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文学殿堂 >> 小说剧本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明季春秋(17·《江浙残明梦》第一部)          【字体:
第十六章 天崩地解 上
作者:郭进艮    文章来源:玉苍山下    点击数:3088    更新时间:2009/2/8

 

崇祯帝近来越来越烦,他开始想念温体仁了。

尽管许多人都指斥为大奸臣,但他的脑海里始终挥不去温体仁的影子。

温体仁标榜卓然不党,成为崇祯帝这个“孤家寡人”在朝廷内的唯一知己。自温去后,薛国观、杨嗣昌、周延儒……一个个首辅让他失望。

他们大都只知道结党营私或贪赃枉法,而丝毫不肯为他分忧。

尤其是刚刚被他赐死不久的首辅周延儒。

早在去年(崇祯十六年),李自成的势力还尚未发展到威胁他帝位的地步时,明朝的精力仍主要放在对付清兵上。清军俘降蓟辽总督洪承畴后,继续入关骚扰,明军屡战屡败。首辅周延儒不得不硬着头皮,自请视师。然而他兵驻通州不敢出战,整日里只是与幕僚饮酒娱乐,一面却假传捷报以蒙骗朝廷。崇祯帝信以为真,对他褒奖有加。清兵在怀柔螺山大破唐通、白广恩等八镇兵马,总兵张登科、和应荐等均战死,周延儒却在通州饭饱酒足,还腾章报捷,粉饰升平。

待清兵饱食暴掠回东北后,周延儒方才昂然班师回朝,奏称:“清兵已退,请下兵部议将吏功罪。”崇祯帝大喜,加封太师,荫其子为中书舍人,赐银币、蟒服。倒是周延儒自觉问心有愧,力请辞去太师封号。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不久,派出的锦衣卫耳目将所刺探到的真情如实禀报给崇祯帝。崇祯帝大为震怒,下诏将他革职为民。

然而权力与地位往往是划等号的。随着周延儒的下台,门生范志完、吴昌时也先后因事被逮,周延儒此前结党营私、贪污受贿之种种丑恶行径逐渐浮出水面。

崇祯帝大怒,再次下诏将他逮捕入京,至此年十二月勒令自尽。

崇祯帝虽然赐死了周延儒,但是他的情绪愈加消沉,他发现身边已无可以信赖之人。他开始变得更加猜疑无度、动辄发怒起来。他恨那些欺上压下、阳奉阴违的庸臣,也恨那些只懂死谏、于事无益的直臣。

也难怪于他,大明王朝到了他这一代,已经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纵使他有回天之术,也终究只能是左支右绌,难以遮挡。

他心不在焉地看着一封封令他怵目惊心而又麻木了的各地告急奏章。

突然,督师李建泰的一封请求南迁的疏章,令他眼睛一亮。

他慌忙撇开积堆如山的公务,孜孜孜不倦地读了起来。

南迁,其实是崇祯帝早已有了的想法,只是一直不敢说出口而已。

上个月召对群臣于文华殿,左都御史李邦华、少詹事项煜、右庶子李明睿首先提出南迁及东宫监抚南京,因崇祯帝放不下架子,再上朝臣激烈反对,此事遂不了了之但崇祯帝一直将此事挂在心头。

南方,那是多么令人向往的地方呵,那里是太祖高皇帝龙兴之地,是他们的先祖生活憩息过的地方。二祖列宗的地下英灵一定会保佑他们的基业,实现他梦寐以求的崇祯中兴!

想到此处,崇祯帝不由地想起了皇祖母跟他说过的南方青青的山,绿绿的水,还有吴越温沃的田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片鸟语花香、莺歌燕舞的景象。

“唉,”崇祯帝不愿再想下去了,他又回忆起当初讨论南迁时群臣阻挠的情景。

他狠狠地将桌案一捶,暗恨道:眼下东有建虏,西有闯逆,京畿精锐已失,难以兼顾两面。唯有南下暂避风头一策,让他们二虎相争去。可恨温体仁死得太早了,不然定会领略到他的意思,力请南迁的。

李建泰为督师始于正月下旬。

当时满清铁骑尚在关外虎视眈眈,李自成却僭号称王于西安。崇祯帝闻讯大惊痛哭,扬言要御驾亲征。

他虽言亲征,其实还是盼望有能臣代行的。并且这能臣最好家资万贯,能自筹粮饷。

果然,大学士李建泰出班奏道:“臣家曲沃,愿出私财饷军,不烦官帑,请提师以西。”

崇祯帝大喜过望,当即加封李建泰为兵部尚书,赐尚方宝剑,于京师行遣将礼,以特牲敬告祖庙。他亲到正阳门城楼,手持金卮亲自为李建泰斟酒三次,赐饮践行,亲笔敕书“代朕亲征”。李建泰感激涕零,誓死图报。

然而刚出京门,便闻曲沃已破,家赀尽没。李建泰家财佐军需的诺言顿成泡影,一时进退维谷只得变个花样,上疏请求南迁。

现在崇祯帝既接李建泰疏章,怦然心动,便下决心在平台召见群臣再次商议此事。

他将疏稿出示给群臣道:“李建泰有疏,劝朕南迁。君当死社稷,朕将何往?”

