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国学研求 >> 儒学探微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圣贤是怎样炼成的(《读论语,懂人生》之四)          【字体:
圣贤是怎样炼成的(《读论语,懂人生》之四)
作者:郭进艮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8042    更新时间:2016/5/11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论语·为政》  

   

孔子说:“我十五岁就立志学习,三十岁就能够独立做事,四十岁不糊涂,五十岁就明白天命,六十岁时听人说不顺心的话也不生气,七十岁可以随心所欲却又不超出规矩。”  

那么,圣贤是如何步步成长的呢?如果各用一两个字来表述,我们可以将孔子的人生经历概括出以下不同的道德修养特点:  

1)礼。孔子在《论语·尧曰》中说:“不知礼,无以立也。”三十而“立”的孔子,此时已经“知礼”。  

三十岁之前,孔子在鲁国。  

孔子对于礼制似乎有着一种由生而来的喜爱。小时候经常陈列礼器,设置礼制仪容,以此自娱。十七岁时,鲁国“三家”之一孟厘子赞他“年少好礼”,要儿子向他学礼(《史记·孔子世家》)。接下来的几年时间内,他先是结婚生子,后是参加工作。三十岁时齐景公访问鲁国,还与他探讨秦穆公何以称霸的问题。  

从十七岁时以“好礼”崭露头角,到三十岁参与会见“外国元首”,证明此时孔子的“礼”(社交)已做得相当出色,也证明他确实“立”了。  

2)智。孔子在《论语·子罕》中说:“智者不惑。”这说明:四十而“不惑”的孔子,此时已经得到了“智”。  

四十岁之前的十年间,孔子在鲁、齐。  

孔子三十五岁时,鲁昭公与季孙、孟孙、叔孙三家世卿的矛盾激化,鲁君在武装冲突中战败逃往齐国。孔子在这一年也由鲁国来到了齐国,并且得到了齐景公的赏识。齐景公甚至一度想把尼溪之田封给孔子,后因晏子劝阻而作罢。后齐国大夫想要加害孔子,孔子便由齐返鲁。  

齐景公本来想要重用孔子,推行他的思想主张。可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齐国贵族的势力根深蒂固,向来对外推行霸业,对内偏向法家治政,从管仲到晏子无不如此,主张克己复礼的孔子与他们格格不入,齐景公只能是说:“我老了,不能用你。”回到鲁国也同样,“三家”根基甚深,非孔子这些尊古改革派所能憾动。  

经过了人生大风大浪的孔子,此时他已经懂得如何保全自己和应对处理各类危机,具备了作为一位智者的特点:不惑。  

3)仁勇。孔子为什么要说自己五十岁时“知天命”,这时的他得到了哪些修养成果?我们不能单从字面上理解,而应当从他的其他言论中寻找蛛丝马迹。孔子在《论语·尧曰》中说:“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又在《论语·季氏》中说:“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在孔子看来,“知命”、“畏天命”是一位君子的必备条件。但君子有哪些道德特点呢?孔子曾说:“君子有道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知(智)者不惑,勇者不惧。”他的弟子子贡对此的解释是:“夫子自道也。”(《论语·宪问》)可见,“五十而知天命”的孔子,已经具备了君子的特质,即:仁、智、勇。其中“智”,孔子早在四十岁左右即已得到。  

五十岁之前的十年间,孔子在鲁。  

此时的鲁国,已是君不君臣不臣。“三家”势力日大,掌握了行政大权,鲁君不过是个傀儡。而三家的家臣则掌握了本家的权力,尤其季氏家臣阳虎更是擅权日重,被孔子称为“陪臣执国命”(《论语·季氏》)。因此这十年间孔子不出仕,退而修《诗》、《书》、《礼》、《乐》。阳虎想要拉拢他,请他出来做官,他没有答应。他的弟子也越来越多,远的近的都有。经历了鲁君之变、避难奔齐、离齐返鲁、陪臣专政等一系列事件的孔子,隐居授业,对世间一切都已洞悉,也懂得如何处理人生百态,不能不说是“知天命”。这段时间的他,确实已经不忧(安居家园)、不惑(传道授业)、不惧(不阿权臣),并且有了“圣人”之誉(吴客语)。这个时间段,也是孔子生活最为稳定、授徒众多、在教育上成就最为突出的时期。他的个人素养也得到进一步提升,已经具备了从政并干一番事业的资格和能力。  

