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文学殿堂 >> 小说剧本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玉苍山三宝传          【字体:
玉苍山三宝传
作者:张志乾(…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341    更新时间:2010/11/29

(一)

苍山白水涧上源,有一古寺不知何时所建,年代久远的不可考证,住了十多个和尚,自足自给,非常安静清幽。古寺的正下方涧旁,因山水长期冲涮形成一大石洞,方圆皆五丈余,为和尚们平时静修所常往,是绝佳的清凉之地。

  石洞内其实早有住客,叫“苍蟹”,其质如玉,颇俱灵性,在暗处时能发出如夜明珠的光芒,每当天色灰暗时就会爬出岩洞,为看经的和尚照明,与和尚们和谐互存,倒也相安无事。每初一、十五有就近香民来古寺拜佛烧香,知其况,时久而名声外传,终招来采宝客。

  采宝客以收采各地奇珍异宝为生,每个都有一身不可外传的本领,但来采灵宝“苍蟹”的都无功而返。有个采宝客不信邪,假扮香客在古寺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几个月,与和尚混熟了,常随和尚来石洞,不少次也见到了“苍蟹”,就是不敢当着和尚的面把宝贝收了,毕竟这行当不太见光。

  采宝客多次也曾趁半夜准备暗采,可每次循阶而下时,“苍蟹”即隐去,无功后而不敢造次。无意一次随和尚循阶而下时,踩到一块松动的台阶石,顺口说了句:“大师,这块石板松动了,等我找个小石块给垫垫,你们先走,我随后就来”。大师打个一五,应道:“施主大发善心,真是功德无量,谢谢!不过,这块石板是垫不牢的。”采宝客忙问为何,大师笑而不答。采宝客也就没深问了,胡乱找了几片小石子塞定住石阶,随便去了。

  第二天,采宝客又随和尚去石洞,当走到昨天塞定的石阶时,发现这石板又松动了。采宝客大奇,问:“大师,这块石板我昨天才把石块垫上,怎么又松了。”大师笑笑说道:“施主,老衲昨天不是说了吗?这石板是塞不牢的吗?”采宝客又问:“这是为何?”见大师仍是笑笑未答,采宝客也不好意思深问了,仍旧找几片小石塞上。

  往返几次,都是今天塞上,第二天又松了,而问和尚是何缘由,和尚又不说,不由思开了。结合前因,及这几天的怪事,灵机一现,暗道:“莫非这石板本身就是宝物,因无人识得故而不名。”

  接下来数天,每经过此石阶,采宝客都会借故留下仔细察看,但终不得究竟,只好向和尚敲起边话来,假意问道:“大师,这石板为何如此奇怪?不就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吗!难道它也象‘苍蟹’一样,也是宝物?”

  这次和尚回话了,笑道:“呵呵!施主莫急。经这几月下来,老衲看施主将来也是我佛中人,就告诉你吧!”一起到了石洞,和尚接着说道:“其实,那是一块‘报晓石’,石内有一灵性的液体,叫‘石胆’,每天拂晓时,就会象公鸡一样报晓,报晓声人不可闻,惟有灵物知晓,所以‘苍蟹’每天拂晓就会隐去,就是此石报晓的缘故。”

  采宝客问道:“那垫好的小石片又为何会每天松动呢?”

  和尚道:“石胆一般都蛰在石里不动的,只有在拂晓时才会跑出体外,并清除一切妨碍自由的东西,以使能海阔天宽,尽情吸取阳光精华。这就是石板一直垫不牢固的原因。”

  “原来如此”采宝客大悟,强忍住心里的欢喜,继续问道:“听说以前来过许多采宝客,都说宝蟹是因我佛保佑才没出事,难道···难道···。”一副惊喜之样,和尚果然不疑有他。

  和尚续说道:“正是如此。‘石胆’原出于石头,不知何种原因形成,有一定灵性。从寺里到石洞,足有五百来阶,每阶都是用石铺成,凡是石头的,‘石胆’都可以感应得到,所以灵蟹至今仍无恙。”

  采宝客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说:“那我们的宝蟹应该很安全了,可它又如何知道什么是我们来了,还是别人来了。”

  “哈哈哈!”和尚大笑,不知清修是何样,笑道:“我佛只修清淡,不修五味,以顿悟为方法,世人不知我佛来历,常妄言之,故常以后世谁来传接以论我佛,怎知我佛在世,居人心。石胆常闻我佛妙谛,自是能分清虚实,施主处世已久,莫不知做贼者心虚吗?”