崇祯帝眼巴巴地望着群臣。他本意是赞同李建泰的建议,但又恐遭人耻笑,所以才说了个“君当死社稷”的试探话。不想话既出口,那些平日里以孤忠自许的言官们却一个个低下了脑袋,令他顿时没有了退路。

他心下暗恨:这些庸臣,真是百无一用。要是温体仁在,必定会伺机进言南迁大策,让他好体面地借梯下台的。

沉默良久,少詹事项煜上前奏道:“当今之况,不如请太子南迁。”

等了半天,竟是要太子南迁?崇祯帝一听默然。

大学士蒋德璟不知就里,却极力赞同项煜的建议。

大学士范景文、左都御史李邦华稍微委婉了一点,力请先奉太子抚军江南。

这话也等于没说。眼前情势如此紧迫,既有先奉太子抚军江南,还不等于让他“当死社稷”?

众大臣正谈得高兴。兵科给事中光时亨突然厉声大喝道奉太子往南,诸臣意欲何为!想仿效唐肃宗灵武故事

众大臣一听,这才闭口不敢言。

这时又有官员乘机进道:“皇上自然守社稷。”

崇祯帝见此,不得不装出很果毅的样子道:“朕志已定,勿复多言。”

然而当他问战守之策时,群臣却面面相觑,一语不发。

崇祯帝无助地望着他们,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他想了想,站了起来,踱了几步。然后将左手按在御座上,朕非亡国之君,诸臣尽亡国之臣!”当下拂袖起。

 

 

  

 

吃他娘,穿他娘。

开了大门迎闯王。

闯王来时不纳粮……

 

这是崇祯十七年(1644)三月十一日,宣府巡抚衙内。窗外传来了童稚的唱歌声。

李自成头戴毡帽,身穿缥衣,正巍然立在窗前沉思。

听到歌声,他的脸上不由露出了微笑。

这首民谣是他的手下大将中营制将军李岩所创,用以收民心,争天下。

崇祯帝自即位以来,多次添派新饷,在民间早已臭名远扬,人送绰号曰“重征”,与李自成的“迎闯王,不纳粮”形成鲜明的对照。

李自成自崇祯十六年(1643)春改襄阳为襄京,自称新顺王。先后袭杀不服从他的革里眼贺一龙曹操罗汝才等,吞并其众,势力越来越大。老回回、蔺养成、贺锦等均成了他的部将,纵横天下的明末十三家七十二营农民军至此汇成了李自成与张献忠这两支主流。

不久,他听从吏政府从事顾君恩先取关中以为基础、经山西进取北京的建议,亲率大军入河南,大败明督师孙传庭军,进取潼关,杀孙传庭。继而占领西安、延安等地,威震西北。

到今年正月初一,改西安为长安,称西京。立国号大顺,年号永昌,远尊北宋时西夏国始祖李继迁为太祖。设吏、户、礼、兵、刑、工六政府尚书,开科取士,减免赋税。封刘宗敏以下九人为侯,刘体纯以下七十二人为伯,其余诸将各加子、男等爵。共有步兵四十万,马兵六十万。

政事既定,便议进取之事。他率大军渡过黄河,转掠河东,攻陷太原、忻州、代州、彰德、宁武等地。三月初占领大同,长驱直入杀向宣府。

当时,巡抚朱之冯在城楼召集将吏,设高皇帝位,歃血为盟誓死守城池,悬赏格励将士。

然而人心已散,监视宦官杜勋已和总兵王承胤争先纳款了。

杜勋见到朱之冯,便叩头请以城降敌。

朱之冯大骂道:“杜勋,你为圣上所倚信,特地遣你,将封疆大任给你,你一来即通贼,有何面目见皇上!”杜勋笑而不答离去。

不久农民军到,杜勋身着蟒袍,率侍从郊迎三十里之外,守城将士皆逃散。

朱之冯独自登城叹息,看见大炮,便对左右道:“你们试发一下,可杀数百人,贼虽杀我无恨!”左右默然没有答应。

朱之冯见此,只得自起爇火,而炮孔已先被堵塞,还有人从背后掣其肘。

朱之冯无奈,抚膺叹道:“不想人心至此!”

