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文学殿堂 >> 小说剧本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东李西麻(9)          【字体:
第五章 战争进入相持阶段
作者:郭进艮    文章来源:玉苍山下    点击数:2118    更新时间:2011/6/20

(一)冯仲缨说倭

 

加藤清正自去年五月十八日入咸镜道后,擒获朝鲜王妃及二王子、陪臣于会宁府,长期盘踞安边,声势颇盛。平壤既破,清正自咸镜趋截鸭绿江,一度虚张声势要攻夺平壤。李如松闻讯,急催策应,清正遂不敢轻举妄动。

宋应昌料想加藤清正势孤,可以先声夺人,正在苦思离间之计。恰好赞画主事袁黄延请通事张大膳于密室,备询倭势,这才知道其实倭人内部矛盾重重。

原来,丰臣秀吉虽统一日本全境,但地方割据势力貌顺心贰,心有不服。而侵朝诸倭将内部也不团结,将领大多不愿远征。行长与清正皆日本骁将,忌功争能,各不相下。清正闻平壤之败,不但不以为痛,暗地里反倒兴灾乐祸。

幕僚冯仲缨便对袁黄道:“师老了,意欲退兵则又不可。清正狡猾而凶悍,藐视行长而与关白不同心,小可愿与金相偕同出使,以行离间之计。”

袁黄将冯仲缨所言报与宋应昌。宋应昌同意了。

二月中旬,冯仲缨在军中拣选三十名随从,在朝鲜向导崔遇等人的陪同下前往安边府。

加藤清正闻讯,大陈兵威相迎。冯仲缨立马上大言道:“日本无故侵犯朝鲜,朝鲜告急于天朝。皇上大怒,遣大兵来救,收平壤,复开城,直迫王京,将擒秀家、行长,尽逐其兵,令琉球、暹罗诸国压日本境。而足下犹守朝鲜,欲为谁啊?皇帝闻足下高义,特遣使臣前来相告。为足下计,不如速返朝鲜王子,收军归款。否则,天兵四十万,驱朝鲜兵而东,直压安边,足下即使意欲降服而可能吗?”

清正也命通事上前,大吹牛皮道:“清正只知奉国命而战,不知听明国之令而和。回报明主,我有敝甲凋兵,近苦无事。贵国来伐,已闻命矣。而咸镜之途险扼,骑不可北行,卒不得成列。军卒之来,每日不过一两万而已。我迎而击之,日杀一万,四十日足可歼灭;日杀二万,二十日即可歼之。既歼其军,则西指度辽破燕,奉大驾于海东。清正将可以复命了。”

冯仲缨见此人狡悍且狂妄,非行长、义智之属,话锋一转,随即改口道:“诸酋恃强,不知天朝法度。你故主源道义,受天朝册封二百余年。汝辈世世为陪臣。你敢轻慢天朝,竟忍心背弃故主吗?”

果然,此话正戳中加藤清正心事,随即啮指道:“唯唯。”于是迎冯仲缨等进入。早有四名倭兵上前,将一行人安顿在东门外。

过了好久,有三名倭兵前来报称计头①有请。冯仲缨、崔遇等于是随着倭兵前往客舍东轩。

清正早在此相候。当下客气一番,分别入座。清正坐西朝东,前据乌案,冯仲缨坐东朝西,崔遇等二人差后坐东。

被掳的朝鲜进士韩格能解倭语。清正便命他为通事,传语道:“天使因何事至此啊?”冯仲缨答道:“朝鲜是大明属国,其王子被掳,故特来讲和解难。”清正欠身道:“公万众之中,单骑入来,可谓唐突。”

