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文学殿堂 >> 小说剧本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东李西麻(11)          【字体:
第七章 战事方未了,河套又来凑热闹
作者:郭进艮    文章来源:玉苍山下    点击数:2856    更新时间:2011/7/12

(一)河套,河套!

 

汹涌奔腾的万里黄河,流经长城西北境,由北经东向南,绕成了一个“几”字形,如同绳套的形状。于是,长期以来,人们把“绳套”内的这片土地称作“河套”。

这里是北方最肥沃的土地之一,向来有“黄河百害,惟富一套”之说。自东边的偏头关到西边的宁夏镇,延袤二千余里,水草丰美,马羊如云,常常成为北方游牧民族的觊觎之地。周为朔方地,秦为河南地,唐设三受降城于河外;十六国的赫连勃勃、北宋的赵元昊均据此为国。明初曾隔河驻兵,故能保延绥无事。到了后来,因为这里地势平坦空旷,不利于防守而放弃了……

明太祖统一中原后,元惠宗妥欢贴睦尔弃大都北逃,是为北元政权。明洪武三年(北元至正三十年,1370),元惠宗死于应昌。子爱猷识理达腊继位,改元宣光,是为昭宗。昭宗卒,弟脱古思帖木儿继立,改元天元。再数传至坤帖木儿,都被臣下所弑。在那漠北绝域,渐不复知帝皇尊严。有一个叫鬼力赤的,竟篡位自立,去大元国号,称可汗,遂称鞑靼。

因鬼力赤不是元帝血统,部众不服,其部阿鲁台将他杀死,另立坤帖木儿弟本雅失里为汗。本雅失里杀明使者,又和雄踞蒙古西部的瓦剌部①相为攻战,且与阿鲁台不和。明成祖御驾亲征,率五十万大军深入漠北,大破鞑靼兵。本雅失里穷途末路,走依瓦剌,反为瓦剌袭杀。瓦剌遂立答里巴为汗,鞑靼则另拥阿台为汗。两者各自拥立北元汗裔为傀儡,此消彼长,相互攻战不已。

宣德八年(1433),脱欢立脱脱不花为可汗,自任丞相。瓦剌部乘鞑靼在明军打击下势衰,杀阿鲁台及阿台王子,坐收渔翁之利,逐步并吞其部众。到脱欢的儿子也先掌权时,已经完全兼并了鞑靼。

正统十四年(1449)秋,也先拥众从大同侵入内地。英宗皇帝雄心勃勃,率五十万大军北征,结果在土木堡一败涂地,蒙尘漠北,史称“土木之变”。其弟明代宗即位,改元景泰。
  景泰三年(1452),也先灭脱脱不花。次年自称大元田盛大可汗,年号添元。不久为所部阿剌知院所杀。鞑靼部长孛来平章再来攻破阿剌,拥立脱脱不花的儿子麻儿可儿,号小王子。于是瓦剌势衰,鞑靼复炽,屡为大明边患。

天顺年间,麻儿可儿又和孛来相互仇杀。麻儿可儿死,众立其兄脱思,号摩伦汗。自此,鞑靼部长更加各自专擅。

当初鞑靼各部寇边,或在辽东、宣府、大同,或在宁夏、庄浪、甘肃,来去无常。到了景泰初,开始犯延绥、庆阳,然而部落少,不敢深入。至此有一个叫阿罗出的,首先率众潜入河套居留,遂逼近明朝西部边境。随后孛来与别部毛里孩等接踵而至,掳汉人作为向导,抄掠延绥。

宪宗成化年间,鞑靼再次发生内讧。阿罗出和孛鲁乃合别部癿加思兰、孛罗忽入据河套,为久居之计。后来毛里孩、孛鲁乃、阿罗出势力渐衰,满都鲁入河套称可汗。朝臣多次提出大举搜套,将鞑靼骑兵驱出河外,沿河建筑城堡,以绝后患。均以种种原因不了了之,致使河套成为虏骑的温床。

成化九年(1473)秋,满都鲁及孛罗忽、癿加思兰大举深入,直抵秦州、安定诸州县。左都御史王越侦知敌寇精锐尽出,老弱留居红盐池,便与诸将许宁、周玉率轻骑昼夜疾驰三百余里,直捣其巢穴,复邀击于韦州。满都鲁等败归,见妻子畜产已荡尽,相顾悲哭而去。自此不敢复居河套,数年内边患稍息。

