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文学殿堂 >> 小说剧本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东李西麻(18)          【字体:
第十三章 将军未捷身先死
作者:郭进艮    文章来源:玉苍山下    点击数:3190    更新时间:2011/9/16

(一)辽东虏寇

 

大明辽东,与鞑靼、女真诸族及朝鲜相为毗邻,边墙近二千里,城镇一百二十余处,素有“京师肩臂”之称,可见其战略地位之重要。

所谓南倭北虏,对晚明政府威胁最大的“北虏”除了西边的套寇,还有东边的辽寇。

俺答封贡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了以套寇为代表的右翼鞑靼的侵扰,但以辽寇为代表的左翼鞑靼及兀良哈三卫却骚扰依旧。

明朝蒙古主要分为鞑靼、瓦剌,鞑靼在东,瓦剌在西,此外还有兀良哈三卫①等。鞑靼作为蒙古本部,以铁木真黄金家族一脉为大汗。然而一直是扰乱不堪,或为明军所逐,或为瓦剌所并,或自相相残……如此延续了百余年。直到明宪宗成化十六年(1480)达延汗把秃猛可即位后,击败瓦剌,翦灭叛臣,这才结束了大权旁落、四分五裂的局面。

达延汗统一鞑靼各部,分六万户以治之,成为蒙古中兴之主。自领左翼察罕儿、哈喇哈、兀良哈三万户,三子济农阿著领右翼袄儿都司、土蛮、应绍不三万户②。死后经阿著、卜赤,传到其曾孙打来孙汗时,鞑靼又陷于分裂。

打来孙的从父俺答耻居侄儿之下,自控制右翼三万户,久不听约束。此时左翼三万户中,兀良哈万户已因叛乱被剿灭。打来孙为避开俺答,不得不率察罕儿、哈喇哈二万户东迁辽河河套一带住牧,并与原先在这里一带活动的兀良哈三卫加强联系,相互通婚。

隆庆元年(1557),打来孙卒,其子土蛮于次年继位。土蛮继位时年仅二十岁,号称扎萨克图汗,是位颇有作为的蒙古族领袖。他后来令左翼察罕儿部脑毛大黄台吉、哈喇哈部速把亥,右翼袄儿都司部切尽黄台吉、土蛮部力克、应绍不部火落赤等实力派酋长执政理事,使鞑靼左右翼在名义上维持统一局面。并向珠尔齐特(女真)、额里克特、达奇鄂尔三部落征收税赋。使鞑靼左翼东迁后再度强盛,成为明朝北方最有威胁的游牧势力。

俺答封贡以来,西北数十年相对安定。而身为蒙古共主的土蛮对此耿耿于怀,怒对其部下道:“俺答不过是个奴才而已。现在竟然封王,位居于我之上?”于是挟兀良哈三卫窥辽,志在依俺答例求封。明辽东巡抚张学颜上疏道:“敌方凭陵,而与之通,是畏之也。制和者在彼,其和必不可久。且无功与有功同封,犯顺与效顺同赏,既取轻诸部,亦见笑俺答。”

明朝廷的考虑,一方面无非感觉挟而求封,答应有失天朝尊严,另一方面则恐怕因此得罪土蛮的竞争对手的俺答。然而土蛮见愿望得不到满足,十分恼怒,接着便拥众屡次侵犯辽塞了。内哈喇哈酋长速把亥拥有部众两万余骑,常与他并骑内犯;兀良哈三卫则往往充当向导,气焰十分嚣张。而在此同时,海西、建州诸部女真也日益强大起来。土蛮弟大委正还同海西女真哈达部长王台联姻,相互关系更为密切。他们有时各部联合,有时单独行动,在西起锦州、北镇,东及宽甸、抚顺,南自辽阳、沈阳,至于海州、盖州,到处杀掠。少者一两万骑,多者一二十万众,声势浩大,烟尘蔽天。所过之处,焚掠几尽,村堡荡然。

