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文学殿堂 >> 小说剧本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南渡风云(13·《江浙残明梦》第二部)          【字体:
第十二章 鲁王监国
作者:郭进艮    文章来源:玉苍山下    点击数:4516    更新时间:2009/10/30

 

杭州失守后,浙东各地闻风纷递降表。一些迎降有功的府县辅佐官如宁波府同知朱之葵、绍兴府通判张愫、余姚县学训导王玄如分别被委以知府、知县之任。

清委余姚知县王玄如是在原知县王曰俞挂冠逃走后上台的。此人生性暴戾,素行不法。上司对他种种倒行逆施也早有耳闻,在明朝是不受欢迎的。不想时来运转,清兵南下,他靠着率先迎降,摇身一变,竟成了异朝新贵。

清贝勒本拟马上从杭州渡江南下,苦于浙东山路崎岖,因此就在杭州暂驻憩息。王玄如为了讨好新主子,迎接“天兵”入境,强征民夫三百余人修理驰道。他每日带着几位随从监工,凡见到不卖力干活的,持杖即打。众民夫恨之入骨,怨声载道。

闰六月初日,骄阳似火,躁热无风。民夫们一大早就来到工地,拿起锄头、铁锹、畚斗等物拼命干活。半天下来,汗流浃背,连口气也不得歇,早已筋疲力尽。他们看看无人,便偷偷停下来休息。

这时,一位年轻的民夫叹口气道:“照此下去,何日是个尽头呵。”

一个老民夫答道:“有什么办法,只能等道路修完了。”

年轻民夫道:“道路修完,还有他事。阎王爷上台,没有我们穷人的活路啊。”

“唉,说的也是。”老民夫叹了口气。

这时,一位壮年民夫道:“鞑子兵一入我县,就要严下剃发令了,不剃发的一律砍头。”

“不会吧?”民夫们大吃一惊,“头发生自父母,岂能乱剃?”

“此事千真万确。我内弟和一个朋友刚从省城回来,都已剃发了,满街跑的都是光头。我内弟差点被逮住,还好腿快,翻墙而逃,后来抄小路跑回来了。他的朋友被捉住强行剃了头,回来后大哭一场,三天不吃不喝,到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哩。”

“这头怎么个剃法?”年轻民夫好奇地问道。

“怎么剃法?”老民夫吸了口旱烟,悠悠地道:“将前面剃了个光,后面梳成一条辫子……”

“猪尾巴。”众人不由破口大骂。

“县老爷来了,快干活……”突然,一位眼尖的小伙子叫道。

众人一听,慌忙站了起来,手脚快的轮起铁锹、锄把、畚斗就干。手脚慢慢到处找器具,慌成了一团。

果然,王玄如乘着一顶轿子,在众爪牙前呼后拥下过来了。

他下了轿,一见此况,怒从心头起,从随从手里夺过木杖,一边朝民夫身上打一边骂道:“大胆刁民,青天白日竟敢偷懒,这还了得?”

众民夫一边闪避一哀求道:“老爷,别打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王玄如怒道:“尔等刁民,屡次几番如此言行,本官今日非得痛打以严法令不可。”

众民夫被打得东躲西避,王玄如紧追不饶,现场一片混乱。

霎时,哭声,怒骂声,乞哀声,响成一片。

“住手!”这时,老民夫被王玄如追急了,便停下脚步,转头将木杖按住道:“老爷,何苦逼人太甚?”

“哦?”王玄如一愣,“竟敢挡我木杖?”挺杖又打。

老民夫叫道:“老爷,且听小人一言。”

王玄如喝道:“没有话说。”持杖朝他头上打去。

老民夫头上中了一下,不觉翻身倒地,晕了过去。

王玄如哪管死活,挺杖又打,其他民夫早已忍耐不住了,冲上前来猛地将木杖夺下,朝他身上一边打一边骂道:“你本是本县一小吏。靠着卖国投贼,现在竟然打起自己人来了,不觉得羞愧吗?”

众衙役本待上前救护,见民情汹汹,早已吓破了胆,顾自逃回衙里去了。

王玄如大声呵止不住。一时狼狈不堪,顾不上轿子,一手遮挡着木杖,一边逃一边大叫:“反了反了,本县非严拿尔等,碎尸万段,方解我恨。”言罢一溜烟似的去了。

此时,民夫醒了过来。他艰难从地上爬了起来,定了定神,望望众人,苦笑道:“这下闯下滔天大祸了,怕要杀头了。”

众民夫初时激于义愤,痛打知县。现见他一说,静下心来,顿觉后怕,不由得纷纷哭了起来。

“诸位,何事在此痛哭?”这时,远处摇摇摆摆走了一位书生。但见他头戴网巾,身穿葛衣,年约四十出头,身后跟着一名侍僮。

大家转头一看,认识的人便悄悄地道:“这不是孙家境的孙老爷吗?”