已而茶罢,清正道:“我与天朝讲和,他人不得预闻。”命崔遇等出外暂避。

待崔遇等走出大厅,清正便围起屏障,与冯仲缨讨谈。

两个相谈多时,甚为相得。冯仲缨劝道:“你为巨州名将,故主之介弟。今破王京者为行长,议封典者又是行长。他以一弄臣,俨然主持封贡,挟天朝以为重。而你雄踞海滨,自甘牛后,在下心下深以为耻。再说以此如何回国?今与我定约,急还王子陪臣,退兵决定封贡之事。勿令册封盛典出自弄臣,此亦千古之一时呵。”清正情怖心摇,额手道:“谨奉教。”当即脱下所穿团花战袍赠与冯仲缨,两人歃血约盟。冯仲缨趁机再次劝他遣返王子,清正却推托道:“王子事已报于关白,势难私放。不如到王京后再图他议。”

傍晚,清正传话给崔遇道:“朝鲜要割地和解吗?”崔遇答道:“朝鲜是大明属国,割地和解等事,不得自擅,安有割土地私与之理啊?”清正又道:“国王不通书信吗?”崔遇答道:“天使方为讲和,属国不敢私书。”清正便不再言语。

崔遇借此机会,便向清正提出前往探望被掳的两位王子。日暮时分,清正派来两名倭兵带着崔遇等前往土窟见二王子。

二王子陷贼营,朝不保夕,十分危悚,见崔遇等前来相探,涕泣良久道:“今未得讲和,则必定渡海,你们身上可有路费吗?”崔遇答道:“当搜索奉上。”忙出令将所赍白金三十两、锦紬二十匹授与随从,要他们交给王子。当夜崔遇等与冯仲缨同处假宿。

一夜无话。次日,清正又派人请冯仲缨到东轩相会。冯仲缨百般劝说,谋出王子,清正终不肯从。

崔遇等要求再次前往探望王子。清正又派一名倭卒带领他们前往土窟。二王子及王妃、陪臣等已出水边,见崔遇等再来。王子随即下马,执着崔遇的手痛哭不已,一面修书一封,要他转交朝鲜王。于是清正令朝鲜王子、陪臣拜谒冯仲缨,约定回王京后再行接触。

数日后,清正点起军马向王京方向撤退。

金相闻倭兵将退,决谋道:“仲缨为袁职方所遣使者,恐刘武库内心妨忌。李如松平壤之役,职方曾当面责备他袭封杀降。现在他不会以通倭中伤仲缨,从而不利职方吧?”于是率领健卒二千人,分伏南山观音洞。恰好倭兵路过,伏兵杀出,斩九十余级,生擒先锋将领叶实。

冯仲缨回来时,刘黄裳果然以通倭为言。冯仲缨便取金相所斩倭兵首级出示,且分遣其幕客,刘黄裳这才作罢。

 

 

  

(二)奇袭龙山仓

 

王京东南不远有个龙山。这里原来是朝鲜的国家粮仓,里面积储军粮数十万石。朝鲜二百年租赋之所入,尽屯积于此。壬辰倭乱,朝鲜君臣不战而逃后,遂尽为倭军所得。每月每日,倭军粮草源源不断地从这里运往前线,成为侵朝倭军的重要保障。

倭兵自平壤败归之后,不敢出入。而明军久不前进,倭军又活跃起来,渐次出没。汉江以南,其数尤多。王京倭军,系八道并集,其势甚盛。城内列六营为窝窠,城外列八营为犄角,甚不易攻。其时春雨连绵,明军军马野宿,尽在淋漓中。马毛缩栗,角弓解散。王京山路,田仅一二尺,平地泥淖,车马不得驰骤。千里追奔,累战力疲,疫气流行,马死万匹。粮草运转艰难,饭食缺乏盐菜。明军各部士气不振,大不如前。诸人于是将眼光投向他处,苦思良策出奇制胜。

二月十五日,谍者报称:“王京有倭军二十万,且声言丰臣秀吉准备亲自扬帆入犯。”

李如松闻报,便分派诸将扼守要害:留李宁、祖承训等率骑兵一万驻开城;杨元等驻平壤,扼大同江,接饷道;李如柏等屯宝山驿诸处为声援;查大受仍守临津;自己则亲率锐卒自东西策应调度。