言罢,仰天大哭。

农民军到了城下,王承胤大开城门放入。

一时内,到处都在传说新顺王军队不杀人,还免徭赋。满城百姓哗然皆喜,纷纷结彩焚香迎接。

朱之冯见此,于是望南叩头,起草遗表,劝崇祯帝收人心、厉士节,然后自缢而死。

同日死者,不过督粮通判朱敏泰、诸生姚时中、副将宁龙等数人,连同其他妇女死义者十余人而已。而迎降李自成的太监杜勋,传到京师的信息却是为国捐躯。

崇祯帝大为悲恸,还为他立祠,赠司礼监太监,荫锦衣卫指挥佥事

李自成率大军攻占宣府,驻扎城内城外。此刻的他,正是踌躇满志,春风得意。

大明气数已尽,民心已向我。天下人只管谁给他饭吃,除了朱之冯这类书呆子外,又有哪个肯真心为朱氏天下卖命?

他望着窗外,突然想起了朱元璋也是以布衣得天下。然而朱元璋不过是一名以乞讨为生的游方和尚而已,而他却是一名驿卒。驿卒较之和尚,毕竟是高上一筹。

想到此处,他微微笑了起来。

这时,一名士卒从外进入,跪禀道:“禀大王,宋军师在门外候驾。”

“好,请进。”李自成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挥手道。

士卒应命而去。

不多时,军师宋献策摇摇摆摆地进来。

宋献策是河南永城人,原来是一位术士,因身材短小,人称“宋矮子”,又号“宋孩儿”。他曾造谶言“十八子主神器”,以十八子喻“李”,称李自成当得天下。又以足智多谋而得李自成倚信,拜为军师。对于这位人矮貌陋的军师,李自成平时一直知无不言,从不轻慢。

他一见到李自成,就满面笑容,施礼道:“顺王殿下,恭喜恭喜,好事来也。”

李自成莫名其妙:“军师,何喜之有?”

宋献策顿了顿,这才开口道:“唐通遣使者来,约献居庸关。”

李自成一听,几乎信不过自己的耳朵:“唐通肯降?莫非有诈?”

宋献策道:“小可初时也如此认为,但似不可能,其理由有三。”

李自成忙道:“军师,请速速道来。”

宋献策道:“其一,唐通虽为明军骁将,但功多而不受重用,位居吴三桂、左良玉之下,久怀不忿之心;其二,我军南征北战,一路势如破竹,唐通自知不敌;第三,大同镇将姜瓖降我便得重用,远近皆知,唐通自有钦慕之意。”

李自成大喜:“如此,直捣京师,俯控天下有望了。军师,接下来该如何安排?”

宋献策道:“既得居庸关,可南下先定昌平,进薄京师。”

“好,先定昌平,进薄京师,”李自成咬牙切齿地道,“孤定昌平,定焚十二陵,以雪掘祖坟①之恨。”

“殿下,在下有一事相告。”宋献策欲言又止。

“军师但说无妨。”李自成望着宋献策。

宋献策想了想,道:“殿下,眼下我军虽所向披靡,但明军多据南方,不可轻视。入京后,当约束军纪,收人心,定国是。”

“自当如此。孤以贫贱得天下,岂敢一日掉以轻心?”李自成豪情万丈,昂然答道。

宋献策道:“殿下既如此想,为臣也就放心了。”于是他告辞退出。

“向京师进发!”李自成重重地手按在桌案上。

“向京师进发!”霎时间,这呼声传遍了军营内外。

百万农民军浩浩荡荡地向北京城方向进发。

 

 

 

 

有关农民军的谣言越传越多。京师一时人心惶惶,群臣惊惶失措。

这些朝臣,各抱打算。

早在三月初十,崇祯帝闻宣府已破,便下诏要求大家输饷助军守城。

输饷助军一事,崇祯帝早在五年前就已发动过一次了,但却遭到以武清侯李国瑞为首的勋戚的抵制。当时崇祯帝震怒,将李国瑞削夺爵位,逮捕入狱。娇生惯养的李国瑞突遭厄运,惊怒而死。如此一来,勋戚哗然。崇祯帝本人也追悔莫及,募捐一幕便就此草草收场,此后几年不再提起。

现在时势已发展到了如此危急的地步,崇祯帝无奈之下,只好再出此下策。

他怕大家不肯响应,便先派太监徐高家产殷实的国丈嘉定伯周奎,要他带头输饷。

谁知周奎却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见徐高前来,连称没有

苦苦哀求,泣谕再三,就差没跪下。

却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道:“老臣安得多金?”

见苦劝半天无效,不由心头火起,拂然道:“外戚如此,国事去矣。多金何益!