成化十年(1474),明朝始置陕西三边总督。诏王越驻固原,统一指挥延绥、宁夏、甘肃三镇军务,严防套寇。总兵、巡抚以下,并听节制。

退出河套的鞑靼诸部,这时陷入了内乱当中。他们互争地盘,自相残杀,数年间孛罗忽、癿加思兰、满都鲁诸强酋相继死去。一个叫把秃猛可的开始崛起,击败瓦赖,统一鞑靼诸部,自称大元大可汗,是为达延汗,明人也呼为小王子。

弘治元年(1488),达延汗开始奉书求贡。此后屡次入贡,渐往来河套中,出没为寇。朝廷又开始讨论收复河套,但又为礼部尚书倪岳等所阻。

弘治十三年(1500)冬,达延汗复居河套。以十万骑从花马池、盐池入,散掠固原、宁夏境,三辅震动。到了嘉靖年间,已是控弦十余万,最称富强。

达延汗死,三传到其孙打来孙汗时,开始徙居东方。从父辈吉囊、俺答等留据河套,狡悍好战,为诸部尊长,继续蹂躏西北诸边。

而吉囊死后,诸子吉能、狼台吉等散处河西。势既分散,俺答遂独称雄,控制右翼三万户,称司徒汗,与大汗不相下。不时寇边,令朝廷颇为头痛。
  总督曾铣又开始议复河套,首辅夏言予以全力支持。世宗皇帝令曾铣上方略,便宜从事。曾铣调集兵马,修缮边塞,击破套寇。不料次辅严嵩却道:“曾铣开边启衅,误国大计所致。夏言表里雷同,淆乱国事,当罪。”于是夏言、曾铣竟以此得罪,不久斩西市。自此鞑靼盘踞河套日深,我朝兵马日渐消耗,廷臣再也不敢言收复河套之事了。

嘉靖二十九年1550秋,俺答纠集诸部大举内犯。沿着潮河川南下抵达古北口,别遣精骑从间道溃墙而入,掠怀柔,围顺义,长驱直抵通州。分兵四掠,焚湖渠马房,京师一带大震,是为庚戌之变。
  世宗大惊,召诸镇勤王。咸宁侯仇鸾、保定巡抚杨守谦等各以兵至,都怯懦而不敢战。敌寇焚掠三日夜后,方才引去。仇鸾率着部众,只能是远远地跟随在后面。敌寇突然回军,明军出其不意,一时大溃,死伤千余人,仇鸾几乎被俘。敌寇于是大摇大摆地由着古北口出塞。诸将收斩遗尸,得八十余级,以捷闻。

俺答入犯的目的其实只在求贡市,回去后即遣其子脱脱为使。时仇鸾方用事,于是议开马市。第二年春,以吏部侍郎史道主管其事,拨发马价银十万两,开市大同,次及宣府、延绥、宁夏。不久,世宗皇帝又后悔,诏罢马市。于是俺答以汉奸赵全等为向导,继续骚扰西北边境。   
   
隆庆四年(1570)冬,俺答孙把汉那吉率其部十人来降,明朝授指挥使之职。俺答方西掠吐番,闻讯急忙退还,约诸部入犯。王崇古檄诸道严兵防御。俺答遣使来请命,王崇古遣旗牌鲍崇德传话:“朝廷待把汉甚厚,如能缚献诸叛人赵全等,则可将把汉放还。”俺答大喜,屏旁人相告道:“我不作乱,此前都由于赵全等。假如天子能封我为王,为北方诸部尊长,谁敢为患?即使我死,我子孙当袭封,他们衣食中国,忍心悖德吗?”于是遣使乞封,且请输马,与中国铁锅、布帛互市,随执赵全、李自馨等数人来献。王崇古便奉旨将把汉遣归。俺答大喜,上表称谢。
  王崇古于是上疏力主封贡。穆宗终于听从他的建议,诏封俺答为顺义王。俺答自此约束诸部勿入犯,严戒部卒掠夺边民每年前来参加互市。朝廷也厚加赏赉,西塞局势得以稍缓。

俺答死后,其子黄台吉袭封为顺义王,改名乞庆哈,数年后也卒。万历十五年(1587),子撦力克继位。初时尚可,及至西行远边,而套部庄秃赖等据水塘,卜失兔、火落赤等据莽剌、捏工两川,数犯甘、凉、洮、氓、西宁间。其他部落不下数十种,渐出没塞下,顺逆不常。