  采宝客一怔,随即也想到前几次来时正是如此心态,心道:“原来是步法不太正让‘石胆’知晓了。”

  从和尚嘴里终于掏出自己想要的东西,采宝客大喜过望,戒斋一日,第二天天刚露曙,带齐工具直奔石洞而来。
 
  石头,五行占其三,有金、土、水构造,故采宝时用木撬起石块,迎东面朝阳,取温玉瓶一个搁与木上,再以明火煅其。以五行相吸的因果,石胆被明火引入温玉瓶,为采宝客采得。

  天渐亮,和尚们早起来做好早课了,采宝客若无其事一如往常,和尚们一无查觉,只有几个常去玉蟹洞的几位感觉有异,却不得所以然。因天已亮,”苍蟹“自不再现,和尚们早知皆不以为然,却不知“报晓石”已被人”采“走。

  “苍蟹”暂无羕,也汲汲可危了。

  


————————————————————————————————————————

(二)

古寺的和尚们生活都很清淡,种有十几亩稻田,蔬菜有西红柿、黄瓜、茄子、冬瓜、南瓜、西瓜等,挺丰富的,山上还有不少特产,如山蕨、山羌、岩竹等。七月天亮的早,每天三点半早课的云钟就响了,四点到五点是早课时间,五点半开饭,每天这样。吃过早饭,采宝客都会随和尚们去散步,顺便也与和尚采一些岩竹笋回来。岩竹笋可好吃的很,笋只有指头大小,早晨雾还没散去,刚冒出竹缝时采三五十长,取每节最嫩的部分,泡过水去腺,佐酸菜一起炒,绝对美味。

  这天刚好与主持同路,到了“石海”这一带,平时白天无事时,采宝客没少来过这里。石海是巨石群组成的,方圆近两公里,从表面看到的只有石头,看不到一点绿色的树木。每块石头形象各异,有象人,有象动物,或立或卧,姿态万千。“石海”里有很多天然岩洞走廊,进入走廊后是另一片天地,在岩石缝隙有光照的地方,长了许多不是很高大的植物,山羌与岩竹是“石海”里最出色的植物。山羌一年长一芽,可以根据芽瓣数看出年份,再经晾、蒸、干三步,就是中药元参了。在山里就不是元参吃法,在没干透前做零食吃,甜甜的,还清凉解毒。

  边采岩笋边聊开,主持说道:“石海是我们这里最神秘的地方,据传说,龙王太子驱浪来此地游玩,兴浪时无意把民间一艘船只带到山顶,且害船主翻舟丧命,内疚之余以披风裹船夫身体葬于此地,凝固了当时情景,所以在入口处的化石叫“石海覆舟”的地方,就是昔日的渔舟所化。”。采宝客说:“有此等事?那龙披风有什么特异。”。主持说:“据说此披风日可当衣,夜可当被,寒暑不侵,有遮天盖日功用,当一人时,就一床被大小,盖一百人时就一百床被大小,伸缩由心,本地人皆称‘如意蛭皮被’。可惜只听说过,无人见过。”

  采宝客心中狂跳,胸口的脉动刹那传至后脑,整个人象触了雷。怀里已揣着一件宝贝,晚上正准备收了“苍蟹”就离开,哪知山上还有这等宝物,采宝客讲话都有点打颤,说:“山上宝物不少啊!不知还有什么?”。今天难得与主持单处,而又讲到这话题上。

  主持说道:“龙王太子欠了人命,为补偿过失,给了船家三根金柴,听说后来船家后人也把它放在这里的一个石柜里,石柜在哪里无人知道,具体就只剩下传说了。”。采宝客问:“那‘三金柴’有何作用?”。主持说:“据说只要把三根金柴搭起来,火就会生生不熄,在锅里放入清水,就能煮出香喷喷的饭,吃了此饭还能延年益寿。”。采宝客道:“好宝贝,这样船家也就不愁生活了。只是不懂船家后人为何把这等宝物弃之不要,放来这里呢?”。主持说道:“听说此事当时很哄动,被当官的和一些有心人知道,什么手段都用出来,对船家其时是灾祸。后来被官家所夺,进贡到朝庭,奈何任凭用尽方法,宝物不可使用,那个当官的还被欺君罪斩了。而船家自失宝物,三餐不饱,其妻投海自尽,真是罪过啊!阿弥陀佛!”。采宝客道:“那为何后来又在这里,这事真是凄凉。”采宝客暗叹不已,任何宝物有灵性,有德者得之,想自己一生采宝无数,又为了什么?

