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历史人文 >> 中华人物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张弘范之死          【字体:
张弘范之死
作者:郭进艮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8210    更新时间:2016/5/11

磨剑剑石石鼎裂,饮马长江江水竭。   

我军百万战袍红,尽是江南儿女血。  

宋元之际,元将张弘范乃是一个关键性的人物。他破襄阳,战焦山,克临安,俘宋恭帝,擒文天祥……若不是他,元军没有那么顺利地攻城略地,吞灭南宋。他的双手沾满了南宋军民的鲜血,以至于他不可一世地写了上述这首诗。  

张弘范是降元的前金河北易州土豪张柔之子。其父曾任金国中都留守兼知大兴府事,在抵御蒙古军队中战败投降,后来为虎作伥助蒙灭金,被封为蔡国公。算起来他们老张家,是有着反噬故主的优良传统了。  

元至元十一年(1274),张弘范随丞相伯颜南下攻宋,一路上充当急先锋,屡败宋军,直抵建康。说实的,蒙古骑兵虽然在北国纵横驰骋不可一世,但对于峰回水转、气候迥异的南方,到底有否完胜的把握,连忽必烈自己心里也没有数。因此,他于次年五月即以天气炎热为由,传旨要他们“少驻以待”。本可以借此适可而止,然而这位汉人出身、深谙汉人虚实的张弘范,却极力反对停止前进,甚至亲自跑回大都陈情。在获得同意后,他又急不可耐地赶回前线,先后在瓜州、焦山等地击败宋军。最后兵临临安城下,逼迫宋恭帝投降。  

宋将张世杰誓死不降,退到海上拥立广王赵昺为帝。忽必烈本着以汉制汉之原则,任命张弘范为蒙古汉军都元帅,统诸军前往镇压。做惯了奴才的张弘范,一下子适应不了让他反过来统辖蒙古军的殊遇,便辞奏道:“汉人从来没有统率蒙古军的先例,乞请皇上以亲信的蒙古官员为主帅。”忽必烈不同意,还赐给了他锦衣、玉带。张弘范揣摩到皇帝的真实旨意,趁机乞求剑甲。忽必烈一一应允,还答应他仗剑便宜行事。  

感激涕零的张弘范,率军南下一路势如破竹。至元十六年(1279),与张世杰在广东厓山展开大决战。宋军人多但粮少,而且多拖家带口,最终以惨败告终。丞相陆秀夫驱赶妻子和子女跳海,然后自己抱着宋幼帝赵昺投海而死。张世杰率残部败走交趾(今越南),途中遇到大风浪,船翻殉难。张弘范“勒石纪功”于厓山之阳而还。其所刻的,据说是“镇国大将军张弘范灭宋于此”十二个大字。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张也可算是宋裔元国人吧。他残杀同胞,绝灭母国,还勒石妄称“张弘范灭宋于此”。可惜仅仅数十年后,元朝就被人推翻了,他的“纪功石”后来也被人磨平。想靠一纪功石“流芳百世”的张弘范,其注定的结果只能是遗臭万年。后人为此写诗叹道:  

忍夺中华与外夷,乾坤回首重堪悲。  

镌功奇石张弘范,不是胡儿是汉儿。  

这是后话。回头再说张弘范班师回朝后,受到元世祖的热情招待,不久即“瘴疠疾作”,一命呜呼,年仅四十三岁。  

然而老张同志的病故却甚为蹊跷。据《元史·张弘范传》载:  

“十月,入朝,赐宴内殿,慰劳甚厚。未几,瘴疠疾作,帝命尚医诊视,遣近臣临议用药,敕卫士监门,止杂人毋扰其病。病甚,沐浴易衣冠,扶掖至中庭,面阙再拜。退坐,命酒作乐,与亲故言别。出所赐剑甲,命付嗣子曰:‘汝父以是立功,汝佩服勿忘也。’语竟,端坐而卒。”  

别的不怪,怪就怪在这里:同赴南方的百万元兵元将,你也不病我也不病,偏偏老张一人得病;南征多年、方值壮年的张弘范,早也不病晚也不病,偏偏在皇上“赐宴内殿,慰劳甚厚”后得病。而且皇帝还命专医诊断、专人伺候,摒避闲杂人等。更神奇的是,“病甚”之际,要死不死的老张同志居然还能完成沐浴更衣、面阙再拜、退坐、命酒作乐等一系列动作,最后“端坐”而卒。这令人不由不想起某种阴谋:张弘范之死,是否与忽必烈有关?他的“敕卫士监门”是否在“监”老张速死?  

