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文学殿堂 >> 小说剧本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南渡风云(16·《江浙残明梦》第二部)          【字体:
第十五章 跨海西征
作者:郭进艮    文章来源:玉苍山下    点击数:4446    更新时间:2010/1/2

 

时值鲁监国元年元旦。天寒地冻,草木萧瑟。

昨日一天,据守钱塘江南岸的明军没有出师北攻,江北的清军也没来骚扰,彼此总算度过了一个相对平静的除夕。

今个儿一大早,阵阵爆竹声中,鲁王监国起身洗漱完毕,正坐在案前细读绍兴诸臣寄来的奏折。

忽然心腹太监客凤仪进来禀报道:“武宁侯携兵部尚书熊汝霖、兵部右侍郎孙嘉绩、户部左侍郎章正宸、右佥都御史沈宸荃、义兴伯郑遵谦、威北伯刘穆诸位大人在门外候诏。”

鲁王闻听,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请诸位爱卿入内。”

于是客凤仪叫道:“监国爷有请诸公——”

不多时,王之仁、熊汝霖、孙嘉绩、章正宸、沈宸荃、郑遵谦、刘穆等一班文武鱼贯入内。

诸臣上前躬请圣安,鲁王监国命平身赐座。诸臣告罪,分坐两旁。

鲁王道:“列位爱卿连日为国操劳,辛苦了。”

诸臣忙欠身告道:“臣等身受国恩,敢不誓死图报。”

鲁王道:“卿等如此,孤心甚慰。”

熊汝霖上前奏道:“殿下,微臣有一要事相奏。”

鲁王忙问:“卿有何事,请速道来。”

熊汝霖道:“殿下,我军拒守浙东,屡战不克。微臣以为,此皆因鞑虏之长技,在于骑射;我军之所恃,在于舟楫之故。而我军所长,仅可划江,而不能登陆拒战。依臣之见,现宜以江上为正,缓其重兵,而别出奇兵以扰其后。太湖吴昜、临平山陈万良等等皆忠义之士,无不翘首我军西征。殿下宜速定渡海之策,以符众望。”

鲁王问道:“此事非同小可,容孤细细斟酌。先生可有西渡良策?”

熊汝霖歇了口气,答道:“我军跨海,由海宁、海盐直捣嘉湖,截清军粮道,孤立杭州。而嘉禾为苏、松往来之冲,虽取未必能守,而湖州接连太湖、长兴,吴江义师屯聚,王师一至,如响斯应,实为歼北第一要着。踞北肩背,计无出此。然必得劲旅三千,半月粮饷,发付万良,以凭调用,则机会可乘。”

鲁王一听,低头想了想,道:“列位爱卿,以为此策如何?”

孙嘉绩上前道:“殿下,臣以为熊阁部所言甚当,宜早施行。”

沈宸荃道:“殿下,熊阁部此议由来已久。之所以不能早早实施,诸营多以为专意西征,防江兵力必大大削弱,恐有顾此失彼之弊。但不西进,划江而守必难持久。依臣之见,西征固宜,江防亦须。孙熊二位大人之军与浙西诸营素谐,宜遣先进;我等仍据守江东,以为后劲。熊阁部若出师告捷,由北趋南。我江防之师乘机渡江袭战,夹击杭州。杭州一下,诸地义军纷起响应,江浙必将为我所有。”

鲁王沉思片刻,点头道:“所言甚当。但凭卿等做主。”

熊汝霖等叩首退下。

这时,王之仁当先,诸臣随后,递上劝进表道:“殿下为国操劳,人所共知。理当早定大位,以符民人之望。”

鲁王先前尚是脸带笑容,一听此言,顿时惨动颜色,摇头不语。良久,哽咽道:“孤起事以来,寸功未立。夜夜不得安寝,岂敢存此之望?劝进之事,再也休提。”言罢已是泣不成声。

王之仁道:“殿下何出此言?自赧皇北狩,帝位空虚,导致罪王窥窃,浙闽水火。殿下宜早即大位,以稳定人心,成就中兴大业。”