分布已毕,即听到龙山仓积粟之事。原来,兵部尚书石星想派兵烧毁停泊在釜山港的二千艘倭船,赞画主事袁黄早闻龙山仓之事,献策认为烧这些小船无益战局,不如焚龙山仓积粮,可使倭军陷入绝境,不战自乱。此议与李如松不谋而合,欣然采纳。

于是李如松在平壤居中调度,召募七百名死士,命查大受、李如梅、戚金等率领,三月初悄悄从间道深入敌后,于深夜间突袭龙山粮仓。

镇守在粮仓外有倭军三百,黑夜中猝然受袭,也不知敌军到底来了多少人,一时大乱。经过激烈的搏斗,被明军尽歼。

查大受等既歼倭军,即率七百勇士持明火飞箭居高临下乱射。龙山共有十三座粮库,风大火急,一时尽数延及。但见烈火熊熊,满天皆红。数十万石粮食,一夜间被烧个干干净净。待驻扎附近的小西行长等率军赶到时,明军早已不见踪影,龙山仓等十三座粮库化为灰烬。

这时王京周围因战乱农民不得耕种,饿殍遍野。聚集在王京等地的倭军素倚龙山仓,闻听粮仓被焚,顿时泄了气。

 

 

 

(三)再拾款事

 

春暖之后,王京一带时疫流行。倭军进退两难,久居此地,水土不服,纷生恶疮,死亡相继。龙山仓既被查大受、李如梅潜兵焚烧,朝鲜将金命元等乘机驻军临津之南,绝倭粮道。倭军至此连连受挫,早已失去了初犯朝鲜时的锐气。

当宇喜多秀家将困境向丰臣秀吉汇报,丰臣秀吉只得同意他们自王京撤退,专意巩固釜山一带沿海占领地,同时与明军议款。

三月初三日,朝鲜倡义军在江边拾获宇喜多秀家射来的箭书,内陈乞和之意,不敢怠慢,忙将箭书呈给柳成龙。柳成龙读罢,暗想:李如松已无战意,或许愿意借此而退贼,那么未必不再回驻开城,届时众人也可以此了事。于是将箭书转递留守临津的明将查大受。查大受即遣家丁李庆火速驰往平壤,面呈李如松。

此时李如松正在平壤和战两难,沉吟不决。他自平壤大捷,锋芒锐甚。转战开城,势如破竹,不复问款事。及至碧蹄馆受挫后,气大索。再加上长期顿师绝域,离鸭绿千里,海气蒸湿,疾疫盛作,兵疲粮尽,早有休息之意。幕僚郑文彬、赵汝梅在旁,更是极力劝和罢兵,只是苦于无法借梯下台。现接到倭军乞和箭书,正是一拍即合,便和参军李应试商议。

李应试也深表赞同,并献离间之计道:“可遣冯仲缨别使加藤清正,使他与行长两虎争斗,此为上策。”但李如松此时方恨袁黄,只准议和,不予采纳。当下派人将箭书送达宋应昌处,并道:“倭贼有退兵之意,意欲归还二王子及陪臣。如若及时送还王子,则我师可以全师渡江。”

宋应昌见说,自度明军兵势既微,形势又不利。如果能假此退贼,也可算是不战而屈人之兵。于是上疏朝廷,禀明此事。

这边倭军自射去箭书后,如石沉海,多日不见回音。而明军又时时添兵进饷于开城,不断运来虎蹲等炮及战车列于江上,声势日张。驻师龙山的小西行长见倭军渐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开始又想起了老朋友沈惟敬,便给他写信,恳求封贡东归。

