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历史人文 >> 历史时空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从《东京审判》谈起        【字体:
从《东京审判》谈起
作者:古风存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351    更新时间:2006/9/21
借助现代网络平台,今天有幸一睹《东京审判》。这部被誉为“国产史诗大片”的电影,讲述了二战结束后盟军对28名日本战犯进行审判的艰难过程,让我们又一次身临60年前的这一段历史。
  应当承认,影片在人物的刻画上是成功的,无论是中国主审官梅汝璈,还是首席检察官基南,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且据说影片还是在开拍后即遭投资商撤资,发行期又欠款拷贝等情况下完成的,想来实属难得。作为一名中国人,我们有理由为高导喊一声彩。是高导的努力,使我们在60年后的今天又重温了那一段历史,更加懂得了今天和平的来之不易。
  但是,就此部电影的完整性来说,许多地方却有待商榷。或许二个小时的电影要让高导完整清楚地介绍当时全部的历史确实过于苛求,但起码的,对当时为什么不审判日本裕仁天皇一事,多少应该有个交待吧?借用一位网友的话说,“你都有时间‘三角恋’了,为何不说说日本天皇如何逃避审判。”另外,电影中还有几个镜头,我也有些不理解,不知高导想告诉观众些什么。
  镜头一、两个日本无赖挑衅梅汝璈坐的汽车,司机开枪杀死了这两个日本浪人。(这必定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特权吗?)
  镜头二、一日本将军出庭为控方作证,辩方日本律师问:“你是日本人吗!”(或许这一镜头确实在当时的审判中出现过,但我想知道,高导您就是这样真实地还原历史吗?)
  镜头三、曾志伟演的一日本兵,见了中国人就下跪说:“狗日的日本鬼子去死。”(高导,这恐怕是您的一厢情愿吧?)
  其他如朱孝天演得完全不在状态,多少也影响了整部影片的质量。
  其实,影片以中国籍大法官梅汝璈的自述为主线,本身就已经限制了题材的发挥,使得该片不可避免地会去体现梅汝璈个人的人格魅力,因此在仅二个小时的电影中,一开始就用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来讲述梅汝璈如何为获取法庭上的第二个位置而不依不饶(最终如愿以偿),以及在宣判前是否执行死刑问题上的长篇慷慨陈词(最终以一票胜出)。好像在整个的审判过程中,中国就只剩下了他梅汝璈一人。
  另外,影片在整个的审判过程中还塑造了几位典型的形象,如盟军最高司令部国际检察局长、远东国际军事法庭首席检察官基南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首席法官卫勃。给观众的印象,这些人完全是在法律的程序下体现着“人道”和“文明”,却丝毫不提这些人其实也代表着他们国家当时的立场和观点,诠释着当时十分复杂的国际形势。而事实上,当时的国际形势恰恰又是东京审判最为关键的因素。
  那么,当时的国际形势又是怎样的呢?最主要的二点是:中国正在进行解放战争;美苏冷战初露端倪。
  在1946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设立之初,包括中国在内的英国、澳大利亚、前苏联等国都坚持要求审判日本天皇。澳大利亚法官威廉o 卫勃作为军事法庭的审判长认为:“如果不审理天皇,战犯一个也不能处以死刑。为了维护法律的公正,他应在国内或国外受到拘禁。”甚至裕仁本人也感到理亏,他觉得自己理所当然要负起战争的所有责任。
  但历史的谱写有时却极其富有戏剧性。
  在东京审判之前,以美国为首的同盟国已经放弃了对意大利的审判。除了墨索里尼在战争结束前被吊死以外,三个挑起二次世界大战国家之一的意大利,竟然没有一个法西斯受到审判,而当时对德国战犯的审判却是比较彻底的。宽待意大利的主要原因,是美英在纽伦堡大审判后清楚地看到了前苏联潜在的威胁,他们不愿看到意大利共产党把现有的意大利政府挤垮,尽管这个以法西斯份子为主的政府早已声名狼藉。
  因此当麦克阿瑟一踏上日本的土地,就转变了要报菲律宾战败“一箭之仇”而“不追究天皇战争责任死不瞑目”的初衷,萌生了利用日本天皇进行间接统治的想法。麦克阿瑟致电美国总统杜鲁门,“对天皇制的直接攻击会削弱民主势力而加强共产主义和军国主义这两种极端势力”,建议美国政府“不能把裕仁作为战犯逮捕”。在麦克阿瑟的坚持下,美国政府在通盘考虑了美国国家的利益后,态度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因为基于长久以来天皇在日本的特殊地位及对日本民众的影响,保留天皇有利于帮助盟国占领并控制日本。于是当基南动身前往日本时,杜鲁门总统将一封不得对裕仁和皇室任何成员起诉的信交到了他手上;同时,美国政府开始对其他盟国进行施压,要求他们也放弃对日本裕仁天皇作为战犯起诉。