神宗恶之,于万历十九年下诏并停撦力克市赏。不久撦力克叩边输服,率众东归,唯独庄秃赖、卜失兔等寇掠如故。至次年哱拜起兵宁夏时,诸部遂助纣为虐,相率入犯

 

 

 

(二)麻承诏之死

 

哱拜灭后,切尽妣吉率曾援助兵变的着力兔、宰僧、庄秃赖、土昧铁雷、火落赤、汉把都儿等前来请罪,顿首花马池长城关下,乞开互市。其中以着力兔、宰僧最为诚恳,愿立奇功,各差夷使进马七匹。

叶梦熊以此奏闻,万历帝道:“逆酋虽称悔罪求款,未见立有奇功。奈何轻许堕其奸计?其务振扬威武,勒令尽献隐匿叛人,立功自赎,方许开贡。”

宰僧于是先后缚献叛人丁扯布、李敖霸及马世杰、张敖霸等,但朝议仍然久而不决。于是着力兔、宰僧以及后文提到的卜失兔、永邵卜大成台台等仍旧时常入寇。我的长子麻承诏便是死于这时

麻承诏自幼随我从军,以荫授武职,作战勇敢,屡立战功,年纪轻轻便平步青云,万历十五年(1587)以游击为宣府独石等处右参将。但此后因言行不检,迭遭厄运。

先前有蒙古兀良哈三卫部酋史二官,因与黄台吉不和,于嘉靖年间内附,与另一部酋车达鸡往来虏中,为间谍以立功自效。贡市成,无用武之地,惟仰食县官而已。依故例,史、车二夷每月有粮食供应,每年有一次大赏、三次小抚。万历十八年1588)春自正月至四月,依例当行小赏。后来因为粮食供应不足,改为六月。而史二遂怪负责其事的麻承诏不予供给,携所属二千五百八十三口叛逃出边。边将追问,史二官答道:“我离开这里,是因为内地多耕地,没有我们住牧之处呵。况且麻将军已经两个月不给我月米了。不去,将如何呆下去?”

事闻,兵部以边将失于抚驭降罚,将麻承诏予以降级处理。继而圣旨下,以他“身为主将,职在抚夷。顾乃贪淫侵夺,贾怨启叛”的罪名革职回卫。万历十九年九月,阅视左给事中钟羽正又参论要将他“提问追赃”……

因此,麻承诏近年来其实是一直处于惴惴不能自保的状态。

直至宁夏哱拜变起,麻承诏奉旨随我出征,戴罪立功,方才摆脱了言官的追究。

宁夏之役,哱拜父子率众从城内杀出,企图突围前往勾结河套部。麻承诏随我率军奋勇迎击,大败叛军,擒斩一百十八人,夺获大量骆驼器械,将他们重新驱回城内,此役几乎活捉哱拜,敌兵闻风丧胆。河套部着力兔几次试图与哱拜里应外合,共抗明军。承诏奉我命率众前往堵截套寇,擒斩一百二十余级。

哱拜之乱平后,麻承诏得以赎罪并授宁夏参将之职,在边陲声名鹊起

不久苍头军招奈等人,因守堠报警失职为承诏所责罚。他们不但不自省,反而怀恨在心。着力兔便以厚利贿赂苍头,要他们弑杀麻承诏。招奈等见利忘义,竟于夜半偷偷溜进军帐,刺杀熟睡中的麻承诏……

一员即将升起的将星就此殒落!

万历二十一年(1593),周光镐以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宁夏后,往捕叛逃虏中的招奈并予处死,总算是为承诏吾儿报了仇。

叛逃出边的史二官屡犯边疆,成为明朝新的边患。顺义王撦力克于万历二十年(1592)四月擒住史二献给朝廷,万历帝以此颁诏,宣布复还撦力克二年市赏。而卜失兔等则因朝廷不允开市,继续频繁寇边。

 

 

 

(三)卜失兔寇边

 

卜失兔是吉囊嫡曾孙,把都儿黄台吉之子,其家数代为河套之长。他承袭父职时,年仅十三岁,从父切尽台吉极力辅佐。切尽台吉死后,卜失兔遂无法节制诸部。其时河套诸部分四十二枝,各为雄长,卜失兔空建其名于上。