鲁王道:“宗室多人,唐也罢,桂也罢,如有抢先一步,复南京、谒孝陵者,拥他为君,亦属好事。孤愿仍居藩服,功成身退。”

众臣见他如此,知其志甚坚,只得罢了。

王之仁等退出后,江上诸藩镇次第来朝。

直到初六日,鲁王监国方才回到绍兴。

鲁王之所以坚辞登基之请,其一确实是感伤身世,自惭无功;二是恐因此使浙闽矛盾激化;三是他对唐王寸功未立擅居帝位颇为不屑,赌气拒不称帝以示相左。至于后来,唐王虽死桂王称尊,而他漂泊海上兵势大不如前,更不用说了。

他不像唐王严峻,也不似福王昏庸。他宽厚仁慈,庸容大度,能够容许有功诸臣如方国安、王之仁等人的跋扈骄横,又极愿意与臣下共享富贵。酒量颇佳的他常常与臣同乐,并不吝以升官晋爵来羁笼他们。因此江上诸臣虽不少暗应唐王,但都不肯轻弃他。

不久,总督浙直水师荆本彻和肃虏伯黄斌卿手书塘报到绍兴,称清军将以千艘战船由海道攻浙东。鲁王获报后,随即下诏移孙嘉绩军驻临山卫,于颖率部移驻三江所,钱肃乐移驻沥海所,沈宸荃移驻观海卫。“六家军”分道扬镳,各驻一地,江上形势又为一变。

 

 

 

 

熊汝霖果然整顿军马,一面派人再次赴江北联络陈万良,传监国诏封他为平吴伯,要他举兵相应,谋复东南。自己派总兵张行龙、朱世昌联络诸营,准备集师西渡。

除了陈万良,吴昜也派幕客冯时敏、冯一鹭携密书渡江南下,订期收复崇德。活动在广德州的南明瑞昌王朱盛沥也率部愿为内应,翘首西征。

陈万良是仁和临平镇陈村人,武艺高强,能力举千斤。十三岁时即为盗,计夺官府饷银四万两,散与乡人,由此声名大振。清兵南下,他起兵临平、塘栖山中,屡战而胜。查继佐渡江东下后,向鲁王监国极力推荐他。鲁王便授他游击之职,而不与一兵,命他集旧党扼崇德、桐乡二县,以断敌呼吸。陈万良上疏鲁王,议由海宁、海盐北上,直趋芜湖。由此遂有熊汝霖率军渡海收复海盐之事。

总兵张鹏翼力赞其策,自请以所部先行西进。但由于方国安眼里仍旧只盯着由富阳窥杭州,对跨海西征的兴趣并不大。开远伯吴凯于是力争道:“行朝僻守浙东,势不可久。义团民兵多守险,无出对阵者,请自监军浙西,速发兵渡江,不要让豪杰失援冷心。”副总兵裘尚奭、高鹤鸣也以骑兵五百会合尚宝司卿朱大定请行。然而不久后,鲁王却调吴凯为南洋协镇,转驻温台;张鹏翼后来则改镇衢州。

查继佐等又疏请以张名振所部西渡,夹击杭州。鲁王总算答应,奉谕拜张名振为富平将军,升熊汝霖为兵部尚书,监军西渡。并升陈万良为总兵,命他率部接应。然而张名振接受封号后,却径率所部回台州石浦。查继佐露章弹劾,他却充耳不闻。行朝正值缺人之际,于此也无可奈何。

查继佐愤懑交加,便刺血草檄,令监纪推官宋珍乞师江上诸营。诸营感奋,各出部卒前来接受约束,凡得七千余人,奉楚将军朱华堞为盟主,刻期待发。然而朱华堞因不肯接受鲁王之封,朝臣疑他怀有异志,不予支持。大理寺卿陈潜夫则上疏反对,对西征之事大泼冷水。结果朱华堞辞去盟主之位,所募士卒也以粮尽解散。