自隆庆以来,几乎无岁不战。直至李成梁崛起,辽东明军开始重振军威。虏骑屡次入犯,多为李成梁等所败。李成梁也因此不断成长,终于成为一代名将。

隆庆元年,土蛮大入永平。时任辽东险山参将的李成梁赴援有功,进副总兵。

隆庆三年四月,虏酋张摆失等拥众寇边。辽阳副总兵李成梁率军迎击,斩获贼首张摆失等一百六十四级。余众远徙,其地遂空。

隆庆五年十二月,土蛮寇河东。总兵李成梁率军御于卓山,麾副将赵完等夹击,断其首尾。乘胜直捣敌寇巢穴,斩首五百八十余级。

次年十月,土蛮率六百骑在旧辽阳北河扎营,准备集诸部大举入犯,又被李成梁击走。

万历元年,土蛮子卜言台周会同哈喇哈部长炒花等大举入侵沈阳。李成梁率偏将宋承恩等力战于南静九营,斩二百零七级。

次年,土蛮集鞑靼诸部,并联合女真建州部进攻清河堡。建州卫都指挥使王杲先前诱杀守备裴承祖,至此助纣为虐,大举入犯。

消息传来,万历帝谕告兵部尚书谭纶道:“前报虏数十万犯辽,已到近边,朕心夕惕。经旬杳然,有无失事,其以实闻。”

不久,辽东传来捷报:总兵李成梁提兵问罪,直捣红力寨,斩首一千一百。东夷王台执送逆酋王杲父子致境上。

原来,李成梁见王杲入犯,檄诸将分屯要害,而令参将曹簠挑战。诸军四面起,敌寇大奔,尽都聚在王杲寨内。其寨地势高,靠深沟坚垒以自固。李成梁用火器攻击,破数栅。把总秦得倚等先登,诸将继后。王杲逃往高台。其时大风起,明军乘机纵火焚烧,毁其营垒而还。

王杲又逃匿到阿哈纳寨。曹簠率精骑追击。王杲再走南关,投奔海西女真首领王台。明朝以官爵悬赏,王台将王杲擒献给官军。

万历帝大喜,诏磔王杲于稿街,加封王台为龙虎将军。李成梁进左都督,世荫都指挥同知;其余有功将吏悉增秩。

万历三年二月,土蛮犯长勇堡,被李成梁击败退走。

其年冬天,炒花大会黑石炭、黄台吉、卜言台周、以儿邓、暖兔、拱兔、堵剌儿等二万余骑,从平虏堡南掠。副将曹簠驰击,遂转掠沈阳。见城外列营,于是据守西北高墩。李成梁发火器邀战。敌众大溃,弃辎重而走。追至河沟,乘胜渡河,击斩数以千计。

第二年,黑石炭、大委正屯营大清堡边外,谋袭锦州、义州。李成梁率选锋驰二百里,攻破其营,杀部长四人,获级六十余。

万历四年,黄台吉拥老撒大会土蛮拥众十余万,欲犯广宁。于是,秦得倚、查大受、徐国辅、陶承喾等诸路出兵。其时速把亥则沿辽河连营四十里。李成梁偕李如柏、李平胡、李得金率精兵出镇安堡,出塞二百里,直驰敌寇老巢养善木,斩八百八十二级。

万历五年五月,土蛮复入,联营河东,而遣零骑西掠。李成梁再次捣其巢穴,得利而还。

万历六年正月,速把亥纠合土蛮大举入犯,土蛮移师开原、辽阳间的劈山。李成梁以十七驰沈阳,次日至丁字泊,敌方分骑数百绕墙而入。李成梁亲率铁骑追逐,出塞二百余里,乘夜直捣劈山大营。获级四百三十,馘其部长五人,夺获马四百七十头,橐驼二十二头,器械枪刀无数。我军仅阵亡一人,伤秦得倚等二百五十九人。

十二月,速把亥、炒花、暖兔、拱兔会土蛮,黄台吉,大、小委正,卜儿亥,慌忽太等三万余骑壁辽河,攻东昌堡,深入至耀州。李成梁遣诸将分屯要害阻截,自己亲提锐卒,出塞二百余里,直捣圜山。斩首八百四十及其长九人,获马千二百匹。敌寇闻讯,仓皇逃出边塞。论功,授封宁远伯,岁禄八百石。

其时土蛮屡次求贡市遭拒,忿恨交加。万历七年十月,又与速把亥率四万骑再次犯边,自前屯锦川营深入。李成梁命诸将坚壁清野,自督参将杨粟等扼守要冲。正好戚继光率军北援,敌寇遂退。