  就美国总统杜鲁门、英国首相丘吉尔和蒋介石共同起草的《波兹坦公约》而言,盟军同意美国在占领日本的事务中占领导地位,这等于间接地承认太平洋战争的胜利是美国的胜利。而美国的政策,又把占领日本的一切事务交由国防部来决定,麦克阿瑟有权不听从其他国家的指挥。这实际上就是说,麦克阿瑟才是当时日本的“天皇”。《波兹坦公约》的另一条还指出,应当由日本人民自己决定本国的和平政府形式。而当时大多数日本人仍然选择了他们的天皇(这正合麦克阿瑟的心意),于是盟军最终决定让裕仁继续坐在自己的王位上。
  这中间,日本裕仁天皇在日本民众中的威望固然是一个重要原因。麦克阿瑟亲眼见到,各地负隅顽抗的日本武装力量在日本天皇的命令下迅速地解除了武装(当时日本在东京还有25万装备精良的部队,全国至少还有200万武装),用麦克阿瑟的话说,“天皇胜过20个机械化师团的力量”;但另一个原因,是当时的日本共产党利用战后日本民众对战争的厌恶和恐惧,鼓动人民起来改变体制惩办天皇。如果不是极度反共的麦克阿瑟坚决镇压,日本共产党差点就成了日本的执政党;而更为主要的原因,却是美国意识到,日本这个最初的战败的敌人,可以逐渐演变成一个强大的、有影响力的潜在同盟,可以以日本作跳板而控制整个太平洋地区,籍此抑止中国、前苏联和朝鲜的共产党体制在亚洲的影响。因此当时的美国政府认为,保留天皇制对平衡战后亚洲的政治格局至关重要。以后的事实证明,1950年朝鲜战争的爆发,日本很快就成了美国在前线的军事基地和物资补给站。当时的联合国在日本采购了大量的物资,为日本在二战后的经济腾飞带来了大量的所需要的外汇。所以说,日本天皇能够得到“免死牌”,很大程度上是美国基于国家利益及全球战略的考虑。
  在上个世纪中叶红色浪潮差点席卷全球的历史大背景下,作为红色浪潮最大的反对者美国政府出于初露端倪的冷战需要,不但发给了日本天皇“免死牌”,甚至还竭力庇护和开释能为己用的大战犯甚至首恶,有些还犯摇身一变成了美国军官而出现在朝鲜战场。“美国当局从美国安全保障的立场出发,不追究石井及同伙的战犯责任。第731部队的细菌战资料对于美国国家安全保障上的价值,远比利用它追究石井等人的战犯罪重要。”这是一封美国国务院发给麦克阿瑟的电报,使得首创细菌战的石井四郎逃避了东京审判。不仅美国政府,当时的中国政府也有此种情况。二战期间中国战区一号战犯冈村宁次,就是在蒋介石的包庇和开释下,用他的“战争智慧”继续毒害着中国。在意大利,历史更显不公。意大利战犯不但战后仍能无忧无虑地工作、生活,甚至还能够从政。如臭名远扬的皮特罗。巴多基利奥将军,这个曾经向埃塞俄比亚村庄和红十字会投放了280公斤毒气弹的刽子手,竟然能够老死病榻,下葬时胸前还挂满勋章,甚至于他的故乡还用他的名字来命名。另外有一个叫拉瓦利的意大利军官,仅一次就用煮沸的食用油浇死了70名“犯人”。战后,拉瓦利被希腊司法部门判处死刑,但意大利政府抓住希腊政府战后急需资金的弱点,以不支付战争赔款相威胁而迫使希腊政府妥协。这个拉瓦利后来成了意大利总理的顾问,直到1989年活了89岁才老死。
  这些历史的记忆在某种程度上是缺乏明确、清晰、正义的理性的。这又为今天的“遗忘”埋下了祸根。
  在意大利,50年代有两位意大利导演拍摄了两部描写二战意军践踏希腊国土的影片,结果两位导演被送进了监狱。1989年,英国广播公司制作了二战期间意大利军队在非洲和巴尔干地区犯下血腥罪行的记录片《法西斯传奇》,当这部片子在参加佛罗伦萨电影节时,受到了意大利记者频频的攻击,甚至有些意大利老兵还发出了死亡的威胁。
  和意大利人一样,如今的日本年轻一代对那段历史仍持怀疑态度,他们甚至不相信“南京大屠杀”。这固然是日本右翼政客的“功劳”,但更为重要的原因却是当时东京审判的不彻底。这场堪称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历时最长,名为清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罪行的国际大审判,在今天看来,只是一场如超级女生般的做“秀”,真正的赢家除了美国,剩下的就是日本了。以至于这个“亡灵”至今仍在徘徊而不断地刺激着中国乃至亚洲人民的神经。

  2006年9 月20日于云梦泽
文章录入:古风存    责任编辑:古风存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