在明军主战派激情高涨时遭到冷落的沈惟敬,接到小西行长密书,暗想这下又轮到他来出头了,于是兴冲冲地赍书信向宋应昌汇报。

恰好此时宋应昌得到朝廷回复,同意议款,现得沈惟敬来报,自然满心喜欢。兵部尚书石星又特地指定沈惟敬专主款事。

三月十五日,宋应昌派遣游击周弘谟偕同沈惟敬前往龙山议款。临行,交待道:“此间和议,你既专主,我不当欺朝鲜,也不敢诬朝廷。你必须率策士五人,领倭众归日本,受关白降书以来。我得降书,然后转奏,请旨封关白为王,使之进贡,勿令误事。”沈惟敬唯唯领命而去。

明倭议和,自然遭到了以倭人为不共戴天之仇的朝鲜君臣的极力反对。沈惟敬兴冲冲地自平壤驰来,金命元对他道:“倭贼忿平壤之败,必有不善之意,何可更入?”沈惟敬答道:“倭贼自不速退,故而惨败,与我何关?”当下不听劝告,与周弘谟等自江华坐船往龙山。

到了龙山,小西行长等将众人迎到船上。沈惟敬寒暄一阵,随即递上宋应昌谕帖。

小西行长接过展开一看,但见内云:“汝等果能涤志湔非,尽还朝鲜故土,并还两王嗣及陪臣等,归报关白,上章谢罪,本部即当奏题,封尔关白为日本国王。”

小西行长读罢,惩于平壤被诈之前车之鉴,一时半信半疑。正沉吟不决间,沈惟敬对他密语道:“天朝以你们逾期而不退兵,故而发兵攻破平壤,以示天威。你们如果依遵前约,诚心归顺,天朝岂必穷兵剪灭?今二赞画统兵四十万,一抵鸟岭断你归路,一拒汉江阻你粮道;宋经略、李提督又亲统三十万之众,今将抵达,届时即欲撤兵也不可得了。我在平壤和你情熟,不忍不言而已。你们如果归还王子、陪臣,敛兵南还,则封事可成,而且两国无战争之祸,岂不俱便?”

小西行长闻言胆怯,便和宇喜多秀家商议对策。其时军监增田、石田等久滞异地,思归心切,故而喜闻沈惟敬所言。

行长素为倭军主和派,但鉴于平壤之被诈,还想固守王京,拘留王子,待封贡停当,然后再退。但宇喜多秀家及石田三成、增田长盛、小早川隆景等均以为不可,即与诸营将三十七人来谢,初步约定:以四月八日为期,倭军撤出王京,送还二王子及陪臣,明军也撤出朝鲜,并遣使去名护屋会见丰臣秀吉。

沈惟敬满口答应,并对行长道:“还朝鲜二王子,倭兵撤离王城归朝,然后李如松也各班师。”然后告辞回平壤向宋应昌、李如松汇报。

宋应昌得报,随即以参将谢用梓、游击徐一贯等伪称明朝使节,给旗牌带百余随从,偕同沈惟敬至王京,监督倭军南撤。李如松也应倭军要求,约束明、朝军乘机尾袭,于四月初八日重新进驻开城。

倭兵于是在汉江搭造浮桥,将京城龙山遗米二万石付于明将沈思贤,开始准备撤退之事。

 

 

 

(四)明、朝争议

 

    在朝鲜抗倭的日子里,李如松与柳成龙、李德馨等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当朝鲜王李昖及柳成龙、李德馨等人闻听自己所倚重的明朝大将李如松竟同意议和时,十分震惊。

李如松回开城后,柳成龙、金命元向他呈文,极言和好非计,不如进击。李如松批示道:“此先得我心之所同然者。”然而已是无意听用。李昖也累次差人请求进兵。李如松干脆推说自己受经略节制,不能任意行动,仍旧按兵不动。

朝鲜君臣无可奈何,只能是通过多方渠道争取。

一日,李如松接见接伴使李德馨,出示赤壁图。

李德馨览罢,随即作诗一首进上。诗云:

“胜负分明一局棋,兵家最忌是迟疑。

须知赤壁无前绩,只在将军斫案时。”