怕得罪这个喜怒无常的皇帝女婿,只好奏捐一万两银子。

但崇祯帝还认为他捐得少,提出要他捐两万。

心疼银两,便暗中向周皇后求助。毕竟父女情深,周皇不得已,只好答给他五千其余要周奎以私蓄补足

却将皇后给他的五千两银子截留了两千,输三千两银子了事

国丈尚且如此,如何敢奢求他人?明朝最穷便是当官的,大家都在标榜清贫。首辅魏藻德仅输了一百两银子前首辅陈演刚遭放归,尚未启行。召入要他捐献时,他却自诉清苦,不捐一文。百官共议捐助,勉谕至再。但他们互相观望,彼此推诿。他们各在宅第大书此房急卖”,又将一些器皿物什拿到街市上出售。

最后,不得不按官员省籍定数额,如:浙江六千山东四千等。如此,前前后后共募得饷金二十万

另一方面,太监王永祚、曹化淳分别三万、五万。司礼监王之心最富,崇祯帝亲自面谕,但他却只捐了一万两银子。后来,大顺军王之心,追十五万,他金银器玩无数周奎抄家则出白银五十二万,珍币复数十万。

又议前三门”②富户,各输粮食养军,且赡养守军妻孥,使守城官兵没有后顾之忧。后来因各大户反对而不了了之

输金助饷一事,收效甚微。曹化淳却在一旁冷嘲热讽:“忠贤若在,时事必不至此。”

崇祯帝这才想起魏忠贤在天启年间以酷刑追比、榨取大量所谓“赃银”的故事。他心下正恨着这些自诩清廉的所谓直臣,于是派人收葬魏忠贤遗骸于香山碧云寺。

十二日崇祯帝召对,只问兵饷之事。以举朝无人足以胜任,不由泪下

群臣建策,惟闭门止出入而已。

以外城兵少,议增兵外城,城却又兵缺增兵内城,则外城兵缺

除此外,君臣一筹莫展

十三日崇祯帝再次召对群臣,问御寇方略诸臣都嗫嚅不能对。京城九门守兵每人百钱,召前太监曹化淳守城。

十五日又传流已从柳沟抵居庸关。总兵唐通、太监杜之秩迎降。

居庸关为京师门户。此关一失,屏障大开。京师以西诸郡县,望风瓦解,将吏或降或遁。李自成部下权将军移檄至京师,称:“十八日至幽州会同馆暂缴。

京师大震,崇祯帝当即下三大营屯齐化门外待敌

京师内外城堞十五万四千,京营兵精锐现在都被太监选去,登陴守御的官兵只剩下老弱五六万人。守城太监曹化淳、王化成整日只知饮酒作乐,无所事事。守兵没有炊具,买饭为食欠饷整整五个月人仅给百钱。守兵无不怨言载道,士气消沮

十六日又传农民军攻陷昌平州,守军诸部全部投,只有总兵李守鑅连杀数人拔刀自刎。农民军十二陵享殿,又分兵掠通州粮储。

崇祯帝正临朝视事,召考选诸臣问筹饷之事。滋阳知县黄国琦所答中旨,崇祯帝龙颜大悦,当即将他升授为给事中。余下依次答对。

事情还未进行到一半一名太监匆匆进内,将一秘封呈上。

崇祯帝接过仔细阅,突然脸色大变,起身入内

诸臣立候多时,有口谕传出要他们全都退下。

大家这才知道:敢情是昌平失守

 

 

 

 

三月十六日夜,农民军从沙河杀来,直犯北京平则门,一时竟夜焚掠,火光烛天。

屯在近郊的营兵见有数百骑至齐化门延绵至平则门向西,就诘问何人。

为首将官答道:“我等为阳和勤王兵。”守兵不语,任其通行,其实他们都是大顺军的候骑

时人心汹汹,到处在传言:天子南狩,有内官数十骑拥护出得胜门守门的都是内侍为政,卿贰勋戚不得上

十七日拂晓,开西直门城外避难百姓。内官坐城上,令箭下,城门马上大开。勋戚大臣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人敢上前过问

崇祯帝早朝,召对诸臣。群臣束手无策,有的惟有哭泣。

漏下刻,探马来报远尘冲天,大至了

守城太监再派游骑前往侦探,报“此为哨骑。”于是为意。

将近午时,有五六十名大顺军弯弓搭箭而来,大呼开门

守卒急忙向城下发炮,当场炸死二十骑,殃及难民死数十人

这才紧紧闭上

不多时,大队农民军从远处杀到。

这边方报“贼军已过卢沟桥那边就已经大片掩杀过来。旋即在新顺王李自成的亲自指挥下,开始环攻平则、彰义等门。

驻扎城下的京师三大营敌不住来者势猛,大都溃降,火车、巨炮、蒺藜、鹿角大顺军所有。崇祯帝选拔京营精锐至此全部被吞。

大顺军反炮攻城,一时炮声轰隆,震天动地

诸臣正在侍班,奉旨守城的襄城伯李国桢匹马驰阙下,汗浃沾衣。太监呵斥要他停下。

国桢“现为何时!君臣即求相见,不可多得

崇祯帝闻讯,急召入

李国桢叩首哭道“皇上,守军不用命一人起,一人又躺下如故。

崇祯帝当下所有太监都参与守城

内侍一听,大“要我们守城?那诸文武做什么

又道官止内操,我甲械俱无,奈何?

