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书虫联盟 >> 电子书库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房屋兴修与分配(15)       ★★★ 【字体:
第十四节 此起彼伏的火灾
作者:卢英振    文章来源:玉苍山下    点击数:5270    更新时间:2017/7/20

从考古发掘披露的情况看,高等级建筑如南宋太庙、杨皇后宅、临安府学,房屋隔墙、铺地用材多为香糕砖,屋面采用筒瓦,建筑群的外围墙甚至用规整石块垒砌,中间夯筑泥土而成。这样的建筑材料具有良好的防火功能,因此它们得以较为完好的保存至今。文献中的记载与考古发掘情况大相径庭,《梦梁录》说:“临安城郭广阔,户口繁夥,居民屋宇高森,接栋连橹,寸尺无空,巷陌壅塞,街道狭小,不堪其行,多为风烛之患”。那么问题来了,这是怎么回事情?

首先是文献记载所反映的临安城建筑与考古发掘涉及的建筑,在层级上差距很大。文献所指,多为普通用房,覆盖面广;考古遗址多为当时等级较高的建筑群,点缀在城中。临安城内建筑规格等级森严,最高层次的当属皇家建筑,选用材料不计成本,可以充分考虑防火、防盗、舒适、奢华的诸多需求。尽管南宋时期以火灾频发著称,这些建筑群的火险次数与受灾情况堪称极低。等而下之的是中央地方官署建筑,这些也能在建筑材料选择方面相对有保障。

火灾事故高发建筑类型主要集中在官仓私宅,这一特点可以从文献中归纳得出。绍兴十年,“辛酉,临安火,延烧省部仓库”。绍兴十五年,“甲子,行都民居火。”嘉泰元年,“宝莲山下御史台吏杨浩家失火。”嘉泰四年,“粮料院后刘庆家起火。”当时官府也试图通过行政命令严惩人为失火,增强居民火险意识,达到消除火灾隐患的目的。“失火焚烧数多,取旨依军法。”“御史台又乞估计价钱,量轻重取旨,刑部请延烧值万缗者,比三百间,值五千缗者比五百间。”官仓的建筑用材也许可以降低火险隐患,但是作为仓库,容易因为火源管理不当,导致重大火灾。临安城内私宅,受制于砖瓦成本太高,建筑用材多选用木材。在商贸兴旺发达的临安城,普遍存在占用空地搭建简易用房出租、经商的现象。这些简易房甚至茅草结顶,竹片扎篱笆隔墙,没有任何防火能力,租赁用房在火源管理方面更是疏于防范。这些火险等级低的用房占用了建筑之间的空地,意味着火险隔离带遭到破坏,消防通道遭到堵塞,因此往往小火延烧成大灾,防火等级相对较高的建筑群也受到牵连,这就是南宋临安城内多次发生高等级建筑群失火的内在原因。

1、利令智昏

绝大多数庸常人物,淹没在历史长河之中,其生活起居更是难以寻觅到丝毫踪迹。偶发的重大事件如同一束高强度的光,穿透历史的尘埃,为我们照亮了极少数平凡小人物的瞬间身影,将其定格在历史的刹那。南宋后期右一厢和中瓦的几场大火,毁掉了天子之城的雍容华贵之气,葬送了南宋数代累积的亲民形象,照亮了人性的阴暗,体现了统治的腐朽,昭示着王朝的没落。

发生在宋宁宗嘉泰元年(1201)三月的火灾,被史官称为是南宋定都临安府以来,城内发生的最大一场火。火灾延续了四天四夜,烧毁军民五万二千四百二十九家,受灾人口多达十八万六千八百三十一口。经过认真调查,火源来自宝莲山下御史台官吏杨浩家,杨浩先是连降二级,发配吉阳军编管。所谓编管就是官吏犯罪,贬谪到偏远州郡,编入当地户籍,由当地官吏加以管理。这就是说保留了他的官吏身份和待遇。但是这个处罚很多人认为太轻,于是加大力度,将杨浩削职为民,刺配万安军。他的两个儿子御史台引赞官杨椿、谏院守当官杨枢均被削职为民,刺配千里之外。工部令史薛基家的奴婢居然趁机引火焚烧薛家房屋,以泄私愤,后来遭到斩首的惩处。