不久土蛮又与速把亥合兵逼红土城,声言要入海州,而分兵一犯锦州,一犯义州。以城堡坚固,不可克。而李成梁及蓟镇兵也赶到,于是退走。当时备兵使李松、张崇功、洪济远、周于德等十道并发,李成梁则乘胜出塞二百余里,直抵红土城,大败土蛮,斩首四百七十一级,夺获骆驼马牛羊器械无数。

王杲被擒后,建州女真首领王兀堂率诸部酋环跪在张学颜马前,请互市。张学颜请示万历帝后答应了,自此开原、抚顺、清河、叆阳、宽奠皆通市。王兀堂通市地点在宽奠,初时还算规规矩矩,不久因参将徐国辅弟徐国臣强抑市价,便多次遣零骑侵扰边塞。巡抚都御史周咏等劾罢徐国辅,并谕王兀堂约束诸部。

然而王兀堂却并不就此罢手。万历八年三月,又以六百骑进犯叆阳及黄冈岭,杀指挥王宗义。又以千余骑从永奠入,被李成梁击退,追出边塞二百里。敌寇以骑兵拒战,而步卒登山鼓噪。李成梁大败敌军,斩首七百五十,尽毁其营垒。后来再次入犯又为副将姚大节击破,自此一蹶不振。  

这边鞑靼土蛮屡次侵边不得志,逾加忿恨。不久,复以二万余骑从大镇堡入攻锦州,分驰四门。参将熊朝臣固守,而遣部将周之望、王应荣出战,颇有斩获。后来箭尽援绝,尽皆战死。裨将徐恩、赵采分出北门、西门迎击。敌寇于是分掠小凌河、松山、杏山,涂宽等各伏兵邀击。虏骑倚辽河为险,官军奈何他们不得。李成梁率部驰援,他们这才出境。

万历九年正月,土蛮复与黑石炭,大、小委正,卜言台周,脑毛大黄台吉,以儿邓,暖兔,拱兔,炒户儿聚兵十万塞下,谋入广宁。李成梁率轻骑从大宁堡出塞四百余里,至袄郎兔与黑石炭大战。自辰时直至未时,敌寇不支,败走。官军将要回师,土蛮军来追。李成梁逆击,且战且行。先后斩首三百四十,及其头目八人。

十月,土蛮再次连结速把亥等十余万骑攻围广宁,不克。转掠团山堡、盘山驿及十三山驿,攻义州。又被李成梁击退。

万历十年三月,速把亥率弟炒花、子卜言兔入犯义州。李成梁率军御之镇夷堡,设伏等待。速把亥入,参将李平胡射中其胁。速把亥应弦坠马,苍头军李有名上前将他首级割下。虏寇见主帅身亡,大惊奔溃。明军乘机进攻,追斩百余级。炒花等恸哭出塞。

速把亥自嘉靖以来,为患辽左二十多年,至此被杀。捷报传来,万历帝大喜,诏赐李成梁甲第京师,世荫锦衣指挥使。

万历十一年五月,速把亥子伯言儿、把兔儿纠花大率五万骑欲报杀父之仇,大举进攻镇宁堡。李成梁出兵黑山假装北伐,而乘夜派遣李得全驰入镇宁堡为内应。第二天,亲自搏战。部将李宁以刀击伤花大额部,又以箭射其胳膊,痛哭失声而去。

伯言儿不甘失败,再偕朵颜长昂、董狐狸率三万骑入犯广宁,杀掠吏士一百二十余人。李平胡迎击。其时大风扬沙,白昼阴晦。不一会,雷电交作,大雨如注,平地水深数尺。敌寇不敢接战,尽走出塞。

先前王杲死,其子阿台恨王台俘献其父,也常思报仇。王台死,长子虎儿罕势力渐衰,阿台便依附北关合攻虎儿罕。又多次犯孤山、汛河。李成梁出塞,在曹子谷和他们相遇,斩首千余,获马五百。

