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国学研求 >> 儒学探微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刚健儒家与社会家庭          【字体:
刚健儒家与社会家庭
作者:郭进艮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8363    更新时间:2016/5/7
 

三年前,我写了《孔子刚勇思想浅议》一文,发掘孔子思想中的刚勇成份(刊于浙江省儒学学会《儒学天地》2012年第3)。后来,又陆续写了《仁者必有勇》等相关文论,倡导儒家思想刚勇论,探索儒学研究新方向。  

我把我心目中理想的儒家叫做“刚健儒家”。我认为,儒学并不柔弱,儒家思想是积极上进的,是刚健自强的。  

一、为什么要倡导弘扬“刚健儒家  

(一)社会发展要求儒学不能走柔弱之路  

古来阴为柔阳为刚,儒学只有走阳刚之路才能保护阴柔。作为理当由男人承担起重大责任的社会,必须提倡刚健儒家,这样才不会让该由男人承担的责任推给女子,而顾自谈虚仁假义。  

试举一例,中国抗日战争苦战八年,牺牲英烈无数,其中包括许多弱女子,如赵一曼、刘胡兰等等。男人们哪里去了?许多男人当汉奸去了,据说汉奸数量多出鬼子数倍。为什么?一些糟粕的文化把男人们教育成了奴才,而传统教育历来忽略了刚性的培养,结果临阵时刻,男人们屈膝投降了。  

诸如此类自古皆然。五代十国时后蜀花蕊夫人便有诗曰:“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男人们要女人什么都依靠男人,结果关键时刻一到,自己先开溜了。君王城上树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这是男尊女卑而又不注重刚性培养的古代中国社会给女人们留下的悲剧。  

当然,我们现在的儒学并非男人之学,但培养刚健儒家,无疑有益于社会整体稳健协调发展。  

(二)历史教训要求儒学不能重文轻武  

人类自古以来都要受到种种压力,包括气候环境的恶劣、生活压力以及敌对势力的骚扰威胁等等,所以人必须培养起各种应变能力。这就要求我们肩负人文发展重任的儒学不能走重文轻武之路。不倡刚健,空谈性理,于世无益。  

中国自尧舜以来,夏商周秦汉,主体民族大致保持不变。汉末裂为三国,三国归于晋;复因五胡乱华,大半个中国被异族所占,是为华夏第一次式微。宋重文教轻武事,致使始终摆脱不了异族的侵扰;靖康之后,仅保半壁江山。宋末崖山之后,第一次由北方异族统治全国,破了“夷夏之大防”,是为华夏第二次式微。明虽恢复华夏三百载,然而终蒙满清之变,江山易手,是为华夏第三次式微。何故?  

我认为,文化对人类思维形态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外表看不出来。天灾、人祸、强敌均为直接导火线或客观因素,如果单从文化史上找寻痕迹,我们不难发现:第一次式微,三分天下,晋室之堕,五胡乱华,恰逢当时的新道家——玄学盛行,对社会现实视而不见,以无为本,空谈玄理,陈寅恪说:“清谈误国是西晋灭亡的原因之一”[1]。第二次式微恰逢当时的新儒家——程朱理学盛行,对重文轻武的现实无能为力,居敬穷理,空谈心性,清人颜元说:“误人才、败天下事者,宋人之学也。”[2]第三次式微又遇上心学末流的援佛入儒,狂禅横行,空谈误国。顾炎武斥心学末流曰:“以明心见性之空言,代修己治人之实学,股肱惰而万事荒,爪牙亡而四国乱,神州荡覆,宗社丘墟。”[3]总之,每逢国力将衰之际,士大夫们要么坐而论道,清谈玄虚;要么持敬薄勇,重文轻武;要么空谈心性,不理实务……一旦逢强敌入侵,即如摧枯拉朽。故此,法国人孟德斯鸠所言“小国亡于外力,大国亡于内部”不无道理。  

今之世界,强邻环伺。历史上曾经的附属国,要不公然叫板,要不貌合神离;一些小国家组成了联盟,实力已经强大到和我们差不多了……我们可以说处于一种相对孤立的境地。作为文化软实力,刚健自强将有助于和平崛起。  

二、刚健儒家是否真儒家  

(一)刚健乃儒家之要义  

《易经》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又曰:“刚健中正,纯粹精也”;“其德刚健而文明,应乎天而时行”。中华民族自古以来便有着不屈不挠的奋斗史。黄帝吞并炎帝之族,击败蚩尤,如果没有刚健之志,是根本无法做到的。再往后汤灭夏桀,武王伐纣,更需刚健之为。儒,其实比孔子古老得多。孔子便自称“信而好古”,孔子创立的儒家学派是华夏传统思想的集其大成者。  

