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国学研求 >> 儒学探微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新儒家发展方向之我见          【字体:
新儒家发展方向之我见
作者:郭进艮    文章来源:玉苍山下    点击数:6011    更新时间:2017/7/17

近世以来,社会出现一种非常不正常的现象:

许多人一提儒家,便会想到道貌岸然、虚仁假义,而且这也成为儒者最易受人攻击的理由之一;

人们对儒家的要求太高,近乎苛严刻薄。基督教、佛教也劝人为善,但当有人违背教义为恶时无人指摘,一旦学儒之人稍有行为失当之处,即马上群而轰之;

儒者一旦逢到非难,往往不敢辩驳,生怕影响“道德圣者”之形象,于是对方更加理直气壮,变本加利……

儒家学者们是否思考过为何会出现这种现象?

窃以为:这是因为人们误解儒学了。

儒学不是修己之学,也不应该执着于纯粹的道德修养问题。

儒学本来是孔子宗述尧舜、宪章文武的政治和社会人伦之学,既不是哲学,也不是修己之学。

仁,在下体现为爱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上体现为施仁政。克己复礼,不是空谈仁义道德,而是给您一帖为人处世之妙方,于己于他均有利。所谓人需为儒,不无道理。这是儒教与佛教、耶教的区别所在。如果三教混淆不清,功能同化,那还有儒教存在的价值吗?

至于修己,子夏曰:“大德不逾闲,小德出入可也”。只要不做昧心事,不要坑害他人足矣。现在最怕的,不是小节不拘者,而是表面满口仁义道德、背后捅你一刀者。

所谓“人人皆可为尧舜”、“满街皆是圣贤”,迂阔之语也,圣贤哪有那么好当的?记得我在编《浙江古今人物百人赞》时,发现百位浙江名人中,堪称完人者几乎没有。最后,仅选出上上圣人三位:王阳明、蒋中正、周恩来。但发表以后,除了王阳明,其他二人均有指摘者,而且有理有据颇难驳正。以浙江数千年历史之精英尚且如此,况吾等俗人哉!可见想修养做到完人,十分难。即使是我们平时之所以见到此人如何如何高尚,不过是因为他隐藏在暗处的缺点不为我所知而已。

但是,为什么我们的儒学偏成了苦行僧般的修己之学?我想,之所以出现这种尴尬的现象,是宋人把我们误导了。

宋儒上承思孟,旁通道释,盖起了心性儒学之楼。发展到后来,大家在这座楼上越盖越高,反而把根基给忘了。发展到今,儒家释家化,释家商家化。大家要不专注于解读经文,要不承继旧儒之说空谈心性,却很少出现在社会建设上与时俱进、重构儒家理想的探索。结果,在社会人伦上既起不到多少作用,反而因自身修养不够成为他人攻击的口实,岂不冤哉!

从政治和社会建设上的儒学转向平民心性之学,是历史发展使然。宋明因国家大一统,儒家理想的政治秩序基本确立,儒者只能转向修己,以便维护社会稳定。到了明代,阳明心学泰州学派便有“百姓日用是道”之说。然而儒家成为心性之学后,道德压力十分大。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尤其五四以降,儒教成了“吃人的礼教”后,空谈仁义道德更为世人厌恶。如果继续沿着这条路走,恐将儒学导入一种死地。

既有“立新”之儒,亦当有复古“倒退”之儒。中国农耕社会太久,现在一下子到了工业社会和后工业社会,原先发展起来的高度形同断层。新儒家想发展,并重回“独尊儒术”之盛况,唯有回归孔学,研读先秦儒学,走原教旨主义一路。正如学拳,祖师爷教徒弟,徒弟教徒孙,你说跟徒孙学好,还是直接取法于祖师爷为好?另外,从历史时代背景上看,春秋战国与现在差不多。想在全球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唯有重拾先秦儒家、纵横家、兵家之精髓,其中尤以儒家为上。

故此,不能在“修”字上面太钻牛角尖,适可而止足矣。遵循规律顺势而为,真正做到理想化社会后,再专注于修己也不晚。当前我们倡导的应当是一种“刚健儒家”而非妾妇之道,“民主仁学”而非独裁之学,社会人伦之学而非修己之学。只有于国于家有用,方有可能弘扬大道。

当然,自孔之后,儒分为八。你仍想承继思孟学派及其后学宋明理学,专注于心性之说亦不无不可,您大可修养您的道德去。毕竟孔门十哲,既有以政事或言语、文学见长的冉有、季路、子贡及游夏辈,但也有德行见长的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大家一本万殊,并行不悖,岂不快哉!

 

 


  

文章录入:苍生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