从这次大火的历史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到有名有姓的当事人都是大小官吏,杨浩父子三人在御史台、谏院工作,极有可能是三代同堂。薛基在工部工作,秘书郎叶挺在秘书省工作,其外亲居住在附近。像大府丞黄何一样宅第被焚毁的人家还有很多,且多是政府工作人员,“是时朝士皆借官船以居”,可见租借官船住在西湖上的为数不少。宝莲山下是居住密度极高的一个地区,一旦起火,延烧房屋数量极多。显然火险隐患并未得以根治,嘉泰三年(另有一说是开禧四年)三月,宝莲山下右丞相府吏刘庆家失火,自太庙南墙外延烧尚书省、枢密院、万松岭、青平山、修内司、甚至皇宫和宁门内学士院、皇后宫门廊屋殿都被殃及。酿成如此大祸,普通官吏刘庆受到的惩罚,大致与杨浩类似。然而,同一地区在嘉定四年(1211)再度大火。三省六部等官舍起火,大火连续燃烧三天三夜,甚至殃及太庙,民居被焚毁的达到二千七百家。

早在宋孝宗淳熙年间,宝莲山民居失火,殃及七百余家,消防官兵多人死亡,场面极其惨烈。这里分布着众多中央官署机构,在此工作的官吏当然更加希望能够就近居住,如绍兴二十九年任浙西兵马都监的康湑也和家人居住在宝莲山下。

尽管南宋时期没有明确的规定刑不上大夫,同罪不同罚却是屡见不鲜。第二年,清河坊张俊府起火,延烧数千家,似乎没听说有张俊后人因之受到削职为民的惩处。临安城高频率的失火,不仅仅是由于法律不公,纵容权贵放松火险隐患的警惕。据称,当时京城内外许多居民的房屋墙壁竟然以竹苇涂泥充当,而不是使用的砖墙。很多寓居京城的浙东奸商从大火焚毁民居后的恢复重建中看到商机,竟然趁失火之际,参与纵火,意图售卖更多竹苇泥浆获取不义之财。马克思曾说过这样一句名言 “如果资本有百分之十的利润,它就敢保证到处被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套用此处,竟然无比贴切。

 

2、纵火拆迁

绍定初,御街中瓦前有个卖团子的人说,自己亲眼目睹三团大火从天而降进入自己店内。他多次煞有介事地向客人提起自己看到的奇事,然而没有引起人们的任何关注。直到中瓦三次遭到大火焚烧,人们才意识到这个卖团子的人所说的奇闻,居然是对于未来灾难的准确预测。第一次是郑德懋家失火,中瓦及御街数千家遭殃,有人目睹惨状赋诗曰“锦城佳丽地,红尘瓦砾场”。绍定三年(1230),中瓦后娼户李博士家失火,焚烧中瓦及大街十余家。当天晚上在家喝酒的临安府官吏王德也受到连坐。绍定四年,位于李博士桥的王德家失火,自东向西,大火焚烧到钱湖门外方家峪山,许多官署民居都一夜之间烧的精光,中瓦也成为一片灰烬。王德落得斩首示众的结果。

中瓦连续三起大火灾不但没有让人对火险隐患加强警惕,反倒有人从中看到了解决拆迁难题的新思路。淳祐四年(1244)宋理宗将自己位于后市街的太子府改建为龙翔宫,祭祀感生帝君,此后四孟朝献均来此祭拜。中瓦位于御街中段,在龙翔宫正东方,是从御街前往龙翔宫的最短路径,但是商业黄金地段商铺众多,拆迁难度很大。一直以来的既定路线是,祭拜景灵宫完毕,回来路经灞头,向西折转进入后市街,祭拜龙翔宫完毕,然后从太平坊出来进入御街,返回宫中。后市街人烟繁密,鳞次栉比,道路也不十分宽敞,每次宋理宗前往龙翔宫祭拜,都带来巨大的交通压力和舆论压力。宝佑元年(1253)腊月,中瓦遭到大火灾临安府利用这次大好机会,顺利完成拆迁安置工作,并修建一条自御街向西穿过中瓦直通龙翔宫的宽阔大道。关于这场大火,一直有人认为大有文章。曾有无名诗人在旅店题壁:“龙翔宫阙壮皇都,鸾路萦回枉德车。天意也知明主意,故教劫火辟通衢。”诗文首句其名为赞美龙翔宫在京城建筑中的壮观,实则暗含对其大兴土木的做法不满。末句说宋理宗这位明主的小心思,上天也知道了,于是放火实现他的愿望。倘若宋理宗为明主,又怎么会有希望天火降灾子民的圣明意愿?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