李如松读后,知道他有规讽之意,默然良久。

李如松又派游击周弘谟前往倭营。过坡州,柳成龙、金命元恰好在权栗阵中。周弘谟驰入阵中,命柳成龙以下入参旗牌。柳成龙道:“此是入倭营旗牌,我辈何为参拜?且有宋侍郞禁杀贼兵牌文,更是不可承受。”周弘谟强之三四,二人不答,顾自骑马回东坡。

周弘谟派人向李如松报告此事。李如松勃然大怒道:“旗牌乃是皇命。即使如鞑子之狞顽,见之也辄参拜,他们何故不拜啊?我先行军法,然后回军!”接伴使李德馨得讯,急忙报于柳成龙道:“明日不可不来谢罪。”

次日,柳成龙、金命元急急赶往开城府,诣门通名,意欲谢罪。李如松怒而不见。金命元想要退下,柳成龙忙止住他道:“提督应该是要试探我们,姑且待之。”其时小雨霏霏,二人拱手立于门外。

一会儿,李如松派人进进出出,暗中观察。见两人衣服尽湿,不由得心软了,即予召入。

二人领命,立于庭中。李如松立于堂上。二人就前行礼,谢罪道:“小的等虽然甚为愚劣,岂不知旗牌为可敬?只因旗牌傍有牌文,不许我国人杀贼。私心窃痛,不敢参拜,罪无所逃。”

李如松这才知道二人不拜旗牌的缘由,不由起惺惺相惜之意,转嗔作笑道:“此言甚是。牌文乃宋侍郞令,不关我事。”转而又道:“此间流言很多。侍郞如果听说陪臣不参旗牌,我容忍而不问,则必并责我。必须作呈文,略辨事情以求解脱。侍郞若有问起,我以此辨解;不问则置之。”二人拜辞而退,依所言作呈文,此事遂不了了之。

自此李如松遣人往来倭营,相续不绝。

又一日柳成龙、金命元前往拜见李如松,回归东坡。到天寿亭前,遇见査大受家丁李庆自东坡入开城,马上相揖而过。谁知到了招贤里,却有明军三骑自后驰来,当先一人喝问:“体察使安在?”柳成龙应声道:“我是也。”那人随即叱柳成龙回马。另一人手持铁锁,以长鞭乱捶柳成龙坐骑道:“走走。”柳成龙不知何故,只得跟着回马向开城而去。那人从马后挥鞭不已。随从都跟丢了,只有军官金霁、从事官辛庆晋极力追随。

过了靑郊驿,将到土城隅,又有一骑自城内驰出,对着三骑说了几句。三骑于是朝柳成龙拱拱手道:“可以去了。”柳成龙如坠云里雾里,不知所由而回。

次日,李德馨赶来相告,这才知道其间曲折。

原来,李如松所信任的家丁自外入内,向他禀报道:“柳体察使不欲讲和。全部撤去临津船只,勿令通使于倭营。”李如松闻报大怒,传令军士前往锁拿柳成龙,准备将他捆打四十。

军卒领命而去,柳如龙尚未拿到,李如松怒火未息,愤目圆睁,奋臂而举,时坐时起,左右尽皆股栗。

不一会,查大受家丁李庆来到。李如松急急问临津有船否。李庆答道:“船只往来无阻。”李如松大惊,急忙派人止住追捕柳成龙的军卒。又以家丁妄言,将他痛打数百,直至气绝拖出。同时又悔其错怪柳成龙,对人道:“假若体察使来到,我当何以处之呵。”

原来李如松常说柳成龙不肯和议,素有不平之心,故而才闻人言,也不详加省察,即暴怒如此。明倭最终还是谈成了和议,而倭军也因此退出了王京。

 

 

 

(五)南、北人之争

 