有的则劝勉道我辈月食五十万,效死固当。

于是纷乱中,所有太监都仓促持械登守卫,共得数千人。

崇祯帝翻括库金二十万犒军。其实这二十万两银子系募捐而得,大明国库至此已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这天,平民百姓有痛哭输金有的银子三百两,有的四百两锦衣卫千户之职

 

十八日大顺军奋力攻城,炮声不绝,流矢雨集。他们一面强攻,一面大叫“快开门,不然屠城了

城士卒害怕,就对城外放了几下空炮同时挥手示意大顺军。待大顺军稍稍退后,炮才发出

待炮声一过,大顺军随即居民背负木石,填护城河急攻。其部“孩儿军”均以少年组成,攻城骁勇异常,锐不可挡。

明军急万人敌大炮,谁知慌乱中操作不慎,误伤数十人。巨响在城内爆起,明军顿如惊弓之鸟,到处都在叫“城了”军民号哭奔窜。

太常少卿吴麟征累土填西直门,单骑驰入西安门。

吏部侍郎沈惟炳守门,对他道内守有宦寺,百官不得入,奈何?

麟征排门而入,太监王德化对他道守城人少奈何?请增派人马

麟征到了午门,遇大学士魏藻德,将他阻止住道兵部调度兵饷已足,圣生(吴麟征的字)何事如此张皇?藻德将要出阁。圣上正在休息你如何能得以进内

麟征流请得以非时见,藻德将他的手住往外便走

薄暮时分,李自成彰义门设座,晋王、代王左右席地坐,新近投降的太监杜勋在一旁侍候。

杜勋大叫城上人听着!不许放箭,我杜勋。缒下一人,有话相告

守城的提督太监王承恩曹化淳等一听,举目向下看去,但见暮色苍茫中,义军遍地,刀枪林立,一位红唇白脸的胖胖太监骑马耀武扬扬立于最前,正仰头对着他们指手划脚。各自迟疑道:“这不是杜勋吗?但他不是已在宣府殉难?皇上前几日还特地为他立祠祭祀呢。来者莫非是鬼?”

见杜勋又在城下大叫,这才道“杜公公,我们留一人下质,请公

我杜勋无所畏,用人质做什么

王承恩曹化淳等于是将他缒上

杜勋与众太监寒暄几句,然后一同入见崇祯帝。

崇祯帝见杜勋竟然没死,还降了贼,甚为不悦,便问道:“杜勋,你来此何为?”

杜勋道“敌万岁爷可自为计。

崇祯帝道:“如何个计法?”

杜勋叩头将李自成书信递上道:“望万岁爷三思,及早逊位,可保万世富贵。”

崇祯帝不理他,转问在一旁的大学士魏藻德意见。

魏藻德却一语不发。

崇祯帝大怒,猛击龙椅,将之推倒。

这时,昌平守陵太监申芝秀也投降了农民军,缒上入见,备述贼犯上不道语,崇祯帝逊位。

崇祯帝斥道:“你等忘义小人,还有脸来见朕?还不给我滚!”

申芝秀抱头鼠窜而去。

杜勋耽留多时,见崇祯帝毫不动心,自觉没趣,只好告辞。

众太监请

笑道有秦、晋二王在下为质。咱家回去,则二王不免于难呵

于是将他放回,仍旧从城墙缒下。

临行,回头对城太监王则尧、褚宪章等道“列位放心,吾党富贵自在。

兵部尚书张缙彦奏时势如此危急,臣屡至城,欲城上守御,都被监视阻止。今闻曹化淳王化成缒杜勋上城,未知何意,恐有奸宄不测。”

章上,崇祯帝御笔批缙彦上城巡视

至城上,内监仍旧拒绝让他通行

缙彦将皇上手书一亮,这才准许他上来。于是问道杜勋在?

众内监傲然答道夜缒上,今晨下。万岁爷已知道此事勿须诘问“还有秦、晋二王在城下,也想通话

缙彦秦、晋二王既降寇,如何可让他们上来?”