  主持并不知采宝客心里百廻千转,自顾说道:“婆家投海后,被鱼使报给龙王太子,太子哭泣,伯仁又因而死。龙王太子的泪水化成暴雨,淹了帝都三天三夜。后来朝庭术士察觉,把三金材祭后投入水中才化解此危。”主持续道:“此事后,朝庭颁旨,民间宝物属个人所有,任何人不得强抢巧夺,皆入死罪。从那后民间平静了好多,也是一场无量功德。”

  采宝客不语,主持也未注意,心思似已被故事的内容把持,又接着道:“收回宝贝后,龙王太子已不敢再赠宝物给船家后人,安排事宜后,携船家后人与婆家遗体葬在一起,龙披风为棺,做石柜为墓,三金柴为陪葬。”主持叹道:“一饮一啄,有因有果。阿弥陀佛!”

  采宝客也沉在这个故事里,忘了自己住寺里这么久的目的。也叹道:“这里山清水秀,愿他们安息吧!”。没有脑袋的主张,若行若是,一路如往常摘了岩笋就回寺了。与平时不同,这一路上言语明显少了,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主持自不介意,清修寡语已经习惯,哪会看出采宝客的心里和情绪的变化。
  
  一日无话。平时吃的很香的饭菜今天不知什么味,脑袋里只回荡着那个故事。采宝客没有平时的开朗,细心的还是察觉了,问侯话皆被采宝客以身体不舒服掩饰,到不疑有他。其时采宝客心里此起彼伏,心思:“本来是准备采了‘苍蟹’就离开的,谁知一波三折,听了今天的故事,竟下不了手。怎办?怎办?”。其实采宝客自己也不知道,在寺庙的几个月生活,思想已不知不觉起了变化,天天接受从善而终的因果报应说,心里早已不是初来时的那个心态。

  并非贪心,虽然今天下午用语言探出“石柜”惟一的钥匙就是“石胆”,然而怎下的了手。罢了罢了,和尚们如此慈悲,待我如是,我又怎能去破坏天地良心的和谐,采宝蟹这事过段再说吧?。采宝客心里一番较量,“苍蟹”暂免于难,苍山之福也。但人心变幻莫测,谁能保证采宝客临时又变了主意。

  为“苍蟹”祈祷吧!

 

——————————————————————————————————————

(三)


  经过一段时日内心的挣扎,采宝客抵住了内心的煎熬,终于没有去把“苍蟹”采下,居然做起了守护。也难怪采宝客的这番心思,自“石胆”被采下后,已失去灵性,不能再生,而“苍蟹”失去报晓,警觉变差,已不能准确隐蔽藏身,为越来越多的人知道,看见,这秘密就成公开了。采宝客悟通后,每天守着“苍蟹”,不肯离一步,和尚们虽觉奇怪,但总以为采宝客在静修佛法。自此,苍山有两大亮点,一是有宝物“苍蟹”;二是有不食五谷的清修居士。

  名声越来越大,传的邪乎!为这两件事,来客可说是踏穿石阶,终不耐扰,在石阶处立一牌文,这样告之:“苍蟹是苍山之宝,久闻我佛妙谛修身有就,但此地是清修之地,非有缘人请莫入。”。在报晓石处更做了道栅门,果然效果好多了。

  但人心欲望哪是一个改头换面的人可以改变。终有日,开来几队士兵,整个苍山被戒严了,说是省督来此烧香拜佛,采宝客觉得异常,偷偷藏起装“石胆”的温玉瓶。不出所料,省督等一众人见过苍蟹后,便不离去,借故在山上住了下来。因没有取走“苍蟹”的不良居心,每天三课参佛,和尚们自是礼仪有加,惟带来的几个学究模样的人,由一个老学究带着,天天在“石海”打转,目的不明,只每夜在省督房里秘商许久才离开。采宝客终是行内人,猜到究里葫芦,暗暗留了心。

  果不所然。三天后,一干人在主持陪同下去参观“石海”,老学究开始问话,客气地向主持说道:“久闻苍山三宝中的二宝龙披风、三金柴,被埋此处,不知大师如何见教。”。主持笑笑回应:“此事不很清楚,传说是说在这片里,究竟怎样,还是无人见过石柜,更无人知石柜在哪里?老施主所问老纳能答的就这么多了。”。老学究说道:“我是省考古研究院的,留意这里已经很久了,这次得省督大力支持,准备把此二宝寻出,公诸与世,还望大师知无不言。”。主持大骇,到现在才知来者不善,忙言道:“施主莫怪,我知道的只有这个传说而已。”。老学究笑笑道:“我等早知道贵寺有条规举,大秘密都是从上一代主持口授,出家人不打诳语,大师难道还想保藏此秘密不成。”。主持惊出一身冷汗,急道:“施主莫听传言,哪有此事!”