原来,此人正是姚北横河赫赫有名的乡绅孙嘉绩。

孙氏世居横河孙家境,为一方望族。孙嘉绩的五世祖为被叛王朱宸濠杀害的江西巡抚孙燧,四世祖为尚宝卿孙墀,曾祖为上林苑丞孙鏊,祖父为天启间大学士孙如游。孙嘉绩字硕肤,为崇祯十年(1637)进士,历任兵部职方司主事、员外郎、郎中等职,因得罪太监高起潜遭诬夺职下狱。在狱中从黄道周学《易》。后因刑部左侍郎徐石麒力请减罪出狱,谪戍南京。弘光帝时起复铨选九江道佥事,未赴而南都亡,仍旧回到家乡隐居。

他见众民夫正在哭泣,问明原因后,便道:“如此非累死不可,何不逃走?”

众人道:“老爷,小人们哪敢逃啊?逃者死路一条。”

孙嘉绩道:“干活累死,逃走也死。为何偏不念死地求生啊?”

众人道:“老爷有何良策可救我等?”

孙嘉绩道:“江东事尚未可知。壮士就此束手待毙,死而默默无闻。现今邻邑举义,假若能合众划江而守,则大有功劳。即使不胜,犹可缓些时日再死。况且未必如此呢。”

众人一听,齐道:“唯孙公之命是从。”

孙嘉绩大喜,于是率三百民夫攻入县衙。那些衙役本无降意,见众人来势汹汹,有的顾自逃生,有的则加入义军行列。

孙嘉绩于是鸣起钟鼓召集百姓,然后率众搜拿王玄如。

那王玄如还在大堂内调遣衙役准备捉拿“乱民”,闻讯吓得面如土色。转身想逃时,被赶来的众人当场捉获。孙嘉绩列数其罪,手起刀落,一颗人头落了地。

孙嘉绩举义的消息霎时传遍了整个余姚县。进士邵秉节、陈相才,诸生邵应斗、吕章成、沈之泰等纷纷率里中子弟相投,众推孙嘉绩为盟主。

孙嘉绩推辞道:“举大事者须得其人,熊雨殷有才有识,通晓军事,应当共请他约束。”

于是修书一封,命人驰往宁波邀熊汝霖回乡主盟。

熊汝霖是余姚天华熊家甲人,与孙嘉绩两人脾性相投,志同道合。他自绍兴拜谒刘宗周归来,一直谋划起义。现正在宁波募兵,并准备约镇倭将军定海总兵官王之仁会师共事。闻孙嘉绩已经起兵,急率部自宁波入援。

两人合众数千,兵分两营,以孙嘉绩部为左军,熊汝霖部为右军,号称“孙熊兵”。

 

 

 

 

府城绍兴。自杭州失守后,宁绍台道于颖驰入府城南三十里外的云门山观变,会稽知县姚孙榘弃职避居乡野。原绍兴府通判张愫、推官陶达情、山阴知县彭万里等赴杭州迎降,清贝勒便加陶达情宁绍台道衔,张愫署知府,彭万里仍为知县。士民一时惶然失措,计无所出

闰六月初十这一天,市民们早早歇市了。炊烟四起,一片宁谧。

忽然,城南水神前一阵喧闹声传来。原来是一条汉子站立阶前,一手持着大刀,一手挥舞鼓动,在那里慷慨激昂地演说,周围围着一群手持菜刀扁担、群情激愤的市民。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一位满脸横肉的大汉挤了进来。

大家一看,认得是街坊一霸陈胜,没有理他。

陈胜自觉没趣,便双手抱胸,在旁听着。

但听那汉子道:“烈皇殉国,弘光蒙尘,潞王监国被迫献城北降。一二年间,形势陡变。如今鞑子南下,金瓯残缺,生灵涂炭。大明江山已是危在旦夕,我等若不起事,恐难免遭亡国奴之命了……”言罢捶胸顿足,痛哭失声。

众人一听,齐皆痛哭,应声道:“国难如此,虽生犹死。刘大哥,你带头,我们起事吧。”

被称为刘大哥的叫刘翼明,名光世,以字行,是山阴城内有名的豪杰武勇绝伦,善使大刀,人称“刘大刀”。曾与余姚邵应斗、萧山朱伯玉从知府于颖转运南都与会稽武状元刘穆、富家公子郑遵谦为生死之交。

他听众人如此说,便道:“翼明难以担当此事,现有郑公子为里中豪杰,可为盟主。他已招兵市马,将率众来合。我等可与他一同起兵。”

陈胜一听大喜道:“好!老子早有此意,只是苦于无人相应。既有郑公子和刘大哥倡首,何愁大事不成?”