朔漠素无痘症,自嘉靖间鞑靼深入石州,传染此症,犯者即死。有一个叫打儿汉的,和伙伴秃退台吉奉命赴红山互市,也染痘病死于回归的途中。秃退子阿计怀疑其父系在贡市上中药酒遇害,日夜思欲报仇作乱。卜失兔为人狡悍,常以赏薄不满,表面柔顺,实则暗中支持阿计。

万历十八年(1590),顺义王西行,火落赤乘机率众犯洮、河。卜失兔将往援助,携其妻女出套。其母哭泣劝道:“慎重,勿往。我闻西塞汉将军兵法严,儿子何不自喜而偏要行此不轨之事啊?恐怕不能保全性命呵。”卜失兔不听,以爱女居于帐中,竟往西海而去。其母复遣使者追劝。卜失兔骑在马上,扬扬自得地对来使道:“不要妄言,为我谢母。我既出去,岂可空手而返啊?”

不久,卜失兔盗我水泉营边。明军追逐三十里,斩首捕掳无数,夺获马牛羊数以万计。卜失兔对部长道:“此耻何日可雪呵?”于是鼓行而前,复从永昌宋家庄穴墙入塞。甘肃总兵张臣逆战水泉三道沟,手格杀数人,夺其坐纛。将士斩级以百数,生获牛马羊一万零八百余。卜失兔中流矢,溃围向西北走,闻听爱女被明军擒获,正被囚于槛车之内押赴军门,仰天大哭道:“伤哉我女,恨不听阿母之言,以至于此呵。”自此不敢回河套,与宰僧逃匿西海。不久,托宰僧前来谢罪。其母及顺义王也代为言。朝廷于是送还其女,命他归套。

总督郑洛怜其窘困,又派裨将杨桂送还所夺骆驼三十匹,以示优恤之意。卜失兔却反而将杨桂扣押以为人质,再次乘虚入边。明军予以一举击破。卜失兔连夜脱逃,从镇羌驿出口望河套而走。此后方才乖乖地前来就市。

万历十九年(1591)冬,打儿汉子土昧与他部明安互市结束,再次逼临边塞索取市赏,声称将犯内地。总兵杜桐与巡抚贾仁元决定主动出击。于是令参将张刚自神木,游击李绍祖自孤山,杜桐率轻骑自榆林,三道并出,遇敌力战,大破套兵,共斩首四百七十余级,杀死虏酋明安。杜桐虽然因此立了大功,但是延绥自吉能纳款,塞上休兵二十年,至此兵端复开,仇益不可解了。

第二年哱拜造反,着力兔、宰僧声言与哱拜为一家,卜失兔更是跃跃欲试,也引兵援助。哱拜灭,卜失兔乞款不成,复又纠合诸虏,声称将要入犯。一时其势汹汹,人心惶惶。延绥巡抚李春光上疏告急道:“套虏卜失免纠诸款虏,声将入犯。延镇兵寡边长,势难独御。”

这时卜失兔渐趋成熟,及其所部已成为大明西边一大威胁。兵部随覆:“宜敕督抚镇道行大小将领,严加堵截,互为犄角,期图剿减。更差忠勇通官诘责顺义,晓谕黄妇并着、宰二酋,毋得阳坚款顺,阴为助逆。”万历帝颁诏从之。

 

 

 

(四)麻家将破贼

 

不想卜失兔说来就来了。万历二十二年(1594)七月二十日,卜失兔纠诸部西深入定边,犯延绥,扎营张春井。

我当时担任延绥总兵官,与副总兵马孔英等率部乘虚出百里之外,到河套捣其老巢,斩首二百五十余。自宁塞返回,再邀杀其失散中途的零骑。各路将领都以斩获报功。

卜失兔遭此挫折,自然不肯甘心。八月十六日,再度倾巢内犯,深入固原塞。

套虏势大,盐池、韦州横遭蹂躏。副总兵姜直,参将邓凤、石尚文,守备李国用、吴继祖、李鲲等捍御无能;游击徐龙、萧韶成、梁继祖分任应援,观望不进;固原总兵杨浚远走河、洮,逗留观望;连曾经在哱拜之乱中表现英勇的宁夏总兵萧如薰,也是檄之不前,坐视虏寇猖獗……河套部于是从沙梁溃墙而入,转掠到下马关,深入内地三百余里。所过之处烧杀掳掠,无恶不作。

