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国学研求 >> 儒学探微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民间社会与儒学发展          【字体:
民间社会与儒学发展
作者:郭进艮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8222    更新时间:2016/5/13

儒学从不自绝于民间社会,从孔子被称为“素王”到儒家文化在古代社会扎根,儒学与民间社会相生相融,协同发展,推动着中国社会不断朝前发展。  

从儒学发展史来看,儒学由民间到官方再到民间,并不意味着儒学的消亡没落,而是回归自然。在民间社会普及、发展儒学,将有助于持续推进这个周而复始的历程。  

一、儒家思想与民间社会的相互作用  

(一)儒家思想的社会功效  

众所周知,儒家思想对于中国人的思维习惯、行为方式以及民族性格的形成具有重大作用。  

一方面体现在儒家思想总体上对民族价值观体系的影响。  

中华为礼仪之邦,儒家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中庸、义利并举这些思想均影响到了世世代代的炎黄子孙,甚至泽被其他东方诸民族。日本、韩国、新加坡、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一些大型企业采用了儒家式管理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成为有别于西方文明的东方文化独特现象。  

中国人民自古有着强烈的血缘、地缘观念,有着较为完善的基层自律体系,这与儒家及炎黄以来尊老敬祖、和亲睦族、修身齐家等思想分不开的。孔子的七十余知名弟子中,即有不少与他有着亲缘或同乡关系。到了明清,同乡会馆遍布海内。华人不管流寓世界哪个地方,大体上都能抱团发展,每年华人寻根祭祖者更是络绎不绝。  

另一方面,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变化,儒家也产生了一些适应新的时代发展需求的思想和内容,同样也在某一历史时期或某个地域影响着人们的思维方式。  

南宋时期,浙江出现了以叶适为代表的永嘉学派和以陈亮为代表的永康学派,两个学派观点大同小异,均为事功主义,重视工商业。到了现代,温州人抢抓改革开放机遇,使这里成为经济界著名的温州模式发源地,永康及附近的义乌则分别成为中国五金之都和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温州人、义乌人聪明而重事功,与先辈倡导的有益思想影响到社会风气和人民思维方式是分不开的。  

明末清初黄宗羲等人的浙东学派,上承阳明心学,下启清代实学,主张经世致用、工商皆本。到了现代,浙东宁波、绍兴一带同样也成了中国工商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由以上事例可以看出,儒家思想在中国民族性格的养成、人民思维和行为方式有着潜移默化的作用,是传统社会发展的源动力。  

(二)古代民间社会对儒学发展的推动作用  

民间社会是指与官方相对应的一个概念“民间”所指的是一个普通民众(“民”)生活和活动于其中的巨大世界;“民间社会”所指称的可以是一个有别于“国家”的“社会”[1]。因此,其包含范围十分广阔。  

历史上,儒家思想是在上有朝廷倡导支持、下有民间社会助推的情况下不断向前发展的,而民间社会对儒学发展同样也起着推动作用。  

在古代中国,皇帝的权力是不会深入到基层社会的。正如民谣所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真正在基层起作用的是绅士阶层。而主其事者多为饱读儒家经典的长者,他们常常成为弘扬儒家思想的中坚。此外还有民间私塾传播儒家思想,瓦肆书坊宣扬忠孝节义,牌坊祠堂褒扬精忠报国,族规家法约束子弟言行等等,古代儒学在乡村有着较为完善的自我传承体系。  

二、近代以来民间社会格局的变迁  

近代以来,随着西方文明的不断传入和民间社会格局的变迁,传统宗族社会渐趋解体。1895年以后,中国迅速出现了大量以绅士为主体的商会、学会和各类不是基于亲族关系的社会团体[2]  

当代中国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向前推进,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农村人口不断向城镇集中。一方面商会、学会和各类社会团体继续存在,原基层农村则纷纷以新型的社区形式出现,另一方面行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成为人员集中的场所。于是,原先以血缘凝聚的宗族对其成员的约束力和影响力逐步削弱,以职业、行业凝聚的企事业单位开始承担起继学校之后公民再教育的责任[3]此外随着“国学热”的兴起,大量以传授传统文化知识为主的现代私塾纷纷涌现,并陆续出现了为数不少的儒学研究刊物和以弘扬民族文化为宗旨的网站,各地孔庙和儒家人物纪念性建筑则纷纷成为传统文化教育基地。  

笔者认为,儒学在新时期发展所面临的民间社会格局,决定了当前能够承担起弘扬儒家文化主要由以下五种民间力量组成:一是各类儒学研究群众团体、读书会;二是各地国学堂、儿童读经班;三是各类民间儒学传媒、自媒体;四是各地孔庙以及相关纪念性建筑;五是有志于弘扬儒家文化的企事业单位和其他交流场所。  

三、如何在民间社会普及、发展儒学  

(一)明以来儒学平民化的启示  

从儒家思想的发展进程上看,明代以来儒学平民化运动对于当前普及儒学无疑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  