阿台复与其弟阿海联兵入犯,抵沈阳城南浑河,大掠而去。李成梁从抚顺出塞百余里,火攻古勒塞,射死阿台。别将秦得倚则击杀阿海于莽子寨,献级二千三百。王杲余部自此灭亡。

北关清佳砮、杨吉砮素来仇视南关。王台死后,屡次侵犯王台幼子猛骨孛罗,而且结土蛮、暖兔、慌忽太兵侵略边境。

十一年十二月,巡抚李松命守备霍九皋许他们贡市。清佳砮、杨吉砮率二千余骑诣镇北关拜谒。李松、霍九皋见其兵盛,便厉声斥责,他们便以三百骑入。李松先伏甲士于旁,约如果二人不愿受抚,则以炮为号,伏兵杀出。

不多时,二人抵关,果然据鞍不下马,并且出言不逊。李松厉声叱责,霍九皋命令使者下去传话。二人身后的党徒竟拔刀要来杀霍九皋,一时连杀侍卒十余人。于是军中炮鸣,伏兵尽起,将二人及其从骑杀了个精光。

李成梁闻炮,急勒兵出塞,在新寨追到其部众,斩首一千五百余。后来又追至巢穴,余众刑白马攒刀,叩头誓永受约束,明军这才回师。

万历十二年春,朵颜卫都指挥使董狐狸犯前屯,被锦义备御祖承训击败。李成梁追奔至太康大定堡,多所斩获。

万历十三年二月,把兔儿再偕从父炒花、姑婿花大纠西部以儿邓等以数万骑入掠沈阳,杀掠军民,被游击周思孝赶跑。虏寇走辽河,河深不能径渡。遂驻牧辽河,声称要犯开原、铁岭。李成梁与巡抚李松暗地里筑浮桥渡兵,从丁字泊堡出,逾塞一百五十里,疾掩其帐。虏众望见明军赶到,即整众挑战。

李成梁布叠阵为一二字,以一字冲锋,二字继战。军令既定。李成梁亲督一字阵接斗,火器弓矢齐发。而抚臣李松趋二字阵,鼓行而前。虏众股栗欲奔,我兵乘胜疾战,斩首虏八百二十四级,得名酋扯征、孛来等十三人,获马五万余匹。

其年闰九月,诸部长复犯蒲河,杀裨将数人,大肆剽掠,而西部银灯亦窥辽阳、沈阳。李成梁令部将李平胡出塞三百五十里,捣破银灯营,斩首一百零八级。诸部长闻讯,这才退走。

万历十四年二月,士蛮部长一克灰正纠把兔儿、炒花、花大等三万骑,约土蛮诸子共驰辽阳挟赏。李成梁侦得消息,聚将谋议。李平胡建议由他率降夷四十人先驱,诸部昼伏夜行,击其不备。

李成梁遂依其计,率副将杨燮,参将李宁、李兴、孙守廉以轻骑出镇边堡。昼伏夜行二百余里,至可可毋林。大风飞砂,雷鸣不已,敌寇尚未觉察。

待到不远处,忽然风日晴朗。敌众大惊,箭矢如雨,而此时我兵已近,将士冒死陷阵,获首九百余,斩其酋长虎儿处等二十四人。

十五年春,鞑靼东西部连营入犯。其秋八月,复以七八万骑犯镇夷堡。十月,把汉大成纠土蛮十万骑由镇夷、大清二堡入,数日始出。

万历十七年三月,敌寇犯义州,复入太平堡,把总朱永寿全军覆没。

九月,脑毛大合白洪大、长昂三万骑复犯平虏堡,李成梁率兵抵御。明军大败,守备李有年、把总冯文升皆战死,李成梁选锋阵亡数百人。敌寇大掠沈阳蒲河、榆林,八日始去。自此李成梁百战百胜的神话被打破。

明年二月,卜言台周,黄台吉,大、小委正等率五万余骑复深入辽、沈、海、盖。李成梁暗中遣兵出塞袭击,中途遇伏,死者千人。李成梁虚报军功,称斩首二百八十。土蛮族弟士墨台猪借西部青把都、恰不慎及长昂、拱兔十万骑深入海州。李成梁不敢出击,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鞑靼军掳掠数日而去。

万历十九年(1591)闰三月,李成梁使副将李宁等出镇夷堡潜袭板升。大军回师时遇敌,死者数千人。李成梁及总督蹇达不以闻,后被人告发。其年十一月,万历帝从御史张鹤鸣言,解李成梁辽东总兵任,以宁远伯奉朝请。第二年,哱拜起兵宁夏,御史梅国桢请用李成梁。给事中王德完力持不可,此议遂不了了之。