鲁王先前也寄厚望于方国安、王之仁,眼里只盯着由上游窥杭州。直至渡江屡屡受挫后,这才开始将目光重新投回到渡海上。但是现在众皆心灰意冷,熊汝霖旧事重提,响应者自是寥寥无几。

二月,熊汝霖因诸营不愿出兵相助,便独率所部千余人再次渡海北上,一举攻下海盐。

平吴伯陈万良随即在浙西起兵响应,与副将徐龙达进至桥司,联合熊汝霖军急攻德清。蔡孺法也以舟师二百余来助,吴昜则应约也将自太湖赴援。义军胆气倍增,奋勇杀敌。

这时清廷已调勒克德浑率部赴湖广攻李锦、高一功的“忠贞营”,另以贝勒博洛为征南大将军,携固山额真图赖征浙江。

正当熊汝霖、陈万良等攻城将破时,清军大兵来援。义军多为步兵,抵不住清骑骤至,竟被冲散。徐龙达战死城下,陈万良率残部退入山中,蔡孺法脱逃后又被俘遇害。吴昜军刚到,闻明军已败,自虑孤军无援,也急收军退回太湖。熊汝霖只得收拾溃卒撤回浙东。

此次跨海西征终因熊汝霖孤立失援、军力薄弱而宣告失败。

 

 

 

 

汾湖位于吴江县东南六十里,处于太湖之南,跨南直隶、浙江两省之界。相传为春秋吴、越界湖,故名分湖,雅称汾湖。其湖袤十二里,广六里。东合诸湖荡,通三泖,入松江华亭淀山湖;北连诸湖港,入莺ㄕ湖。所在河道纵横,地形复杂,湖荡众多,有大渠荡、三白荡、老军荡藏军荡等等。

吴昜即驻兵于老军荡。

自去年八月下旬兵败后,招集旧部,在太湖流域再次树起抗清大旗。不久,周瑞等复聚兵四保汇。吴胜兆率清军来犯,被迎头痛击,大败亏输,阵亡八百余人。周瑞庆功之余,闻吴昜东山再起,便迎吴昜入主军事。陈继、朱斌、张贵、孙璋、孙钜、倪抚、陈槐等纷纷聚来,重新占据长白荡一带,众达万余。

正月十五元宵节,吴江城内闹花灯,吴昜、周瑞、陈继等率兵攻入县城,劫库一空,将清委知县孔胤祖及新科举人全部杀死,尽放狱中囚犯。又放火烧了监铺粮仓,杀管粮县丞张允元。待第二天苏松提督吴胜兆自苏州统兵来剿时,义军已退回湖中,城内居民也大多避走。

清兵一去,吴昜复自湖中而出。弄得清兵东奔西走,疲于奔命。而义军结水寨多处,相为援应,有吴昜、周瑞、张飞远、吕宣忠、吴振远、沈天叙、沈潘等多部。

钱旃自嘉善兵败后,避迹乡村,闻吴昜再起义兵,也与其婿夏完淳(夏允彝子)毁家来投,参幕军事。而夏完淳老师陈子龙则自松江起义失败后,遁居嘉善陶庄水月庵为僧,至此也同太仓张采、苏州杨廷枢等与吴昜联络,图谋恢复。吴江叶家埭人叶绍袁则在其中往来通讯,联络频繁。