这段日子,对于李如松来说倒是颇为难过的了。除了明朝与朝鲜在对日和议一事上的分歧,明军内部还出现了南、北兵之争,让李如松颇有些焦头烂额。

原来,明军有南兵与北兵之分。南兵主要来自江浙一带,北兵则主要来自蓟辽。北兵多骑兵,善骑射;南兵多步兵,善火器。南兵素有抗倭传统,得戚继光阵法,然而必以马兵为声援。北兵在御虏方面功劳卓著,但抗倭经验不如南兵。因此,明军南兵北兵本来是相辅相成。

造成南北兵之争的,首先的责任在于主帅李如松。

李如松虽然智勇双全,有古大将之风,但用军打仗,评议功勋,多偏袒北兵而压制南兵。平壤大捷明明是浙兵先登,李如松却以老乡张世爵为首功,且多表北兵之功。于是,南兵不服,暗地里都骂李如松为“松鞑子”。吴惟忠、骆尚志、王必迪等功高劳苦,十分不平。事闻朝内,一度有人建议以南兵受节制于北将,准备于南兵别出元帅以领其军。

明朝历来是以文臣出掌军务,武将地位在文臣之下。但是,李如松家族世代镇守辽东,手握重兵,素不把经略宋应昌放在眼里。临战则与在宁夏时相似,每每自有主见,不愿听经略调度。两人因此渐生不和。经略宋应昌、赞画袁黄皆为浙江人,而提督李如松则是辽东人。军中之事,则多由南兵密通于宋应昌。

因此,南北兵之争又转为南北人之争,或称经略提督之争。

南兵军内同时传播流言:平壤之役北兵多斩首级,是因为南兵奉军令不割级,辽兵则于事先杀死无辜朝鲜人,将其剃发斩头冒充倭寇首级藏匿,事后出示报功。

关于明兵割朝鲜人充级之事,数万大军,难免莨莠这齐,或许有少数败类行其事,但肯定也有夸大之处。如倭军中就有大量朝鲜胁从者,难免在战争中被杀。李如松就曾对朝鲜陪臣道:“京城之贼不过八九千,而其余万余皆是你国之投倭者。拒战之时,射伤我之家丁及马匹,都是你国之箭。临阵斩级,大半有头发。”以朝鲜人充级的谣言或许就是这么一回事。

在这方面,袁黄是站在南人一边的。他听到流言,信以为真,便指责李如松道:“老爷何故做出如此之事呢?”李如松攘臂大叱,怒道:“可恶老和尚,何处得闻此话?”袁黄道:“这是公论。”二人不欢而散。

事后,袁黄下人对朝鲜陪臣道:“主事同年二百余人分布在台阁,此言必闻之,闻之则大事必生。”

果然,不久后风声传到朝廷。山东都御史周维韩、吏科给事中杨廷兰等随即上疏,以为平壤之捷,斩级千余,半为朝鲜之人;焚溺万余,尽朝鲜之民。李如松上疏自辨道:“臣率诸将歃血誓众,奉令惟勤。朝鲜国王焚香祸天,而移咨谢臣。朝鲜人臣焚香满道而叩首谢臣。假使臣杀其子弟,戮其父兄,彼将以仇关白者仇之矣,尚肯感臣而谢耶?昔乐羊伐中山,谤书盈箧;马援平交趾,谗者接踵。古之名将且然,何独顽钝稚鲁如臣耶?”

万历帝于是派布政使韩取善、巡抚周维翰等前往平壤查勘真伪,且令朝鲜据实以闻。

朝鲜王急忙尽一切所能为李如松辩诬,并派陪臣到北京呈送咨文道:即使如混乱扰攘的战时,李提督也命令必须先把我国男女老少挑拣出来,共活千余人。小邦屡请督进,李提督则因怜悯小邦生灵,挂起免死白旗,招降胁从。他又常告诫部卒,不许擅自砍杀。小邦虽然如此不堪,如何忍心自陷于欺骗皇帝之罪名呢?