  老学究指着石海覆舟处,不急不慢明言:“石柜就在这里,我们早已研究清楚,只是不知如何让石柜显现。我们商量过,既是宝物,自然有特别开启方法,不然就是炸开石舟,也不一定能见到,大师何必不明言呢?再说我们只想国家解开这个传说。”。省督一直没说话,这时开口:“在寺里煮饭的那位是大师的亲弟弟吧!饭菜烧的真不错,我迷上了贵弟的手艺,不知大师可否割爱,让贵弟来我家掌勺。也听说大师还有个俗家侄儿,新婚不久,也到我那里谋个差事如何?”一个大义凛然,一个威逼利诱加恐吓,言语间表露无遗。

  主持也是见过世面的老人,哪听不出话中意思,只是此事非同小可,这秘密从远古传来,不知年代,更不知已经历多少磨难。说了,就是千古罪人,不说事实就摆面前,一时乱了方寸,沉思不语。

  老学究向省督使了个眼色,省督意会,又道:“主持这个名词,也就是当家的,贵寺香火顶盛,我等此来也随缘不少。寺里十几位法师个个德高望众,从不出驾民间赚取钱财,不愧是得道高僧,深得我佛妙谛,然而还是人的话,还是要吃饭的,听说苍蟹洞有个居士是辟谷的,不知可有此事。”。主持方寸已乱,哪还深思,随便答道:“没有的事,是施主们传说的。”。省督大笑:“原来法师们还是要吃饭的,难怪寺院还是要香火钱。”不言而喻,此话入骨三分。

  和尚们有辟谷习惯,但不代表不进食,象只吃水果而不吃饭粮三五个月的有之,那也是有时间限制,不可能有不食五谷的。另一种叫不过午,就是一天只吃两餐,早餐与中餐,到了午时就不进餐了,所以寺里开饭时间是十点半。规举挺多,有女施主随缘时,一般不会与女施主同长椅;偶然有出驾时,酒肉不误,当然也叫随缘,意思说,主人家给什么就吃什么,不能挑剔。省督的话直指主持要害,主持一下老了,是啊,当和尚也要吃饭,不然寺里也不会种了那么多田地。主持无奈,疲劳说道:“此事容后再说。我们回寺吧!”

  省督与老学究对视一笑,含意就在那一瞬间。

  主持冤死了,且不知已中计,老学究根本就不知道石柜就在石海覆舟,只是与省督商量好一唱一和,还真得出想要的答案。假如主持在问话中不做沉思,老学究与省督绝对会放弃,这一沉思就来问题了,有门。得到该想要的答案,省督自是得意非凡,遣主持回寺后,不再保留原先虔诚礼佛面目,带一干人回军帐花天酒地去了。

  主持回寺后,不再言语,这个压力太难承受,安排好中餐贡佛后,就径直去藏经阁,嘱咐任何人都不可惊扰。

  贡佛,乃佛教大典,尤其是寺庙,每餐前打锅里第一碗饭,放托盘里,双手举过顶为敬,示清洁,进大殿时右行两步,前行三步,再左行两步,把托盘供在香案上。接着由名望高僧参礼佛颂,毕后上前九步取下饭三五粒,香三柱,行至殿外天地炉前,一番密语后扔米粒以告天地,入殿礼成。随即由原贡侍者上前托盘于顶,左行两步,退三步,右两步,行礼,端盘入厨房将饭倒入锅里,开饭。这一过程说来烦琐,其实也就三两分钟过程。佛寺餐厅还供有饭佛,一身威风,一手举锤,意粒粒皆辛苦,故每人进餐不仅吃完碗里所有饭,即便掉桌上,地上,都拾入口,就是别人掉的也不例外。

——————————————————————————————————

(四)

又是一天该早课了,和尚们都已聚集,惟不见主持,没有主持敲响第一声磬,早课是不能开始的。磬即佛钵,唐僧用来为化缘的碗,在寺庙却是敲打乐的钟,也叫缶,今人叫饭碗,不过形式早异。