 

 

 

(二)后李成梁时代之辽东

 

李成梁虽然失去锐气,不再是常胜将军。但他去职后,辽东更无可胜任之人,边备更加松弛。

自从速把亥被李成梁杀死后,其次子把兔儿无时无刻不在想为父报仇。从父炒花及姑婿花大再助之,使他势力更加强盛。而西边的土蛮于万历二十年(1592)卒后,其长子卜台言周继位,有部众十余万人,与把兔儿东西相呼应。卜言台周以众胜,把兔儿以强胜,二人常常连骑犯边。

万历二十二年(1594)四月,把兔儿围辽阳,朵颜小歹青、福余伯言儿分犯锦州、义州,掠清细河。敌势甚汹,辽东巡抚韩取善、兵备道冯时泰及李成梁的后任、辽东总兵杨绍勋等均畏敌如虎,退缩不前。

万历帝闻变大怒,切责诸将吏。韩取善坐免,冯时泰就逮,杨绍勋回卫听勘。随后以“独目将军”尤继先继任,然而也是仅半年即以病乞归。

于时廷议择帅,大家一致以中军都督府佥书都督同知董一元接任辽东总兵;另升右通政李化龙为右佥都御史巡抚辽东。

把兔儿以炒花、花大、暖兔、伯言儿之众驻守旧辽阳,自己亲率大军入侵镇武、锦州、义州等地。又约在西部的卜言台周进犯右屯。

把兔儿先至吴家坟。董一元与李化龙商议道:“卜言部众虽多,然而离边塞尚远。目前我只担心把兔儿及炒花而已。但现在他的部众不过万余骑,如果将他击破,那么西部虏骑必将不战而走。”于是遣副将孙守廉急驰右屯抵御卜言台周,自己亲率大军埋伏在镇武堡之外,外列空营待敌。

当把兔儿等率寇骑驰入大营时,见空无一人,齐皆大笑,以为明军怯懦潜逃,于是放心深入。官军忽然从中起,循墙而进,奋呼陷阵。虏骑陡然大骇,返身搏战。自午时至酉时,明军精力愈倍。敌兵抵挡不住,回身奔溃。明军逐北七十余里,直至白沙埚。共俘斩五百四十余,获马驼二千余。混战中,伯言儿中流矢死,把兔儿也中箭受伤,空马而逃。

这一战打得敌众心胆俱裂。当天晚上,他们狂奔出塞,哭声震野。

官军哨骑还生擒鞑靼间谍郎打儿罕等七人。打儿罕是长昂心腹,长昂自请愿革二年旧赏以求赎回。万历帝同意了,长昂自是稍微收敛。

另一边孙守廉奉令率部赶到右屯时,正逢卜言台周攻城,杀明将朱正。官军死伤惨重,孤城岌岌可危。好个孙守廉,不愧为李成梁健儿出身的虎将。当下冲破重围,入城协守。卜言台周围攻五日夜不下,只得怏怏退去。

捷闻,万历帝大喜,祭告郊庙,宣捷行赏。进董一元左都督,加太子太保衔,荫一子本卫指挥使世袭。总督孙鑛、巡抚李化龙各加升荫子,有功诸将李平胡、张世爵等皆升级、赐银币有差。

伯言儿最为慓悍狡诈,继速把亥之后为内哈喇哈酋长,诸部倚以为强。至此被官军歼灭,诸部为之夺气,其部下遂纳款。而把兔儿、炒花及卜言台周、瓜兔儿、歹青再次临边驻牧,期以明年正月略锦、义、广宁,谋复前耻。李化龙与董一元严加戒备。

董一元考虑到将近年关,防备稍懈,恐将为虏寇所乘,决定主动出击,杀他们个措手不及。李化龙也在广宁留些弱兵,悉数西发以疑敌寇。董一元偕诸将高策、祖承训、李如梅等提健卒,踏冰渡河,时任山东参议分守辽海道的杨镐也作为监军与他一同出发。他们度过墨山,天降大雪,将士冒雪前行,士气益奋。急行四百里,三日夜间终于抵达敌虏巢穴。虏众见明军如神兵天降,大惊逃遁。明军大呼杀掠,斩首一百二十级,获牛马甲仗无算,全师而还。