如此一来,袁黄倒是满身是口也辨解不清了,只得承认所闻之误,向北将叩头谢罪。李如松犹不解恨,上疏参劾袁黄十大罪。终致他中察典,革职回乡。

这便是南、北人之争及经略、提督之争背景下的结果。

袁黄被罢后,南、北人之争并未就此结束。因论功不均,李如松遂为南兵所恶。尽管此时李如松作出诸多努力意欲缝补,然而已是无济于事了。

 

 

 

(六)倭军弃王京

 

倭兵据王京二年。锋陷所被,千里萧然。百姓不得耕种,饿死殆尽。倭酋愤于平壤之败,又怀疑京中人或有内应者,尽数搜出京中民众。自钟楼至汉江,列坐数万人。拔长刀,无论男女,以次斩杀。既屠鲜民,又焚烧公私闾舍殆尽。城中余民,闻柳成龙在东坡,扶老携幼,担负来投者不计其数。

然而倭军前有明朝大军,后有蜂起的朝鲜义兵,所守空有其地,人民逃者十之八九,粮草被焚,兵士多病,其处境已是岌岌可危,撤兵不过是其较为体面的一着而已。

四月十九日,宇喜多秀家终于被迫率三十七营撤离王京,挟谢用梓、徐一贯、沈惟敬等渡江南下退往釜山一带,命黑田长政殿后。加藤淸正不肯交还二王子及陪臣,也率部跟着南撤。

次日,李如松率大军入城。收查府库,倭军所余米四万余包,刍豆称是。柳成龙等也随后入城。但见城中遗民,百不存一。其幸存者都是饥羸疲困,面色如鬼。其时日气烘热,疠疫大炽。人、马死尸处处暴露。臭秽满城,行者掩鼻而过。几名平安道的和尚拿着铁锹畚箕,收拾尸骸,在城东多作大坎掩埋起来。公私庐舍,荡然一空。独有崇礼门以东,循南山下一带,倭兵所居处稍稍得以保全。在大街以北的宗庙三阙及钟楼各司馆学,荡然惟余灰烬而已。

柳成龙、金命元率领诸官诣宗庙废墟,放声痛哭。然后到李如松门下见伺候诸臣,号恸良久。朝鲜陪臣纷纷劝说李如松传令追击倭军,李如松答道:“归师勿遏。且朝鲜王子未还,伐之不可。”

次日,柳成龙再次前往拜谒李如松,问候起居,并道:“贼兵才退,此去料必不远。愿速进兵追击,勿失机会。”李如松道:“吾意也是如此。之所以不急追击,是因为汉江无船的缘故。”柳成龙奋然答道:“如果老爷要追贼。卑职当先出江面,整备舟舰。”李如松点头道:“甚善。”

柳成龙等既驰出江上,收拾船只。恰巧有京畿右监司成泳、水使李苹已收大小船只俱会汉江,大约八十余艘。柳成龙便派人回报李如松道:“船已办,兵可渡了。”李如松便督令中协大将李如柏率万余兵出江上。军士半渡,日已西斜,李如柏忽然口称足疾,道:“当回城内治病,然后再进。”于是乘轿而回。已达汉江之南的军队也尽都回渡入城。柳成龙痛心疾首而无可奈何。原来李如松其实无意追贼,不过是以谩辞应付而已。

不久,柳成龙忧愤成疾,闭门深居。骆尚志来访,问疾甚勤,并道:“朝鲜正当微弱,而贼犹在境上,练兵御敌最为急务。应当乘我兵尚未回朝,学习练兵之法,以一教十,以十教百。那么数年间皆成精练之卒,可以守国。”柳成龙被他说动了,当即驰启于行在,派所带禁军韩士立招募京中,得七十余人,往骆尚志处请教。骆尚志拨帐下通晓阵法者十人担任教师,倾心相授,日夜教习枪、剑、筤筅等技。

其实,李如松不想战,怕失信于人,也心疼自己的士卒;朝鲜君臣则有亡国之恨,切齿之仇,双方岂能互相体味得了的?二百余年的和平无事,已让朝鲜军队彻底丧失了战争力。在战争中朝鲜士卒往往退缩不前,而让明援军首当其冲,埋骨异国他乡;而另一方面许多朝鲜人反而投降倭军,专门攻杀明军。这无疑使明军逐渐产生不满,开始消极对待战争,他们最卖力的一役也只有平壤大捷。