孔子开民间教学之风,倡“有教无类”,其弟子即有处于社会底层的 “鄙家”、 “野人”、大盗等。经其弟子、再传弟子的努力,到了战国时代,儒学已成为民间的“显学”之一。汉以来由于统治阶层的独尊儒术,使其成为读书人出仕的阶梯,这才由平民之学转向官学。到了宋代,程朱理学的“存天理,灭人欲”、“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等思想则使儒学进一步成了封建伦理道德的僵硬式说教  

直至明代,王阳明创阳明心学,在相当程度上贴近普通民众,其弟子王艮则予以进一步发展并创立了泰州学派。王艮注意向下层民众传授知识与学问,主张“愚夫愚妇与知能行便是道”、“圣人之道,无异于百姓日用”[4]。其学生多为农夫、樵夫、陶匠、盐丁之徒,但也不乏徐玠、赵贞吉等朝中大员。到了其再传弟子李贽时,麻城授学从者数千,甚至间杂妇女,盛况空前。泰州学派学者颜钧、罗汝芳、何心隐等更是有着乡村教化和建设的实践。由于在思想传承上趋向平民化,阳明学泰州学派成为明代后期的“显学”,是中国中古以来最贴近老百姓的儒学派别。到民国时期,受泰州学派影响的新儒家代表梁漱溟则在山东发起乡村建设运动,成为近现代乡村地方自治的一种尝试。当前社会出现了“百姓儒学”工程以及儒学下乡活动,无疑也是儒学普及的重要措施。  

笔者认为,儒学只有坚持平民化道路,才能永远保持生命力。否则,离开民间土壤的儒学将成为高校学术研究的专用学说和“清谈误国”的又一例证。  

(二)当前如何在民间普及、发展儒学  

一是弘扬儒学应有正确之态度。自古有所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由于长期以来人们对知识的尊重,儒学一向在人民的心目中高高在上。到了现当代,仍有不少人对传统文化存在敬畏的态度,在群众当中产生一种神秘感。现在华人圈内还有儒教的说法,儒教为什么不能像佛教、基督教一样扎根群众呢?恐怕与儒学缺少群众基础、缺少信徒来源不无关系。儒学如果不能深入群众,注定它将永远成不了宗教,更别提教化人民和推动社会发展了。现代儒生应当消除心理压力,主动放下身段,走出课堂,深入民众,多务实少务虚,使儒家理念深入人心。  

二是发展儒学应着足当前社会环境,注意多种手段综合运用。有识之士应当支持儒学在民间社会的发展,使之为当地社会文化经济发展发挥积极作用。如:积极支持民间儒学研究群众团体发展;鼓励在普通学校开设儒学经典课、读经兴趣小组;扶持现代私塾、成人和儿童读经班;重视孔庙、儒家人物纪念馆等传统文化教育基地的建设等等。儒者在推广儒家文化上更要结合时代发展特点,如在相关刊物上多注意内容的教育性、实用性、平民化;并注意多种手段综合运用,如充分利用网站、论坛、博客、微博、微信公众平台和QQ群、微信群等新式媒体和交流工具。另一方面随着社会的发展,企业将成为公民再教育重要单元,利用企业报、官方微信微博等宣传儒家文化,组织成立公司读经会,将儒家思想植入企业文化建设等等,应当亦属有益的举措之一。  

三是儒学发展要与时俱进,使之更具有时代性。儒学研究不能固步自封,全盘照搬前人所述,社会应有一个为适应新时代要求、重整传统经典的思想准备与实际行动。例如:从发展方向上看,当前社会大背景与以前相比已经有很大变化了,一方面大国崛起遭受严竣考验,另一方面恐怖主义泛滥成灾,国内则有分离主义者威胁。在这种社会背景下,倡导儒家思想刚勇论,推广儒学刚健的一面,重塑刚健自强的民族精神,本人认为非常有必要。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当前全球一体化进程加快、国际间联系日益紧密的大背景下,谁都将无法脱离社会这个大家庭。作为自古以来便肩负着某种使命的儒者,在新的社会环境下应当积极融入,扎根民间,不断自我完善,为实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和“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目标而努力,为构建公平、正义的现代民主社会做出应有的贡献。  

   

   

   

参考文献  

        

[1] 宣朝庆,泰州学派的精神世界与乡村建设.北京:中华书局,2010  

[2] 宋纪霖、宋宏编,现代中国思想的核心观念.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  

   

   

   



[1] 粱治平:《“民间”、“民间社会”和CIVIL SOCIETY──CIVIL SOCIETY概念再检讨》,《云南大学学报》 2003年第1期。  

   [2] 金观涛、刘青峰:《从“群”到“社会”、“社会主义”——中国近代公共领域变迁的思想史研究》,《现代中国思想的核心观念》第535页。

[3] 郭进艮:《略论儿童“读经热”与现代私塾教育》,《儒学论坛》2012年总第3期。

[4] 王艮:《语录》,《王心斋全集》,江苏教育出版社,2001年,第6页、第10页。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苍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子曰:吾执御矣——儒学与开
    《孟子》(十四)
    《孟子》(十三)
    《孟子》(十二)
    《孟子》(十一)
    《孟子》(十)
    《孟子》(九)
    《孟子》(八)
    《孟子》(七)
    《孟子》(六)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