正在此时,忽然前面一阵呐喊“驱逐鞑虏,恢复两京”传来。

众人抬头一看,但见数百民众头裹白布,手持器械,自远而来。当先一人,年约四十余岁,长着三绺胡须,身躯伟岸,全身披挂,跃马持枪,英姿飒爽。身后一人,擎着一面大旗,上书“义兴元帅”四个大字。

众人大声叫道:“郑公子来了。”于是在刘翼明的率领下迎上前去,两下汇合在一起。

郑公子名遵谦,字履恭,前山西按察司佥事郑之尹之子。原籍余姚临山卫,徙居会稽城内。少为诸生,放荡不羁,喜任侠斗鸡击剑,与一般读书人不合。然而喜欢结交些江湖侠客,因此凡扛鼎击剑之徒日盈其庭。他和东阳许都为刎颈之交。许都起义,他本来也准备起兵响应,却被其父关在房里,以致未能实现。弘光帝立都南京后,他背地里蓄养健儿,购买马匹,人莫测其意。不久,南都亡,太监屈尚忠一路逃至绍兴。郑遵谦道:“吾闻刘先生说,凡系逃官,皆可杀。”便将他捉拿笞杀,由此得到郡人崇敬。

杭州失守后,其父郑之尹决意降清。郑遵谦坚决不从,每日与宁绍台道于颖、副将刘穆、义士刘翼明等密谋,准备划江而守。于颖驰入云门山后,刘穆又往直浙交界的宁国、广德一带招抚方国安溃卒。郑遵谦和刘翼明闻余姚已举义旗,便决定联络豪杰,提前起兵响应。

当下郑遵谦踏上庙前台阶,转身面向众人,大声叫道:“天下事尚可为,我欲举义旅,如何?”

众人爆发出雷鸣般的呼声:“好!”

郑遵谦道:“既如此,本帅称义兴元帅,军号义兴军。不渔色,不货,不中私仇。齐心戮力,恢复两京,如何?”

大家齐皆响应:“愿从郑公子之命

郑遵谦大喜,一点手下诸位豪杰,有刘翼明、薛允勋、郑之翰、周晋、施汤贤、郑体仁、傅商弼、史在慧、阮日生、郑锡藩、茹文焕以及诸生王襄、张玉铉、杨克伸、卢斗虞等一二十人。于是率着民众高喊口号,巡城游行。一路上不少居民加入队列。

行经清风里,正好山阴知县彭万里受清朝新命回来,坐着八抬大轿,春风得意,招摇过市。

郑遵谦大怒道:“此贼竟敢投靠鞑子,当碎尸万段,为他人戒。”命众人一拥而上,将他斫为肉泥。

当下干脆一不作二不休,回师攻入府衙。

刚被贝勒委任为绍兴知府的张愫不知就里,持刀出战,一战被擒。

郑遵谦命将他斩首示众。然后打开仓库,将内中兵仗全部发给士卒。又派人迎原宁绍台道于颖、会稽知县孙榘入城。推官陶达情虽然也参与降敌,但因为官清正,素得民心,特赦死罪,仍居原职。乡绅王绍美、王亹等均下拜愿从。

次日晨,郑遵谦身着戎服踞坐新司大堂,命传合城乡绅入内计事。

绍兴城内自故吏部尚书商周祚、姜逢元以下都身穿皂衣由角门而入。众人久闻郑公子威名,齐皆战战兢兢,不敢正视。

郑遵谦见众绅会齐,便开口道:“本帅举兵赴难,唯缺粮饷,欲请诸公襄助一臂之力。”

众乡绅一听要钱,面面相觑,不发一语。

郑遵谦见状,怒哼一声,问道:“嗯?有意见吗?”

良久,一名乡绅战战兢兢地开口道:“禀郑公子,小老、小老家境贫困,恐一时难以筹措。”

郑遵谦一听,勃然大怒道:“你受高官厚禄数十年,今国破君亡,还想拥厚资安享啊?来人,拖出去斩了!”

两边如狼似虎般的壮士应声上前,当即将他拖了出去。

众士民在辕门外围观,见状大声呼道:“郑将军今为国举义,诸公腼受大禄,有异议者,杀无赦。”

乡绅吓得面如土色,只得乖乖答应按额输饷。

正在此时,郑之尹刚从杭州迎降归来,见儿子竟干了这件滔天大事,大吃一惊,慌忙赶到大堂。顾不得父子身份,扑通一声跪倒在郑遵谦面前,磕头大哭道:“你饶了老奴这条贱命吧,不要使我遭灭族之祸。”

郑遵谦冷哼一声,起身绝裾而去。

不多时,余姚孙嘉绩、熊汝霖使者到达绍兴,刘穆也从西而来。于是郑遵谦、于颖等拥众万余,祃旗誓师,遣五百人西扼钱塘江,袭杀清招抚使于江上,浙东大震。

 