宋应昌虽同意议和,仍然准备进剿倭军。闻倭军南撤,即渡清川江,进至平壤。发牌文给李如松,命他追剿贼兵,一面移咨朝鲜协同进兵。

朝鲜王得讯,随即以尹根寿为接伴使,以李廷龟、黄慎、柳梦寅为跟随。不久又遣金命元、权栗、李薲,别将崔远、节度使高彦伯、义兵将郭再佑、彰义使金千镒、庆尚兵使崔庆会等聚于宜宁,相机进剿。诸军凭着一股锐气渡过岐江,抵达咸安,粮草不继,士气受挫。倭兵大至,但闻炮声轰隆,人心汹惧,不战而溃,仍旧还渡鼎津。

这时明朝副总兵刘綎已奉诏率川兵五千赶到。

刘綎为嘉靖年间抗倭名将刘显之子。骁勇善战,力大无穷,使一把重一百二十斤的镔铁大刀,马上轮转如飞,天下称“刘大刀”。这次系自请从征,万历帝诏以副总兵,率五千川兵从征。原任参将许国忠也领南兵炮手一千,头戴白韬巾,身披半臂衣,分红、白、靑、黄诸色,善用火箭大炮枪刀之技,陆续渡江而来。

宋应昌便令刘黄裳视师,皆令军渡汉江,尾随倭军阵后,企图乘其惰归袭击。使其战既不能,屯又不可,待其粮尽不支,狼狈乱窜,大军相机剿杀。不料倭人颇懂兵法,他们烧浮桥,沉渡船,野次严警,步步为营,一日只行三四里,用分番迭休法缓缓而退。明、朝联军无懈可击,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去。

五月初七日,李如松亲率大军由王京出发,渡汉江,屯于忠州。闻尚州倭兵烧营屯遁去,便翻越鸟岭前往闻庆。刘綎也率川兵直奔忠州鸟岭。

鸟岭广亘七十余里,悬崖镵削,中通一道如线。灌木丛杂,骑不得成列。李如松见到鸟岭天险,想起当年申砬兵败之事,叹道:“有险如此而不知守,申总兵可谓无谋呵。”

倭军尚拒险而守。而查大受、祖承训等抄小路翻越槐山,出鸟岭后。倭军大惊,于是往前移驻于釜山浦。这时沈惟敬还在行长营内,闻大军翻越鸟岭,恐怕他们阻挠和议,忙派人禀告李如松不要追击。

五月十五日,李如松抵达闻庆,于是分部诸将:以刘綎率福建、川蜀、南蛮等处召募兵屯星州八莒县;以吴惟忠率南兵屯善山凤溪县;以李宁、祖承训、葛逢夏率辽广兵屯居昌;骆尚志、王必迪则率南兵屯庆州。

一切布置停当后,这才返回王京。不久又张疑兵,分遣刘綎、祖承训等进屯大丘、忠州;檄调李舜臣的全罗水兵分布釜山海口。明军乘胜收复南原、晋州和汉江以南千余里朝鲜故土。

倭军尽数退到沿海一带后,自蔚山、西生浦至东莱、金海、熊川、巨济,结营掘堑,结十八屯。都是依山凭海,首尾相连,筑居屯种,为持久计。

至此,除全罗、庆尚二道部分沿海地区仍为倭军占领外,其余各地全部收复,短短两个月内朝鲜战局略定

                        

 

 

 

————

①计头:日本官名。加藤清正时任主计头。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东李西麻(22)
    东李西麻(21)
    东李西麻(20)
    东李西麻(19)
    东李西麻(18)
    东李西麻(17)
    东李西麻(16)
    东李西麻(15)
    东李西麻(14)
    东李西麻(13)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