但如真有阴谋,元世祖为何要置张弘范于死地呢?笔者试从以下几个方面揣测:  

其一,元朝一向排斥异族,对掌握实权的汉人(尤其是武将)颇加防范。中统三年(1262),山东淮南等路行省相公李璮起兵反元。蒙古大震,调兵征剿。叛乱平定后,汗廷惊魂甫定,许多与之通声气的汉人官员受到追究,且“议罢大籓子弟之在官者”,率兵参与平叛的行军总管张弘范反而丢了官。时常与南宋暗通声气、摇摆不定的汉人世侯向来令蒙古人不放心。南宋虽灭,但各地汉人的抗元斗争此起彼伏,风起云涌,元廷不得不重用色目人借以牵制汉人。  

其二,张弘范灭宋后功高震主,遭到蒙古贵族的猜忌。张弘范老子张柔曾是河北军阀,后来归降蒙古,元世祖曾评价他“百战之立功”,死后追赠汝南王。其本人南征时担任蒙古汉军都元帅,显赫一时。其弟张弘正充任先锋,“所向克捷”,屡建奇功。其子张珪年十六,摄管军万户。在这场战争中,蒙古人首次居于陪衬地位。此时的张弘范功高盖世,已呈尾大不掉之势,成为蒙古人的潜在威胁。就算皇帝不疑他,那些在他身边的蒙古人口水恐怕也会将他淹死了。其结局正好应了“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那句老话。  

其三,张弘范已经具备了雄踞一方的可能性。张弘范本人早年代兄摄顺天府事时,蒙古军所过之处暴虐恣肆,他即“杖遣之”,结果入其境无敢犯者。他极善于收买人心,如浙东台州起兵反元,他仅杀掉为首的而不牵连无辜百姓;抓到宋朝丞相文天祥后,他百般礼遇而不避嫌疑;抓到宋礼部侍郎邓光荐后,他竟命儿子张珪拜他为师;率军南下时,还用了个西夏王后裔李恒作为副手……如此等等,使他在降元的汉人、女真人、西夏人乃至南人中赢得了一定的威望,无形中成为非蒙古系统官员的领袖。其子张珪,年纪轻轻即拜昭勇大将军、管军万户,在他奉旨北返时“佩其父虎符,治所统军”,在部将聂祯辅佐下镇守建康,颇有父业子承之态势。如果不死,奄有南方的张氏很有可能成为吴三桂第二甚至刘裕第二。  

所有这一切,似乎让张弘范之死成了历史的必然。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张弘范为元朝一统天下出生入死厮杀拼命,却改不了他固有的汉人血统。在元朝的“民族政策”中,他们仍是属于地位仅高于“南人”的第三等公民。既属自愿,做奴才就得彻底,安分守己,独有匍匐在地唯唯诺诺的份罢了,然而张弘范们却办不到。张弘范一生言行举止及其“病卒”之迷姑且不论,到了元朝后期,其子孙张珪等则直接参与到了元廷的皇位争夺纠纷中。  

马背上崛起的蒙古贵族在畅享太平间,开始意识到了“皇帝真是一个好东西”,彼此间闹得不可开交。致和元年(1328),元泰定帝死,在大都的元文宗和上都的天顺帝再次为争帝位大开杀戒。大都方面一度战败,乱兵途经保定路时,大肆剽掠。这儿可是老张家的势力范围哦,张弘范嫡孙武昌万户张景武等弘扬先祖“杖遣之”的优良传统,率乡民持梃击毙数百人。然而后期的蒙古人可不吃你这一套,参知政事也先捏率军气汹汹地杀到保定,尽诛张景武一门兄弟五人,并将他们的财产抢了个精光。元文宗不但没有惩治他,反而“以张珪女归也先捏”。后来因朝臣弹劾,不得不将也先捏放逐南宁,让张珪女儿回家。到了至顺元年(1330),文宗又追怨张珪曾支持泰定帝即位,并怀疑张景武等阿附上都,再次籍没张珪五子家产。元顺帝继位后,有人上书鸣冤,其结果也是“奏寝不报”……  

如果将本文开头所提那首不可一世的诗句,让元主改写一下,正好应了其后裔的结局:  

我军平乱战袍红,尽是张儿女血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苍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范蠡之愚与文种之死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