消息传来,中外震悚。万历帝大怒,诏令总督叶梦熊严饬将领,务期亟创;巡抚吕鸣珂移驻固原,就近调度,严防群酋抢掠,并杜绝火落赤窥伺;首要责任人萧如薰、姜直以观望不前,俱革职下巡按御史提问。另外命原居庸总兵解一清以原官挂印镇守宁夏,固原总兵杨浚以原官挂印镇守甘肃。

我督率副将萧如兰等连战晒马台、薛家洼,兵备使赵楫,诸将王威、王国栋、马孔英、杜松、李震等无不奋勇争先,共斩首二百三十余,获畜产一万五千余,成为套寇入侵以来首场大捷。万历帝大喜,为此告庙宣捷,进署我为都督同知,荫一子实授本卫正千户世袭,自赵楫以下赏银有差。

套寇转掠他处,东西倏忽,令诸将防不胜防。直至九月十三日,他们在内地骚扰了将近一个月后,转至马莲井地方。游击李经、史见,参将李鲲,守备杜松等率二千六百余骑邀击。套寇颇有折损,便往回逃走。明军乘势贾勇而进,穷追不舍。

不想却是一个陷阱。突然间伏兵四起,大量敌寇蜂拥而来,箭如飞蝗,喊声震天。明军大败,史见及旗牌张禄、把总叶秀血战阵亡,李经、杜松等皆负重伤,士卒死亡过半。

正在万分危急之际,我率援军突然赶到,斫入重围。河套部久战正疲,乍逢我们这支乘锐而来的生力军,顿时阵脚大乱。杜松等大喜,复裹创力战。明军无不奋勇争先,共斩首百余颗,套寇败退回巢。

然而卜失兔贼心不死,直至十月一日,仍在三边一带窜扰。守将捍御无能,观望不前,多以退怯论罪。惟我亲自率军赴援,号称敢战,以功升署都督同知。

万历二十三年(1595)春,虏寇屡犯宁、固边疆,我和总兵解一清,道臣赵楫、荆州俊,诸将马孔英、王輗、王威等率兵防堵,屡挫其锋。共计斩首五十二颗,夺获夷畜器颇多。陕西总督叶梦熊在疏议安边四事时指出:“近如总兵麻贵,宿将也。诸凡充操,赏犒亲丁,皆宜优厚。而副参以下有显过可指临阵退缩者,悉听参治,庶有以责其成功。”

这时卜失兔再次攻入延绥、宁夏边塞,大掠八日,掠取金银财物而去。顺义王撦力克约他纳款,卜失免执迷不悟,拒不听劝,准备再次大举入犯。

为了消弥边患,我决心大举进兵,主动出击,予以严惩。

万历二十四年(1596)二月,我统劲兵一万五千人,分左、中、右三路:游击阎逢时等为中军,出红山;参将师以律等为左军,出高家堡、神木、孤山;参将孙朝梁、杜松等为右军,出定边、安边、平山;我自以大军当一面。

诸将分布停当,同时进击,衔枚疾趋,逾塞六十里,奔袭卜失兔营。我军如神兵天降,奋勇砍杀。敌寇猝不及防,一时大溃。共俘斩四百零九名,其中有二名头目,获马驼牛羊一千五百四十九匹,盔甲夷器三千六百八十二项等。

卜失兔遭此惨败,只好投奔顺义王撦力克,终我任内不敢生事。

功高遭嫉为古之定理。一时谤言四起,如空穴来风。我便产生了激流勇退、解甲归田的想法,上表托病乞归。

万历帝本已准许我回卫调理,但是兵科署科事刑科左给事中徐成楚上疏道:“总兵麻贵者,臣不知何似人也。顾督抚疏称九塞一时宿将,四镇无二功臣,即其人可概见。臣闻其病非真病,不过避嫌释负之私,是以休未及休,犹树借著折冲之绩,似当免留,结此残局,此本兵之任也。”

徐成楚是有名的铁面谏官。总兵董一元,副将施朝卿、佟养正等名将先后被他参劾过,连大学士赵志皋、兵部尚书石星、两广总督陈大科、陕西巡抚刘光国也难逃其口。夙未谋面的他,不想对我竟如此青睐有加。朝廷最终同意了他的建议,仍留我管事,料理边防。

到了这年八月,由于我一再要求回乡养病,最终获得准许,保留职务而不理事;延绥总兵一职则由原保定总兵杜桐填补。

 

 

 

(五)李如柏镇宁夏

 