 

 

 

余姚举义的消息是在初十日那天传到宁波的。

当时宁波府同知朱之葵、通判孔闻语密谋献城降清,分别被贝勒博洛封为宁波知府和宁波府同知。朱之葵押着数船粮草准备赴杭州犒军,途经姚江,被孙嘉绩率兵阻截。粮船被夺,多人被杀,朱之葵仅以身免,逃回宁波。

此事一时轰动了整座宁波城,同时也惊动了一位原本准备绝食殉国的乡绅。

此人姓钱名肃乐,字希声,一字虞孙,号止亭,世居鄞县江东潜龙漕。崇祯十年(1637)进士,初授太仓知州。为官清正,深得民心。迁刑部员外郎,以母丧丁忧回籍守丧。清兵入杭州后,浙东府县包括宁波在内多迎降。钱肃乐在东吴丙舍闻讯喀血痛哭,准备绝食而死,他的几个弟弟也已为他准备后事了。现在闻余姚已起义兵,急连夜乘轿至城东观变。

而这天孙嘉绩的密书也已送到了他的门生前吏科都给事中鄞县林时对手中,约他在宁波起兵响应。

然而林时对遍谒诸乡老,没有一人敢响应。

第二天,他又和好友沈延嘉、葛世振、徐殿臣等商议,认为原太仆寺少卿谢三宾“饶于资,向监军山左,曾身历戎行,宜奉之为主”。四人一道前往月湖天赐园恳求谢三宾。

谢三宾出仕较早,家资万贯,为宁波首富。他是天启五年(1625)进士,钱谦益门生。初授嘉定知县,迁陕西道御史,谄媚高起潜、刘泽清,冒朱大典功,转太仆少卿。以丁忧归里。生来好附庸风雅,工书画,好藏书。家有博雅堂,藏书甚富,因此在士林中雅有声誉。他早就与投降派官绅相勾结,刚从杭州密谋献城归来。

现见众人道明来意,哪里肯应,一口回绝道:“大兵南下,势如压卵,你们不怕死吗?”

无论众人如何劝说,就是不肯答应。

众人无奈,最后找到被称为“六狂生”的董志宁等人。

“六狂生”是鄞县六位读书人的合称,分别为贡生董志宁,诸生王家勤、张梦锡、华夏、陆宇鼎(笔者注:其字鼎从火旁,因无法输入,以“鼎”字代替)、毛聚奎六人。

杭州失守后,董志宁率先倡义,聚诸生于学宫,王家勤、张梦锡、华夏、陆宇鼎、毛聚奎五人响应,到处奔走呼吁抗清救国,遍谒诸乡老而莫敢应,被讥为“六狂生”。

六狂生与林时对一拍即合。然而他们也是相对惶惶,束手无策,只得无功而散。

陆宇鼎回家途中,恰好听说钱肃乐已于昨夜乘轿至城东,不由大喜,连忙赶往求见。

原来陆宇鼎早年曾与钱肃乐同于乡里执教,两人素为相得,成为朋友。现闻钱肃乐到,岂得不喜?于是挽他入城。

途中正好又遇到董志宁。三人合计,于是联署传檄约合郡士民于闰六月十二日集于城隍庙广场,共商大计。

十二日晨,钱肃乐一大早即来到城隍庙,却发现有一个人比他还早到场。

他仔细一看,认得是他的连襟、举人张煌言,不由感动得落泪了。

这张煌言字玄著,号苍水,鄞县城厢人,故邢部员外郎张圭章子。母赵氏生他前曾祷于汉寿亭侯祠,得异梦,故小名“阿云”。生得神骨清挺,豪迈不羁。能文章,善骑射。十五岁时中诸生。当局以边事急,令应试书生兼试射箭。不少书生手持弓箭手足无措,他独从容持弓,三矢皆中红心,时人引为异事。崇祯十五年中举人。常感愤国事,有慷慨凌云之志。

钱肃乐年长张煌言十余岁,都是董光远的女婿。两人素来相得,不想他竟如此支持抗清大业。他不由感动地握着张煌言的双手,且喜且泣。

不多时,董志宁、王家勤、张梦锡、华夏、陆宇鼎、毛聚奎、林时对、沈延嘉、葛世振、徐殿臣以及举人万泰、陆符、杨文瓒,诸生杨文琦、李文缵、凌之骠等陆续到,其他乡绅也相继聚集,现场士民多达数千。

钱肃乐等痛陈时势,号召起而抗清。然而诸绅多瞻前虑后,左顾右盼。

正在此时,忽闻报:“知府大人到!”“同知大人到!”