把兔儿自镇武一战中箭伤重,而后又再受挫,叹道:“我竟不得报父之仇吗?”不久郁郁而死。其部众散乱瓦解,诸部尽悉远遁。

万历二十三年又有暖兔入犯辽阳,副总兵李如梅率军与战,身被十余箭,最终击退敌兵。第二年,炒花、卜言兔又将入犯。李如梅又督部将方时新等出塞三百里,直捣其庐帐,斩首百余级而还。然而不久董一元为给事中徐成楚所参革职。朝廷随命蓟镇总兵王保移镇辽东。

 

 

 

(三)李如松镇辽

 

这王保大有来头,榆林卫人,乃石星之内弟也。

先前蓟镇三协南兵,本为戚继光所募,具有丰富的抗倭实战经验,壬辰倭乱期间调攻平壤出力最多。由于主帅李如松论功不公,撤师回国时途经石门寨,以增加月饷的要求聚众鼓噪。

南北兵素不相能,这本是众所周知的事,南兵的行为引起了北兵的非议。身为北将的王保想张大其事,企图借此以邀功请赏。便命令他们分别上缴军器,赴演武场听受处分。南兵信以为真,便唯唯听命,岂不知一场灾祸正降临到他们头上。

当夜,数百南兵刚踏入演武场,王保传令挥刀乱斫。可怜这些背井离乡远戍北方、原拟立功封妻荫子的南兵遇此场面,身无寸铁,惟引颈受刃而已。一时惨叫阵阵,尸横遍地。屠杀过后,王保又令诸营分队过堂。按籍点名,随点随斩。兵备使项德桢闻讯大惊,急忙檄止,方才使他收手。

屠毕南兵,王保便以激变上奏。可惜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给事中戴士衡、吴文梓,御史汪以时得悉内幕,交章弹劾,要求遣官按问。而巡关御史马文卿则趋炎附势,力言“南兵之大逆有十,而诸早见密谋转危为安者有三”。

石星正愁无法为内弟解脱,见疏大喜,当即据此以覆,请言:“各兵逆状已著。当阵擒斩有数,乞赐独断,免行勘覆。首恶到京,即速行枭示,以正典刑。”

结果,刽子手王保不但未受到惩处,反而以“定变功”封赏荫子。督抚孙幰、李颐等也跟着沾光,纷纷升官赍赐。由此士气低下,边防大坏。

到了万历二十五年(1597)春,副总兵李如梅和参政杨镐谋议再从镇西堡出塞,潜袭敌营。不料敌军早有防备,明军损失部将十人,士卒一百六十人。

这年冬天,炒花纠土蛮诸部连寇辽东,攻入沈阳,杀掠八日而去。于是辽东成了烫手山圩。王保无力御敌,只好瞒败不报。最后石星以“防海”为名将他调往海州。

其时董一元已奉诏从兵部尚书邢玠赴朝鲜抗倭,辽东缺乏能独挡一面的大帅。至此廷推者三,万历帝均不报。

群臣不明其意,正在猜测间,忽然传出中旨特用李如松。

群臣大哗,交章力争,以为斜封墨敕之渐,请仍付廷推。然而万历帝均置之不报。于是辽东镇帅当初由李成梁转董一元,现在又转回到东李世家。

李如松自壬辰倭乱结束班师回国后,言路交章,以弃倭班师,诋其和亲辱国。万历帝均置之不问,反而论功加太子太保、中军都督府左都督,至此接旨复出。他慨然受命,斗志昂扬,决心创立不世奇功,以报答天子的知遇之恩。

 

 

 

(四)将军壮烈殉国

 

李如松镇辽后,鞑靼诸部更加团结,准备共同对付这员名将。平秀吉二次兴兵时,朝廷原拟再次遣李如松东征,但他此时战事很紧,根本无法抽身。

万历二十六年(1598)四月十三日,卜台言周再次寇犯辽东。

卜台言周为土蛮长子,三十九岁时继位,众称彻辰汗。此时汗庭早已失去了父亲土蛮在世时的威信,其他万户尤其是右翼诸部根本不听他的号令。他惟有靠捧出元朝传国宝玺维持大汗权威,或者逼明朝就范封他为王。可惜只封俺答一系,本来就是明朝拉拢一方、分而解之的策略。卜台言周注定只能靠不断内犯,一来解气,二来逼封,三来也算是向鞑靼诸部的一个交代。