三月二十三日,吴昜等聚船千余艘,声称欲再攻吴江县城。署吴江县事常熟县县丞陈日升鉴于上次孔胤祖被义军俘杀,恐重蹈故辙,吓得屁滚尿流,赶忙禀报江宁巡抚土国宝。

次日,土国宝得报后急忙知会吴胜兆,命副将汪功率兵来剿。

这汪功为人残暴不仁,常纵军扰民,老百姓背后恨之入骨。早在正月十六随吴胜兆进入吴江城时,他便借搜剿“贼党”为名,一路大肆杀掠。所过之处鸡犬不宁,哭声震天。

当下汪功接命,不敢怠慢,携同游击詹天祥以及苏州府监纪同知薛良心等率着大队清兵,分乘数百战舰,趾高气扬气扬地杀向芦墟。

吴昜闻汪功来犯,便居中调度,命大将周瑞率舟师迎战。双方在吴江梅墩展开了一场激战。清军万箭齐发,义军避入舱内,而以利炮还击。清军战船纷纷被轰碎,死伤无数。

功率部且战且退,企图反败为胜。义军奋起追击。清军毕竟不习水战,加上地理不熟,数战皆败。汪功狂奔四十里逃入庞山湖,最后在湖心为义军所斩杀,游击黄中色、守备董虎、千总王自旺等皆死,其部卒生还者仅詹天祥等二三十人。

此役清军几乎全军覆没,被斩将官二十三员,阵亡二千余人,被获战船五百余艘,衣甲器械无数。一时水流尽赤,草腥不绿。吴昜由此雄名振于七郡。

鲁监国接悉捷报,当即实封吴昜为长兴伯,授太子太保、兵部左侍郎、都御史总督浙直。赐尚方剑,便宜行事。命联络浙西诸军,图谋大举。授予清河、宝应、娄东、武康四伯及奋扬、平朔、复宇、度辽、仪汉、兴原、灭虏、破虏八将军印,让他酌授有功诸将。又授孙璋为运粮监督,孙钜、倪抚为兵部职方,夏完淳为中书舍人。周瑞、陈继、朱斌、张贵、陈槐等都有封拜。复命尚宝寺卿朱大定率援剿浙直副总兵沈镇、徐桐生部明军赴援。隆武帝在福州闻知后,也授吴昜江南总督、兵部尚书,封忠义伯。

于是吴昜制旗铸印,设官部署,请陈子龙监誓,登坛誓师,祭纛莅盟。义军器仗鲜明,部伍整肃。势力范围自汾湖、祥符荡、长白荡一直到淀山湖,号称“雄兵十万”,苏州府为之戒严。

随后,太湖义师连克宜兴、长兴、嘉善。苏州、松江、嘉兴诸府清兵来攻,互有杀伤。

而吕宣忠也于三月在乌镇滥溪大破清军,与吴昜相为援应。吕宣忠为崇德诸生,年方二十二岁,习骑射,有谋略,系明皇族远亲,与其叔吕留良等起兵抗清,鲁王监国授总兵、都督佥事。他见当时鲁王将领多是南逃军阀,无心恋战,逡巡不前,便进言道:“北虏恃马,我多步卒,易见短,莫若用水师以胜之。浙直相接,左右多水乡,北骑从塘上來,我于叶密处出其不意,猝以舟师进前,缚芻为人,以诱其箭,箭易尽。我用鸟枪以砲其马,马踣人尽墮水,足以夺其锐气。预连太湖之师扰其后,我击其前,则嘉禾不受兵,而苏松皆可图也。”其时吴昜驻军太湖,正好也上疏称愿意连结吕宣忠部。于是鲁王加他扶义将军,命率其师出援太湖。吕宣忠的老师崇德诸生孙爽也受鲁王封监纪,与海盐参将朱民悦结连澉浦、乍浦和海盐中后二营,准备响应鲁王西征之师。

此外,浙西杭州吴思、沈纶锡、沈士鑛、蒋翼文等率所部三千人愿意来附,崇德罗天祥也率军响应。

于是吴昜驰书叶绍袁定计,以蜡书密约黄斌卿、熊汝霖分别率军由海上、江上至,而自己集太湖、浙西诸军在苏州、松江响应,联合攻取南京。

 

 

 

 

据守钱塘江南岸的明军自今年以来,屡师北攻而不胜,士气日益消沉。诸营不再积极进取,唯以自保为计。

监察御史职兼兵部职方司郎中黄宗羲见状,便上书王之仁等道:“诸公何不沉舟决战、由赭山②直趋浙西?而日于江上放船鸣鼓,攻其有备,盖意在自守也。蕞尔三府,以供十万之众,北兵即不发一矢,一年之后,恐不能支,何守之为?”