不多时,清委宁波知府朱之葵、通判孔闻语乘着高头大马过来,从人递上名刺。

众乡绅一时尚未定议,许多人不由自主地跟着离席降阶迎接二人。

钱肃乐见状,怒哼一声,猛地将朱之葵、孔闻语名刺撕碎,拂衣而起。

数千百姓见此,不由大声喝彩,欢呼雷动。

突然,有一个叫戴尔惠的布佣振臂大呼道:“何不竟奉钱公起事?”

此言一出,围观三、四千民众齐皆呼应。

戴尔惠一跃而出,提笔在额头大书“恢复”二字,带着队伍沿街高号口号。民众举手互相招呼,跟随前行。

钱肃乐不自觉地、被众人蔟拥着前进,最后进入海防巡道公署。于是收图籍,封府库,然后整顿队伍,披墨缞视师。宁波海防道的两个营及城守官兵都主动前来参加义举,请受约束。

朱之葵见势头不对,便向百姓乞哀。老百姓们因他素无劣行,便向钱肃乐请求释放。于是以宁波府通判罗梦章和前太常卿庄元辰登陴守城。张煌言又连夜起草文告,移檄各地,号召抗清。

十三日,前御史沈宸荃、前兵部职方司主事冯元飗起兵于慈溪,朱大典也起兵于金华。宁波府属诸县皆应。

 

 

 

 

驻扎定海的镇倭将军王之仁,字九如,直隶保定人,为崇祯朝太监王之俊之弟。他在崇祯末为杭州总兵,弘光时改镇定海,封镇倭将军,拥兵二万五千人。精研兵法技击,为将善抚士卒,与黄得功齐名。潞王降清,以书招他。王之仁便赴杭缴总兵印,而私留将军印。清贝勒以为真降,便依陈洪范力保,命以原官复任。

钱肃乐认为,现浙东一带,惟驻定海的镇倭将军王之仁、驻舟山的征蛮将军黄斌卿和驻台州石浦的参将张名振三军最有实力,想划江而守,惟有求得他们的支持。

当下修书一封,约王之仁于闰六月十五日率部来宁波缔盟恢复。

书成,派谁为使呢?这可令他犯了难。

王之仁既已降清,想要策反,恐非易事。事或不济,恐有生命危险。想到这些,他不由犹豫了。

忽有两人禀道:“钱员外,我等二人愿往。”

钱肃乐一看,原来是华夏、王家勤。不由大喜道:“两位愿去,最好不过了。”

当下将书信递给二人,再三叮嘱,将他们送出门外。

华夏、王家勤到了定海,往镇倭将军府门外求见。却发现这里人言汹汹,都说:“昨日有陈秀才,上书指责王将军降,被将军斩了首。”

二人正待细问,忽然见一人也到将军府前,高声道:“学生奉谢太仆之命,前来求见王将军,望速通报。”

二人一惊,随即静定下来,声色不动。

原来谢三宾见钱肃乐等举事,自忖这里一带,唯镇倭将军王之仁手握重兵。于是也暗中修书一封,差亲信送往。要王之仁率部来宁波镇压,捉拿钱肃乐等人。

不多时,府中传出话来:“将军有请两位先生。”

两人淡然一笑,昂然入见。

一入客厅,却见王之仁高踞上座,杀气腾腾,冷冷地道:“你等来此处,大有胆,莫非不知本将军已受新命吗?”

华夏不卑不亢地答道:“大将军世受国恩,贤兄常侍攀髯死国,天下所具瞻。志士皆知将军不过为韬光养晦,伺机而动,何为真降?方今人心思汉,东海锁钥在大将军,次之则舟山黄将军、石浦张将军,左提右挈,须有盟主,此为大将军之任呵。”

王之仁见说,连忙制止他继续说下去,叮嘱道:“好自为之,且勿泄露。”于是命儿子王鸣谦陪两人去东阁吃饭。

然后,命接见谢三宾使者。

来使先表一番谢三宾仰慕之意,然后恭恭敬敬地递上密书。

王之仁展开一看,但见上面写着:

噏噏訿訿,出自妄庸六狂生,而一稚绅和之。将军请以所部来,斩此七人,则事定矣,某当奉千金为寿。

他读罢,微微一笑,便提笔回书一封道:十五日至鄞,共议之,云云。然后交给使者。

使者大喜,当即告辞回宁波。

王之仁待谢三宾使者一离开,便对华夏、王家勤道:“回告钱公,当具犒师之礼。”

两人答应,也告辞回鄞应命。一出门即喜道:“我事谐矣。”

钱肃乐见两人平安归来,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听华夏禀明经过,不由赞道:“此即李抱真之招王武俊④,而先生以三寸舌成功,其功居于其上呵。”