因此,如果说黄帝、汤、武等的一些思想是刚健儒家的滥殇期,那么孔子有关刚健的论述则是刚健儒家的肇始期。  

孔子的思想其实没有后人所说的那样柔。比如孔子的教学内容有“六艺”,即礼、乐、射、御、书、数,其中射、御均为勇武之技。后来冉求率鲁军大破齐军,季康子问他:“子之于军旅,学之乎?性之乎?”冉有答:“学之于孔子。”[4]孔子本人在齐鲁夹谷之会中的表现就十分出色,以刚健的气势服了齐国君臣;在“隳三都”时果断麾军击败公山不狃;周游历国历尽艰辛而其志不屈……  

孔子的刚勇观在《论语》、《孔子家语》中均有出现,拙作《孔子刚勇思想浅议》已有罗列分析,在此不再赘述。《小戴礼记•儒行》篇有不少通过以孔子与鲁哀公对话的形式提出儒者行为规范的主张,如:“劫之以众,沮之以兵,见死不更其守”;“鸷虫攫搏,不程勇者;引重鼎,不程其力”;“儒有可亲而不可劫也,可近而不可迫也,可杀而不可辱也”;“身可危也,而志不可夺也”……这些都是原始儒家思想刚健的一面。  

(二)刚健儒家与子路、子张、漆雕开  

谈到刚健儒家,孔子有三个弟子不得不提:一个是子路,一个是子张,还有一个是漆雕开。  

子路是孔子的“首席护法大弟子”,也是儒家学派开创期的重要人物。孔子的几个主要弟子,冉求小孔子二十九岁,颜回小孔子三十岁,子贡小孔子三十一岁,有若小孔子四十三岁,子夏小孔子四十四岁,子游小孔子四十五岁,曾参小孔子四十六岁,子张小孔子四十八岁——惟独子路仅小孔子九岁,而又是最早跟从孔子的学生之一,资格之老可想而知。  

子路是个勇者,但好勇过度。因此孔子说:“若由也,不得其死然。”后来卫国内乱,子路以“食其食者不避其难”[5],本来可以避难的他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结果被杀。  

子路与孔子的关系,有点像孙悟空与唐僧、李逵与宋江、张飞与刘备的关系。中国古典小说喜欢描写一个仁义之人,身边总需要配一个鲁莽而可爱的重要角色,可能是受孔子与子路关系的影响。而实际上的情况是,像这种张飞李逵式的人物,在计算成绩时往往被人们忽略了。  

子路死得早,加上没有收过什么徒弟,他的刚勇思想便没有传承下来,而儒家发言权掌握在曾子一系中。我们现在在《论语》中所能看到的只有孔子批评子路的言论,都是些负面信息,也可能是一些对子路有偏见的弟子取舍裁剪而成的。明李贽便曾质疑《论语》等儒家经典系“迂阔门徒、懵懂弟子记忆师说,有头无尾,得后遗前,随其所见,笔之于书”,“纵出自圣人,要亦有为而发,不过因病发药,随时处方,以救此一等懵懂弟子、迂阔门徒云耳。”[6]总之,谁是《论语》等书的选编者,谁便掌握了孔子学说的舆论权。  

实际上,孔子也承认子路之学“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7]他只是对子路之勇有所纠偏而已。如《论语·先进》子路和冉有都问“闻斯行诸”(听到合理事项是否马上去做),孔子给他们的回答却不一样,公西华问其故,孔子答:“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可见孔子是因人而异,因材施教,对“好勇过我”的子路稍稍抑制而已。当子路有时以“勇”沾沾自喜时,孔子更是给他泼冷水,后人却以为孔子完全否定子路的言行。  

据说孔子死后,由于他最喜爱、最有希望继承其衣钵的颜回早逝,后孔子时代顿时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在《论语·子张》等篇我们有时可以看出子游、子夏等几个弟子见解不同的论争。起先大家找了一个长得像孔子的有若上台主讲,勉强得以服众。我们现在在《论语》中看到过好几次“有子曰”,这个“有子”就是有若,他可以说是众弟子心中思师情结的寄托对象,或者说孔子的临时替身。但是,有子的学术服不了一些水平比他更高的同学,后来他被轰下了台。结果,孔子之后,儒家陷入分裂。《韩非子·显学》载:“自孔子之死也,有子张之儒,有子思之儒,有颜氏之儒,有孟氏之儒,有漆雕氏之儒,有仲良氏之儒,有孙氏之儒,有乐正氏之儒”。  

