学了十几年,至此才发现自己以前的习作都是次品。因此决心潜心学习,不再轰轰烈烈。
    今年七月,我退出一向被认为在里面很有前途的一个民间团体组织了。加入该组织整整十年,离开之时也确实经过好长一段时间痛苦的思想挣扎。有些诗友还很惊讶。没有什么理由,除了上述,为民众立言,以集体力量亦可,个人单打独斗亦可。还有别的原因吗?我不想解释,让它成为一个谜罢。
    又听说某次省青年诗会,省学会某领导曾不点名说有人自视好像高了点。名扬四海又能如何?就是要自视高了,又怎么啦?中国这么多人,一百个人有一百个人的个性,如果这也看不爽那也看不爽,那多累呀?或者要每个人都唯唯诺诺低头哈腰才令你称心如意吗?还是歇歇吧,做你的大腕让人顶礼膜拜山呼万岁去罢。
    回到现实中来,这才发现自己竟是一个独钓寒江的渔人。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苍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