五月十五日这天一早,宁波江东演武场上旌旗如云,刀矛林立,数千义军列队肃立。钱肃乐、张煌言、林时对、庄元辰、杨文琦、杨文瓒、万泰、陆符等连同六狂生以及谢三宾一班人分坐将坛上。

辰时,忽报慈溪知县王玉藻、定海知县朱懋华、奉化知县顾之俊、鄞县知县袁州佐、象山知县姜圻等分别以兵饷来会。

钱肃乐等忙迎了出来。双方互道辛苦,回来共同坐下。

谢三宾自得王之仁回信后,满心喜欢,一面张口抗清,闭口复国,顺顺潮流,暗地里却做他的异朝新贵大梦。现在见府属各县的县官都来了,心下更喜,暗道:“甚好,可以一网打尽。”

卯时,又报慈溪北乡沈师桥沈宸荃、西乡冯元飗先后率部赶到。

两地合兵,声势更加浩大,人人振奋。

这时,只差定海王之仁一部尚未到达。

谢三宾坐立不安,唯恐王之仁失约不来。暗道:“这王九如怎么至今未到,莫非中途出事了?但愿天假其便,使老夫得立奇功。”

正当众人等得心焦之际,忽有义卒跑进来跪禀:“启禀诸位老爷,镇倭将军亲率大军赶到。”

顿时演武场上下为之一振,钱肃乐忙率众人迎了出来。谢三宾禁不住内心一阵狂喜,也随着众人迎了出来。

果然,王之仁命儿子王鸣谦留守定海,自己亲率大军赶到。

众人一见王之仁,但见他修眉高颧,双目烁铄有光。全身披挂,威风凛凛。果然一世名将,名不虚传。

当下钱肃乐等寒暄已毕,互道声请,携手进来一齐坐下。

谢三宾捋须暗喜,眉飞色舞。王之仁不动声色,只当无事。

钱肃乐于是袖出檄文,誓师树旗,宣布出兵北伐、收复两京。然后与王之仁、沈宸荃、冯元飗等盟誓,拜王之仁为大帅。

广场上顿时群情激奋,声震天地。

盟誓完毕,谢三宾直向王之仁递眼色,示意他乘机下手。

王之仁见此,微微一笑,起身朗声道:“列位且静,我王之仁现有谢太仆密信一封,欲向大家宣读一下。”

广场上一听,顿时鸦雀无声。

王之仁随即弯腰从靴中取出谢三宾密书,一字不漏地当众宣读了一遍。

众人愣了半响,此时方才反应过来,不由得纷纷大骂谢三宾居心险恶,卖国叛乡。

谢三宾一时无地自容,突然跳了起来,伸手欲夺密书。

王之仁挥手将他格开,将脸一沉,转身大叫道:“诸位,要不要将这老贼的头斩来祭旗?”

话音未落,两边手持长刀的士兵一拥而出,如老鹰扑小鸡般地将谢三宾提下,丢于阶下。

演武场上一片高呼:“杀掉他!杀掉他!”

谢三宾吓得面无血色,哀号长跪于阶下,连连磕头求饶道:“求将军恕罪,求将军恕罪!老奴愿捐万金助饷,以赎狗命。”

万泰与谢三宾是姻戚,见他如此狼狈,有心不忍,便上前劝道:“起义之际,尚缺军饷。望诸位看万泰薄面,让他抵金偿命,以观后效,如何?”

众人碍于万泰脸面,又认为义军缺饷,如其能输财赎罪,痛改前非,也可饶其不死。于是便饶了谢三宾。

谢三宾连忙叩头谢恩,直叩得头破血流,方才满面惭愧地退到一旁。

后来谢三宾先是祸乱鲁朝,继而降清,南明义士多遭其害。万泰懊悔不及,自号悔庵,抱憾终身。

 

 

 

 

宁波大会师之后,各地纷纷起兵响应。在台州,也兴起了一支抗清义军。

其领袖姓陈名函辉,字木叔,号寒山子,临海人。崇祯七年(1634)进士,初知靖江县。好交游,善诗酒,不拘小节,后被御史左光先弹劾罢归。北京失陷,陈函辉闻讯恸哭,召募义师,杀牲畜盟誓,驰檄勤王。弘光帝立,起为职方司主事,监江北军。事败归里,自杀不成,为家人所救,后来便一直图谋举义。

他听说明朝还有一位亲王——鲁王尚在天台。当初贝勒檄召在浙诸王皆北上,惟他称病不赴。不由又惊又喜,有心拥戴他为主,于是亲往天台拜谒鲁王。

鲁王名叫朱以海,字巨川,号恒山,是明太祖十世孙,王朱寿镛第五子、鲁安王朱以派之弟,世封山东兖州。崇祯六年(1633)被封为镇国将军。崇祯十五年(1642),清军杀向山东,以重金贿赂当时兖州守将刘泽清,使他弃城不守。结果,兖州被攻破,朱以派自缢,朱以海被俘。清兵要杀他,三击不中,大惊道:“你有大福,我不害你。”由此得以逃脱。十七年二月,嗣封为鲁王。北京失陷后,鲁王南奔。弘光帝时,一直寓居天台。

当下陈函辉前往拜见鲁王,劝道:“国统再绝矣。殿下也是太祖高皇帝子孙,雪耻建邦正在此时,何不就此图谋大举?”

