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文学殿堂 >> 散文随笔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诗·酒·网络与女友          【字体:
诗·酒·网络与女友
作者:苍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218    更新时间:2007/2/15

我对做诗人没有企图,但我却有将我的下一代培养成一位真诗人的企图。我的路子基本上都是自己闯出来的,家境及出身让我只能是白手起家,也让我走了不少弯路子,所以我将希望寄托在下一代。所以,某些认为我是专业搞“诗”的,现在可以开始闭上你的乌鸦嘴了!
    《也论李白与杜甫》一文发出后,有人认为我是在“扬己”。一看这句话,几乎笑痛了肚子。我要是靠写诗吃饭,恐怕早就得与老杜一样挨饿受冻了,还轮得到在网络上游荡?还有人不谈李白杜甫,专拣我九言诗上的不是,断言我不懂平水韵,笑我是GOOGLE大学毕业的。这些人被我驳疯了,只好瞎扯蛋。中国诗坛就是被这些食古不化的腐儒与度方步喊口号的官僚诗人给垄断了,才造成现在这种表面繁荣实质郁闷的局面。恶心。
    其实至目前为止,我写过的几百首诗词除“九言诗”外几乎全部使用平水韵,律绝格律也是严格遵循的。
    GOOGLE大学就GOOGLE大学,那又咋啦?孔子还是自学大学毕业的呢。清华北大那么牛,为什么中国当代名人好多不是出自这两高校?教育部某知名新闻发言人不是提出个“教育买衣论”吗?我们这些穷家娃娃的后代就是不去买那两套高档服装,那又咋啦?
    当然,我也不排斥杜甫,我一再声明自己是扬李不抑杜。但别人不相信,我也没办法,那就由他“不相信”去吧。有位大我十几岁、平时很爱护我的民间诗人,一次在看了《也论李白与杜甫》后,先是肯定了一番,然后真诚地告诫我:“李白的诗不可学,因为你学不来他的胸襟与气魄。但学杜甫,你能学得一点是一点。”他说的或许是对的,他就是一位正宗的崇杜诗人。也有人说:“十首以前,少陵较难入;百首以后,青莲较易厌。”然而我将整整一部《李太白集》读了N遍,反而越读越有味。会背的杜诗也有数十首之多,然而还是提不起多大兴趣来。
    不想郁闷,爱乐观。或许这与我的性格有关。另外我现在也不想将太多时间和精力耗在诗里面。
    接触酒与接触诗的时间应当相差无几。我曾在一篇回忆性散文中说过:幼时农村里家家酿黄酒,那种黄酒酿起来没有多少度数。我和弟弟常常在大人出去的时候,两个人偷偷地溜到楼上去,你一碗我一碗地舀了吃。不多时,一大坛的黄酒就去了一半。喝得醉醺醺的我们再也逃不动了。在我父亲回来的时候,自然免不了一顿好打……
    应该说,酒量是这个时候培养起来的。
    或许是由于文字的缘故,好多网友将我看成一个古板迂腐的学究或疾恶如仇的愤青形象;另一方面又因为好辩论、得理不饶人的缘故,也有人认为我胸怀狭窄,然而实际上我却是一个非常乐观开朗的人。我能跟七八十岁的诗词界老前辈聊得甚欢,又能跟十七八岁的小后生称兄道弟。我到这个新单位就职时,没到半年就已经与几乎所有能喝酒的同事PK、PK过了。几个人无形中形成了一个圈子,每个月都会来几次会餐,在默契中轮流着作东。其中,我和一位老大哥酒量相差不是很大,其他几人到最后只能是挨灌,幸好都蛮爽快的。
    我适合喝快酒,老大哥适合喝慢酒。一般刚开始往往是我先来立下马威,一圈一圈地打着“通关”。酒量不如我的人,就会被我这“三板斧”吓倒,惊为天人。而能挺得过者,到后来常常是由他发难了。或者是皆不伤损,但是人家照样可以稳如泰山开车回家。呵呵。
    当然,也并不是与所有的同事都能打成一片。个别平时看得很不爽的人,我是正眼儿也不瞧一下。
    想来一千四百多年前,先生亦类于是吧。他不是说过自己“揄扬九重万乘主,谑浪赤墀青琐贤”吗?想必他与能合得来的同僚关系确实蛮铁的,难怪会传出“饮中八仙”的美名。而他的“赐金放还”遭遇竟是源于小人的“谗言”……
    前段时间无意中进了国学论坛,发现有位网友转贴了我的《也论李白与杜甫》,一位叫“风急天高”的进士马上跟帖说:“这篇文章先在白【点评:“白”为“百”之误】度李白吧发表,就遭到了包括白迷在内的人的睥视【点评:睥视怎么讲?鄙视吧?其实本人根本没去李白吧发过这个帖子,白迷们不是白痴,最起码明辨是非的能力是有的。当然,以后不要出现“伪白迷”】,不就【点评:恕我眼拙,看不懂什么意思啊】版主就【点评:又是一个“就”,唉唉,老矣老矣,老眼昏花矣】把它删了【点评:互联网倡导自由辩论之风,若非违宪言论或脏话谁敢乱删决没有好下场,最起码我会拿起笔记下这一幕。参阅拙作《鱼龙混杂的世界》,可在GOOGLE大学图书馆里索取、学习】,后来原文作者又把它贴到杜甫吧【《也论李白与杜甫》一文完成后,我是各个论坛一起发,以探听众议】,可想【点评:太快了,估计少打一两个字】会遭到怎样的围攻【冤啊杜工部公,到当前为止参与辩论者不过三两人】”……
    莫非,扬杜抑李的诗人们总有那么一些人老爱在背后发些“馋言”???
