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历史人文 >> 瓯越春秋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金钱会攻入温州和红巾军占领乐清          【字体:
金钱会攻入温州和红巾军占领乐清
作者:郭进艮    文章来源:玉苍山下    点击数:11429    更新时间:2013/2/11

一百五六十年前,在温州先后发生了两起规模较大的农民起义:乐清红巾军起义和平阳金钱会起义。这两场农民起义都发生在清朝咸丰年间,都拥有太平天国背景,都是先以团练的形式取得合法地位然后发动起义,分别攻入温州府城和占领乐清县城,但最终都失败了……  

回味这两场起义经过,有助于我们了解温州近代史。  

先谈谈金钱会起义。金钱会起义领导者赵起原来是钱仓码头役夫,后来在江边开了一家饭店。武勇好义,善技击,结交的都是些使枪弄棒之辈,遇到贫困的则资助些钱财,由此名震鳌江南北,人称“赵大哥”,颇有点梁山泊好汉宋公明的味道。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逃避官兵追捕的反清志士周荣。此人“粗识字,能卜卦”,与赵起意气相投,顿成莫逆之交。赵起又叫来自小一起学拳棒的卖药者朱秀三,有胆力、平时喜读英雄书传的塑神像者缪元,以及谢公达、张元、孔广珍、刘汝凤等,一共八人,在荆溪山结为异姓兄弟,以金钱为信物。在八英结义的基础上,赫赫有名的浙南金钱会组织诞生了。  

其时天灾人祸,民不聊生。太平军两度进入浙江,浙南大震。平阳知县翟惟本惧怕金钱会为乱,便将其改组成团练,以便羁笼。赵起则顺水推舟,在平阳城南树起团练大旗,势力向瑞安发展。由此,引起了在籍办团练的翰林院侍读学士孙锵鸣的疑忌。孙锵鸣召集平阳、瑞安两县豪绅头子在瑞安隆山寺密谋,成立以他为总头的浙南团练总局。团勇各发白布一块,俗称“白布会”。两者互为水火,“隐若敌国”。

咸丰十一年六月起,金钱、白布两会多次发生公开冲突。赵起和金钱会众先后捣毁瑞安林垟、平阳雷渎、瑞安潘埭等处白布会巢穴。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竟率众进攻瑞安和温州。由此,事件性质由“团练冲突”变成了农民起义。

八月廿八日,赵起、蔡华率义军二千余杀入温州城。攻打道、府、县衙门,缴获印信。温处道志勋“科头跣足缒城出走”,永嘉知县陈宝善出逃。因台勇、广勇回扑,义军被迫撤退出城。数日后,义军再次进攻府城,逼近小南门。再战不利,撤退。  

两次袭温失利,义军之势大沮,此后只能据守飞云江南岸,与瑞安城内的白布会势力相互攻杀了,直至最后在闽浙清军的重兵镇压下失败……

金钱会袭攻温州失败的原因在于:一是没有发动城内群众的力量(史称义军入城后,城内的金钱会员仅披发垂手,口称“众兄弟救命”,并未加入义军队伍);二是没有组织好与台勇、广勇的关系(红巾军则有);三是目标不明确,未能夺据军火库等要害,入城后只是沿着诸衙署闹了一番,随后即“大掠城中”;四是起义军武器简陋,缺乏训练,而且纪律不严,成为一群乌合之众。这些均属致命弱点,可惜即使稍具谋略如贡生蔡华辈也无能为力。

再来看红巾军。红巾军起义略早于金钱会。其领袖瞿振汉为乐清虹桥人,从小练得一身好武艺,“性负气,善结客”。太平军攻下南京后,瞿振汉联络同志倪廷模、金佩铨等准备响应太平天国起义,而阳托团练,训练士卒(首倡者也是八人)。他们原来准备同时夺取县城、郡城。因事机泄露,温州城的内应纷纷被俘遇害,不得不单方面在乐清发动起义。 

咸丰四年十二月十七日,瞿振汉自称水陆兵马大元帅,率红巾军近千人向乐清城进发。次日晨,在内应的接应下,成功夺取乐清县城,杀清军副将姚武成、典史赵映南。随后,张贴告示,揭露清廷罪恶,提出“洗变夏为夷之耻,整饬纪纲”,通知各商店照常开门营业,各衙门吏役执事和清绿营兵一概留用。  

