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历史人文 >> 中华人物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李陵的悲剧          【字体:
李陵的悲剧
作者:郭进艮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7933    更新时间:2006/11/1

读汉史者,无人不知李陵。

    李陵为汉飞将军李广嫡孙,封骑都尉。善骑射,爱人下士,有乃祖风。天汉二年(前99)秋,贰师将军李广利率兵征匈奴,汉朝廷派李陵率所部五千人为偏师出居延北千余里,想借此牵制匈奴兵力。途中恰逢单于率重兵围击。李陵孤军奋战,歼敌万余,且引且战,连斗八日。最后矢尽援绝,兵败投降。汉朝廷族诛李家。李陵遂终老胡地,不言归。其事在《史记》、《汉书》、《资治通鉴》等均有记载,但详略不一。《资治通鉴》描写场面更为激烈,李陵所施战术,如纵火自救等,堪称大家。

    李陵之遭族诛,据《史记·李将军列传》载,单于俘获李陵后,久闻李氏家声,见他作战英勇,于是将其女儿嫁给他,加以优待。消息传到国内,朝廷便“族陵母妻子”。在这里,李陵是因为降匈奴后被招为“驸马”才遭到族诛的命运。不过司马迁因李陵事获罪,估计记载时有所讳忌。《汉书·李陵传》的记载则多了些悲剧色彩:李陵在匈奴呆了一年多,汉武帝派遣因杅将军公孙敖率兵深入匈奴救护援李陵。公孙敖军无功而还,报称抓到生口称李陵正在北地教单于练兵以御汉军,故而无所得。汉武帝震怒,于是族诛李陵家(至于他娶单于女为妻则为后事)。实际上,教单于练兵以防御汉军的人是投降匈奴的汉塞外都尉李绪。李陵闻讯,心痛其家因李绪而遭诛灭,派人刺杀了李绪。

    纵观李陵一生,表面看似乎机遇使然。在单于准备撤兵之际,偏偏出了个叛徒管敢泄露了军中机密,致使最后力竭而降。而后在汉武帝对他有所“宽恕”之际,偏偏出了个捕风捉影、敷衍了事的公孙敖,致使惨遭族诛的命运。

    因此,笔者认为,李陵之降,并非李负刘汉,而是汉皇负李。

在“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西汉王朝,先是韩信、彭越、英布等开国名将因势力过于强大而被先后处死,其后汉景帝推行削藩令,平七王之乱,中央集权得到加强。汉武帝时再撤闽越、南越、东瓯等异姓国,涉其民至内地。汉武帝更是刚愎自用、用人唯亲,一代名将卫青、霍去病均出自裙带关系。天汉二年北征匈奴时派了个过功未立的庸材小舅子李广利为主将,善于攻杀的李陵却成了后勤供给负责。李陵不肯,自请领兵出战。汉武帝以“将恶相属”为由婉拒,血气方刚的李陵不明白汉武帝生恐他人掩盖他小舅子光芒的心理,豪迈地答道:“无所事骑,臣愿以少击众,步兵五千人涉单于庭。”汉武帝表面上“壮而许之”,实际却派了个老资格的强弩都尉路博德为接应,路博德“羞为陵后距”,婉拒之。汉武帝却以“疑陵悔不欲出”为借口,干脆另派路博德去跟公孙敖会师,撤销了李陵的后援。这简直是逼李陵走向绝路,颇有点“你不是爱出风头吗?爱出风头就让你独个儿吃吃苦”的味道。

    李陵兵败,汉武帝也不设法接应,却想要李陵死战,并“召陵母及妇,使相者视之,无死丧色”。在得知李陵降敌信息后,大发雷霆。司马迁说了句公道话,认为李陵“彼之不死,宜欲得当以报汉也”,却被他处以腐刑。一年多后,也许是迫于舆论压力,这才派了个公孙敖去“接应”李陵南归。公孙敖到北方兜了个圈,就回来交令说李陵在教单于练兵以备汉军。汉武帝也不细察,干脆族灭了李家。后来真相大白,公孙敖亦未因此受到任何责罚。

李陵的遭际境遇,与其说是命运使然,还不如说是毁于一场削弱强悍势力的阴谋。李家世代名将,为陇西望族,其先祖即为俘燕太子丹的秦将李信。作为秦将之后,又太过于强悍,岂可任其渐丰羽翼?后来史家,不敢指责汉武帝,然而对于李陵之降多抱同情态度。

李陵既遭族诛,汉遣使使匈奴,李陵曾质问使者:“吾为汉将步卒五千人横行匈奴,以亡救而败,何负于汉而诛吾家?”此言问得颇理直气壮。

    那么,这“何负于汉”中,到底有多少话因在内呢?

李家数代忠良皆不得善终。李陵祖父李广劳苦功高而终身不得封侯,以六十高龄出兵,却因不公平待遇迷路受责,愤而自尽;从叔祖李蔡也因一个不很严重的错误(侵占皇家陵园)被迫自杀,其封国被解除;之后有望继承李广遗志、战功赫赫的其叔李敢被霍去病在上林苑狩猎时挟恨射杀,而汉武帝竟然不予追究;李陵本人孤军奋战,以五千之卒歼敌万余,连战八日,在粮尽弹绝、援兵无望的情况下不得不投降匈奴;再后来,李家另一位好不容易有宠于太子的李禹(李敢子),被人告发他想要出投奔李陵,被下吏处死……

李陵之降,当为权宜之计,正如好友司马迁所说的“宜欲得当以报汉”。如果说他的投降,先是为匈奴人之真诚相待所感动,并对朝廷之绝援不满、认为自己以五千孤军歼敌万余“无负于汉”而降,继而应当是在内心自责与感恩单于两重矛盾中处于观望状态,最后因遭族诛这才死心塌地降,这才是颇具可能性的。不过他以百战之身终老胡地,即使在惨遭族诛后亦不领兵犯汉甚至教单于练兵以备汉军,这一点与明末引清兵入关之吴三桂可谓天渊之别。否则,汉朝廷“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那样的豪言壮语恐怕未必说得出口。

李陵在匈奴受到重用,被封为右校王,逢有军事大事都请他前来商量,与李家在汉朝廷的待遇判然两别。汉昭帝接位后,大将军霍光、左将军上官桀辅政,曾派人探听李陵的意思,想要迎他南归。李陵说:“回去容易,恐再受辱,奈何。”又说:“丈夫不能再辱!”拒绝返汉,可见他对汉王朝积怨之深……

据说李陵的后裔建立了黠戛斯汗国,与唐代皇帝认了宗亲,成为李姓大唐最坚定的蕃属国。现在的中亚吉尔吉斯坦,就是当年黠戛斯人的后代。也就是说,该国部分人身上或许流有李氏的血脉。现在吉尔吉斯斯坦与中国政治经济联系密切,又同为上合组织成员国,算来也可告慰李陵的在天之灵了。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