王之仁读罢来书,深以为是,便上疏鲁王监国道:“事起日,人人有直取黄龙之志。乃一败后,遽欲以钱塘为鸿沟。天下事何忍言?臣为今日计,惟有前死一尺,愿以所隶沉船一战。今日欲死,犹战而死,他日即死,恐不能战也。”

三月初一日晨,博洛自杭州决堰,放战船数百入钱塘江,内藏甲士,向西兴渡杀来。张国维严饬各营守汛,命王之仁自西兴渡率水师袭战。

王之仁以帅舰当先督战,一边悠然饮酒,一侍僮在旁伺候。因他素不轻言一战,清军先存轻视之心。

近午时分,行经江心,当先已有几只清船从上流下。那些清军骁勇异常,远远望见王之仁座舰,竟已有人下水泅来,直奔王舰,扳舷欲上。侍僮急以酒瓮砸其头,那泅者躲闪不得,被砸个正中,当即堕水而死,江面上随即泛起了一片血红。

清船欺王之仁孤舟在前,争先恐后地杀来,杀声震天。

王之仁猛地推翻酒桌,亟命发炮。谁料持火者见来敌气势汹汹,竟然手抖个不停,半天不能举火。王之仁大怒,挥刀将他砍死,亲自引火发炮。

炮声一响,一清船随即被击个粉碎。其余船只仍旧不肯稍退,奋勇上前围攻。

王之仁呵呵大笑,命操舟者驾船撞击。那清军船只小而轻,抵不住王之仁帅舰高大,被明军力回柁转,尽犁翻其船,船内甲士纷纷葬身江底。

这时东南风大起,明军战舰随后云集,王之仁便命诸舰扬帆奋击,一边箭炮交加,一边以巨舰撞压清船。清船当即被撞碎数十只,舱内甲士无一生还。诸营见王之仁所部大胜,无不奋勇向前。清军大败,残余船只急急掉头逃回江北。

张国维乘机督诸军渡江,进围杭州。因清军防守甚严,不克而还。

此役明军大获全胜。事后郑遵谦率众打捞江中,共获军资以及铁甲八百余副。

消息传来,行朝上下欢欣鼓舞,鲁王监国当即叙王之仁首功,晋为宁国公。

黄宗羲乘机再次上疏鲁王道:“崇明为江海之门户。曷以兵扰之,亦足分江上之势。”

此议终于受到采纳。鲁王降旨令钱肃乐往海上,同肃虏伯黄斌卿、富平将军张名振合兵,取道崇明以复三吴。可惜肃虏伯不思进取,拖延不进。不到一个月,钱塘江失守。战机一失,浙闽皆下,这是后话。

黄宗羲知诸臣难赖,他见余姚知县王正中满怀忠义,便深与他相结,将自己的世忠营与王正中的余姚乡兵结连,准备亲自率军西征。

王正中字仲撝,直隶保定人,为王之仁侄子。崇祯十年(1637)进士,曾官扬州照磨、长兴知县。浙西失守,避居山阴。鲁王监国时,诏以兵部职方司主事摄余姚县事。

他长得短小敏练,为人刚正耿介,慷慨敢任事。余姚地处宁、绍山海要冲,骄兵悍将往来剽掠。当时义军四起,市魁、里正得一札付,便擅闯民舍搜括金帛,郡县不敢过问。王正中率所练乡兵视事,戒诸军勿扰民各营取饷必经县票品覆资产以应,否则以盗论处。诸军遂不敢胡作非为,民间稍得宁静。田仰、荆本彻率所部过姚江,舳舻蔽空而下。都因王正中严为戒备,不敢过犯,帖帖趣行。

故平湖总兵陈梧自嘉兴抗清失败后,率残兵自乍浦浮海至余姚。鲁王授定远将军,行檄西征。问渡东海,移镇临山卫,不久又奉旨撤回。他却赖在余姚不走,且纵兵扰民。杀鲁王金吾张岱之子张鉽,尽取金帛妻妾据为己有。其麾下副总兵高鸣鹤则大掠泗门、临山卫。王正中见乱兵无道,率乡兵围击。陈梧战败,马陷泥泽,为乡兵他部所杀。陈梧部众大噪,力请诛杀王正中,为主将报仇。诸营也纷纷弹劾王正中擅杀大将,酿成兵变。朝议准备加罪王正中