    而这段时间来一直在与我辩论的“自己的诗人”们一会儿无名无姓没面目来自美国,一会儿蒙面隐身来自加拿大,一会儿露了个招牌儿叫什么风急天高,一会儿再露出了个面叫什么江东日暮云,说不定哪天还会蹦出个来自四川的“年轻”小伙子或是杭州的“大学生”来……简直令我头昏脑胀,分不清东西南北了。这些所谓的蒙面汉委实让我初时以为一下子碰到好几个“高手”,还真有点胆战心惊呢:啊呀呀,大事不好,陷入敌方埋伏圈,看来要遭受“围攻”了!可是静下心来仔细看看,这几个“自己的诗人”言辞分明如一个模儿铸出来似的。当我看到这一点时,不禁乐了:看来,如果不是我和部分观众被人忽悠,就是杜公教导有方,在网络上将这些徒子徒孙教成同一个人。
    接触网络,是在2000年初。初时只是在网上到处流浪,也做了个不像样的个人主页。2002年冬建个人网站,取名玉苍山下,并开辟南窗论坛。曾经也轰轰烈烈过一时,最高记录一天访问量1000多IP。论坛也一度蛮旺的。然而现在却非常地冷清,究其原因可能是我疏于打理。但我确实不想打理,冷清就让他冷清吧。这里只是几位老朋友偶尔来转转、交流新作的地方。其余人愿来则来,不来也罢,我们不需要人气。是文学就甘于寂寞。
    因为与一位朋友开了一个玩笑,我就在搜狐上建立了一个博客,取名“中国第一郭”,并发了些文章。在博客内,我对自己的性格评价是:“有点脾气,有点傲气,有点书呆气,还有点点孩子气”。后来又将新浪的博客更名为“中国第二郭”。在答复一位网友询问取名原因时,我说:类近于狂,但喜欢这么做。
    博客的开建,正好是我与女友即将进入恋爱阶段的前些时候。
    之所以将女友放在最后一个,是因为我们最迟认识。我与女友是在去年10月19日晚上结识的,那天是鲁迅先生逝世七十周年纪念日。故此我笑言:鲁迅先生逝世了,我们的爱情就诞生了。女友雀跃:“好有纪念意义哦。”女友原来是我哥哥的学生,整整小我九岁,是一位曾在我弟弟那打过工的小姑娘介绍的。早在读高一的时候,她就已经在网上读过我的一篇散文《老屋》(即“霞海朝花”系列之一)。她说:从中读出了一股很忧郁的情绪。
    诗、酒、网络、女友。此四大件,或许最终只剩下女友。
    我说过,对做诗人不感冒,将希望寄托在下一代,再说我的兴趣也已由文学转向史学国学去了。
    记得曾说过要戒网了,但一直不曾下最后决心,主要是割舍不下,所以保持到现在若即若离的样子。
    女友是极力反对我喝酒的。她说她家上辈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要我也像他们一样。
    实在推不掉,她要我每次聚餐喝酒回来,必须马上给她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有一次我的一位同事辞职回家,几位同事聚餐替她饯行。那晚我喝了个酩酊大醉,回来后就蒙头大睡,居然忘了给女友电话。第一天醒来时竟已是早上六点钟,这才想起,我慌忙拨了她电话。没想到她竟然是整整一个晚上没睡好。她当时很生气,说心里很乱,让她想想,还说给我五天考察期,以观后效。吓得我又是陪不是,又是哄她开心,好话说了一大筐。元旦那天,当别人都携女友去逛街购物时,我却躺在医院里挂点滴,是酒惹的祸。当我一口一口地咽下女友喂来的饭时,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忽然涌上心头,我竟然悄悄地哭了。有时我也想,说不定我这位酒桌上曾经的一条“狼”,在她的“严加看管”下,到最后也会慢慢地进化成一头“绵羊”哦。

2007年2月14日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苍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酒源说
    绿叶情怀
    你走的时候——给妻子
    悼“云居山”
    水乡图
    太阳对月亮的情话
    咏《家》中梅花
    自谑三首
    网络“非典”十种人——网络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