内监拂衣去。

缙彦无奈,乘此才有机会阅视城楼。却见守卒寥寥无几,便追问守城的兵部侍郎王家原因。

王家彦痛哭贼势如此,监视中官却将营兵调,李襄城处尚有四成。家彦所守,两堵仅一卒。

话未说完,城下坎墙攻城声急。守城的王承恩忙令发炮,连毙人。

王化成等却仍然顾自饮酒自若。

缙彦驰至内阁,将所见向诸阁臣述说一遍,约大家联名上

到了宫门,却收到崇祯帝传旨止住

原来,崇祯帝见情势危急,想起李建泰的话,忙召见驸马都尉巩永固,要他以家丁护太子南行

巩永固为明光宗西李选侍女儿安乐公主丈夫,为人正直,一直为崇祯帝所倚信。他接口谕不敢怠慢,赶忙入见圣驾。

崇祯帝见到他,顿时如落水之人突然抓到了一根救命草一般,便将其意告知。

巩永固叩头道“亲臣不准藏甲,臣等敢私蓄家丁使有,何足以抵挡贼寇

崇祯帝这才想起自己亲自颁发的禁令,君臣相对而泣

崇祯帝又下罪己诏,尽罢加派新旧饷,一面召王承恩等,急整饬内侍队伍准御驾亲征,所以不愿接见阁臣浪费时间

然而还未准备好,而这时情势已大变。日晡时分,农民军架飞梯继续攻打西直、平则、德胜三门。官军抵御不住,守城太监则暗中策应,农民军于是攻占了外城。

申刻,太监曹化淳彰义门献城投降,农民军大量涌入。

崇祯帝闻警,急忙召阁臣入,问道“列位爱,可知外城

群臣面面相觑,摇头道:“皇上,臣等不知。”

崇祯帝道“事情危急,现当出何策?

群臣奏道陛下之福,自当亡虑。如其不利,臣等巷战,誓不负国。

崇祯帝摇头长叹,挥手命他们退下

他见群臣散去,仰天长号,绕殿环走,拊脑顿足,大呼:“内外之臣误我,误我!”

 

 

 

 

这天晚上,崇祯帝和衣而卧,一直没睡着。暝暝中他感觉到了一丝恐惧,他开始后悔死要面子而不听李建泰建议南迁同时,他也痛恨那些迂腐透顶、不懂得变通的臣子。

这时,太监王廉突然入内禀报:“万岁爷,内城了。”

崇祯帝忙问大营兵在哪里?李国桢何往?

太监大营兵散万岁爷应当快,不然来不及了。”

王廉言罢随即急急跑出,崇祯帝呼他时也不应声

另一名在旁伺侍的太监张殷乘机道:“万岁爷,依奴婢看,不如投降算了。”

崇祯帝大怒,拔剑将他杀死。

崇祯帝杀死张殷,再也呆不下去了,急命人叫来心腹太监王承恩。两人一同奔向南宫

他们登上万岁山着彻天的烽火出神崇祯帝含泪的百姓了

两人徘徊,方才默默地回到乾清宫

崇祯帝又批朱书谕内阁:“命成国公朱纯臣提督内外诸军事,来辅东宫。”命内侍持至阁。

崇祯帝呼左右进酒,连饮数杯命人请来周皇后连同太子朱慈、定王朱慈炯、永王朱慈

不多时,周皇后带着太子、定王、永王赶来。

崇祯帝望着三个儿子,感慨万千。他原有七子六女。其他都已夭折,现前只剩下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太子朱慈年方十五,定王才十一岁,永王则才九岁。两个女儿即长平公主与昭仁公主。

他亲手将三个儿子的皇子冠服去掉,换上便衣,抚摸着他们的头道:“记住,今后慎勿露出帝皇家形迹。”太子与定王、永王跪下痛哭领教。

崇祯帝又转脸对周皇后大事去矣。”两人相对泪下

在旁侍候的诸宫女无不低头啜泣。

崇祯帝挥手令众宫女退下,要她们各自为计

皇后哭罢,顿首妾事陛下十有八年,不听一语,有今日。

崇祯帝摇头不语,半晌,对周皇后道:“眼下,惟将儿、炯儿、儿护送出宫,分投周、田二国丈处⑤,方为上策

皇后抚摸着儿子们的头肩,点头称是,领他们痛哭而出

不多时,宫女来报:“万岁爷,皇后自经了。”

崇祯帝也不言语,再呼左右进酒,先后再喝十余杯,这才手持宝剑一路踉踉跄跄而出。

他首先走到了宁寿宫。这是他的长女长平公主宿处。

长平公主年方十五,已招太仆寺官员之子周世显为驸马,因国事纷乱尚未完婚。

她正在宫内彷徨无计。见父皇面色铁青,持剑匆匆而来,知情势危急,便迎上前去,牵着父皇的衣角哭泣。

崇祯帝恨恨地道“你奈何生我家!