鞑靼青海部长永邵卜大成台吉为俺答从子,向来部众强盛。隆庆五年(1571)求款,初授指挥同知。后以王崇古请,迁都督同知,再进龙虎将军。为人反复无常,剽悍而且狡诈。自以贡市在宣化,守臣待他甚厚,不便以兵戈相扰,便随顺义王西迎活佛,留据青海。改名瓦赖他卜囊,要挟市赏,纠众内窥,杀害明将李魁,年年成为边患。先前大家只道青海出了个强酋瓦赖他卜囊,谁也不知道他就是原先的永邵卜。

万历二十三年(1595)九月,永邵卜大成台吉大举入犯,拥劲骑直入南川。

消息为属番侦知,火速密告。陕西三边总督李汶檄参将达云、游击白泽暨马其撒、卜尔加诸属番,设伏邀击。达云在要害设下伏兵,令番人绕出朵尔峡外,潜挖其背,而自提精卒二千截击。

这朵尔峡口即当年李魁遇害之地,杀害李魁的虏寇头目把都儿也在来犯军中。虏寇方横行,直闯穵榨越关,不想正好堕入官军的埋伏中。一时明军攻其内,属番攻其外,夹击摧残。虏寇首尾不救,几乎全军覆没。前后共计斩首六百八十三颗,把都儿也被擒斩,永邵卜仅以身免。其走峡外的部众,尽为番人所歼。是为西陲战功第一。

达云既胜,料想永邵卜必然再次前来,厚集以待。一个月后,永邵卜大成台吉果然纠真相、火落赤部倾巢而出,先图番寨以诱官军。属番不能支,只得投降。虏寇遂入犯西宁,西宁军坚不可破,敌寇这才遁走,明军追奔数十里而还。达云于是招集番人,当初和套寇联合者有七十余户,皆复其业。不久,万历帝以功进达云为总兵官,镇守甘肃。

这时由于朝鲜战事暂息,明军相继班师,李如柏升任贵州总兵官都督同知。这年十一月,李如柏以原官挂印充镇守宁夏总兵官。当时我尚未去职,“东李西麻”一度共同镇守西北边城,防御河套虏寇。

第二年三月,火落赤、真相等自洮州境外抢西番拨剌等族,回至地方野牛川等处住牧。不久又纠合瓦赖他卜囊(永邵卜)、昆都鲁、歹成等部,意欲密抢哈家番人,乘便窥犯内地,犯洮河。

十四日,临洮总兵刘綎部参将周国柱等汉番兵马在莽剌川脑与瓦赖他卜囊、昆都鲁、歹成等相遇对敌,斩获首虏一百三十六名颗,获马牛杂畜二万有余,夷器无算,而我兵马保全无失。万历帝闻捷为告郊庙宣捷。刘綎等进秩予荫有差。

九月,河套部着力兔、阿赤兔、火落赤等又合谋犯宁夏,李如柏将其击败。着力兔、宰僧再犯平虏、横城,被副总兵马孔英偕参将邓凤、游击吴宗尧等力战。虏寇大败,抱头而逃。明军大获全胜,斩首二百七十五级。

捷闻,万历帝大喜,升李如柏右都督,荫一子本卫试百户不世袭,赏银四十两、丝四表里;副总兵马孔英遇大将员缺推补;参将邓凤加副总兵,游击吴宗尧准实授,其他有功将士各赏银有差。

万历二十五年(1597)四月,李如柏再以病乞归,得到批准。

合计他在宁夏镇守前后仅一年半,辞归后则家居达二十余年。

李如柏既归,杜桐转代其职。着力兔、宰僧再次入犯,杜桐逆战水塘沟,俘斩一百二十级。套寇再次纠集诸部连犯平虏、兴武,杜桐督诸将马孔英、邓凤、萧如蕙等连战破之,斩首二百余。而延绥将士也多次成功捣巢。诸部长这才惧怕,尽都乞款。朝廷同意恢复贡市,自哱拜之变以来重新燃起的西北诸边烽火始熄。

 

 

 

 

————

瓦剌:明人称西蒙古为瓦剌。元称斡亦剌,清译卫拉特或额鲁特。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东李西麻(22)
    东李西麻(21)
    东李西麻(20)
    东李西麻(19)
    东李西麻(18)
    东李西麻(17)
    东李西麻(16)
    东李西麻(15)
    东李西麻(14)
    东李西麻(13)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