当李如松看到他的来势甚猛,便采取围魏救赵之计,亲率轻骑五千人远出捣其巢穴。不料副将李平胡却暗中泄露了主帅出塞之期,使敌寇有了防备。

这李平胡原为辽左降虏,李成梁收为养子,改名李平胡,将他一路提拔,享受高官厚禄。谁知此人竟忘恩负义,暗中通敌。

李如松出师时,中途正好遇到鞑靼游猎聚会,聚集数万人。见明军前来,伏兵四起,将明军重重包围。李如松见敌方已有防备,忙率军奋勇砍杀,突破重围。

夜半,当他率着将士行经抚顺浑河一带,露宿风餐,甚为艰苦。突然四下里火把通明,喊杀声震天,数万鞑靼骑兵如潮水般涌上前来。

李如松见状,知此时已无退路,便沉着地率将士上前应战。

这一场双方力量悬殊的恶斗,明军与鞑靼兵从凌晨一直拼杀到夜晚。李如松杀敌无数,乱箭攒身,血流被体。最后力竭倒地而死,卒年五十岁。数千将士尽都力战而死,无一投降……

当辽东巡抚张思忠将李如松的死讯上奏朝廷后,万历帝十分哀伤,亲自具文痛悼。诏称李如松战殁虏地,忠魂无依,准照例衣冠归葬,以示优异。后来收其衣冠归葬于顺天府宛平县长辛店之西南。朝廷追赠少保、宁远伯,立祠,谥忠烈。并授其长子李世忠锦衣卫指挥使,掌南镇抚司,仍充宁远伯勋卫;复荫一子本卫指挥使世袭。

李如松少即从父研习兵书,骁勇敢战。诸弟兄中唯有他可承父志,其他诸弟则在奢糜中逐渐丧失了父兄的锐气。可惜自碧蹄馆之战后,李如松一直未能好好地吸取简骑轻出的经验教训。远出捣巢打击敌寇的策略先前曾屡屡奏效,但经常使用,早已引起了敌寇的高度警惕,去年就已发生过李如梅捣巢遇伏之事,其父李成梁晚年的失利更不用说。然而每每临阵冲锋、身先士卒的李如松,对此并未能引以为戒。更为严重的是,他未能严守机密,致为奸人所乘。

李如松始终忘不了碧蹄之败。他由原先的主战转为后来的主和,不为无因。碧蹄一战,李氏亲兵精锐尽丧。致使他在浑河中遭受虏骑围攻时,身旁已经没有了忠实地追随他左右的李有声,连箭无虚发的五弟李如梅也不在身旁……

李如松死时,其弟李如梅以蔚山之败,方遭朝臣弹劾。万历帝置之不问,而命他回国代其兄为辽东总兵。满望他能继承大哥的遗志,为兄报仇。然而此时辽寇气势正盛,李如梅惩于其兄覆辙,拥兵畏敌,龟缩不出。镇辽逾年,一事无成,最后被言官弹劾罢任。

西麻御西寇,东李御东寇。只是西麻依旧,而东李却在与敌军的作战中牺牲了。李如松墓见在辽宁铁岭催阵堡乡小屯村,墓前石人、石马、石羊保存较为完整。可能他的部下最终找到他的尸骨并运回故乡。数百年来,石人石马石羊就这样地陪着它们长眠地下的主人走过了岁月的风风雨雨。

 

 

 

————

①兀良哈三卫:又称朵颜三卫,原为蒙古本部部落。洪武二十一年(1389)元辽王阿扎失里等降,明始置朵颜、泰宁、福余三卫以统辖。但此后叛服不常,乃至也成为明朝边患之一。

②一译左翼三万户察哈尔(插汉)、喀尔喀、乌梁海,右翼三万户鄂尔多斯、土默特、永谢布(永邵卜);济农又译吉能,即副王的意思。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东李西麻(22)
    东李西麻(21)
    东李西麻(20)
    东李西麻(19)
    东李西麻(17)
    东李西麻(16)
    东李西麻(15)
    东李西麻(14)
    东李西麻(13)
    东李西麻(12)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