  派沙尼寻去。过一会儿沙尼跌跌撞撞摔进大殿,口里喊叫道:“不好了不好了,主持在藏经阁圆寂了。”。众僧大惊,贯门而奔,有年老僧者燃好佛香,也随即跟来。藏经阁从没这么多人一起来过,小小的小院站满了,窄窄的走廊也挤满了和尚。藏经阁很小,与主持禅室相连,房不过十来平方,存放的是一些寺里的重要经典,因与众僧隔了个小院,在寺里最深处,平时僧侣一般不会穿过小院的,若非今早情况有异,也不能发现此况。接下那光景暮然,除阁内有苦泣声,一院不哗,只有偶念出声唱诺。

  老学究就住寺里,当然早来了。因使命目的不一样,正看着主持遗体,希能找出蛛丝马迹,但是很失望,除了打坐的尸体,一切沉静的什么都没有。瞧老学究一脸不甘的面色,有点发青。

  采宝客早来了,现在就在院里,无人知情,从昨晚开始,采宝客一直在这里没离开过。夹在众僧当中,流泪是无人怀疑的,有谁知道采宝客流的泪比任何人苦涩。主持舍身了,接下来就是看自己了,且秘密不能外泄。

  听报后省督赶来,卫兵驱逐僧侣后,老学究颤抖把一纸书信递给省督,道:“这是遗书。”口中喃喃细语不可闻。

  省督极目,见书:“施主众安,老纳知其罪已不能饶恕,愿此身来报佛祖,望施主莫见怪不知之人。苍蟹是开关之咒,采之喂山下天堂酒三日,醉其魂,搁于舟底,醉蟹自会毁其咒,石柜现。知于此,其不知言,善哉!

  还能怎么样,知主持是自己逼死的,又能怎么样。隆重举行葬礼,管不了佛祭,省督招部众商议开了。开口;“这事已在板上,诸位如何看。”无人敢语。知况的老学究只说了句:“晚上先弄出苍蟹”之后再不语。

  没有人敢阻拦,除采宝客叫的象被宰的猪的叫声,苍蟹很快就被拿下了。天堂酒窖就在山下,酒早备好,所有人眼睁着看着苍蟹被投入酒中。那酒瓮不以苍蟹进入而失色,反而照的酒瓮如玉。老学究叹;“果然是好宝贝。”

  三日后,省督亲手取醉蟹置覆舟船底。醉客间,没时间观念,就只见苍蟹东爬西走,北停南返,无一定处,每一动,都让看官揪心。醉步走了一会,苍蟹在正中间停了下来,开始吐白沫,不多久气泡就盖没了苍蟹。气泡越积越多,体积也越来越大,终于把整个船底覆盖了,就此定格住。没有人去注意时间的流逝,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声闷响,玉光四射,白沫逐渐消去,人们这才看清现场的结果。只见船底从中左右分开,状似刀切的瓜果,底部没有什么石柜,只有一个还在闪着玉光的苍蟹。不过比原来苍蟹的体积就大多了,足足有两米大小,八爪平缩两螯卧齐,整个是醉死透后的一只巨蟹。

  太出乎意料了,在人的意识里,石柜肯定是方形的,没想到苍山传说中的石柜是蟹形的,而且就是苍蟹本体。没有人顾的着老学究的自言自语,个个在为远超乎想象的奇景惊呆了。人群中,只有采宝客是一脸的痛惜,愤恨。

  蟹棺不同于真正的蟹,掀开盖就可以看到蟹盖内的内容,这蟹棺混然一体,整体无一丝缝隙。任老学究一干人如何研究,不得其门而入。原想先抬走的,可是蟹棺之重一样超出想象,省督无奈,应老学究所请,驱散了人群,在原地搭上了帐棚。

  “苍山三宝”一起出世,消息不翼而飞。围观者日益增多,也引来四方的采宝高手。采宝客的秘密没能守住,“石胆报晓”的事很快地也被挖了出来,老学究等才恍然大悟,“石胆”才是开启蟹棺的“钥”。采宝客行为怪异,自然也就成了怀疑对象,以众僧生命及毁寺要挟,采宝客交出了装石胆的温玉瓶。

  迫不及待的省督一干人自是去采宝了,采宝客不许众僧前往观望,却催众僧爬向山顶。不多时,石海动了起来,狂风怒啸,高高低低的巨石都化成汹涌的海浪,夹杂着几声绝望的惊呼,刻时归于平静。

  采宝客自尽了。苍山三宝的去向就成了一个永远的迷,一个永远的传说。

(完)


 

文章录入:张勤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与繁芽南雁荡山画境
    相见欢·雁荡山会文书院会友
    失眠夜有感
    七绝  梨花
    喝火令--画字
    三步梅花曲
    赠大威  同学兄弟
    赠听雨轩主
    云雾禅心
    北雁龙湫瀑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