鲁王摇头道:“国家祸乱相仍,区区江南且不能保,还有何希望呢?”

陈函辉道:“不然!浙东沃野千里,南倚瓯、闽,北据三江,环以大海,士民忠义知勇,这是当初勾践之所以称霸的原因。殿下若有事,微臣愿竭股肱之力。”

鲁王闻言,顿时激起雄心壮志,当即颔首称善。

陈函辉回府城临海,便与台州兵备道虞大复、知府戴光大共同谋划起兵,督修城墙,加强防卫。

清贝勒派招抚使奉檄到各府缴印,临海知县吴廷猷早有起兵之意,便与鲁王密议,将清招抚使杀死。

然而台州城内仅有海道兵五百,力量甚为薄弱。此时正好有海门参将吴凯率所部三千人来会。陈函辉大喜,便与前户部左侍郎宋之普、天津兵备道参政柯夏卿以及吴凯、吴廷猷等奉鲁王为主,树起抗清大旗。

这时绍兴、宁波诸部义军闻讯,便都有迎立鲁王之意。但行都定在台州还是绍兴,一直悬而未决。越中人士主张鲁王北赴绍兴,据守钱塘江南岸。但台州人士主张鲁王监国台州。

闰六月十八日,前兵部尚书张国维到台州,与陈函辉、宋之普、柯夏卿等拜见鲁王,具表请监国。不约而同的是,孙嘉绩、钱肃乐也遣张煌言前来拜见鲁王,奉上劝进表。而金华朱大典也遣孙珏上表劝进——浙东鲁王顿成众望所归。

二十一日,鲁王答应监国。擢陈函辉为左春坊,奉谕联络温、处。临海知县吴廷猷为巡抚。以吴凯为南洋协镇,拜荡虏将军。两次派人往嵊县山中征聘陈盟,陈盟辞病不赴。兵部尚书张国维仍居原职,自请回东阳托塘老家募兵。

这时方国安同马士英渡江南下,准备据金华自守。因朱大典执意不从,便率兵攻城,经月不下。直到闰六月二十五日,经马士英和乡绅姜应甲从中劝解,这才决定收兵。转而主动派人过来联系,建议拥立一主以号召天下。

二十七日,张国维亲自赶到台州,与陈函辉、宋之普、柯夏卿等合谋定议,决定奉鲁王北上。方国安、王之仁、郑遵谦、熊汝霖、孙嘉绩、钱肃乐等合表再次劝进。

次日,鲁王遂正式即监国位。依前大学士方逢年议,仅称鲁监国。以张国维、宋之普为大学士,陈函辉为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张文郁为工部侍郎。以柯夏卿为职方郎中。

越中士绅坚持要鲁王早赴绍兴。七月十八日,鲁王便在张国维、陈函辉、宋之普、柯夏卿等拥护下,从台州出发,前往绍兴。途中加授钱肃乐为太仆寺少卿,张煌言为行人。

 

 

 

 

“到了到了。”黄宗会气喘吁吁地跑来报道。

“在哪里?”黄宗羲忙问。

“将到蒿坝。”宗会答道。

“好,赶赴蒿坝迎驾,”宗羲一声令下,六百余名世忠营义军队伍步伐整齐,赶赴蒿坝。

黄宗羲自辞别恩师刘宗周,回到故乡后,知天下将乱,奉母避居四明山中村,与宁波陆宇鼎、万泰,慈溪冯京第等商议起兵。此时几个弟弟都已长大成人。大弟宗炎成为贡生,二弟宗会已是拨贡,将赴廷试时而国变,三弟宗辕也是诸生。宗羲听说孙嘉绩、熊汝霖已在县城起兵,便与诸弟商议,决定毁家纡难。正好冯京第从慈溪来访,于是便一起在黄竹浦组织宗族子弟兵数百,树起抗清大旗。男人荷戈前驱,妇女执爨以饷,号称“世忠营”。

鲁王行到蒿坝,听到前面有人禀报道:“启禀监国殿下,前面有前太仆卿黄尊素之子诸生黄宗羲,贡生黄宗炎、黄宗会等迎驾。”

“黄宗羲?莫非就是十九岁上都诉冤,为父锥毙仇人的姚江黄孝子?”鲁王一听,忙问道。

“正是此人。”来人答道。

“快快请见。”鲁王大喜,慌忙传令。

不多时,黄氏三兄弟上前,跪伏在地,高呼监国千岁。

鲁王慌忙下轿,亲手扶起道:“众卿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宗羲等起立,抬头一看,原以为鲁王是个四五十岁的王爷,不想却也是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暗道:年富力强,堪持中兴之计,只是不知志向如何。

鲁王抚着黄宗羲的手,问道:“久闻姚江黄太冲之名,不想今日在此得见,甚慰孤心。先生,孤欲中兴圣朝,可有良策?”