所谓“八儒”中,也有几个门派偏向刚健的,如子张之儒。  

子张和子路同为孔庙“十二哲”之一,曾从孔子周游列国。孔子将颜回、子贡、子路、子张视为“四友”。他说:“自吾得师(子张名颛孙师),前有光,后有辉,是非先后乎?”[8]  

《吕氏春秋·尊师》记载子张“鲁之鄙家也”,原属“刑戮死辱之人”,出身即不同于谦谦君子。孔子评价他:“师也辟”,性格有些偏激孤僻。但他比较好学,经常向孔子请教问题。有一次又向孔子请教“行”的问题,孔子教导他:“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立则见其参于前也,在舆则见其倚于衡也,夫然后行。”[9]子张把这句话写在衣带上以便随时惦记。《论语•先进》子贡问子张和子夏哪个“贤”,孔子回答:“师也过,商也不及。”但当子贡又问子张是不是要强些时,孔子却回答:“过犹不及。”认为子张“贤”过了头,跟尚未达到“贤”的子夏半斤八两,介于伯仲之间。  

从《论语•子张》中我们还可以了解子张的一些思想。如:他主张“士见危致命,见得思义,祭思敬,丧思哀”,“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反对“执德不弘,信道不笃”。子游评价他:“吾友张也,为难能也!然而未仁。”认为他已经很了不起了,但还没达到“仁”的地步。曾子曰:“堂堂乎张也,难与并为仁矣。”本人认为这里表达的意思既是自谦,应当也是对子张的仰慕,因为正话反说似非曾子的作风。《太平御览》卷九百一十五引用《庄子》轶文:“子路,勇且多力。其次子贡为智,曾子为孝,颜回为仁,子张为武”。可见,子张之儒偏向刚健,而且比较有亲和力。  

子张之儒一度影响甚大,居八儒之首。有人认为墨家可能曾受子张之儒的影响,如郭沫若便认为“子张氏的后学们似乎更和墨家接近”[10]  

除了子张之儒,以孔子弟子漆雕开为代表的漆雕氏之儒也有刚健之风。  

漆雕开在《论语》、《孔子家语》中均有出现,习《尚书》,不爱做官,孔子很喜欢他这一点。有《漆雕子》十三篇[11]。《韩非子•显学》载:“漆雕之议,不色挠,不目逃,行曲则违于藏获,行直则怒于诸侯,世主以为廉而礼之。”颇有些“威武不能屈”的味道,也符合孔子提出的“勇者不惧”。据汉王充《论衡•本性》,宓子贱、公孙尼子、世硕有关人性的观点都和漆雕开相类似。陶渊明《集圣贤群辅录》载:“漆雕氏传礼为道,为恭俭庄敬之儒”[12],可见漆雕氏“勇”而有“礼”,是比较符合孔子的刚勇观的。  

(三)为什么刚健儒家受人忽视  

孔子之后,曾子成为合法的儒家传人,被后世尊为“宗圣”,被视为儒家正统的思孟学派便从他而来。  

曾子十六岁即拜孔子为师,也是孔子的资深弟子。孔子临终将其孙子思(孔鲤之遗孤)托付于他。作为托孤对象和孔子嫡孙的老师,以及《论语》整理者之一,多重身份促使曾子成为后人心目中的儒家正统传人。  

个人认为,“托孤”并非孔子认同曾参的学术思想,而是因为其人德行较好,在人伦方面堪为表率;而且两代人均为孔门弟子,渊源较深。其实孔子本人对除颜回外的其他诸弟子都不是十分满意的。据《论语•雍也》孔子言:“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鲁哀公、季康子都曾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的回答是:有叫颜回的好学,不幸短命死,现在再也没有了[13]。所以不能仅因为“托孤”便认为曾子是孔子亲定的衣钵传人。  