言罢,左袖掩面,右剑砍去。

长平公主躲闪不及,不由自主地将左臂遮挡,手当即被生生砍断。

她大叫一声,昏绝在地。

崇祯帝还待下手,但是看着昏倒在地的爱女,持剑的右手禁不住颤抖,他再也无法狠下心来,只好丢下长平公主,转到翊坤宫。

袁贵妃正在宫内,见崇祯帝杀气腾腾地拿着宝剑来到,知事不济,沉静地取下衣带。

崇祯帝瞪着红通通的双眼,监督着她自尽。

袁贵妃也不言语,从容向皇帝辞别,然后将衣带系于梁上,两脚一蹬,踢开凳子。

她拼命地挣扎,挣扎,然后终于没有气力,渐渐地没有了动静。

谁料未逾时,忽然扑通一声,衣带断绝将她掉在地上。

良久,她竟又苏醒过来。

崇祯帝一直在旁监督,见她竟然不死,只好闭上眼睛,挥砍去,但却只砍中了她的

崇祯帝实在不忍心再下手,再刺两剑后便不问她死活,直奔昭仁殿。

幼女昭仁公主正在殿内,被杀红了眼的崇祯帝一剑杀死。

他接着又杀死了几名曾临幸过的妃嫔。这才回到乾清宫,王承恩还在那等候,两人继续对饮

过了一会,崇祯帝穿上便服换上子与王承恩从中南门出来

他手持三眼枪,率数十名骑马持斧内侍出东华门到朝阳门,假言王太监奉命出城

守城内监怀疑有内变,弯弓搭箭对准不让他们近前。

崇祯帝和众内监看看夺门无望,只得退回。

当时成国公朱纯臣守齐化门,于是转到他府第门外,要他放行。

谁知守门老苍头有眼不识泰山,坚称成国公赴宴未归,硬是不肯让他们进内。

崇祯帝叹息着离去。

一行人继续走到安定门。门闸沉重,坚不可启,诸人又无奈而回

这时天即将亮了。

接二连三的坏消息传来:

太监王相尧献宣武门降,大顺军刘宗敏已率军进城;

守正阳门的兵部尚书张缙彦开门迎降了;

朝阳门的成国公朱纯臣也开门迎降了……

崇祯走投无路,于是转到前殿。他亲自鸣钟,这是他有生以来最后一次召集百官了——然而竟然没有一个人前来

想当年他接受皇兄天启帝遗命在此登临皇位,铲除祸国阉贼魏忠贤,天下黎庶俯伏称颂尧舜,那时是何等的英明!孰料至今竟致日暮西山、途穷力竭……

崇祯见大势已去,他怀着绝望的心情折回南宫,与王承恩再次登上万岁山,来到寿皇亭内。这寿皇亭是新近落成的亭子,为崇祯帝检阅内操之处

他们一同在上,望着满天的烽火长叹。

东边的天,逐渐露出了鱼肚白,黎明即将来临。

崇祯帝最后再看了一眼令他无限留恋的大明江山,取出帛巾,自缢于一棵松树下

王承恩一直在旁侍候。他见皇帝已驾崩,恸哭再拜,退而在他的对面自缢而死

 

 

 

 

十九日,天刚破晓,忽然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雨中还夹杂着雪霰子

东直门正进行着一场激烈的战争,农民军奋不顾身地驾飞梯缘堞而上。

御史王章正率领部众守城。见义军杀上城楼,部众惊溃。一名顺军持刀问王章道:“降不降?”王章喝斥道:“不降”。于是被他刀剐仆地而死。

城破,大批农民军涌杀入城内……

遍街满巷都是大顺军铁骑,大呼民间速献骡马”,投降的太监在前引,一时整座北京城陷入混乱

大学士魏藻德等未闻变,还在发散传单筹饷大学士方岳贡、范景文传至西长安门,闻警急忙逃回

大顺军一千多千骑入正阳门,京城民舍都闭门避乱,并在大门上写着“顺民

太子朱慈穿着老百姓的衣服,徒步跑到周奎求救。谁知周奎高卧未起,叩门不得入,于是逃到一名太监的外宅藏匿起来

两宫已自尽,女哭号出走,一时大乱。

懿安皇后青衣蒙头,徒步入成国公朱纯臣府,后自缢而死

尚衣监何新在慌乱中进入宫内,见被砍断一臂的公主倒在地上,忙与众宫女将她救醒

公主哭道父皇赐我死,我何敢偷生!