这时黄宗羲刚因孙嘉绩、柯夏卿等交荐,由职方司主事升授职监察御史兼职方司郎中。便挺身而出,力排众议道:“陈梧借丧乱以济其私,致犯众怒,这是民之贼。王正中守土,本应为国保民,何罪之有?”群议方息。

刘泽清旧将张国柱率部航海至浙东。挟持王鸣谦,纵兵焚掠定海、余姚其部将张邦宁掠慈溪张国柱手下有弓箭手五百余人,剽悍难服。行朝震恐,廷议以伯爵安抚。黄宗羲道:“如此则更加暴横了,并且何以待后来有功者?请署将军足矣。”孙嘉绩等便量署为胜虏将军,鲁王应允,并命王正中往抚。

王正中单骑入张国柱军营,义正辞严,将他呵止。次日,张国柱接受胜虏将军之封,率部自回定海。

王正中曾从黄宗羲学壬遁、孤虚之术,并向鲁王推荐宗羲所造的《监国鲁元年丙戌大统历》。鲁王大喜,随即优诏嘉答,宣付史臣颁行浙东。黄宗羲曾叹道:“传吾绝学者,仲撝一人而已。”

二人既志同道合,常以忠义自奋,慨然有跨海西征恢复东南之志。于是坐镇临山卫,谋渡海深入。

四月,鲁王擢王正中监察御史,命他渡杭州湾出击浙西。

王正中接诏,率轻骑从临山卫渡海至海盐,奔袭澉浦所城。澉浦所世百户王云衢及弟王云龙、王云凤率军卒韩万象等开门呼应。

王正中入城后,张榜安民。诸军从浙西来会,均听约束,众人倚为严城。这时谍报清军大兵闻澉浦失守,将向这边移来。王正中见澉浦所非要害,不足守,自己兵力也还薄弱。不久,便主动撤军,弃城东归。

孙嘉绩见王正中西渡成功,深受鼓舞。但自虑不谙军事,渡海之策又得不到方国安、王之仁的支持,眼见着师日老,饷日竭,为此常叹息涕零。

黄宗羲见状,便道:“愿得以此军独出,必得当以报。”

孙嘉绩大喜,便命都督章钦臣拣选麾下火攻营卒精锐,熊汝霖也自选军中精锐来合,再加上黄宗羲的世忠营和王正中的乡兵,共有三千余人,组成西征的明军主力。

鲁王诏晋孙嘉绩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督师,以老营驻龙王堂前;熊汝霖也以大学士督师如故。命以黄宗羲为西征军主将,王正中为副,给监军等官敕印

王之仁因王正中为其侄,而黄宗羲与他素善,因此极力赞成黄宗羲西征之举,军粮得以不乏。

大理寺卿兼监军御史陈潜夫所募三百人屯于江上,孤军无援,求饷不得。现在见黄宗羲挂印西征,也主动率部前来会合。

职方司郎中查继佐本为海宁人,是跨海西征的力赞者之一。他命麾下监纪推官宋珍等从东阳、义乌召幕健卒一千余义兵,刚开往临山卫。至此也以副将黄国仕率领,准备随从西渡。

于是,鲁王行朝的最后一次跨海西征开始了。

 

 

 

 

五月,黄宗羲以其弟黄宗炎留在龛山负责料理辎重,自己亲率所部与王正中、陈潜夫、查继佐以及监军御史冯京第等潜师连营,由龛山西渡钱塘。他们定议由海道西渡取海宁、海盐,表面上声称由盛岭出军。