其实曾子的思想与孔子还是有所差别的。比如:他的思想侧重于孝,修养观在于“日三省吾身”,倡修齐治平。他对孔子之学的理解为“忠恕而已”也被后人认为曲解其意。韩非子说:“儒分为八,墨离为三,取舍相反不同,而皆自谓真孔、墨。孔、墨不可复生,将谁使定世之学乎?”[14]荀子则论思孟学派:“略法先王而不知其统,犹然而材剧志大,闻见杂博,案往旧造说,谓之五行。甚僻违而无类,幽隐而无说,闭约而无解。案饰其辞而祗敬之,曰此真先君子之言也。子思唱之,孟轲和之。世俗之沟犹瞀儒,嚾嚾然不知其非也,遂受而传之,以为仲尼子游为兹厚于后世。”[15]  

当然,曾子思想也有些刚健成份。如他说:“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16]《孟子·公孙丑上》论孟施舍、北宫黝两人不同的“养勇”方式,比之为曾子、子夏。但总体上,他的刚勇论不是很突出。  

由于自子路、子张、漆雕氏之后的儒家,关注刚勇者甚少,而到了汉代儒家成为治国之学。朝廷是不需要子路式的强悍的,自然对传承儒学上有所取舍,使之更符合封建统治者的治理需求。而儒家思孟学派的一些主张比较符合统治者口味,比如:大家都来做好人、做顺民,都来“日三省吾身”,自然也就没空去讥议时政;都孝顺父母,也就不会去犯上作乱。而对于一般人来说,传统以来是注重激流勇退、明哲保身的,喜欢内敛、低调、藏拙、恭谨。所以,子路之儒、子张之儒、漆雕氏之儒便没有流传下来,由曾子一系传下来的思孟学派终于成为了正宗,孔子所提倡的刚勇思想也就逐步受到了削弱。我们现在看到的孔子言论,大多是有关仁、礼之类,对于勇德的议论甚少。  

(四)后世儒家的刚健之音  

战国时代的儒家,孟子“善养吾浩然正气”[17],主张:“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18];“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19]荀子说:“锲而不舍,金石可镂”[20]。他们的思想也都有些刚勇成份在内,但都不属于主流了。  

宋明理学沿承儒家修齐治平观,更多注重个人修养。在面临辽、西夏、金、蒙古异族威胁的环境下未能倡导一种刚勇之气,空谈存天理灭人欲。结果,南宋最终亡国了。朱熹曾为帝师,然最终惨淡收场,其学被斥之为无用。清学者颜元说:“率天下入故纸中,耗尽身心气力,做弱人病人无用人者,皆晦庵为之也。”[21]  

明代儒家学者也有刚键之音。如王阳明说:“如其忠信礼义之所在,虽剖心碎首,君子利而行之,自以为福也。”[22]黄梨洲云:“锋镝牢囚取次过,依然不废我弦歌。”[23]王船山:“惟君子积刚以因其德,而不懈其动。”[24]王阳明、黄梨洲、王船山都有刚勇之为,但涉及刚勇的议论相对也不多。  

黄梨洲的老师刘蕺山几罢几起,皇帝在欣赏他的忠直的同时,也笑之曰“迂阔”。因此,在面临明末的国破家亡,他只能是选择绝食殉国。其所为虽属刚烈,但其学说于事无补。假如儒学不能救国济民,空谈一些理想,那无疑是无用之学。  

(四)刚健儒家在日本  

真正继承儒家刚勇之气并有所发展的倒是自称“小中华”的日本。  

中国儒学到日本有了武士道,中国兵法到了日本成了《斗战经》,中国的兵法尚诈,“兵不厌诈”,热衷于耍阴谋诡计,而日本人尚勇,尚气。因为尚气,所以一心厮杀,不寄托于其他。狭路相逢勇者胜,甲午战争和抗日战争前期被打得一败涂地是必然的。  

武士道是日本封建社会中武士阶层的道德规范以及哲学,是基于一些美德如义、勇、仁、礼、诚、名誉、忠义、克己的精神信仰。武士道有两大流派,一曰叶隐武士道,强调名,忠,勇,死和狂;一曰儒学武士道,强调义,勇,奉公,忠诚和仁。曾经参加过万历朝鲜战争的日本名将加藤清正曾延请当时名儒藤原惺窝为自己讲解《论语》,时人评价他:“殚思于韬略、研精于《语》、《孟》。”可见儒学对武士道形成的影响。  

日本文化源于中国儒家,但多了阳刚之气;而中国文化则越来越柔弱,成了专注修养而不重事功、轻虚礼而薄刚健之学。近人梁启超作《中国之武士道》颇有向日本学习之意味,也算是倡导尚武精神的一种努力了。  