何新急道贼已将入,恐公主遭辱。不如先到国丈府中避。

于是将她背出,送到周奎府内养伤。

公主中途再度昏绝,到了周奎府内,一连昏迷了五天五夜方才苏醒过来。

到了顺治二年,天下稍定,公主上书愿出家为尼,青灯古佛了此余生。然而清廷不许,下旨让她依旧嫁给周公子,并赏赐土田、邸第、钱物等。公主只好应命。婚后日夜哭泣,不到一年就郁郁而终。

午刻时分京城百姓张灯结彩,摆香设案,张贴“大顺永昌皇帝万岁万万岁”、“永昌元年顺天王万万岁”等标语,迎接李自成入城。

李自成头戴毡笠,身着浅青色上衣,足跨乌驳马,在数百名骑兵的蔟拥下自西长安门入身后有天佑阁大学士牛金星、吏政府尚书宋企郊等大顺朝官员骑马跟从。

时宫大乱,农民军率将骑兵先入宫。诸宫女逃出,遇农民军杀入,慌忙中又逃回

魏氏大叫道贼入大内,我辈必遭污,有志者早为计!”言罢跳入御河。一时间随她投河自杀达一两百人之多

自成到了承天门外,仰天哈哈大笑,弯弓搭箭,顾盼自得,指门榜对诸臣道我一中其中字,必一统。”

他一箭射去,却只中“天”字之下

李自成愕然,笑容顿时僵在那里

牛金星在旁,忙趋而进中其下,当中分天下。

自成喜,投弓而笑。

司礼视印太监王德化率内侍三百人先迎德胜门。李自成大喜,令他仍居旧职。各监局印官迎,亦如此行于是集选百余人,其余都散去。牛金星檄召百官,二十一日俱集于朝,禁民间讳自成等字。

自成进入乾清宫内,追问崇祯帝所往,左右均摇头不知。

于是大搜皇宫,但是踪迹全无皇宫虽占,皇帝漏网,毕竟是一块心头之病。

大顺朝尚玺卿黎志升奏道“重围百里,难以飞越,此必匿民间,非重赏严诛不可得。这是今日大事,不可忽。

李自成于是下令:凡献出皇帝者封伯爵,赏万金;献出太子、二王者,赏千金;胆敢族诛。

不多时,一太监将崇祯太子朱慈烺执献至李自成跟前。

李自成见太子,命他行君臣之礼。

太子不肯,只向他施以长揖。

李自成问道:“你父何在?”

太子答道:“死寿宁宫了。”

李自成便摆出胜利者的姿态,问道:“你家何以失天下?”

太子答道:“以误用贼臣周延儒等。”

李自成仰天哈哈大笑。

太子恳求速死。

李自成却道:“你无罪,朕岂妄杀?”

太子又请:“某有一事相求,望予俯允。”

李自成道:“请讲。”

太子道:“一不可惊我祖宗陵寝,二速以皇礼葬我父皇、母后,三不杀戮我百姓。”

李自成点头答应。将他留在西宫,封为宋王。

直到二十二日,万岁山一名守亭小太监发现了崇祯帝的遗体,急忙赶来禀报。

李自成闻说,忙率大顺朝文武官员赶往万岁山寿皇亭。但见崇祯帝披发覆面已吊树下僵死多时。他身穿蓝衣,赤着,右脚穿着红履,衣襟上还写着数行字。

仔细辨认,原来却是遗诏。虽略嫌潦草,字迹犹清晰可辨

朕凉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误朕。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无伤百姓一人。

太监王承恩则吊死在对面亭下。

李自成见此,摇头叹道:“上何太忍!”

于是命人卸宫门将尸体运出,放入柳棺置于东华门外,搭上蓬厂。过往百姓无不掩面哭泣。

次日找到两副梓宫,一副丹漆殡崇祯帝,一副黝漆殡周皇,迁移殡于施茶庵内为崇祯帝穿戴翼善冠、衮玉、渗金靴,周皇后袍带亦如

同月二十八日,将崇祯帝、周皇后的梓宫迁移到昌平州。昌平州士民越一桂等集资葬于田贵妃墓内,斩除蓬蒿而封成墓冢,不能成礼。

清军入京师后,才以帝礼改葬,令臣民服丧三日,追谥怀宗端皇帝,陵曰思陵。南明弘光帝则尊谥思宗烈皇帝,后改毅宗正皇帝。

大明王朝立国二百七十六年,至此宣告灭亡。

 

 

 

————

①崇祯十五年(1642年)初,明米脂知县边大绶奉旨挖掘李自成祖墓,将骨骸“聚火烧化”,并把墓周围“大小树木一千三百余棵悉行斫伐”。

前三门:明京师九门中面向的宣武门、正阳门、崇文门称“前三门”。

③候骑:骑马的侦察兵。

④李襄城:即襄城伯李国桢。

⑤周、田二国丈:分别为、田弘遇,周皇后与田贵妃的父亲。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明季春秋(18·《江浙残明梦
    明季春秋(16·《江浙残明梦
    明季春秋(15·《江浙残明梦
    明季春秋(14·《江浙残明梦
    明季春秋(13·《江浙残明梦
    明季春秋(12·《江浙残明梦
    明季春秋(11·《江浙残明梦
    明季春秋(10·《江浙残明梦
    明季春秋(9·《江浙残明梦》
    明季春秋(8·《江浙残明梦》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