谁料查继佐因所部新募,粮饷缺乏,仅发半饷。其军大哗,激成兵败。查继佐镇压不住,顾不得整理衣冠,披头散发连夜逃入黄宗羲营,跪在床前求救。

黄宗羲闻报,急披衣而起。出来视事,查部义军见黄宗羲出来,稍为安静。黄宗羲便以大义责之,动之以情。查军情绪稍安,变乱遂定。

查继佐便率所部为前锋,自临山卫出发西渡。军士因受感化,士气大振。病卒也涕泣愿从,查继佐好言慰留。次日,再渡千人。

不料到凤凰山附近海域时,却因遇到飓风,战船覆翻,赀仗尽没。

黄宗羲、王正中、陈潜夫诸部陆续西进,会和查继佐在大竹山附近停泊了七日。众议暂不登岸,虚张声势,出没示疑,不与清军作正面交锋,而待浙西内应诸军到齐后再图进取。

王正中主张一鼓作气,积极进取,先率所部登岸,驻兵潭山。

潭山位于海宁、海盐交界处,隶属海盐县。清军原在沿江诸塞均置有烽火台。闻潭山失守,急举烽火示警,内援兵力随即开来

黄宗羲闻王正中率所部先登,恐他有失,急命查继佐率部驰岭赴援。

果然,查继佐率部赶到时,正逢清骑也向潭山杀来。

王正中驻兵山顶固守。清军攻山,他只命部卒以檑木滚石交下。清军骑兵只利于沙场驰聘厮杀,在此高山峻岭,也一时奈何不得。

查继佐已先抄捷径从旁侧登山,见众寡悬殊,便命分队埋伏,传令道:“敌骑至山腰,诸伏发号。待对方队乱,一鼓作气杀出。”

山岭陡削,清骑只顾在前山攀登。伏军发号,杀声大起。战马骤然受惊,清军大乱。查军居高临下,万箭齐发。清军战马纷纷中箭,急向山下逃去。

王正中见援军已到,也乘机杀下,清军大败。

查继佐知清军只是中伏受惊,主力未损,便传令道:“穷寇莫追,收军回营。”当下下马与王正中相见,携手一同上山,一面派人报于黄宗羲。

捷报传来,黄宗羲大喜,和陈潜夫、冯京第以及部将茅翰、汪涵等率大队进驻潭山。并传令乘夜尽捣清军守江诸汛,纵火焚烧五十里立尽,浙西大震。

浙西义军诸部尚宝寺卿朱大定、平吴伯陈万良以及兵部主事吴乃武等分别率数百人来会,吴昜也遣幕客冯时敏、冯一鹭前来潭山寨联络接应事宜。

大家各提近况,共商破敌大计。

陈万良自攻德清兵败,进入临山平后,一直固守山寨,暂无战事。

冯时敏道:“端阳节那天,长兴伯与周毓祥(即周瑞)、张六(即张飞远)聚于四保汇泛蒲饮酒。不防鞑子兵前来偷营,我军伤亡数百,骁将罗腾蛟也被俘杀。张六独率所部脱走,又与长兴伯谋袭金山卫。约城中内应者全部以墨涂鼻为号。不料鞑将率骑兵出战,张六战败遁逃。城内不知,尚未将墨水涂拭。结果全部被鞑子兵按图索骥,一一屠杀,我军再无收复金山卫之望了。”

众人这才知道吴昜吃了败仗,而张飞远部也已败逃。

王正中叹道:“吴日生将略非凡,可惜过于粗豪,易生轻敌之心,致有此败。”

朱大定点头道:“仲撝兄所言可谓一针见血。在下几次苦劝,怎奈长兴伯不听。”

朱大定字君永,嘉兴府秀水县人,为前大学士朱国祚之子。以荫授成都通判,升同知。原与御史陆清源、主事倪长玗等起兵平湖,助守嘉兴。兵败后护军退至绍兴,被鲁王监国任为监军副使。主动请缨,率部先西进,合吴昜军共奋太湖。至此因吴昜兵败,独率残部数百来与黄宗羲会师。

查继佐问道:“吴日生、张六既已败走,锐气受挫,我军眼下该如何筹措?”