三、刚健儒家会否影响社会团结家庭和睦  

有人认为:倡导刚健儒家,虽然在对待恶人方面可能有一定镇慑作用,但不利于家庭和社会内部的和谐。事实果真如此吗?本文试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阐述。  

(一)刚健儒家,正己育人  

仁、智、勇是孔子所提倡的君子“三达德”,三者是相互依存,互不或缺的。孔子认为君子应当是“不忧不惧”[25],又说:“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他还说:“仁者必有勇。”[26]想做一个真正的仁者,必须要有“勇”。还提出“刚毅木讷近仁”的观点。“勇”还是孔子所提倡的君子立身行事的“六本”之一:“战阵有列矣,而勇为本。”[27]还是“成人”(人格完善之人)的基本要求之一:“若臧武仲之知,公绰之不欲,卞庄子之勇,冉求之艺,文之以礼乐,亦可以为成人矣”[28]  

因此,刚健乃是儒家要义,后人当以正己育人,做真正的的君子,使刚、勇与仁、礼相辅相成,不致偏废。  

(二)刚健儒家,抑恶扬善  

孔子在当时社会四处奔走疾呼,其实是经常被人耻笑的,并没有我们现在想象中的神圣。比如,他在郑国落难时就曾被人背后讥为“丧家之狗”。自从有了勇者子路“护法”之后,就再也无人敢当面耻笑孔子了。因此孔子感慨地说:“自吾得由,恶言不闻于耳。”[29]  

在弱肉强食、竞争激烈的社会,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无视尔虞我诈,空言仁义道德,无疑是虚伪而且害人非浅的。假如人人争当君子,个个信奉君子道,有朝一日碰到一个小人,那你这君子就完蛋了。所以我们要倡导刚健儒家,弘扬正气,鞭策邪恶,在正己的同时也能正人,为社会之公平公正尽应有之力。  

(三)刚健儒家,利国利家  

今人谈起八十年前的“南京大屠杀”以及其他日军侵华时国人的表现,曾提出了一个观点:那么多中国人,面对少数的日本兵,出事时都只顾自己,不敢有丝毫反抗;假如有勇者振臂一呼,应者云从,多少不至于全部灭绝吧。  

这句话是有些道理的,对比日军在面对强敌以及战败时的种种刚烈表现,我们是应该反思一下自己的文化传统了:假如我们从小培养一种勇于抗争的浩然正气,多些男儿血性,在面对生存威胁时,最起码不会输得那么惨。  

同样道理,在家族、家庭方面,如果没有一个刚健自强的中梁柢柱、主心骨,很难相信,这个家庭会走向兴旺发达。  

综上所述,提倡刚健儒家,摒弃空谈仁、礼的虚儒,可以正己育人,利国利家,更加接近原始的孔子,得儒教之真谛。我们有必要倡导刚健儒家,把先圣的有益思想发扬光大,让社会更加健康进步,让家庭充满阳光正气,实现我们心目中真正的强国梦。  

   

   



[1] 万绳楠:《陈寅恪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贵州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一版。

[2] 李塨:《颜习斋先生年谱》卷下。

[3] 顾炎武:《日知录》卷七。

[4] 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

[5] 司马迁:《史记•仲尼弟子列传》。

[6] 李贽:《焚书·童心说》。

[7] 《论语·先进》。

[8] 陶潜:《集圣贤群辅录上》,《陶渊明集》卷九。

[9] 《论语•卫灵公》。

[10] 郭沫若:《十批判书•儒家八派的批评》。

[11] 《汉书艺文志》。

[12] 陶潜:《集圣贤群辅录下》,《陶渊明集》卷十。

[13] 见《论语•雍也》、《论语•先进》。

[14] 《韩非子•显学》。

[15] 《荀子 •非十二子》。

[16] 均出《论语·泰伯》。

[17] 见《孟子•公孙丑上》。

[18] 《孟子•滕文公下》。

[19] 见《孟子·告子上》。

[20] 《荀子•劝学》。

[21] 《朱子语类评》。

[22] 王守仁:《答毛宪副》,《王阳明全集》卷二十一。

[23] 黄宗羲:《山居杂咏》。

[24] 王夫之:《周易外传·大壮》。

[25] 见《论语•颜渊》。

[26] 见《论语•宪问》。

[27] 见《孔子家语•六本》。

[28] 见《论语•宪问》。

[29]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苍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孰之罪?家长罪?
    多陪孩子聊聊!
    爸爸,你是老师吗?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