黄宗羲答道:“殿下欲行光武中兴之业,创万世之基。宗羲陋见,惟有肃奸佞,驱贤才,勤朝政,察秋毫为是。

他见鲁王点了点头,接着又道:“方今之计,殿下既定越中,惟请破釜沉舟,御驾亲征,以挽既颓之人心。诚能如此,进可以虎踞江浙,气吞吴楚;退可以划江而守,成就越中霸业。”

鲁王大喜道:“先生所言,正合孤意。”

当即传旨授黄宗羲为兵部职方司主事。

黄宗羲辞道:“宗羲不愿为官。欲仿唐李泌客从故例,以布衣参军事。”

鲁王道:“中兴大业,亟需贤才。先生为国家计,宜当仁不让。”

宗羲再辞。鲁王不许。

到了绍兴后,在孙嘉绩等劝说下,宗羲最终还是受了职。

鲁王到达绍兴后,便以宁绍台道公署为行在行祭告礼,布告天下。群臣奉上“监国之宝”。王慰谕。以张国维、朱大典、宋之普为东阁大学士。张国维督师江上;朱大典守金华;宋之普入阁办事,司票拟。后因宋之普为鲁王扈跸故人,群臣认为“监国之始,不宜急私恩而怠公义”。宋之普避位。起用崇祯朝大学士方逢年入直为首辅。

又起章正宸户部左侍郎署吏部尚书事,李向春为户部尚书,王思任为礼部尚书,余煌为兵部尚书,张文郁工部尚书,陈函辉吏部右侍郎,李之椿为都察院左都御史。加孙嘉绩、熊汝霖、钱肃乐皆督师佥都御史。赐张煌言进士出身,加翰林院编修;入典制诰,出筹军旅。

封方国安为镇东将军,守严州;王之仁为武宁将军,郑遵谦为义兴将军。补御史陈潜夫原官,加太仆寺少卿,命监各藩镇兵马。

立妃张氏为元妃。上崇祯皇太子号曰悼皇帝,后又上弘光帝为质宗赧皇帝,潞王为潞闵王。铸“大明通宝”钱。以明年为监国元年,是年仍用弘光年号。

鲁王政权拥兵二十万,据有绍兴、宁波、台州以及严州、金华、衢州、处州、温州等地。全盛时,多次跨海西征,曾收复浙西富阳、余杭、于潜、昌化、海宁、海盐等地。南直隶苏松嘉湖一带列营数百,一致奉鲁王为正朔,其实力不可小视。如能上下一心,积极进取,天下事未可知。可惜兵骄将悍,不能齐心协力,又失战机,终致失败。

群臣皆上劝进表,请登基称帝。然而鲁王执意不从,谦辞道:“孤之监国,原非得已。当待光复应天,拜孝陵,徐议乐推也为时未晚。”群臣只得作罢。

因此鲁王一生,只是监国(即代理皇帝),史称鲁监国。到清康熙六十年(1721),台湾朱一贵诈称他的裔孙起兵反清,尊他为成皇帝,庙号义宗。

 

 

 

 

————

①指刘宗周。

②钱肃乐时年未四十,故有“稚绅”之讥。

③常侍:指崇祯朝太监王之俊。崇祯十七年李自成入京,自杀殉国。

④李抱真(733-794),字太玄,唐河西安息人。唐德宗时,为检校工部尚书,兼潞州长史、昭义军节度支度营田、泽潞磁邢观察使。朱滔、王武俊叛。他亲赴王武俊营劝降,联兵破朱滔。

⑤李泌(722-789),字长源,唐京兆(长安)人,著名政治家、军事家。历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朝,曾在平定安史之乱,李怀光、李希烈之乱以及抗击吐蕃入侵等方面创下奇功。以布衣参军事,传为美谈,晚年出任宰相。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渡风云(18·《江浙残明梦
    南渡风云(17·《江浙残明梦
    南渡风云(16·《江浙残明梦
    南渡风云(15·《江浙残明梦
    南渡风云(14·《江浙残明梦
    南渡风云(12·《江浙残明梦
    南渡风云(11·《江浙残明梦
    南渡风云(10·《江浙残明梦
    南渡风云(9·《江浙残明梦》
    南渡风云(8·《江浙残明梦》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