陈潜夫道:“眼下之策,只可进不可退,不能因吴日生之事而败我西征大计,否则前功尽弃。吴军虽败,其众尚多。惟有径取沿海诸县,联络吴中诸师,互为援应。所幸我军初胜,士气可用。”

黄宗羲道:“我军已得潭山,并复据澉浦。欲取沿海诸县,必先取乍浦,方可行事。”

查继佐道:“太冲兄可有破城之策?”

黄宗羲不慌不忙,道:“吾有好友崇德孙子度。此人极为慷慨仗义,豪爽任侠,家有养士,图谋兴复。已遣人与我联系,愿起兵为内应,合攻乍浦。”

众人惊问道:“太冲兄所指,莫非便是八年前倡立澄社的孙子度?”

黄宗羲微微笑道:“正是此人。”

原来,孙子度名爽,号容庵。明崇祯十一年(1638),与好友吕愿良(吕宣忠父)、钱咸、吴梦寅、郁起麟、徐廷献等,召集直、浙十余郡文士千余人,在崇德语溪组织澄社。澄社步东林之后尘,与江上之应社,娄东之复社,云间之畿社遥相呼应,组织联络,盛极一时。崇祯十四年(1641),又与王浩如、吕宣忠、吕留良等人在语溪创立征书社,常集崇福禅院论诗作文,评议朝政。清兵南下,孙爽率里中子弟起兵,事败下狱,不久得脱,转而团练乡兵,与黄宗羲、王正中暗合,并已受鲁王密封为监纪推官。

众人大喜道:“乍浦一下,大事可成一半了。”

当下大家共同商议,以孙爽为内应,先取乍浦,再由海宁东攻海盐,由海道入太湖,招吴中豪杰,谋复南京。命诸生冯时敏、冯一鹭兄弟趋太湖,约长兴伯吴昜出师。

不料二冯中途被清军逻卒所执,不屈遇害。

冯时敏、冯一鹭为海盐人,原为诸生。吴昜起兵时,他们受命渡江朝见鲁王,分别被授为监纪通判、大理寺评事,回太湖催吴昜出师。吴昜败走后,冯时敏间道而出召募义兵。次年吴昜军势重振,二人再来相投。至此被俘遇难,仆人周尚文也从死。

冯氏兄弟一死,诸军顿失奔走联络之人。吴昜在太湖内丝毫不知,而黄宗羲等也望眼欲穿,不见从太湖中传来任何消息。

不数日,收到孙爽来信,请急发兵。众人大喜,决意不候吴昜等,先取乍浦。

数千义军自潭山拔寨而出,刀枪明亮,军容整肃,士气高昂。所到之处,百里之内,牛酒日至,整日输饷不绝,竟直抵乍浦城下。

清军拼死抵御,怎奈义军人多势众,又有孙爽等内应,乍浦一举攻下。

然后诸部又将自乍浦取海宁,并与吴昜再次联络。浙西和太湖义军诸部纷起响应,俨然有吞吴、楚之气。史称“烽火连于武林,北门藉无恐,隐若敌国”。

但是进军海宁途中,却遇到清军主力大队人马。前锋王正中迎战失利,出征受阻。

黄宗羲等正待组织兵力反击,不料却从浙东传来了江防失守的消息。

 

 

 

————

叶绍袁(1589-1648),字仲韶,号天寥道人,南直隶吴江人。妻沈婉君为沈自炳姐。天启五年(1625)进士,官工部主事。曾极力营救东林党人周宗建。后以母老为由辞官回家。

②赭山:在萧山县境内,为江海门户。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南渡风云(18·《江浙残明梦
    南渡风云(17·《江浙残明梦
    南渡风云(15·《江浙残明梦
    南渡风云(14·《江浙残明梦
    南渡风云(13·《江浙残明梦
    南渡风云(12·《江浙残明梦
    南渡风云(11·《江浙残明梦
    南渡风云(10·《江浙残明梦
    南渡风云(9·《江浙残明梦》
    南渡风云(8·《江浙残明梦》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