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国学研求 >> 儒学探微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仁者必有勇(《读论语,懂人生》之三)          【字体:
仁者必有勇(《读论语,懂人生》之三)
作者:郭进艮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7622    更新时间:2016/5/10

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  

                              ——《论语·宪问》  

   

这句话是孔子说的。意思是有仁德的人必然勇敢,但勇敢的人不一定有仁德。  

在谈到这个话题前,先举两个事例。  

事例一:2012629日,新疆和田发生了一起以劫机为手段的极其严重的暴力恐怖事件。危急时刻机组人员与机上各族乘客挺身而出,与暴徒展开了殊死搏斗,当场将6名劫机分子全部制服,成功粉碎了暴徒的劫机图谋。  

事例二:201431日晚,一伙蒙面暴徒持刀在昆明火车站广场、售票厅等处砍杀无辜群众,短短12分钟即造成29人死亡143人受伤。公安干警闻讯赶到,当场击毙4人、击伤抓获1人,其余3人也于事后落网。  

这两个事例都是暴力恐怖袭击事件。但前者人们挺身而出合力制服暴徒,成功实现了自救;后者却现场一片慌乱,若非警察赶到,后果更不堪设想。  

有人以为:仁者一定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儒家一定是柔弱顺从的。要是碰到上述事情,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儒教信徒们只有挨宰的份了。  

实际上并不这样的,孔子可不这么想。  

孔子将勇和仁相提并论为君子之道,认为:“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论语•子罕》)子路问什么才算“成人”(人格完善之人),他回答:“若臧武仲之知,公绰之不欲,卞庄子之勇,冉求之艺,文之以礼乐,亦可以为成人矣。……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见利思义,见危授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为成人矣。”(《论语•宪问》)在这里,他将“勇”列为“成人”的基本条件之一,可见孔子也尚勇。  

对于来犯之敌,孔子不主张无原则的妥协、退让。当有人问他是否可以“以德报怨”时,他的答复却是:“以德报德,以直报怨”(《论语•宪问》)。笔者认为这个“直”换句现代的话说就是正当防卫、严正打击。孔子讲究的是一种秩序和对等的匹配,他认为如果“以德报怨”,那么就没有什么等值的东西来报“德”了。  

开头所提到的两个事例,假如你处于现场,你是选择前者还是后者的反应?我想有些人在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也会选择前者的,但在遭遇突变的情况下往往是一时手足无措。可见,勇气是需要培养的。没有经过长期有意培养勇气的人,再加缺乏训练,在临时突发事件时常常会无法正常施展。  

那么,“勇”是如何培养的呢?笔者认为:  

一是坚志。意志坚定的人能使自己经过长期修养而变得勇敢。孔子说:“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论语•子罕》),一个真正的勇者总是坚定不移,不为人事所左右。  

二是不欲。也就是说少些私心杂念。有一次,孔子说:“吾未见刚者。”有人回答:“申枨。”孔子却说:“枨也欲。焉得刚?”(《论语•公冶长》)私心太重、有欲望的人常常顾及身家利益,是无法做到刚勇的。  

三是知耻。孔子在《中庸》中有一句介绍如何培养智、仁、勇的话:“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知耻”即拥有羞耻之心,有正义感、是非心,不行无耻之事,能够做到这些无疑有助于培养勇气。  

那么,你培养了你的勇气,应该在什么时候施行呢?孔子回答了一个“义”字。  

《论语·阳货》中子路问孔子君子是否尚勇时,他回答:“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孔子认为不能一味恃勇,君子应当以“义”为上,要做到公正合宜,恰到时候。  

孔子说:“见义不为,无勇也。”(《论语•为政》)。时间节点上,也要在“义”的时候用“勇”。假如你错过了这个时刻,在该用的时候不用,不该用的时候偏用,那也不能算是“勇”。  

那么平时应当如何把控“勇”呢?孔子认为有效的办法之一是“礼”的约束,他认为“勇而无礼则乱”(《论语•泰伯》)。  

他还主张“勇”要讲究谋略。他虽然承认子路勇武过人,但又说他:“空手搏虎,赤足过河,即使死了都不会后悔的人,我是不会和他共事的。我要找的人必须是那种遇事谨慎,善于利用谋略取得成功的。”  

恃勇胡为是很危险的,孔子认为不如尚德。夏朝时有两个著名的勇士,一个是有穷国国君后羿,极善射箭;另一个是寒国太子奡,善于荡舟。他们都倚恃勇力,横行霸道,结果死于非命。而禹和后稷靠着耕种,却得到了天下,一个建立了夏朝,一个后代建立了周朝。因此孔子在和南宫适讨论这些人物事迹时,对南宫适褒禹稷而贬羿奡的观点很赞赏,认为他是“尚德”的君子。夏、周得天下当然需要“勇”,但“尚德”者能得到更多勇者的支持从而实现目标。  

故此,孔子主张用“义”来掌握“勇”,用“礼”来约束“勇”,用“智”来指挥“勇”,使“勇”不致偏离了德的轨道,这样才能保证“勇”发挥到极致。他本人便是这么一个典范,《淮南子》说他:孔子的智谋超过苌宏,勇力能制服孟贲,脚力可追赶狡兔,膂力可托起城门,本领也算是多了。但是他勇力不为人所闻,技巧不为人所知,专门推行教道,以此成为素王。  

我想,假如仁勇之德得到普遍弘扬,那么也就没有歹徒横行肆虐的空间了。孔子曾途经蒲地,恰逢公叔氏叛卫,蒲人阻止他们向前。弟子公良孺说:“我当初跟从夫子在匡地遇到危难,现在又在这里遇难,这是命运吧。我和夫子既然再次罹难,宁可战斗而死。”于是奋起抗击。蒲人面对激烈的战斗,终于害怕了,只好与孔子谛盟后放行。如果没有选择反抗,或许师生就此被困蒲地了,可见“勇”不光维护正义,也可自救。后人学儒,强调仁礼,忽视刚勇,致使车的两轮完全偏向了另一边,这是我们这一代人所应当纠正的。  

孔子是非常崇奉仁德的,但是“仁”并非人类唯一的美德。如果你想做仁者,那么你也当培养应有的勇德,它将在你必须的时候为你所用,也能帮助他人。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孟子》(三)
    在逆境或顺境中(《读论语,
    快乐成长,快乐人生(《读论
    《论语》全文(四)
    《论语》全文(三)
    《论语》全文(二)
    《论语》全文(一)
    论“仁者无敌”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