在短短的几天内,整个乐清城显得非常寂静,寂静得令人担心。

不久,意外的事件发生了:一位守城的红巾军战士因怀疑一市民盗窃,而将该人砍伤。但其人亲友及乡人不服起哄。起义军首领不能禁,竟眼睁睁地看着战士被乡人活活打死。这样的怪事一发生,场面顿一发而不可收拾,原先蛰伏的伪降清军乘机暴动,城内到处在追杀红巾军。瞿振汉战死,一千四百多名起义军和无辜百姓在仓促中遇害。红巾军夺据乐清县城前后仅七天,旋即宣告失败。

窃以为红巾军据城失败的原因在于:首先瞿振汉缺乏威权和魄力。作为暴动头子,进入所征服的城池后却像媳妇儿一样,处处小心翼翼。城门更是任人出入,以示“无害乡里意”。在处理部卒与城内人争端一事上更是处置不当,未能控制住场面。结果,原先畏威惧祸的异己分子见他们不过尔尔,胆子陡壮,终成激变。其次也是没有团结和利用好本地群众,而是使千余名异乡人进入乐清城后,成了没入汪洋大海中的一把沙。要命的是,瞿振汉施行仁义不能有始有终,后来竟准备万一攻郡城兵败即“焚掠乐城,挟资入海”,于是“众心激愤,咸思杀贼”。再次,红巾军战斗力不强,缺乏应变能力,居处分散(“散处祠堂、旅舍,或寓于亲故”),在敌人的反扑下成了一盘散沙。 

乐清、平阳一北一南。百里之外的红巾军起义失败了,可惜以赵起为代表的金钱会起义组织者未能好好吸取红巾军失败的教训,最终又一次走向失败。

这两场起义的性质颇有点两样。红巾军是一场有预谋有目标有组织的农民起义,而金钱会则类似于因群体相争矛盾升级而引发的暴动。如果把红巾军比作太平天国,金钱会倒有点像梁山泊。红巾军颇有些光复汉邦的志向,从瞿振汉的名字(原名振海)可见一斑。他们想以民族大义号召群众起义,可惜他们想错了,他们低估了中国人内讧的本事(不知若干年后,当饱受外国人欺凌的人们听到至高统治者抛出“宁赠友邦,不与家奴”的言论时作何感想)。红巾军据城,仅杀清将姚武成等数人。而他们失败之时,城内凡操东乡口音者(乐清北部虹桥一带)不论兵民“立歼于路”,一时尸横衢巷,血流灌地。

区域发展不平衡所造成的群众隔核在这两场起义中表露无遗。红巾军成员多来自相对落后的乐清东乡,而持反对意见者则多属富裕的西乡。金钱会成员多来自今平阳、苍南或瑞安南部,而白布会员则多来自瑞安飞云江以北。金钱会多普通群众,多武人;而白布会多豪绅,且不乏在朝为官者,多文人。起义失败后,虹桥瞿、倪二姓宗祠被毁,金钱会起义群众的村子被烧。中国文化永远脱离不了血缘、地缘关系,与其说他们是阶级斗争,不如说因区域发展不平衡而引起的地域之争、族群之争。每当我读到某些人的著作,将这些人(金钱会起义军)称之为“贼”时,心里总感觉到很不是滋味,他们不就是我们或我们邻居的先辈吗?原先不也是黄体芳孙锵鸣们的乡人吗?他们怎么会跟“贼”这个字联系在一起呢?难怪平阳知县一直不肯承认金钱会为“贼”,这些人原先都是他管辖下的顺民呵。至于他们后来走上反抗清廷的道路,其导火线也是两个团练之间的势力争夺,这很有点像“被起义”的味道。当然,我无意亵渎乡贤。但一事是一事,况且人无完人,抑人扬己亦是人之常情。某些人不知道,他们所谓的“贼”,至今天竟能被推为农民起义领袖,而他们则曾被斥为反动官僚地主,这是原先想靠某些书流芳万古的人们所始料不及的吧。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金钱会起义大事记并注(三)
    金钱会起义大事记并注(二)
    金钱会起义大事记并注(一)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