4)恕。“顺”即不逆,“恕”指称心如意。恕近于仁,但与真正意义上的“仁”还不一样。这时的孔子,道德修养已经成熟。他不会为一句话而动怒,也不会为一件事而耿耿于怀,到一个邦国打听政务时能做到“温、良、恭、俭、让”,因推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主张而受到了许多人的尊重,与他人相处又能做到“矜而不争”、“和而不同”,因此说六十而“耳顺”的他得到了“恕”。  

六十岁以前的十年间,孔子在鲁、卫、曹、宋、郑等国。  

五十一岁时,孔子在阳虎失势后出山接受中都宰(地方行政长官,相当于中都市市长)的任命。一年来政绩斐然,次年便升任司空(相当于主管建筑规划的中央部长级官员),不久改任大司寇(掌刑法)。这年夏随鲁定公与齐侯会于夹谷。已经具备仁、智、勇的孔子,不仅使齐国挟持鲁定公的阴谋落了空,而且迫使齐国归还原先所侵占的郓、汶阳、龟阴等鲁地。五十五岁时,他为削弱三家势力而推行“堕三都”之策。但由于孟孙氏及其家臣的阻挠,结果行动中止。  

五十六岁时,孔子由大司寇行摄相事(职位不变,行宰相职权)。因季氏接受齐国女乐懈怠政事,并且不再礼遇孔子,使他最终离开鲁国前往卫国。在卫国居住了十个月,便因受谗言之害而离开前往陈国。途经匡地,被围困,后辗转前往卫、曹、宋等国。宋国司马桓魋想要加害孔子,他便离开宋国前往郑国。  

这个十年间,前半期孔子先后出任鲁国中都宰、司空、大司寇并摄相事,成了一生中政治上成就最为突出的时期;但后半期却是周游列国、颠沛流离的苦难日子的开始。经历了人生大起大落的孔子,相比以前更加“耳顺”,开始得到了“恕”,收敛了身上的锋芒,曾经有过的讥议时政、臧否人物、急推礼制等相对激进的思想此时当不复存在。他在郑国都城与弟子失散,被人嘲笑为“累累若丧家之狗”,当弟子将此话传达给他时,他却欣然而笑(《史记·孔子世家》)。  

5)至仁至善。儒家“四书”之一《大学》云:“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如果按照这种程序,笔者认为五十岁以前的孔子可以说是已经做到“明明德”了,但六十岁时算是“亲民”,七十岁时才达到“至善”。  

从六十一岁起到七十岁,孔子在陈、卫、蔡、楚等国,最终回到了鲁国。  

六十三岁时一度和弟子们在陈蔡之间被困绝粮,许多弟子因困饿而病。六十四岁起在卫定居。直到四年后,弟子冉有率鲁军抗齐获胜,并称自己的指挥才能来自于孔子,季康子才派人以币迎接孔子归鲁。然而孔子回国后,并没有受到重用,只是被尊为国老。他只能是继续从事教育及文献整理工作,直到七十三岁时病逝。  

《论语·述而》中孔子说:“仁乎远哉?我欲仁,斯仁至矣。”“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孔子,在这时已经达到了儒家子弟心目中的最高境界——至仁至善。  

礼,智,仁勇,恕,至仁至善……孔子一路是这样走过来的。  

这一路,走得好艰辛。连他自己也认为直到五十以后才够得上“君子”的资格,七十岁才能够“从心所欲不逾矩”,何况他人乎?  

人生百年,先由礼始。有了礼,才会做人,才有立足之处。孔子成才之路由学礼开始,显示了他踏出了人生正确的一步。既有立身之处,应当还要有处世之法,才能够安身立命,否则立而不稳,定而不坚,只能是处处栽跟斗。因此,孔子的人生第二步是“智”。子路勇而少智,结果最终死于非命。不智是孔子的大忌。  

先礼后智,继之仁勇,整体上才算是修养到了家。于是,孔子的事业成就达到了人生的巅峰。但他尚未完全得到“恕”——我们的圣人此时还是有缺点的。结果“堕三都”操之过急,失之通圆,功亏一篑,行摄相事后又不能容忍季氏的行为,最终迫使他离开鲁国,开始了漫长的列国之旅。如果恕和仁勇同时达到,或许助推他事业上的成功。但“恕”迟来所造成的结局、大起大落的人生遭际反而有助于他在个人道德修养方面的进一步完善。到了七十岁,他终于能“从心所欲不逾矩”,达到了心目中最高的道德修养境界。  

当垂垂老矣的孔子,回首一生往事,说出开头这段话时,不知是何种感慨。得乎?失乎?留给我们的,只有嘘唏。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孟子》(二)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